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配逆袭_高辣文_ 作者:宁宛

    分卷阅读15章节

    [快穿]女配逆袭_高辣文_ 作者:宁宛

    分卷阅读15章节

    .

    他是一个反串的杂耍艺人,在影片中可以看见他多种风情的样子。他是带刺的浪荡玫瑰,扭着纤白的腰肢上挑着眼尾,身影轻灵魅惑。他是含冤而尽的绝色王后,一颦一笑中始终有挥之不去的哀怨……

    如此百种姿态,戏里戏外,孔吉总是很少开口,不管是被班主逼去侍寝,还是被王上留宿,他不会说愿或不愿、怨或不怨。他是软弱的,不善表达,但你看他眼中,分明有千般怜意和柔媚。

    惶提剧里剧外,连我也分不清楚了。孔吉他,大概是喜爱当着一名优伶的吧。王的男人,孔吉的王究竟是燕山还是长生。

    绝色倾城已不足以描述他的美,细长含情的凤目、月牙般上翘的嘴角,我见犹怜的风流意态更是仁者见仁。这样的男人,又怎能不去爱他惜他。长生的爱炽烈着毫无退路,为他担下一切罪责,他是不同的。记忆停留在两人杀死班主之后逃跑,长生温柔地为孔吉洗去手上的血迹。那时是这个总一往直前的汉子难得的柔情。而燕山,也许是爱上孔吉扮演的母后,也许是被孔吉颤栗着的善良感动。因为这个孔吉,不逼他不迫他,这个不疯魔不成活的可怜的王,为他卸下一身戾气,流下了迟到多年的泪。

    整部影片下来,最鲜明的竟是孔吉拦住愤怒而无奈的长生,桃红的眼眶、满腮的泪痕,哭喊着“别走”、“别这样”。还有二人杀死班主之后逃跑出来,长生轻柔地为孔吉洗去手上的血迹。一是难得任性,一是难得温柔。

    孔吉他是爱着长生的吧。知道他不会离他弃他,就像在那个山坡上一样,可以安心地靠在他肩上。孔吉是这样的柔弱,不够刚烈亦不够果决,听到长生关于戒指的故事之后,竟在手腕上轻轻一划。无论是开始还是结束,他都会用属于孔吉的方式去争取或挽留。

    所以燕山难以置信:“为什么!”我力排众议保你护你,对你敬之爱之,在太后的葬期为你披上官衣,甚至为你放了必死之人。为什么你,要用这种柔弱而坚决的态度死在我的面前。

    最后的最后,瞎掉双眼的长生走上了绳索,仿佛在这个一辈子赖以生存的地方,他就是世间的王。转眼会被忘记、转眼即将化作尘灰,但这一刻睥睨众生的王。

    这时候孔吉哭喊着也踩上绳索:“是的,我看见了我的王。”

    人世间不过是一场戏。他们是房主和带刺的玫瑰,是燕山王和张绿水,是先王和先后,是官员和荡妇,也是燕山王和孔吉,也是长生和孔吉啊。

    “你来生要做什么?”

    “杂耍艺人。”

    “为什么还要遭罪呢?”

    “那你呢?”

    “就做杂耍艺人,其他的都不做!”

    总有先入为主的观念,认为戏子都很天真。即使遭罪也要和你一起。

    问起一个看过这部小说的朋友,她说最后都没有死,也没有在一起。

    ——那孔吉最后去了哪里?

    ——好像跟那个瞎了眼的一起卖东西去了。

    我知道大多数人都会站在燕山和孔吉那一边,我却在想,如此大概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018 禁欲书生(微h) < [快穿]女配逆袭(h) ( 淡衣 ) |

    546700/articles/6449443

    mise

    018 禁欲书生(微h)

    傍晚十分,林元溪从祠堂里出来,便疾步走向花园。

    小狐狸嫌房间里闷得慌,非要独自去逛花园,林府这么大,它人生地不熟会不会受到伤害呢?

    想着脚下又加快了几分。刚走到花园外墙便听见里面传来呼喝声——

    “往那边跑了!快!用石头扔它!”

    一种不详的预感冲上头顶,林元溪闪身进去,只见雪白的小狐狸在花园中上窜下跳,侄儿捏着一把石子,不断地向它砸去,直将小狐狸迫得嗷呜轻叫,旁边立着看好戏的顾澜音。

    瞥见自己,小狐狸犹如一阵白色的风跑了过来,一个纵跃跳到自己怀里,林元溪惊怒之下,麦色的脸庞黑沉如水:“昌儿,你放肆!”

    小男孩早就吓得呆立一旁,低头抠着手指,对这个不苟言笑的小叔父,他一向是比较惧怕的。

    “表哥,不过是小孩子贪玩,追着小狐狸逗逗罢了。”顾澜音暗道糟糕,表面上还是做起了和事佬,莲步轻移走向林元溪,他连生气都那么俊!

    “姑娘止步,男女授受不亲,为了姑娘的清誉,林家的家事,姑娘还是少搀和的好。”林元溪冷言冷语,转身抱着小狐狸便向自己房间走去。

    “你!

    分卷阅读15章节

    分卷阅读15章节

章节目录

[快穿]女配逆袭_高辣文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宁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宛并收藏[快穿]女配逆袭_高辣文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