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强子是吧?强子今天请假了。”里面人说道,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来问强子,一早上这都第几波儿了?

    荣臻拧眉,请假了?这么巧?

    “请问你知道他住在哪吗?”荣臻jì xù 问。

    “宿舍。”里面人应着,撑在窗口,“先生,你们是找那位千金小姐吧?不用白费功夫了,今天一大早已经来了好几拨找她,要人还在车站,早就被找到了,应该是昨晚就走了吧?”

    荣臻拧眉,“请问,宿舍怎么去?”

    里面人;,走出来跟他大致描述着,然后又进去。

    荣臻出去的时候又遇上穆凝,穆凝也停惊讶的,“嘿,你……”

    荣臻笑笑,先走了。穆小妞儿抓了下头,难道是她biǎo xiàn 得太热情了?

    穆小妞儿甩甩头,从原路走,记忆还是不错的,怎么走了一遍还记得怎么huí qù 。

    穆小妞儿跑huí qù ,大老远就看到那只è bà 站在车子旁边,穆凝捶了下nǎo dài ,快步朝那边跑。外面已经有保安站着了,她实在不敢顶风作案,当着人翻栏杆。

    绕了好几圈,走过去,看到地上扔的罚款单,乐呵笑着,“嘿,还真给我说中了。”

    唐世爵上手拽着穆小妞儿领子往车上扔,“赶紧的,上车。”

    “不找十七姐姐了吗?”穆小妞儿问。

    “找到了。”唐世爵冷声道。

    “哦?”穆小妞儿诧异出声,“人呢?”

    “安静。”唐世爵无疑也是找强子的那几波人中之一,不过,他是唯一多做一件事的人,问了强子的电话。

    唐世爵电话过去的时候,强子正发愁呢。他找到大小姐了,找到的时候人貌似病了,这不,扛着人来了医院。

    强子发愁的jiù shì 怎么联系到她的家人,想打电话让同事去腾飞集团报信,可又怕被人抢了头功,一直在网上搜查着腾飞集团的官方电话,可接通都是客客气气的回应,并没有真zhǔn bèi 帮他连线上级。也不能自己去通报,怕人醒了就走了。

    干等着,这小伙儿,做事方式也真是绝了。

    唐世爵的电话一来,强子简直是如逢大赦啊,赶紧说人在哪里,哪一家哪层楼多少号病房多少床,特仔细的说清楚了。

    唐世爵挂了电话之后直接给他父亲母亲追了两通电话,让人别dān xīn ,人他已经接到了,派出去的人也都可以撤huí qù ,他会把大小姐安全带回家的。

    穆小妞儿瞅着唐世爵一边打电话,一边开车,眼睛还炯炯有神,神采飞扬的样子简直把穆小妞儿给惊呆了。

    看到唐世爵她才知道,原来人可以把生活过成这样的,这人身上就跟点着盏灯似地,亮得人扎眼。

    两人到了医院,唐世爵走一路嫌弃一路,就让他姐住这破地儿?

    呿——

    到了五楼,一路按着号码找过去,那门口站了个年轻人,唐世爵挑眉,轻飘飘的吐了两个字儿出来,“强子?”就像极不愿意让这两字儿从自己口里吐出来一样。

    年轻人严重一喜,立马上前要握手:“我是我是,您是唐二少爷?”

    “叫爷,懂规矩吗?”唐世爵目光照样轻飘飘的从强子头上漂了过去,头脸微抬,简直jiù shì 拿鼻尖儿瞅人的。

    穆小妞儿赶紧上前吓着说:“开玩笑的,你别介意,我姐姐呢?”

    “哦……你是……”

    “她是谁你有资格问?”唐世爵臂膀一伸,将穆小妞儿拽了huí qù ,将人推到了他身后。

    强子赶紧后缩,笑着说,“我不懂规矩,真抱歉了,那、爷您请进,大小姐就在里头呢。”

    果然是世家大族出身的公子哥儿,瞧这气势,这样貌,等闲之辈几个能比?

    穆小妞儿在唐世爵背后猛翻白眼儿,才多大点儿啊?人家叫你爷你不折寿吗?难道出身好的人自我优越感都这么好?

    唐世爵看着这一屋子的病号儿,人在这样全是病号儿的房间里,再健康的也得给熏病了。

    “什么病?”唐世爵问。

    “感冒,冻感冒了。”强子赶紧上前说。

    唐世爵上手摸了下十七的额头,滚烫,唐世爵退后一步,感冒可是要传染的,兜里抽了几张现金扔给强子。

    “谢了,这里事儿你处理好。”唐世爵道。

    “是,是,我这就去办,大小姐是要出院吧?”强子下意识的点头,但顿了顿又反问出声。

    唐世渊应了声,侧身将十七抓身边来。

    “把大小姐背上车。”撂了句话就大摇大摆的走了,愣是没给穆小妞儿和强子fǎn yīng 过来叫住他的机会。

    穆小妞儿傻了片刻,会过神来直跺脚:“什么人啊?”

