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

    听到叶轻舟的话,一群面具组织成员个个脸色涨红起来。

    他们在道盟是何等的天才,师兄师弟无不敬佩万分。

    就连长辈,也是将他们当作各家家主来培养的。

    这自然也养成了他们心高气傲的性子。

    如今被叶轻舟这样赤裸裸的嘲讽,他们心中是大为光火。

    “轰——”

    刹那间,这群面具组织成员体内的法力接二连三的爆发了出来。

    “我倒要看看你这位北国国师究竟有什么能耐,竟敢瞧不起我们?!”一个身材魁梧,戴着狮子头面具的男子道。

    叶轻舟看着这男子,轻笑道:“牧神气,牧家人,擅长炼体,肉身强横,只可惜我的弟子石宽不在,不然可以让他和你好好切磋一下。”

    “铮——”

    一声剑鸣响起,一个戴着笔直发冠,样貌坚毅的男子开口道:“张家剑,张正,请前辈指教!”

    另外一个手拿玉如意,穿着青衣的女子开口道:“青木家,青木媛,请前辈指教。”

    一个眉间生着一道竖眼的男子开口道:“杨家,杨一叹,请前辈指教!”

    这群面具组织成员起身,看着叶轻舟,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王权霸业坐在一旁,皱眉道:“各位,不要胡闹,前辈他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

    “这世间的道理,唯有拳头最大,如果他真能一招击败我,我就承认他说的有理!”戴着狮子头的魁梧大汉开口道。

    叶轻舟哈哈笑道:“你这道理的说法,倒是正合我意。”

    他抬起手,朝前轻轻一指,刹那间,前方的空间便如同镜面一般破碎开来。

    “嗡——”

    一阵奇异的波动泛起,周围的景象便如同波浪一般翻滚起来,呈现出一种倒影的姿态。

    这些面具成员见此,纷纷一惊!

    他们只感觉和现实世界割裂了开来,周围的景象都显得有些扭曲。

    “嘶,这是什么力量?!”杨一叹眉间的竖眼陡然间绽放出一道光芒。

    然而,这缕光芒在穿透边界时,就消散无踪。

    连他都看不清楚这力量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叶轻舟开口道:“诸位不必惊慌,这只是我做出来的平行于现实世界的镜像空间而已,在这里打斗,就不会影响外面了,不然打坏了我辛苦培育的花花草草可不好。”

    “……”一众面具组织成员。

    这,是在给他们下马威吗?!

    王权霸业见此,也是深感震惊。

    这位前辈的手段,似乎是越来越高明了。

    叶轻舟看着这群面具组织成员,开口道:“好了,你们谁先上。”

    “既然是我先挑战的,那自然是我第一个上!”戴着狮子头面具的男子开口道。

    “轰——”

    刹那间,狂暴的法力涌动而出,他的身体猛地涨大数倍,化作三四米高的巨人,肌肉虬结,如同小山一般。

    二话没说,他抬起手,一拳朝着叶轻舟轰了过来。

    罡风震动,狂风呼啸!

    这一拳,力量重逾千斤,恐怕就连一座大厦都能轰碎。

    叶轻舟面色淡然,看着眼前朝他轰过来的巨大拳头,抬起手,同样一拳迎了过去。

    “轰隆隆——”

    双拳碰撞,激荡起无边的能量!

    二人脚下的地面,陡然间崩碎开来,尘土飞扬,虚空震荡。

    “哇——”

    戴着狮子头面具的男子惊叫一声,手臂耷拉了下去,身子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

    他的身体,也在倒飞的途中慢慢缩小,最后跌落在地面之上。

    “牧兄,没事吧?”一群人赶忙冲上去,关切的问道。

    “咳咳,前辈手下留情,不然我就废了。”牧神气摇了摇头。

    在他身旁,那面容坚毅的男子拔出手中利剑,开口道:“轮到我了!”

    “铮——”

    刹那间,剑气纵横,所过之处,地面被切割出一道道硕大裂缝。

    叶轻舟见此,手中涌出一点金光,一指点了过去。

    “铛——”

    只听见一声剑鸣响起,利剑的去势陡然间停下。

    叶轻舟微微一挑,利剑飞起,被他直接握在了手中。

    “铮——”

    叶轻舟挥舞利剑,直接架在了张正的脖子上。

    旋即,他直接将利剑丢给张正,开口道:“点到为止……”

    张正面色复杂的接过利剑,躬身道:“谢前辈手下留情。”

    他刚才也感觉到了,以眼前这位前辈的力量,完全可以将他的利剑损毁,可这位前辈却没这样做。

    这种制服法宝的力量,可比直接损毁法宝要难得多了。

    技不如人,他也没什么好说的,直接退到了一旁。

    王权霸业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微微叹息。

    这六年来,他苦练剑术,剑道造诣已然和当年不可同日而语。

    他本还想和叶轻舟切磋一下,可看到眼前的场景,就直接熄了这念头。

    恐怕再交手,他也还是会一招落败。

    除非将自己家的镇家之宝王权剑给搬出来,兴许还能多过几招。

    不过,只是切磋的话,自然也就没这个必要了。

    叶轻舟看着剩余的面具组织成员,开口道:“接下来轮到谁了?”

