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罗赌场这么豪华可不只是外表,赌场内部很大,总共五层楼,如果不是因为地势原因,罗海金还想挖出几层豪华的地下赌场呢!不过就怕变成地下水帘洞,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封雄天直奔vip厅,vip厅极大又空旷,尽头三分之一的地方修着一个小阁楼,楼上摆着两张赌桌,旁边还有沙发,不过都没有人。

    客厅中央摆着一张大长桌,桌子两边坐着两个人,一边是胡长东,原主的生日宴被撒酒的男人。另一头是陈正兴,男二,也是罗海金的二弟子。

    两人身后各自站着几个保镖,中间还有一个发牌的庄家,胡长东和陈正兴目视对方,企图从对方表情看出些什么,但是两人显然都是深藏不露型,光看表面看不出什么。

    胡长东用一张牌盖住另一张牌,慢慢抿开一条缝,待看清牌面,立马合上缝隙,盖在桌上,脸色始终挂着邪笑,用手指敲打桌面,翘着二郎腿,右脚有节奏地敲打地面。

    陈正兴表情严肃,看了牌之后放下。

    胡长东推出去一堆筹码,兴味地盯着陈正兴,“跟不跟?”

    “恐怕不能跟了。”封雄天上前走到桌前,“师弟,师父有重要的事找你,对不住了胡老板。”

    胡长东和陈正兴两人早就发现进门的封雄天,不过都没有理会。

    听了这话,陈正兴依然不理会封雄天,拿出一摞筹码推到桌前,“跟。”

    见两人都无视他,封雄天脸沉如炭,眼神示意身后的兄弟拿下陈正兴的人。

    封雄天带的人多,陈正兴身后只有四五个弟兄,而胡长东显然没有要帮忙的打算,很快,陈正兴身后的保镖都被封雄天带来的人扭送出门。

    陈正兴眉头紧皱,看了看封雄天,对胡长东道:“看来这一局只有改日再续了。”

    胡长东无所谓的摆摆手,“没关系,陈老板有事就先忙吧。”

    陈正兴起身抖抖衣领,抬手示意桌上的筹码,“这些就当给胡老板赔罪了。”

    说完推开椅子往外走,冷冷瞪着准备上前抓住他的小弟,“我自己走。”

    封雄天倒是大方地示意人退下,让陈正兴自己走。

    几个手下前前后后包围着陈正兴出门。

    “得罪了胡老板,不过还请胡老板记得这里是谁的地盘。”封雄天假意赔罪却略带警告。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这胡长东经常骚扰白雨辰的事他可是知道的。

    “记得,罗叔叔的地盘嘛。”言外之意,又不是你的地盘,嚣张什么。

    封雄天眯眼。

    胡长东笑了笑,“家父和罗叔叔有些交情,不才就会这手上两把,所以代替家父来赴这赌王之战。不过现在嘛...”胡长东说着翻开牌面,站起身舒展身子,“和赌王高徒过了两招,觉得不过如此。”

    封雄天定睛一看,胡长东面前的牌只发了三张,但却是三张a,难怪胡长东得意。

    “是吗?”封雄天走到陈正兴坐过的位置,随手翻开牌面,“赌王的徒弟,可不止一个。”说完封雄天转身离开。

    胡长东转头看去,封雄天翻开的牌面正是清一色黑桃qka,同花顺,而且断了他四个a的可能。看清牌面,胡长东脸色一僵,他很确定陈正兴手中的牌不会比他大,所以封雄天肯定动了手脚。

    胡长东抢过庄家手中剩余的牌翻开查看,没有重复,出千的最高境界,顺理成章。

    这才是真正高手,看来这一次是遇到一个棘手的对手。

    ...

    夏书看着封雄天的手下严密地守着陈正兴,跟着封雄天出了赌场。

    男主动作可真快,这就开始动男二了,嗯,不错,看来狐狸尾巴就快露出来了。

    封雄天带着陈正兴离开阎罗赌场,直接押进秘密地牢锁上。

    陈正兴一看,封雄天根本不带他去见师父,而是直接将他关起来,就知道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

    没什么好戏看,夏书转了一圈准备离开阎罗赌场。

    “又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白雨辰穿着服务生的衣服指着夏书跳脚。

    “......”不是这到底是谁的地盘。

    “你最好不要再针对雄天!否则,不要以为我现在拿你没办法,等我回到陆地,我一定会去告发你的!”女主白雨辰理直气壮说道。

    “......”好怕怕哦。

    夏书不理会聒噪的女主,绕开她出门,一路走到海边沙滩上,找个大石头坐下,画画,不远处码头上停放着几艘大船小船,偶尔会有几个人在船头走动。

    日落,回房睡觉,日出,出门画画。阎罗岛上每一寸几乎遍布夏书的足迹,感应到泽越还在岛上玩,夏书便不再理会他。

    这日,夏书正在街道中央一家咖啡馆楼顶画画,女主白雨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

    “终于找到你了!”白雨辰累得气喘吁吁,冲上前想抓住夏书。

    夏书收笔侧身闪开。

    白雨辰抓了个空,挺直胸膛义正言辞指着夏书道:“是不是你抓了正兴,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是不是要所有人不好过你才开心!我本来以为,你还有一丝良知,针对雄天只是因为恨,但是你现在却抓了正兴,正兴是那么好一个人!你却为了一己私利想要陷害他,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女主在说些什么鬼。

    小柒:“大概被男主带偏了~”

    “你说,你把正兴带到哪里去了!?”白雨辰义愤填膺指着夏书。

    “......”这事该问男主,我怎么知道。

    “如果你现在把正兴放出来,还有改过的机会,可是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你一定会受到惩罚的!不要以为你爹可以庇护你,保得了一时,保不了一世,人在做,天在看!”

    “......”傻柒,陈正兴被关在哪呢?

    小柒:“在泉温酒店地下一层秘密牢房里。”

    夏书挑眉,“想知道陈正兴在哪?”顿了顿吊起胃口,“就怕我说了,你不敢一个人去。”

    “果然是你!”白雨辰跳脚,“我有什么不敢的,你说啊!”

    夏书勾唇沉声道,“泉温酒店地下一层。千万要一个人去哦,否则,我可不会放人。”

章节目录

快穿之反派来吃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尚兰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尚兰泽并收藏快穿之反派来吃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