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儿向前冲 作者:~滋味~

    正文 没有回报的付出

    妞儿向前冲 作者:~滋味~

    没有回报的付出

    被宋晓峰拒绝自己的好意后,梅馨的心里一直像扎着一根刺,她再次拿出那两枚一样的胸针放在梳妆台上,她觉得是自己想多了,花了很多功夫找回这个胸针又怎么样,或许人家在乎的是当初买这个胸针的人。

    窗外好像刮起了风,她把窗户推开一点间隙,一阵凉爽迎面而来,眼角的余光看到不远处的站着一个人——宋晓峰。

    她收回视线,转过身来,十指交叉在胸前,这么晚他来家门口,难道……心里略起一丝兴奋,再次转过去又向他看去,刚准备喊他的名字,却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宋晓峰看着方向的是郁小妖以前住的房间。

    心头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她懊恼地关上窗户,熄了灯,同时又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懊恼什么。

    思索了一会,她又重新开了开了灯,撩起窗帘的一角,已不见他的身影,那一刻她决定把那只本就不属于她的胸针还给他。

    ***

    郁小妖百无聊赖地在泡在泳池里,淡黄的比/基/尼、光洁的肌肤、完美身材,如同一条深海里的美人鱼,可是今夜任她再美丽让人心动,也没人欣赏。安杰赫又不回来,跟她说是谈生意,她明知道不是却又不敢质问,这段日子以来她最大的收获就是无聊、忍耐、等待,一直到觉得泳池里的水越来越凉才上了岸。

    半夜,她起了高烧,浑身无力口干舌燥,额头上渗出大颗的汗珠,看样子不去医院是不行,她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毫不犹豫地打了安杰赫的电话。

    电话被挂断了两次之后还是接通了,立刻传来吵闹的声音,看样子是在酒吧里,安杰赫不耐烦的声音问她有什么事。

    顾不上问他在哪,她虚弱的说:“回来好不好,我生病了,带我去医院。”

    “病了找去医院啊,打给我有什么用,我又不是医生,你自己看着该去哪家医院的自己拿主意,什么,自己没力气啊,实在不行打120,他们会上/门/服/务的,多少钱我回去给你,听话啊,我忙着呢。”说完这几句电话挂断了,而她分明听到那头有声音在喊:“安少,喝呀,不喝就让你的妞替你喝,怎么,心疼啊。”

    她把手中的手机扔的老远,抱着自己的腿,抽泣起来,空气中静的只有她的声音——哭的声音。

    或许明白了此时哭泣并不能改变什么,她擦干了眼泪,捡起了手机,拨出了那个现在唯一能打的电话——艾薇儿。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逼下去的眼泪再次涌出。

    ***

    我正在家里练习倒立的时候,熟悉的铃声响起,是郁小妖,原以为她又是打电话来约我陪她出去消费,接通的那一刻,叫了一声我的名字后,哭泣的声音听得真真切切。

    “怎么了,你怎么哭了,告诉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那个畜生又欺负你了,别怕告诉我。”听着她的哭声,我焦急的说。

    挂了电话,我匆匆下楼打车前往她告诉我的地址,在路上我给欧力打了电话,女人有时候需要有个男人,慌乱虚弱的时候需要个清醒可依靠的男人。

    去了医院,我陪着郁小妖,欧力排队、挂号、拿药,又等着她看完医生当起了我们的司机。

    郁小妖说自己没什么大问题,坚持要回那栋别墅里去,我们先送了她回去,欧力等候在车里,我扶她上楼的时候,她小声说:“真不好意打扰了你们的约会,我不知道你们在一起。”随即又笑了起来,笑容里掺着苦涩的味道:“你看我说的,你们谈恋爱当然会腻在一起,谁像我这样。”

    “没有,我一个人在家,他是我打电话叫来的,我怕你真有什么事情,我一个人应付不了。”

    她喃喃自语:“你的男朋友真好。”

    我扶着她躺了下来,问道:“你确定自己一个人能行?”