    剩下的面具组织成员互望一眼后,纷纷露出苦笑之色。

    这,还用再打吗?!

    杨一叹摇了摇头道:“前辈,论攻击力,我们剩下的人根本不及张正和牧神气,他二人既然都落败了,我们也没必要再比了。”

    顿了顿,他接着道:“只是,晚辈依旧好奇,圈外生物究竟是什么,刚才听前辈的语气,似乎也是忌惮万分。”

    “是啊,前辈,你不让我们出去,总得给我们一个原因吧,不然我们调查了这么多年,如今前功尽弃,又怎么能甘心。”王权醉开口道。

    叶轻舟轻轻一挥手,直接将镜像空间撤去。

    刹那间,周围的场景又显露出本来的模样。

    刚才打斗的痕迹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群面具组织成员见此,心中不由佩服万分。

    这种本事,已然是神仙手段了。

    怪不得都有传闻,说北国国师乃是神仙下凡,看来真的并非是浪得虚名。

    只是,他们心中是更加的好奇。

    能让这么一位如同神仙般的人都忌惮的圈外世界,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

    叶轻舟看着这群面具组织成员,开口道:“圈外世界,乃是完全不同于圈内世界的一方天地。”

    “里面的生物,全部都没有实体,它们擅长的也并非是你们熟悉的体和技,而是心!”

    “心?”一群面具组织面露疑惑。

    “没错,圈外生物擅长攻心,并且手段繁多,目前我也只知道两种圈外生物,一种名为‘天骄’,一种名为‘黑狐’。”

    “黑狐的能力为情字,只有你的心中动情,她便可以加以利用吸收,以增强自身的妖力。”

    “天骄的能力为骄字,一旦心中产生骄傲的心理,就有可能被祂加以利用,并且不知不觉就被操控。”

    “其实,严格来说,天骄并不属于圈外的原生生物,祂是集合了在圈外死去的人类和妖怪的产物,可以将祂称为‘代言兽’。”

    “这种‘代言兽’,算是圈外最多的一种产物,当然,说到底,无论圈外生物的力量再怎么变,它们都是以控制人心为主。”

    在原著中,面具组织中除了王权霸业还有另外一个成员侥幸没死外,其余人都死状凄惨。

    恐怕,很大程度就是中了‘代言兽’的招,身体被完全操控,导致自相残杀了。

    “攻心,真有这么可怕的生物吗?”

    听到叶轻舟的话,一群面具组织成员面露惊恐之色。

    要知道,他们的‘体’和‘技’,都是由心而动。

    一旦‘心’被控制,那么就相当于将他们所有的能力都控制住了。

    叶轻舟点头道:“所以,去的人越少越好,指不定到时候就有人被圈外生物操控,反过来攻击自己人,这样只会增添麻烦而已。”

    王权霸业沉默了一会,开口道:“各位,前辈说的不无道理,就由我先和前辈去圈外走一趟,摸清楚圈外的情况,到时候再从长计议不迟。”

    一旁身披红袍的男子开口道:“大哥,如果你去的话,记得将圈外生物的一些特征用我给你的法宝记录下来,我好制作专门克制它们的法宝。”

    “好。”王权霸业点了点头。

    王权霸业又和一群面具组织成员交代了几句,算是将行程确定了下来。

    他看着叶轻舟道:“前辈,容我将事情交代好,三日后,我们便启程前往圈外世界。”

    “好。”

    叶轻舟点点头,又看向王权霸业道:“说起来,我倒是有件事需要请教下王权小友。”

    “前辈请说,只要晚辈知晓,必定知无不言。”王权霸业开口道。

    “我对你们的法宝蕴养之法颇为好奇,能否告知一二?”叶轻舟开口道。

    王权剑,作为道盟第一法宝,竟然可以让人短暂调动天地之力。

    对于这一点,叶轻舟也是相当好奇。

    如果能得到这蕴养之法,他也能通过亢龙锏来调动天地之力。

    到时候配合屠龙斩,就算面对六阶生命,也不会一味的被动挨打了。

    “原来是这个,这倒也并非隐秘。”王权霸业笑了笑,“不过,蕴养之法所耗时间极为久远,晚辈家的王权剑,也是经过了无数代先辈的蕴养,才拥有了如今的威力。”

    “不过前辈已经参透生死,这蕴养之法倒确实适合前辈。”

    王权霸业没有藏私,直接拿出一份玉简,将蕴养之法刻在了玉简之中。

    叶轻舟伸手接过,稍微看了看,便大概清楚了这门蕴养之法的妙用。

    将精神和法力融合在一起,注入到武器当中。

    久而久之,武器便会和使用者心神相连。

    如果制作武器的材料特殊,沾染了天地之气,使用者便能运用特殊手段将其引动出来,和天地产生共鸣,从而使用天地之力!

