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过才四岁的孩子,你这良心都给够吃了!

    唐家人jù jué 出面,连老爷子得知此事后,都jù jué 承认这人,再是痛心疾首,这次也不再有半分偏袒。儿子想怎么处置都可以,陪了他大半辈子的老伴儿,如今做出这种令人深恶痛绝的事,更难过的是老爷子。

    如此倨傲的独裁者,居然被一个陪着他走了大半辈子的人蒙骗了几十年,心痛之余是愤怒,是失望,是哀痛!

    老爷子jù jué 听任何有关香夫人的消息,是死是活都不再过问,实在被伤透了心。

    香夫人入狱后第二天人就瘫了,由于唐家并没有进一步跟进案子,所以老太太这罪定不了,再者,孩子已经找回来,如今老太太又瘫痪。

    倒是给判了个缓刑,一是不想惹官司,怕老太太家里人告上法庭,毕竟人进来时候是好端端的,第二天就瘫了,这事儿就说不清,要真打起官司来,局子吃亏。二是判了缓刑是静等唐家的fǎn yīng ,唐家那边要是有动静,这立马给收押回来。

    老太太出来只能依靠江万利啊,江万利那毕竟是女婿,难道还给你把屎把尿的伺候?自己老父母都没伸过手,别说你这老岳母了。

    江万利心里又恨又痛苦,老太太zhè gè 样子,他老婆孩子那一份遗产,不全是他的?

    这人也真是太异想天开了,他怎么没想想他是凭了哪点儿去拿人家的财产,老太太一被唐家放逐,那就意味着她的儿女后辈跟唐家完全没了guān xì ,这人还在这痴人说梦。

    不过也好,有这点儿guān xì 牵扯着,也不至于老人瘫了连口水都得不到喝。

    香夫人那是在床上吃在床上拉,这大热天儿的,又闷热潮湿,恶臭捂着,身上长了疹子那么一捂,身体就开始烂,人简直成了活死人。

    江万利是一开始面前照顾着,后来那房间实在熏人,也少去了。

    香夫人jiù shì 活活给饿死的,没的吃啊,要喝口水都没得喝。

    死的时候骨瘦如柴,倒是回光返照那一下后悔了,看到她家小姐年轻时候的mó yàng ,低喃着对不起主子,抢了主子的男人,上天还是给她报应了。

    香夫人死不瞑目,最疼爱的不是女儿,是小外孙女儿,不知道在哪里,死前也没看一眼,就走了。

    老太太死了足有三天江万利才发现人走了,这给江万利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居然跟个死老太婆同住了好几天?

    江可没回来,江万利就没底气去唐家要钱,但他不相信这老太婆一分钱都没留下,老太婆一辈子精打细算,不过能让自己身无分文。

    倒是给江万利里出来了,生前香夫人买了个人保险,一百万的险,如果退保还能拿回将近二十万。

    江万利翻出香夫人个人证件,立马去保险公司给办了相关手续。

    好在人死的事还没人知道,这边一查,也查不出什么东西来,要手印儿签字什么的,江万利都可以弄到,二十万兜兜转转一星期后到手了。

    钱到手后江万利这才联系殡仪馆,把老太太的尸身弄去了殡仪馆,然后联系大女儿。

    江万利不是没bàn fǎ 联系到小女儿,老太太一开始回来后每天晚上都喊要看看小外孙女,看看小可可。就冲老太太的话,江万利就知道,老太婆给他小女儿留了东西,所以一直推。

    要联系江可其实很简单,给江珍打声招呼就行。

    江万利绝不相信江珍不知道江可在哪,最深最亲的感情并不是父女情,而是姐妹情,两姐妹一定有联系的。

    江万利电话告诉江珍外婆没了,第二天江珍、江可就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

    葬礼很简单,仪式上出现的人全都是殡仪馆的工作人员。

    葬礼jié shù 后,江珍江可就走了,江珍有自己的家庭,江可则是去了米国。

    *

    小十七回了家,人都快哭晕了。

    爸爸妈妈守着一通哭,蔻小全心疼得不行,不停的抹眼泪。

    这么个哭法儿,能不出事?

