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辛依只以为是十七回来之前特地提过,可没想到事儿后再问十七的时候,十七却一脸茫然并且否认。

    若不是生活在一起的人,怎么能知道这些个人信息?

    一开始就觉得棋曜像一个人,非常的像。现在,更像了。

    不得不承认世界上是有些人存在共性的,像棋曜这一类,相重合的太多,这巧合未免太过。

    “小全外面凉,别感冒了,进屋去。”

    辛依走在中间的距离笑着出声,如果是寇全,他知道家里人的习惯这无可厚非,毕竟一起生活了几十年。而辛依自然也了解寇全的习惯,倘若真是寇全,他此刻坐在这里,那么必定在想事情。

    这孩子打小就这样,很多事情不跟大人说,自己特别有主意,不管对错他都自己扛。

    而葡萄园是寇全排解烦恼的地方,只要遇到事情,他一定坐在那,从无例外。

    当一个人沉浸在思维中的时候,是很容易潜意识里回答一些问题的,比如辛依出其不意的称呼。

    棋曜顿了下,转身看向辛依,“妈……”

    “外面风大,进屋去吧。”辛依低声道。

    棋曜停顿片刻,然后忽然看向辛依,大抵是想起辛依刚才喊他什么了。

    “我……”

    “我都知道,这样的事情,你爸会瞒着我吗?”

    辛依其实并没有真正què dìng ,索性大胆说了,反正话她也没说死,活动性很宽,不管是不是,他怎么回应,她后面的话都能接得下去。

    棋曜微微拧眉,目光带着不què dìng ,看向辛依,猜想着岳父大人将这事告诉岳母的可能性有几成。不是不想让岳母知道,只是依岳母堵十七的宠爱,难保不转身就告诉十七。

    他能想到的事情,他岳父能想不到?

    “妈,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什么事情,您是指琪琪怀孕的事吗?这事情也确实都怨我多了一句嘴,但我只是想着没过三个月孩子还不稳,所以想着三个月后再回来告诉你。”棋曜笨拙的解释。

    辛依笑笑,心下心思几转,好小子,警惕性还挺高,“没事儿,但这是大好的喜事,怎么能瞒着家里人?三个月不公开,那是对外人来说,自家人,不碍事儿。”

    棋曜总算笑了下,辛依绕着长椅走,认真说道,“知道吗,以前我们家小全,jiù shì 你们大哥,他也特别喜欢坐在这里,你们的背影,很像!”

    “是吗?”棋曜依旧无谓的笑着,“琪琪也不只一次说我像大哥呢,但大哥的照片我看过,恕我直言,并没有看出相像之处。”

    棋曜温和的笑着,辛依停顿片刻,摇头,“不,不是脸,是气质,知道吗,一个人再想改变,容貌声音能改,可气质,由内而外散发而出的气息,不会改变。听过人体磁场之说吗?每个人的磁场是极难改变的。”

    “妈找我说这番话的用意是……”棋曜适时的停住。

    “为什么要戴着面具接近琪琪?琪琪在浩宇走之后,不正好是你接近她时候吗?为什么要lì yòng别人去接近琪琪?孩子,欺骗对一个女人来说,比背叛更不能原谅。”

    辛依的话,如同千万颗细碎的石子从上而下抛落进心湖,激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你出于什么样的心态会用这样的方式重新接触琪琪,我真的无法理解。孩子,难道你真的以为你在她心里连一个陌生人都不如?”辛依轻声反问,并不是质问,她只是不理解。

    或许,作为女人,都不能理解,那么好的机会,周浩宇走了,既然你真的爱十七,为什么不迎难而上却要大费周折的改头换面重新来过?

    棋曜终于承认了,抬眼看着绿油油的葡萄藤,叹息道,“妈,琪琪不会接受寇全,倘若我当初不是多番试探,我也不会已然选择这样的方式。”

    辛依怔愣了下,这就承认了?

    好吧,这孩子本来就很信任她,都已经说到zhè gè 份上了,再兜着圈子打哑谜就没意思了。

    “她只把我当亲兄长,没有男女之情。甚至在‘棋曜’出现之后,我还问过,棋曜和寇全,她选择谁……”棋曜闭目,叹着气。

    “谁愿意用别的脸生活?特别是我曾经的宿敌。可只有这样,才能走捷径的靠近她。我也想问她,为什么寇全jiù shì 不可以,我们并不是亲兄妹,为什么?”

    辛依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低声问,“你爸从头到尾都知道你的计划,是吗?”

    “是,没有爸的支持,我怎么接近得了琪琪。”棋曜直言不讳。

    辛依长长提了口气,“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琪琪知道你是寇全……”

    “我是棋曜,妈,寇全已经移民了,他现在在韩国过得很幸福,过几年后或许一场意他离开zhè gè 世界,到时候我jiù shì 彻彻底底的棋曜。我不介意琪琪说我像寇全,像她哥哥,只要她爱着我。”棋曜斩钉截铁的出声,目光带着坚定不移的光芒。

    “……”辛依一时间有些语塞,顿了顿,“棋曜,你怎么可以让十七再为失去兄长而伤心痛苦?你的计划,你知道有自私吗?”

    这么局限的做了这样的计划,唐晋腾居然也会答应?就算让棋曜bāng zhù 十七从一个伤痛中走出来,将来揭穿,那不是更加鲜血淋漓?

    辛依真的无法懂他们的逻辑,因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长,所以一开始会抵触这在所难免。可既然有让十七爱上一个陌生人的决心为什么没有让十七爱上自己青梅竹马的哥哥的勇气?

    “辛姨……”棋曜微微低垂着头,“事情不能回头了,我只想陪着她,可以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能名正言顺的拥抱她,ān wèi 她,仅此而已。做谁的替身都无所谓,只要她喜欢。”

    “小全啊……”辛依叹着气,“算了,现在还能说什么呢?明知道一个谎言是不可能说一辈子,可……罢了罢了,就当今天的话没有过,你jì xù 做你的吧。”

章节目录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亦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辰并收藏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