    “看来制作武器的材料一定要是天材地宝了。”叶轻舟沉吟。

    他的亢龙锏乃天外陨铁所制,之后又加入了同为天外陨铁的振金,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天地之气。

    “总之,先蕴养看看,如果没有天地之气的话,那么之后再寻一件天材地宝融入进去就行了。”叶轻舟暗忖。

    接下来,这群面具组织成员便在舟门小住了下来。

    叶轻舟也不吝对他们进行一些指导。

    毕竟,在未来,他要将自己人妖共治的理念推广到道盟,还需要这些道盟精英的帮助。

    如今,卖个人情,对他之后的计划自然是有帮助的。

    很快,便过去三天时间。

    王权霸业将事情都交代准备好后,便跟随着叶轻舟朝着圈外直奔而去。

    北国边界虽然也被傲来国三少爷画出了一道圈,

    不过叶轻舟之前看了看,边缘处有强大的禁制,想要破除,还得费一番手段。

    叶轻舟自然不会去随意破坏傲来国三少爷画下的禁制,免得将圈外生物放入了北国。

    所以,想要去圈外,只能走人类边境,那里似乎被傲来国三少爷留下了一道缺口,由天门老人在镇守着。

    三天后,二人终于赶到了人类边境!

    这里,有着一座巨大的城墙,城墙周边,盘旋着一个个道盟弟子,在附近严格把手防御。

    就是为了避免人类闯入圈外,平白丢了性命。

    “报,有两个法力高强的人类正往这里飞来!”有弟子发现叶轻舟二人的身影,高声喊道。

    “轰隆隆——”

    他话音刚落,城墙便陡然拔高,遮天蔽日,将叶轻舟二人拦了下来。

    “天门咒?”王权霸业眉头一皱。

    “不错。”

    一个穿着灰白长袍,须发皆白的老者飞到二人跟前,手中拿着酒壶,吟了一口,开口道:“边塞有墙高如山,离天之余三尺三!”

    “两位年轻人,所来何为?”

    “过去看看,望前辈行个方便。”王权霸业抱拳道。

    “小娃娃,还是回去吧,老道可是为你们好。”天门老人开口道。

    “那晚辈只能得罪,破墙而出了。”王权霸业手中拿出利剑。

    天门老人吟了口酒,笑道:“有趣的小娃娃,老夫花了一辈子心血将这城墙练成本命法宝,天下能劈开这墙的,只有一把剑……”

    他话还没说完,一道金光便从眼前闪过!

    “轰隆——”

    刹那间,地动山摇,前方的天门陡然间被劈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天门老人被法宝所影响,口中猛地喷出一团鲜血。

    周围的道盟弟子见此,纷纷冲了过来。

    叶轻舟手一挥,直接画出一道道捆仙符,将这群道盟弟子尽数的束缚住。

    王权霸业看着圈外,眼中露出一丝火热,开口道:“前辈,墙已破,我们走吧。”

    “嗯。”

    二人身形闪烁,化作一道流光,冲向了圈外。

    天门老人口中吐血,被人搀扶着,惊骇道:“他们究竟是谁,去拦住他们,那边可是禁区啊。”

    “老师,他们已经走远了……”

    “哎,罪孽啊,这么强的弟子,竟然要陨落在圈外了。”天门老人摇了摇头。

    叶轻舟和王权霸业冲出圈外,一路疾驰而行。

    大概走了一刻钟,眼前同样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不过这里却并没有任何禁制的痕迹。

    “迈过这道圈,应该就是圈外世界了。”王权霸业开口道。

    “王权小友,待会我要去个地方,寻找一样东西,你跟在我身边,别走丢了。”叶轻舟开口道。

    “是,前辈。”王权霸业点头。

    二人身形一动,很快越过圆圈,迈入了圈外世界。

    然而,刚一迈入圈外世界,叶轻舟的身形便怔住了。

    他的脑海中,响起影帝戒的声音:“抵达剧情特殊地点,触发彩蛋!”

章节目录

诸天最强影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暴走大气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暴走大气球并收藏诸天最强影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