    她点了点头。

    我嘱咐她别忘了吃药,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走到楼梯口,我这才有空扫视了这个奢华的宫殿般的地方,全进口的家具,连电梯的按钮都是水晶的,就是这个房子,引得无数的女人飞蛾扑火,付出了自己的下半生。

    我叹了口气,关上灯,瞬间一片漆黑,眼前的华丽已不复见如过眼云烟,我冷笑了下。

    ***

    这天,梅馨正忙得时候,上司吴总打来公司内线:“来下我的办公室。”

    前一次出色完成了那个case后,吴总渐渐对她赞许之色。她又想起了那个case,离开贺川后,完成的第一件任务,第一件完全没有贺川的任务。

    想到这里她嘴角扬起一丝欣慰的笑容。

    进了办公室,她开始有了拘谨的感觉,反倒坐姿慵懒的吴总温和一笑,指着面前的椅子说:“坐,marry,你喜欢喝咖啡还是茶。”

    “不用。”她答道:“吴总,您找我……”

    他坐直了身子,恢复往日里的神色,随即又露出微笑说:“上次你完成的case,真的很棒,对你的能力我们有目共睹,你是块材料。”

    她激动的说着谢谢,对于职场而言,还有什么比老板的赞许更值得开心,吴总轻咳了两声,说:“今天叫你来呢,是想问问敢不敢接受更大的挑战。”

    他看着她期待的眼光,堆满肥肉的脸上再次展露笑容,他拿出一份合约递到她面前说:“这个是一个公司目前为止最大的客户,也是目前为止最难搞定的客户,现在几乎已经动用了整个公司的人,前去谈判的人都被一一驳回了,我想让你去试试。”

    这么重要的单子,自己又是刚来公司她刚想开口说怕搞砸了,吴总大手一挥说:“这本来吧我也不抱任何期望了,不过两天前无意中注意到你的简历上填写的以前待的可是家大公司,我就想呢让你试试,也不怕再多跑一趟了,不过呢,能拿下来是最好,我相信你。”她点了点头,吴总本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回到位置上,她并未急着看那份合作明细,先去翻了对方公司的资料,只看了一眼,她立刻后悔为什么要答应吴总的任务,对方的负责人是——邓少风。

    邓少风她并不陌生,是贺川的铁哥们,跟贺川的公司也有诸多的合作,以往于公于私他们都不陌生,不过现在她需要再次面对他的时候心里却忐忑起来,或许没了贺川,身份变了,她已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他说第一句话。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把这烫手的山芋再退回去,可是站在吴总的办公室前,准备敲门的手始终没有落下去。

    回忆又飘到了那个等待贺川带她远走高飞的夜晚,她心无杂念地玩着搭积木。

    看着面前的积木越搭越高,她的嘴角微微扬起,这也许就像是她的人生,将会越来越辉煌。她要的一切,曾经她不曾拥有的一切,老天似乎渐渐赐予到了她的身上。

    她满意地看着面前这堆代表她的人生的积木,想起了小时候在孤儿院里老师教他们玩的游戏,那时候老师总喜欢教他们先把积木堆得高高的然后再从中间一块块抽出,看谁的能坚持到最后。

    她随手抽出一块看上去不怎么和谐的,却没想到,高高的一堆瞬间坍塌,突然的让她措手不及,心里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她低头看着手中的那一块上,浩然刻着贺川两个字。

    这一块出自贺川之手。曾经这堆积木是少一块的,后来有次偶然的机会,贺川一时兴起做了这一块,她当时笑着说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于是在上面刻上了他的名字。

    她看着手中的这块,面前倒塌的一堆,良久,像是明白了什么……

    她的世界,她之所以有了她的世界,无非是有了一个贺川,没有他,她依旧如从前般潦倒。小时候被亲生父母抛弃,被陌生人领养,再被抛弃,这一切都是她身不由己,直到遇到了贺川。可是贺川无论再怎么优秀再怎么是她生命的闪光灯,可终究不是她的,像那一堆积木上看上去总是格格不入的一小块。

    于是她决定要活出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

    既然如此,这次不正是一次机会吗?以前的成绩,毋庸置疑是因为贺川的关系,可是如今,想要拿下邓少风的单子,不正是一个证明自己的有力证据。

    想到这里,她又折回了自己的位置,开始埋头研究面前的资料。

    快下班的时候,宋晓峰又来取件,她守在楼梯的拐角,等他经过的时候叫住了他,拿出了两枚胸针,说:“曾经连我自己也分不清楚,到底哪一个是我的,可是就在昨天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现在我很容易就分出哪一个是我的。”她把另一个还到宋晓峰手中说:“没有回报的付出要懂得适可而止。”

    她留他一个人在原地,头也没回的离开。

    他看着她的背影,嘴角抽/动了一下,垂下了拿着胸针的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没有回报的付出

    校园港

    正文 没有回报的付出

章节目录

妞儿向前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滋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滋味~并收藏妞儿向前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