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是我睡觉的方式不对 作者:七寸汤包

    正文 第40节

    一定是我睡觉的方式不对 作者:七寸汤包

    第40节

    ——你等不到,也寻不到他了

    那些话像是世间最锋锐的钉子,一寸一寸生生钉入殷册周身各处,痛意伴着寒意渐渐浸骨,恍惚间,他好像看见白洛身着一袭白衣,站在不远处,深深看了他一眼,眉眼之间清冽如初,不染尘埃,殷册想要伸手拉住他,可是在抬手的刹那,惊觉那人已一点点走远。

    殷册连喊一声痛的力气都没有了。

    “主上!主上!”、“快,玄沧阿珏你们快将殷册镇住”、“不好,要魔障了”、“天帝你快动手啊!”各种声音盘旋在昆仑的空旷里,殷册忽的觉得额间一阵剧痛。

    再睁眼时,仿若又过了一个万千年。

    众人见殷册总算彻底醒转,才虚脱着身子坐了一地,向来不可一世的浸月已泣不成声,肖珏想撑着佩剑站起来,但是手颤抖的连剑都拿不稳,天尊也是抚着额头喘着粗气。

    满地狼藉,竟挑不出一个看的过眼的人。

    “他呢。”殷册的声音嘶哑的像是滚落于尘土之中。

    “还有救。”天帝沉声道,“你还要救他,所以……”

    殷册艰难的动了动手指,扯了扯有些僵硬的嘴角,发出一声轻笑,接着笑意越来越浓,声音也越来越大,他费劲的抬起右手覆在自己眼睛上,腕间还连着那条帕子,浸满白洛眼泪的……帕子。

    天帝在一旁静静说着,好像整个昆仑就只有他一个人。

    殷册慢慢起身,一步一步走向寒玉床,每踏一步,都感觉有利刃在骨缝间反复割拭,但是殷册知道,肯定没有床上躺着的那个人疼。

    待终于走到他身边,冷汗和着干涸的血印又shi了一身,整个人狼狈的像是九幽之地爬出的厉鬼。

    “护心鳞甲能救你吗?”殷册抚上白洛的脸,“那我把全身鳞甲都给你,你会醒的快一些吗。”殷册说着,便掏出墨刀,往自己心口狠狠扎了下去。

    金光闪过,一片泛着血色的鳞甲便出现在殷册手中,血气上涌逼得心头浮沉,殷册痛的弓起了身子。

    与此同时,玄柒的莲火以及被天尊抱着已复回陆吾印真身的小白,还有天界至宝——璇玑天境珠,由天帝的天息做引,凝成一个不大不小的晕圈,从白洛的周身过了一遍。

    晕圈所到之处,细碎的伤痕被一点点抚平,绛衣也徐徐褪了血色,一袭白衣像是踏了一路的雪,好看的殷册眼眶都开始发红。

    “天帝,这璇玑天境珠……”天尊踌躇着开了口。

    璇玑天境珠是历任天帝继位时,承过八十一道无妄天雷之后,散下的最ji,ng粹的一道魂火凝结而成的天界至宝,相传只有天界大难的时候,方可出世。

    “无碍,这本就是为神君炼下的宝器。”天帝笑着开口,“第一次天道引天尊入梦,第二次父神引我入梦,都是为了牵神君以生机。”

    “万物苍生都受了神君的庇护,这恩情自是万万不敢敷衍的,无论是天界还是我个人,自要承下,也许先祖也如天尊一般,早已受了天道的指引或是诏令,才开了这个璇玑天境珠。”

    天尊想着,或许当真是天意如此,他和天帝,受了白洛的恩,所以一人做一次引,公平到了极点,也幸好有人替笔,一一记着,否则留在尘世的人啊,该以什么模样度这锥心的年月。

    “他只是累了,需要好好睡一觉,你也一样,看看自己身上,哪还有什么看得过去的地方,跟历了场天劫似的。”天尊说到这里,忽的顿住了,可不是吗……

    可不是历了场劫吗。

    “主上,昆仑台已经开了。”肖珏踌躇着开口,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将白洛养在昆仑台里,此事宜早不宜迟,毕竟这种无人可料的神器,忽的封住了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若真的到了那时候,怕真的药石罔及,也没地讨理去了。