    当天晚上就病了,小十七一病,家里还有两个小的需要人寸步不离的照顾,还有个十岁的孩子需要人安抚,简直乱成一锅粥。

    这边乱成这样,哪里还想得起香夫人的事?所以警察局那边就一直拖着了,老爷子一推,唐家还真没人再管香夫人的事。

    所以香夫人是被关了,还是被放了,这边都没人关心,当然,死了很久后才有人透出来。

    老爷子得知香夫人去世,还是去看了老伴儿。

    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大半辈子意气风发,覆雨翻云,如今却终究要面对悲欢离合的人间悲剧。

    老友一个接一个离开,身边亲近的人也都一一lí qù ,看着广阔的山河,如今已是太平天下,却发现人世间,早已没了他的一席之地。

    老爷子痛心,huí qù 后硬朗的身体也逐渐开始走下坡路。

    老人家的身体,说垮就垮。

    一星期不见而已,老爷子身形已现佝偻。

    唐晋腾撇开了眼,不忍再看,不管与父亲之间有多深的不可调和的隔阂,但父亲在他心底的形象是高大的。

    有一天,他也会像父亲一样,在自己的子女面前,慢慢驼背,慢慢老去。

    人的一生,带走的不过是把骨灰,而留下的,是什么?

    自从唐晋腾看到老父亲已经驼下的背和蹒跚的jiǎo bù ,就开始吩咐新楼这边不要再单独煮饭,每顿都去老宅。

    香夫人是不可饶恕,可对老爷子而言,再不重要的人,那也是陪了他大半个世纪的伴儿。

    老伴儿一走,老人还剩下什么?

    如果儿女都不亲,那就只能孤独的等死。

    唐晋腾huí qù 跟辛依说这些话的时候,数度哽咽,他知道妻子很开明,能够理解他。

    “如果将来我们老了,我们同样是希望女儿和儿子们能够天天陪在身边,承欢膝下,能陪一天是一天。爸从来没有明确要求过我们必须huí qù ,可唐家家规jiù shì 这样制定,没有更多的时间陪他,就用每天陪他用饭,让琪琪每天都喊他声‘爷爷’好吗?”

    唐晋腾一抹泪,辛依也开始哭。

    孩子们都在身边呢,小十七那趴在爸爸怀里就哭得哇哇的,蔻小全暗暗记下今天叔叔的话,不管将来怎么忙,他都不能忘记叔叔和辛姨。

    辛依一边擦泪一边哽咽说,“我没有不让你huí qù ,我没有阻止你跟公公亲近,我没有不让孩子叫‘爷爷’,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小气。我有想过一起去公公那边吃饭,可是十七这不吃那不吃的,难道每天还要麻烦那边的人单独给她做吗?我们的用餐时间都不一样,那边早餐时间太早,孩子那里起得来?晚餐时间六点准时开饭,你和两孩子哪里赶得回来?”

    总不好因为他们这边就餐时间不一样,就要求老宅的用餐时间调一调吧?

    大太太他们是一直在老宅吃的,这一调,就得打乱家里其他所有人的生活习惯。

    几十年的习惯了,能因为他们调整吗?这话怎么好说?

    因为这些种种顾虑,辛依才一直没有行动。

    唐晋腾抬手擦着辛依脸上的泪,“我明白,我都理解,所以,我们商量折中一下,好吗?”

    “你说jiù shì ,家里还不都是你做主啊。”辛依那一哭就没法儿忍住,哽咽出声。

    小十七一回头,又往她妈妈怀里扑,哭得伤心。

    到底哭什么小丫头根本不知道,只是妈妈在哭,所以她也跟着哭。

    “妈妈不哭,妈妈不哭……”小十七抱着妈妈,学着她爸爸一样给妈妈擦眼泪。

    辛依捧着女儿的脸,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泪,“妈妈不哭了,妈妈没哭。”

    小十七往辛依怀里拱,蔻小全一直很安静的站在辛依旁边。

    唐晋腾握着辛依的手,眼眶也泛红。

    唐家开了个会,家里人都在,唐家家规重新制定,并且严格遵守。

    家规在生活以及个人行为上有了明确的要求,做不到的提前打电话,比如赶不到用饭时间,就需要提前告诉管家。

    说唐晋腾为老婆揽权也好,真正想规整唐家家人的心也罢,家规即日起就严格执行。

    别的都好说,大家都一个个的都这么大人了,难道还能犯什么错不成?

