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依这顿饭吃得,就怕钱子昂忽然抽疯啊。

    他说一句,她这边还得绞尽脑汁跟恩特先生解释,愁死了都。

    恩特先生问辛依,“vivi什么时候回纽约?工作室那边很需要你,你一离开,很多项目都不能正常进行。”

    “zhè gè ……”

    辛依真的不知道,她急急忙忙过来jiù shì 照顾蔻小全的,孩子要上学不说,阿狸那边jiù shì 悬着,她这归期是真的没bàn fǎ què dìng 啊。

    好在是自己独立开工作室了,要是还在恩特先生工作室工作,她这得请多少天假?

    辛依满脸愁苦,钱子昂那又抽了,拿着筷子戳了戳辛依,吊拉着脸子凉飕飕的出声问:

    “他是不是让你给他找漂亮妞儿,而你为难了,想推推不了?是不是这样?”

    辛依那脸子瞬间垮了,要不是恩特先生在,她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你那思想能不能装点干净的东西?他是我老师,我最尊敬的老师,你能不能看在我份上对他尊重一点?”

    钱子昂眼珠子一瞪,桌子一拍,面前的空碟子一跳:

    “老师?老师这玩意跟不可靠!近水楼台懂不懂?现在多少男人披着老师的皮囊对女学生下手?傻妞儿,别告诉我哥哥你不知道这洋鬼子对你感兴趣,你瞧瞧他那眼珠子,里面赤裸裸就写了三个大致‘想睡你’!”

    辛依脸子气得一抽一抽的,碍哟,她怎么让zhè gè 祸害出现在这里啊?

    “钱子昂你赶紧给我闭嘴,手再乱指信不信我给你砍了?”辛依咬牙切齿出声。

    她这在恩师面前已经很失礼了,这人居然还不罢休,气不死她是吗?

    恩特先生莫名的看着情绪起伏巨大的两人,看向冷静得异于常人的小朋友问:

    “他们在说什么?”

    寇小全儿推淡定的应了句:

    “sex!”

    辛依一惊,猛地转身捂住寇小全儿嘴巴,脸子忽地爆红,立马解释道:

    “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您别听他的,他乱说的,老师,你千万别当真。”

    恩特先生点头,却依旧怪异的看向钱子昂。

    钱子昂鼻翼耸了耸,挑着桃花眼说:

    “看什么看?”

    巧了,这句恩特先生听明白了,蹩脚的中文说道:

    “你很眼熟。”

    钱子昂“嗖”地欺过去,低声道:“国外男人还用这一招来搭讪?我们这儿早已经淘汰了。”

    辛依筷子头敲了钱子昂一下:“坐huí qù !”

    恩特先生没懂钱子昂后面那话,倒是指着张贴在墙上的海报。

    “是你吗?”

    辛依和钱子昂同时转头,钱子昂立马拍桌,点头:

    &'sme,好眼光,好眼光……”

    辛依彻底无语,钱子昂玩儿在兴头上呢,上手扯着恩特先生的衣服说:

    “给你签个名吧,要换别的时候找哥签名,那可得费一番功夫了,懂吧?哥那粉丝,千千万万啊……”

    辛依捂脸,她真不认识这货啊……

    钱子昂一手揪着恩特先生的衣服,一手去扯辛依,一脸的迫切:

    “赶紧的,照着哥哥那话给他翻译翻译,赶紧的啊。”

    辛依真恨不得凿个洞跳下去,她往后那还有脸出现在恩师面前?

    “钱老板,您今天玩儿够了能不能行了?恩特先生是我很重要的一位老师,我非常敬重他,请你行行好,就此打住成不成?”

    辛依简直就用求的,转头看着镇定异常的蔻小全儿,再转向钱子昂说:

    “就当看在有小孩子的份上?”

    “是我儿子吗?”钱子昂两条眉毛倒拉了个“八”字儿,不乐意的出声。

    辛依脸子垮了下去,钱子昂两边都收了手,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冷哼:

    “不jiù shì 让你给翻译下,有什么好了不起的?哥哥改天给聘个贴身翻译,咱不求人!”

    辛依看他一脸的痞样儿,四年前他不是都该走正派路线了吗?以为他会越来越好,可怎么越来越堕落了?

    恩特先生到最后也只对钱子昂给了句这样的评价:

    “你这位朋友,很幽默。”

    辛依笑得很是尴尬和勉强,钱子昂那边又要说话,心里立马瞪过去,钱子昂打住了。

    无巧不成书啊,唐大爷就zhè gè 点儿到的青城。

    自家的房子给被他老婆卖了,还全部捐了慈善,他真是想说句“不成”都不行。

    没地儿落脚只能住酒店了,青城酒店对唐晋腾来说是有特别意义存在的,这里是他和他老婆当年结识的地方,第一次同床共枕的地方。

    当年的总统套房,唐晋腾全年都给占着的,不让任何人踏入。

    唐家jiù shì 做酒店的,唐晋腾一直有收购青城酒店的dǎ suàn 。当然,要把这大规模的五星级酒店收到手,那价儿自然就有些吓人了。

    唐晋腾东西放回套房后,自己就出了酒店,车子过来时候就看到这旁边有一家港式茶餐厅。

    他记得他老婆特别喜欢甜点,特别中意港式茶餐厅的蟹黄虾饺,所以下意识的就过来了。

    对于一个刚进餐厅的客人来说,宽敞的大厅中,那团火红火红的人就特别扎眼,头上还顶了一撮冲天的绿毛,真是想不看见都不行。

    唐晋腾侧目看了眼,淡淡的撇开,不认识的。

    也就在撇开的一瞬间,猛地再看过去,那个外国佬,不是他老婆的老师吗?

    唐晋腾眉头瞬间拧了起来,心底预感不太好,那两人对面的座儿被隔断挡了,女人和孩子个字都太小,背影看不全。

    所以唐晋腾提着步子就走了过去,走得有些小心。

    她说她已经接受那个他了,那个他无疑是jiù shì 这外国佬了,唐晋腾心底团团妒火燃烧着,居然就那么大步走了过去了。

    高大挺拔的男人,直挺挺的站立在餐位面前,辛依转头,眼睛猛地瞪大,小口张开,惊得能塞一颗鸡蛋了。

    冤家路窄是这么写的么?

    钱子昂脸色拉了下去,冷静的看着zhè gè 消失了几年又凭空出现的男人,心底酸意泛呈,以他的身份,什么的女人找不到?为什么非要纠缠着zhè gè 女人不放?

    “呃……”辛依艰难的发出了个单音节声音出来。

章节目录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亦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辰并收藏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