    可是看着殷册死死攥着白洛的手,肖珏最后的话硬是吞了进去,他太清楚这种感觉了,当初叶离跳下忘川的时候,他也是什么都做不得,只能死死抱住他。

    “殷册!你现在在做什么!小洛会醒的,早些进去就能早些醒来。要等他,就好好等,把自己打理好,干干净净像模像样的等他!”玄柒红着眼睛吼出声,他很少凶人,为数不多的几次,偏巧给了白洛和殷册,有骨气的叫人害怕。

    殷册听言愣了愣神,看着白洛苍白的脸,张口嘶哑着问了一句:“他会醒吗。”

    “会。”玄柒看了一眼白洛,再蹲下身子看着殷册笑着说,他的眉眼弯起,眼角的眼泪忽的掉了下来。

    “等吧,殷册,只要等着,他总会醒的。”天尊拍了拍殷册的肩膀叹息着说。

    殷册慢慢弯下身子,近乎虔诚的吻了吻白洛的没有血色的唇,然后轻轻松开了手,他已经不怕等了,等多长都可以,左右不过再耗个把万千年,只要那人能回来。

    他只是怕,怕众人编纂了一个借口,瞒他诓他。

    天尊对着天帝轻轻颔首,天帝了然,引气行诀,众人只见一道刺目的光从眼前划过,再睁眼,寒玉床上已无白洛的身影,昆仑台明明灭灭了好几轮,终偃了声息,再无动静。

    “主上,我们回宁灵域吧,你伤势太重,昆仑仙气又太盛,我怕你受不住。”浸月轻声开口,她其实更怕殷册待在这个没了白洛的昆仑,岔了心入了魔。

    天尊扫视了一圈,每个人身上多少都添着伤,殷册更甚,像是在血里辗转了一圈,心疼的不行,“好了,先回去将养着,闭关个百年,弹指挥间,说不定小洛就醒了,你也不愿他看见你这幅模样吧,这昆仑我会替你、替他守着。”

    天尊叹了一口气,“阿离还在等消息呢,你们这么多人都搁这里守着,那边怕是要乱成一团了。”

    “岑也和戮征已回冥界,你可以安心养伤,那些琐事也莫去理会了。”天帝跟着开口。

    “我和师兄也留下,等会儿小白醒来不见人,怕他闹。”玄柒从天尊手里抱过小白,有一下没一下安抚的拍着小白的脊背,他知道,将相思寄了这昆仑,白洛总会听到的。

    醒来莫要哭啊,我们都陪着你,等他回来。

    殷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冥界的,只知道他必须快些养伤,然后去昆仑守着他。

    人间朝朝夕夕,都说百年不过弹指一挥间,其实都是假话,哪里由得人去思量和探究。

    小白醒来后,也没闹,只是终日趴在昆仑台旁奄奄的趴着,也不同玄柒他们说话,虎族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那些曾经被小白念叨着提过几嘴,稀罕或者不稀罕的玩意儿都寻来讨他的欢喜,可是他家少主就是不理会,瘦了好些斤两。

    偶尔睡觉的时候,睡得半沉不沉惺忪着醒来,身旁没什么人守着,便放声哭了出来,玄柒过来抱他,恍惚间叫几声洛洛和小小白,然后挣扎着跳下来,贴着昆仑台再睡去。

    唐奕他们被消了些许记忆回了人间,天尊本愿将与白洛有关的记忆一并抹去,免得出了什么岔子,毕竟这些人的缘分就是他牵着设下的,可是被殷册拦下了。

    那人喜欢自己在人间的身份,也将这些朋友放在心上,于是在他们的记忆里挑拣着改了几笔,找了个好的由头瞒了过去。

    肖珏和叶离的事,早就传的天冥皆知,偶尔有人在跟前走动,总要多上一嘴,说什么时候能讨杯喜酒喝,肖珏总用“不久了”囫囵过去,面上心情大好,眼中半明半晦,像是没有沾什么情绪。

    成婚啊,怎么着也得等那人醒来道个喜吧,否则这冥界再怎么红绸高挂,鼓乐齐鸣,再怎么热闹,他家阿离怕也是入眼不入心,笑不进眼底,那就太委屈太不值当了。

    妖族的长老借了昆仑的灵气,承着白洛和殷册的机缘一一醒转,虽然灵力修为大不如前,但是能捡回一条命便已是大幸,大长老领着一众胡子飘飘的长老,对着昆仑台呼啦啦跪了一地。