    强子倒是很能接受,“世家大族的公子爷,果然有脾气。”

    穆小妞儿转头,怪异的看了眼这人,脑子没病吧?

    再看看病中的十七姐姐,得,她背,她来背,让强子将十七扶到她背上,然后背着出去。怪不得那魔头非要拽着她来,简直jiù shì 在奴役她嘛。

    唐世渊再不醒,她就要被他弟弟整死了。

    唐世爵的是地盘儿高的越野车,刷成了军绿迷彩色,远远看去就跟罩上了件儿军装似地,看这车子的改装和装饰,就知道这人酷爱军事,再看人也确实十足十的充满了军人的血气方刚和骨血里涌动的捐狂之气。

    穆小妞儿背着十七朝军绿色车子走去,唐世爵慢搭斯里的推开后面的车座,穆小妞儿将十七放上车座。

    “我觉得,你的宠物蛇还是放后面去吧,要是十七姐姐醒过来看到有条蛇在跟前游来游去,hē hē ……肯定会被吓疯掉的……”虽然已经疯了,吐舌。

    唐世爵觉得说得有道理,“那么,拿后面去吧,我想他不会介意。”

    “我拿?”穆小妞儿瞪大了眼,下一刻赶紧拉开车门跳上了前座,“我跟动物没什么缘分,还是算了。”

    “害怕?”唐世爵反问。

    “一点点啦。”穆小妞儿生怕承认自己的恐惧后会被这人恶意整蛊,端着不放松。

    唐世爵这次倒没为难穆凝,提着笼子放在了后面。

    穆小妞儿回头看人真把笼子放后面了,所以又从前面下车,坐上了后面,她倒是想直接从前面wèi zhì 挤到后面来着,可惜心宽体胖,实在过不来,只能下车。

    “我坐后面比较好,可以照顾十七姐姐。”穆小妞儿说道。

    唐世爵没意见,开着车往唐门驿站去。出城时穆小妞儿才知道,原来不是回唐家,本想问一句怎么不回唐家来着,想了想,还是算了。

    车子到了,唐世爵先跳下车嚎叫了一声,屋里人都知道回来了,很快辛依和萱萱下楼接人。

    萱萱是真有点怕唐世爵,大抵是没弄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人与蛇为伍,再有,这二少爷也真太叫人太yì ;了,出身名门的公子爷,难道不应该是沉稳的绅士吗?怎么这么泼?

    萱萱看穆小妞儿下车时脸色惨白,以为又被唐家老幺整了,目光很是同情,却站得远远的,不敢接近,怕自己被殃及。

    穆小妞儿依旧背着十七下车,辛依眉头拧了拧,上手捏了下小儿子,“你就这么欺负你嫂子?”

    “母亲,瞧你这话说得,嫂子自愿背我姐,特地在你面前争biǎo xiàn ,这么拼了我哪能抢了她的争biǎo xiàn 的机会?”唐世爵乐呵道。

    就这么大了还在挨打的,估计也不多吧?

    可唐家老幺是真的皮糙肉厚,怎么打他都不长记性。

    这次回来,大抵是要退伍了,他大伯已经在向上面递交申请。唐世渊一直卧床,唐家谁来顶zhè gè 梁子?只能让玩世不恭的唐世爵回来。

    所以唐世爵这人,算是慢慢的要被松绑了。

    穆小妞儿回头瞪那人,那嘴怎么那么欠?

    穆小妞儿走在前面,正好萱萱可以跟她靠近,低低问了句,“二少爷没怎么样你吧?”

    那简直jiù shì 个恶魔啊!

    穆小妞儿摇头,虽说十七很瘦,可好歹大小姐净身高也接近一百七啊,穆小妞儿脸色惨白的原因是有点晕车,车里面太闷了,所以这眼下背着唐大小姐,她两眼直冒金星。

    辛依后面快步跟上,担忧的看着。

    “放沙发上吧。”她怕这孩子背着上楼一个不小心出什么yì ;,看大傻那颤颤歪歪的腿就dān xīn 。

    穆小妞儿将十七放在沙发上,辛依赶紧用抱枕垫在女儿头下,又让唐世爵赶紧联系医生,这边不时给加被子,物理降温。

    十七被弄得不怎么舒服,醒了,睁开眼,迷迷糊糊看着母亲,又闭上,身上温度很高。

    “听说十七姐姐是冻病的,在车站外蹲了一个晚上,那个将她带去医院的保安说姐姐要去找一个叫‘荣臻’的人。”

    穆小妞儿把听来的问来的全都说了,眼神可怜的看着十七,那么美那么充满生气那么金光闪闪的唐家大小姐,为什么会遭受这样的痛苦?

    “荣臻?”

    辛依给十七擦脸的手停顿,荣臻是谁?

    转向穆凝,“琪琪在找zhè gè 人?”

    穆凝点头,辛依当即道,“那个保安在哪?”

    穆凝摇头,“我不知道,不过,二少爷有号码。”

章节目录

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亦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辰并收藏权少诱欢,宠妻成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