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儿向前冲 作者:~滋味~

    正文 晚餐

    妞儿向前冲 作者:~滋味~

    晚餐

    “你不需要为我做这些。”宋晓峰看着梅馨说。

    “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觉得你多读点书对你今后是有帮助的。”梅馨认真地说,她前两天跟着宋晓峰一下午,快递可不是一份轻松的活,看着他在烈日下送件、取件,饿了停下来在巴比馒头店买了几个包子一瓶矿泉水。累了就找个阴凉的地方歇一会,用手拧一下早已汗湿贴在身上的工作服。有时候为了等着空调间里的收件人来签收,在太阳下还要等上半天。梅馨握紧了拳头,指甲早已嵌进了肉里。

    此时已是7月,整个上海像是在蒸笼里,街上人际罕见,连流浪狗都被热的找个树荫躲起来,用爪子在地上挖出一个坑,吐出舌头大口大口喘着气。

    于是那一天,她觉得要帮他一把,要改变现状唯一的途径就是多读点书,哪怕将来混个仓管什么的也比现状轻松。

    随即她上网翻阅了资料,经过筛选,联系了一家成人学校,并帮他报了名交了学费。

    可是宋晓峰已不想欠别人人情拒绝了她,不容她再劝说,称自己还有事,推着他的二手摩托走了。

    她从口袋里掏出梅花胸针,有两枚,一模一样。

    今天早晨,郁妈妈拿起一个胸针说是自己打扫房间时找到的,问是不是她丢的。

    她满腹狐疑地拿过,随即打开抽屉里,而另一枚一模一样的好端端的躺在里面。

    我记得这款胸针是限量版的,当时卖得很火,一下子销售一空,是郁小妖从一个女孩子手上转买来的,在她生日那天送给了她,她把两枚胸针放在了一起,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

    周末,我和梅馨一起为各自买了双平底鞋,无意中在网上看了徐静蕾演的《杜拉拉升职记》,看着徐静蕾每天上下班路上穿着平底鞋到了公司再换上高跟鞋,我们焕然大悟。

    我想起最近欧力每天都接送我,为了感谢他我决定请他吃一顿饭,想着去饭店又要花上个几百块,思索了一会还是决定买点菜回家做一顿饭,拉着梅馨就近的超市里买菜,正好家里也需要添些烧菜的作料,我现在决定每天自己在家烧饭,这样也省了去餐厅的钱。

    我从来不去菜市场,记忆中跟哥哥去过几次,每次都是到了卖鱼肉的地方受不了那一股难闻的腥臭味吐了一地。

    “看来还是没真正吃过苦啊。”梅馨叹道,我白了她一眼,她笑着说:“你以为每个人都能在超市里买净菜的呀。”

    我放下手中的小番茄,深深吐了一口气,通过这段时间我不得不承认,这些年,那个我最恨的人的确把我养的很好,养尊处优一点都不过分。

    回到家没一会,欧力也到了,带了两瓶红酒,我有点抱歉地说,今天不是吃烛光晚餐,只能炒菜配饮料。

    他跑进厨房说要看看我准备了什么,我赶忙把他推了出去,并把洗好的小番茄葡萄放在水果盘里端出去,又给他开了一听黑松沙士,拿起遥控器对他说:“您请自便。”

    他看着系着围裙的我,一直笑的合不拢嘴。“你确定不要我帮忙?”我打了个ok的手势。

    ‘啊’切菜板掉在了地上,还差点砸到了我的脚。

    “没事吧。”客厅里的他问道。

    “没事。”我慌忙回答,拾起了地上的切菜板,放在水龙头下冲了下,放在流理台上。

    恍当一声,锅盖又掉在了地上。

    “又怎么啦?”他再次问道。

    “我能搞定。”我朝着客厅喊道,就怕他跑进来看我的笑话,今天还真是奇怪,做什么都慌慌张张的,难道我的技术仅限于那几道西餐。大概是第一次在他面前展露自己的手艺吧,再接再厉,加油,可不能丢脸,我这样安慰自己。

    在那几只螃蟹跑出来的时候,我彻底坚强不下去了,多到角落里叫了起来。

    欧力紧张地跑进来,看到一地的螃蟹,忍不住笑了。

    我哆嗦地指着螃蟹说:“这不怪我,都是它们自己偏要跑出来。”

    我看着他弯下/身把那几只试图反抗的螃蟹捡进了洗菜盆里,起身,随即往菜盆里到点酒,对我说:“做螃蟹呢一定要先到点酒把他们灌醉。”

    “这个我早就知道了。”我嘴硬地说道,我拿起牛肉放在切菜板上,一刀还没下去,他拉住我的手说:“你想干嘛?”

