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依眼泪汪汪的望着出门的男人,觉得自己可怜死了,要不要这么无情啊?好歹也ān wèi 她一句啊。

    他心里现在是不是特gāo xìng啊,幸灾乐祸呗,觉得她没听他的劝,觉得她活该呗。

    唐晋腾很快又折回来,端了被温水,“喝水吗?”

    “不喝。”辛依闷闷的出声,圆咕隆咚的nǎo dài 在被子里蹭来蹭去,她也是有脾气的好不?

    唐晋腾在床边坐着,扒拉着小家伙,“还跟琪琪似地,动不动就生气?”

    “哪有生气?”辛依嘟嚷。

    爬起来坐着,头晕目眩,这跑了几趟卫生间,身体都有些摇摇欲坠,头晕目眩,砸在床上就不能再动,头晕,冷汗直冒。

    唐晋腾摸摸她的脸,这脸色可真难看。

    一人吃了两人份的冰球,得,别的话他也不多说了,往后怎么做她自己心里明白,说多了她心里又不gāo xìng。

    “喝点热水,看看你这脸色啊。”唐晋腾;,眼底却满是怜惜。

    辛依看着唐晋腾,往他怀里拱,“难受。”

    “我知道。”唐晋腾笑道,不难受还不成了。

    唐晋腾就一直坐着,辛依趴在唐晋腾腿上,心底yī zhèn 儿yī zhèn 的不舒服,胃里还往上顶。这一刻心底是在发誓往后再也不贪嘴了,大概发誓的这股劲儿只在这一刻有用吧。

    小十七从外面噔噔噔的跑进来,自己搬着凳子然后往床上爬。

    “爸爸,妈妈死掉了?”小十七仰着脸子望着她爸爸问。

    唐晋腾看着小十七,当即脸色沉下去,怒声道:“往后不准乱说这样的话,跟妈妈道歉!”

    “对不对妈妈。”小十七撇了撇嘴,又往爸爸腿上靠,头跟她妈妈靠近,小手轻轻抱着妈妈的头,低低的说,“妈妈,我爱你。”

    碍哟辛依那一刻,眼眶瞬间就湿了,轻飘飘的应了声,没抬头。

    小孩子她不一定明白爱是什么,但这一刻她也知道妈妈可能生病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默默的陪在妈妈身边,胖乎乎的小手轻轻的抱着她的头。

    唐晋腾看着枕在腿上的老婆和女儿,大掌轻轻顺着她们的头发。

    “妈妈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所以琪琪不要闹妈妈,好吗?”唐晋腾低声说道。

    “好,妈妈我爱你。”小十七又轻轻的说,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调皮起来是真的皮,可听话时候也是真让人爱。

    果木来之后看了眼辛依,没什么大问题,问她要不要吊个水,辛依摇头,果木也不勉强,那就吃药吧,反正也没差多少。

    辛依这晚上还跑卫生间,出来人都站不起来了,捂着鼻子靠在门口,唐晋腾上前扶着她,“要不咱还是打一针?”

    辛依摇头,“好臭。”推着唐晋腾要走。

    唐晋腾开了排风,带上门,把人打横抱着放床上,“这样下去人受得了吗?打一针,嗯?”

    “不要,睡一会儿就好了。”辛依趴在床上,头往被子里钻。

    “依宝,听话,嗯?”唐晋腾轻轻板着她的头,这样下去人都脱水了。

    “不要动我唐晋腾,头晕,想睡觉。”辛依把被子捂在头上。

    唐晋腾看着她,没bàn fǎ ,只能听她的。

    倒是还好,后半夜她再没起来,早上起床时唐晋腾看了眼挂在身上的女人,感觉应该差不多了吧,脸上有点血色了。

    上午在家呆了半上午,等到辛依起床唐晋腾才放心的去公司。

    辛依今天没精打采的,跟阿姨一起送女儿去的早教城,回来就在沙发上睡了。

    再说昨天石芸被赵东祈拉走后,到今天都没有再出现,大概是怕她家女王伤心,公司的事情也请辞了,早上的请辞信就正式送达到唐晋腾的办公桌上,如今人在哪,谁也不知道。

    公司请辞,不是什么大问题,能人多的是,唐晋腾到公司后即刻调了个人去美颜坐班主持大局,同时升了元老功臣市场部的总监为副总经理,顶替石芸的wèi zhì ,赵东祈原本的代理总经理也被临时取消。

    唐晋腾这一招也挺狠的,就没给人留一点的余地。不做大把的人在做,诺大的公司不可能因为你的冲动就要等你回来才重新运营。机会给你了,可你却轻易舍弃,这不能怪任何人。

    合约解得很干脆,来帮石芸解约的是赵东祈。

    一般合同都是五年,石芸这才第四年。单方面解约是需要赔偿违约金的,违约金赵东祈也给了,解约书jiù shì 石芸签好字赵东祈带来的,唐晋腾私章一卡,这事儿就止步至此。

    赵东祈感激唐晋腾的慷慨,带着合约请了一天假,离开了公司。

    唐晋腾下午下班后回家,忽然问辛依石芸有没有来过,辛依摇头。

    “为什么忽然提起她?”

    脸上很不gāo xìng,表示还在赌气,从昨天到今天,石芸就跟消失了一样,没发信息没打电话。

    辛依一天都在看手机,确实没打电话也没有来信息,辛依泄气。

    心软又有点小骄傲,始终不愿意自己先打电话,石芸不给她打,她再dān xīn 也不zhǔ dòng 联系。

    “没事。”唐晋腾亲了下辛依的脸,抱着女儿坐着吃饭。

    辛依一段时间没盯着了,唐晋腾又开始喂女儿吃,这男人就很热衷照顾人,非要什么都插上一手才满意。

    唐晋腾绝口不提石芸解约的事,免得她又闹心。

    辛依拿着筷子汤匙,看着唐晋腾那样儿眼睛就疼。

    “你能把她放下来,让她自己坐着自己吃饭吗?”辛依忍不住出声道。

    她不想多说,可不说这心里就憋得难受啊。

    “那椅子她坐不稳。”唐晋腾跟了句,语气上是温和的,并没有怎么反驳她。

    辛依懒得说他,坐不稳,白天他不在家的时候,她那屁股是怎么坐稳的?

    蔻小全抬眼,辛依低声道,“小全吃饭。”

    “好。”蔻小全又埋头jì xù 吃自己的。

    蔻小全的学习成绩非常好,脑子也聪明,学校老师都特别喜欢这孩子,辛依去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拉着辛依的手对这孩子赞不绝口啊。

章节目录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亦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辰并收藏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