可能钱二痞子是做过不少缺德事儿,可他救过辛依的命,这是事实。

    在云南小镇的事,两人都有责任,钱二痞子是忽悠辛依在先,但答应跟他走是辛依自己决定的,他没强迫她。后来迷路,又天降暴雨,她生病也是自己体质的事,跟他无关。

    辛依是真的感谢钱二痞子在洪水中没放开她的手,要不然的话,她现在不知道都被冲到哪个爪哇国去了,有没有命活都是未知数。

    她得感谢他啊,回来后这么久,连声谢谢都还没来得及说的。

    “我们去哪呢?”辛依问钱子昂。

    钱子昂将车稳稳的开出小区,没回答,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会开车吗?”

    “……不会。”辛依转头看钱子昂。

    钱子昂这才正眼看她,斜眯的眼神落在她脸上,抬手轻轻碰了下她头发。

    “哟,头发剪了,还挺好看。”

    辛依翻了记白眼儿,“我本来就很好看,跟头发没guān xì 好吧。”

    钱子昂笑笑,开着车,样子看起来有些意兴阑珊,没什么兴趣搭理辛依的感觉。

    钱二痞子这人平时话不少,今天倒是bsp;mò 了,这让辛依有些奇怪,话痨子居然不说话了,被打击了嘛?

    “你是不是被女人甩了啊?怎么都不说话?”辛依咕哝出声。

    “对啊,遇上了点儿麻烦事。”钱子昂低声道。

    “哦……”

    辛依撇了下嘴巴,这样啊,那zhè gè 时候约他出来是不是不hé shì ?

    钱子昂带着辛依去了沿海的一家气氛不错的酒吧,金夕和阿狸已经在那了。

    时过境迁,阿狸再见钱子昂已然能够坦然面对。几人喝喝小酒,聊聊天,个人都说着不着边际的话,但气氛是那么和谐,感觉特别舒服。

    辛依跟阿狸说着海上伊甸园的事,两人毕竟是同各专业毕业的,说起zhè gè ,她俩倒是很有话说。

    两女人说到一块儿去了,金夕和钱子昂自然凑在了一块儿。

    其实也并非辛依所认为的那样,要不是她回来青城,这几个平时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会凑在一起?

    都是钱子昂给联系的,金夕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钱子昂,今天忽然接到钱子昂的电话,有些yì ;,跟yì ;的事,钱子昂居然这么清楚这女孩子的动态。

    钱子昂这边简单说了事情,让金夕去约的人。

    别看啦钱二痞子表面对这次jiàn miàn 没什么所谓,其实私底下做了不少zhǔn bèi 。

    他还是头一次因为要见一个女人,做这些zhǔn bèi ,并且期待的同时有些紧张和jī dòng 。

    觉得自己是真的栽进去了,可这时候再一想吧,原来这jiù shì 所谓的爱情。

    是摸不着,可这心感觉到了。

    爱情来的时候,飞蛾扑火也要奋力一搏,摒弃还心甘情愿。没什么理由,jiù shì 想,那种想霸占一个女人,让她为自己所有的想。

    这跟以往的风流行事绝不一样,钱子昂这回上心了,认真了。

    人生jiù shì 这样,兜了一圈又一圈后才发现,原来他想要的人在这里。

    阿狸跟新颖说着话,时不时看向钱子昂,到底那是她唯一爱过的男人,不得不说阿狸比辛依脑子要好使得多,更聪明,更理性。若不是她明确自己的目的,哪有如今的地位和幸福?

    人这一生吧,其实不能较真,较真就完了。

    所以像辛依这样的,挺好,糊里糊涂的过日子,老公外在外面乱搞,她被蒙在鼓里,可她自己依然过得很开心,生活得很幸福。自己过得好就够了,管外人怎么说?

    唐三爷婚外情的事,阿狸绝不会问辛依半句。

    傻子才把这样的男人踢出去,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这么过去吧,看辛依这懵里懵懂的状况,无疑她还不知道。

    既然那位爷还愿意花心思瞒着她,不让她知道,那说明男人的心还在她这里。

    没有不偷腥的男人,人又是处在那样的地位。只要他还记得回家的路,他心里还有zhè gè 老婆,那就够了。

    气量小的女人,不能容忍这件事,闹一通能有什么用?

    下了男人的面子,你自己就好过了?闹事的结果jiù shì 伤彼此的感情,到两人心都倦了的时候,婚姻也走到了尽头。

    之所以阿狸会答应钱子昂的邀约,还是因为辛依,跟钱子昂如今就只是点头之交,辛依才是原因。

    可看辛依目前的状态,还不错,至少此刻她脸上洋溢的笑容是幸福的,这样她就放心了。

    辛依那边问钱子昂什么时候结婚,他年纪好像也不小了。

    钱子昂似笑非笑的把玩着透明的酒杯,阿狸闲散的靠在座椅后背上,金夕也拿着酒杯,看向钱子昂。

    不知道是酒吧的气氛熏染,还是别的原因,四人都有些慵懒的,轻言细语的聊天,感觉是真的特别的好。

    “倒是想结婚,老头子不同意。”钱子昂笑道。

    “为什么?你家还能阻止你吗?”辛依显然不信。

    谁的婚事都有可能被佳人阻拦,就钱子昂的不会,这人向来就特立独行,家里的意见他会听那才怪了。

    “生不了孩子。”钱子昂认真道。

    “……”辛依愣,阿狸同样正色起来。

    “现在医学这么发达……”

    阿狸话还没说完,钱子昂忽然笑着dǎ duàn 了,出声的同时伸手拉过金夕的手:

    “医学再发达,也没法让男人生孩子。”

    “……”

    辛依错愕当下,阿狸显然也吃惊了,是金夕?

    阿狸早就知道钱子昂这人搅合不清的男人女人不少,当初她跟他那么久,这男人就从没真正意义上的碰过她。后来也猜到了,这人跟女人打得火热都是幌子,人中意的是男人。

    当初只是bsp;bsp;,眼下是证实了。

    辛依岔岔的看着钱子昂,钱子昂目光幽幽的看着辛依,试图从她惊讶的目光中找出点儿别的什么来。

    “金夕老师……”辛依抬手时候碰倒了酒杯。

    阿狸赶紧让开了身,酒水洒了满桌,皱眉低呼:

    “这么大的fǎn yīng ?是失望还是惊讶?”

章节目录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亦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辰并收藏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