    “切肉啊。”我莫名其妙的的回答。

    “难道你不知道切肉要看纹理的吗?”他拿过我手中的刀,开始忙和起来,边说;“要横着纹切牛肉,是因为牛肉丝粗,很难咬断,为了吃在嘴里容易嚼烂,所以要这样切,顺便告诉你一下的切肉方法,横切牛肉竖切鸡肉斜切猪肉,记好了吗?”他动作纯熟的切好一盘肉,对我说:“看来我还是要留下来帮你忙,要不然的话真不知道会吃到一顿什么样的大餐。”

    “搞得自己跟个大厨一样。”我小声嘟囔道,他听到了抬头看到我微微变色的脸忙纠正道:“口误口误,说错了,应该是我留下来给你打下手。”

    与其说是两个人做,倒不如说我一直看着他做好了一顿饭,看着他忙碌的身影,脑子里突然跑出黎涛的影子,去年的夏天,我们也想今天这样准备着晚餐,不同的是那天我是主角,他切菜是不断笑着回过头来看我,一脸的幸福。

    “尝尝这个牛肉怎么样?”他夹起一块牛肉伸到我的嘴边,我下意识地甩了两下头,甩掉了那些不该有的记忆,迎上他期待的眼神,迟疑了一下,还是张嘴吃了他筷子上的牛肉。

    “怎么样?跟你以前的肯定不一样吧。”他笑着问,我心虚地拼命点头。

    把做好的菜端上了餐桌:芥蓝牛肉,丝瓜虾仁,上汤西兰花,凉拌黄瓜,蒸螃蟹,他尝了一口牛肉说:“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就想让做这道菜给我吃,不过直到今天都没如愿,反倒成了我做给你吃,你说有些事情是不是注定的。”

    我没啃声点了点头。

    “其实呢,很多注定的事情我们无能为力的时候唯有选择接受现实。”他又接着说,我总觉得他话里有话,说道:“想说什么就明说吧。”

    他张嘴还没来及说下一句,门铃响了,我去开了门,郁小妖站在门口,央求加撒娇似的说:“陪我出去吃饭好不好?”

    “不用出去了,这里有现成的。”我笑着说,侧过身子让她进来。

    她瞄了一眼,桌上的菜说:“宝贝,你是上帝派来拯救我的吗?在我饥饿的时候如此体贴又是如此是时候的奉上了一桌佳肴,我爱死你了。”说完还对我做了个飞吻。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你表错情了,是欧力做的。”

    “啊。”她这才看到欧力,因为有个冰箱,在门口她是看不到欧力的,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也在啊,你好。”

    “不过,我允许你将刚才的吻送给她。”我开玩笑说道。

    “真的?”欧力挑眉说道,郁小妖也是一脸惊讶。

    我接着说:“当然是真的,不过得有我转交。”说完我在欧力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郁小妖敲着碗说:“哎呀,艾薇儿,别恶心了你,还让人吃饭吗,求你了吃饭行吧,我都饿死了。”

    吃完饭,欧力说是要有绅士风度,不能让美女十指沾上阳春水,坚持把碗洗了才走人。我送他到楼下,留给他一个googkiss才回家。

    郁小妖砸吧着眼睛说:“欧力真好啊。”

    “当然,我选的。”我一把抢过她手中的葡萄。

    “恶心,怎么什么时候都不忘往自己脸上贴金。”她鄙视的眼神看着我。

    “唉唉唉,别忙着说我,你自己呢,怎么那个安大少又失踪了?”刚才碍于欧力在场我没有问。

    她的笑容立刻退了下去,默然地点了点头。

    “你们这样算什么?”我抬高了音量说。

    “他说他忙。”狡辩,但是明显的底气不足。

    我咬着牙说:“忙个p,他那个花花公子忙什么呀,忙找女人还差不多。”

    “别说了好吗?”她叹了口气,抱起一个靠垫,低下头,下巴搁在靠垫上。

    “活该你。”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这几个字。

    “是活该,这也是我自己选的,怨不得别的。”

    “又没人逼你,其实你完全可以……”她打断我的话说道:“你就不要在我伤口上撒盐了,我今天够难受的了,说这些有什么用,他就能回来吗?我现在由着他,总有一天他会知道我的好,会回到我身边的。”

    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对她彻底失望,怎么到了今天她还不知道清醒,依然守着那个根本就靠不住的人,依然心存幻想。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晚餐

    校园港

    正文 晚餐

章节目录

妞儿向前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滋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滋味~并收藏妞儿向前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