    主要还是用饭时间,别说孩子们下学赶不上时间,就连上班的也难啊。唐惊涛夫妇俩,哪里赶得回来?

    早晚餐时间都做了调整,早晚都定在六点半用饭,往后推了半小时,再合不上时间的,自己想bàn fǎ 调整。毕竟都不是工薪阶层,都是领导阶层的人,这点儿法子都没有,那也太难令人信服。

    家庭会议开后,唐家的向心力确实要严谨了些,大太太心有余悸,香夫人死的事她知道。

    那时候老爷子是jù jué 听,老三那边忙得天荒地乱,哪里顾得及香夫人。所以唐家就大太太私底下让人打听了,第一个知道香夫人死了的是大太太,大太太几晚上都睡不着,感慨世事无常。

    大概也是香夫人的死,让大太太看透了不少事情,也想通了不少。

    不是你的东西,你想尽bàn fǎ 最终也只会是竹篮打水。

    该是谁的,命中自有定数。

    儿孙自有儿孙福,自己一辈子过去了,还去瞎操孩子辈的心干什么?听天由命吧。

    唐晋媛也有所收敛,因为章斌跟她闹开了。

    被丈夫点醒,即便骄傲的不肯承认自己变了,可事后还是反省。

    唐家无形中,渐渐的被一股绵软之力拧成了一股绳,向着未来齐心协力并进。

    老爷子走出阴霾,儿孙满堂,天天陪在身边,还有什么不满足?

    人生一世,总有你在乎的人会比你先走一步。

    老爷子也想通了,如同当年自己夫人病逝之初,他痛苦不堪一样,渐渐的,会习惯没有一个人的存在。

    小十七大部分时间都在老宅,很多时候都直接睡在老宅。

    小十七越来越大,倒是越来越懂事了,完全没有像她妈妈dān xīn 的那样,会越来越疯。

    小丫头当姐姐了,她得懂事起来,好照顾自己的两个弟弟。

    小小年纪,倒是比她妈妈强,懂得心疼人,心疼爸爸妈妈,心疼爷爷,所以一有时间就跑老宅陪爷爷。

    老爷子还是很疼小十七的,唯一的孙女儿嘛。人上了年纪和年轻时候的心态真的差很多,老爷子自己有两个女儿,可给女儿的关爱并不多,而现在却很喜欢小孙女儿。

    老小孩儿,老小孩儿,年纪越大,越容易跟孩子玩到一起去。

    唐家别墅,阳光洒满所有角落,连kōng qì 透着丝丝甘甜和馨香。

    阳光下,温婉的女子再给孩子们讲故事,不厌其烦的解答着孩子们突发奇想的问题,金黄色的阳光铺在她身上,彷如披上了圣洁的羽衣一般。

    zhè gè 身世凄凉、却才华横溢的女子,zhè gè 历经坎坷、却被幸福和爱包围的传奇女子,有一个爱她如生命的男人为她撑起了一片平静的天空,让她在天空地下肆意妄为,自由自在。

    她是不幸的,生在那样的家庭,有着那样的身份,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可她,又是幸运的,被人从小宠爱到大,她所得到的宠爱,在哪个阶段都没有断过,被zhè gè 男人强势shōu rù 羽翼之下后,自由自在的过着隘意日子。

    唐晋腾回来,下车,站在远处看着院里女人和孩子,夕阳西下,万丈金光铺在地上。

    圣洁温婉的女人,纯真的天使bǎo bèi 们,画面美好得令人想流泪。

    辛依抬眼,看着唐晋腾,迷人的笑容因他而起。

    唐晋腾一步一步走近,面上笑意渐浓:这是我的家,这是我的妻子和四个孩子,我会用尽我的全部力量来爱你们,我的bǎo bèi 们,我爱你们!

    【作者题外话】:唐三爷和辛依的故事到此jié shù

    后面卷二是唐诗琪、唐世渊、唐世爵的故事

    唐三爷和辛依这文中

    还有忘了jiāo dài 的请书友们指出

    亦某在后续故事中补充

    感谢大家对咱们《名门》和亦某支持和厚爱

    未来的路上,我还在努力,亲爱的朋友,你是否依然还在?

章节目录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亦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辰并收藏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