    被竹真带回去的时候,还千叮咛万嘱咐,这个恩情,他们还不了便叫小辈还,小辈还不了,便叫孙辈还,切莫忘记。

    竹真搀着长老连连称是,回头深深看了昆仑台一眼,这恩,定是要记下的,何止是他,四海生灵,都要记得才好。

    竹真时常往昆仑走一遭,每来一趟,都要带上好些甚至只听闻过名字的珍宝,身上还带着伤,玄柒都不知道他打哪里来的,估摸着总要费点劲,于是总劝说这东西也用不上,竹真便只回一句,总能用上的,也不嫌腻味。

    ——听说冥界现在都是祐王镇着呢,真正的主子在昆仑将养身子。

    ——将养什么啊,你不知道冥王从不离身的帕子吗?那是…不说了不说了,你可别不识趣,在他们跟前说这些啊,江王、朔王面前也提不得。

    ——哎,你这人不地道啊,话说一半藏一半作甚。

    ——反正心里记挂着便好,这事开不得玩笑,即便是弋王那样的好脾性,面上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记下了记下了。

    一个百年,两个百年,三个百年,不知道过了多少个百年,渐渐的众人都不愿也不敢在殷册跟前说到昆仑和白洛,在冥界来往的人,也知那些人和事是个忌讳,只字不提,殷册权当没发现。

    白洛混沌间,听闻有个声音在耳畔响着。

    “该醒了,莫让他们等久了。”那声音清冽婉转,隐约总觉耳熟。

    白洛下意识皱了皱眉,反复在灵海中辗转几遍,才猛地睁开眼睛来,“女娲大神——”

    周围空无一片,除了黑暗,白洛什么都瞧不见,仿若回到了鸿蒙,那是一种刺不破也望不穿的壁障,白洛根本无法抗衡。

    “受命以来,不懈于昆仑,舍身于苍生,余心甚慰。”

    “白洛不敢。”

    “出世入世皆由心,随心随缘便好,莫要他们等久了。”

    白洛轻声应下的时候,便看到一点微光开始闪烁,因为身处黑暗,白洛不知道那东西离自己有多远,只觉得似乎能感受到它的温度,微凉。

    那光越来越刺眼,也越靠越近,白洛有些难耐的闭上了眼睛,恍惚间,好像听到女娲大神又说了一句“昆仑本无台,闭之安天下。”

    昆仑台异动,青光伴着凌厉的气息上达三十三重天,下至无间地狱,天帝携着众仙立于南天门口,朝着昆仑的方向齐齐鞠躬,一声“恭迎神君”响彻云霄,惊得瑶池的仙鹤和打边过的凤凰齐齐飞上了天,久鸣不歇。

    白洛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感受到了昆仑的气息,从那个破了个口的黑暗中一点一点透出来,天地间安静极了,那些记忆有了喘息之地,变得具象而又充满生气,从眼前一一打过,再与自己的经络重叠,淌过周身。

    白洛知道自己真的让他们等久了,抬手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便朝着那破了口的地方寻了过去。

    穿过无尽的黑暗,那是他的昆仑,还有他的爱人和挚友。

    殷册什么都看不到了,满心满眼只有白洛,他的白洛,那人一袭白衣,站在昆仑台旁,一笑之间,天地都没了颜色。

    “怎么一个个都哭了,见到我不高兴啊。”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总算写完正文了,其实这篇文费了很多心血,从开始构思到写稿花了很长时间。

    写到一半的时候,好友跟我说,赶紧结束开下一本得了,毕竟数据不怎么好,但是我没舍得,尤其是那时候还有小天使给了我鼓励!所以虽然断断续续,还是规规矩矩写完了。

    毕竟是大儿子,即便难产也是要生下来的嘿嘿嘿。

    最后真的真的真的很感谢收藏评论的小天使,你们是我更文的动力呀!接下来应该还会有几个小番外!(这篇文可能会有系列文,但是要启动也要过些时候了)

    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戳戳我的娱乐圈新文哦——《隔壁家的总裁你清醒点》,已经很肥啦!

    第40节

    恋耽美

    正文 第40节

章节目录

一定是我睡觉的方式不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七寸汤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寸汤包并收藏一定是我睡觉的方式不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