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儿向前冲 作者:~滋味~

    正文 合约

    妞儿向前冲 作者:~滋味~

    合约

    当郁小妖被楼下传来吸尘器的声音吵醒时已是第二天中午,她支撑着虚弱无力的身子起床,出来看到保姆在打扫房间,她伸手示意停下来:“阿姨,能不能停下来明天再做。”

    保姆无奈地说:“是安少爷吩咐的,说是晚上要带人回来开派对,务必要打扫好。”

    “开派对?那你有没有说我生病了要休息的?”她刚问出了这句,冷笑了下,回到卧室,他又怎会不知道她生病了。

    她带着满腔的愤怒与无奈将梳妆台的上的东西一起扫到了地上。

    她愤怒这个男人的薄情寡义对自己丝毫不在乎,可是无论他有多不堪自己也无可奈何,她早已选择了这样的人生,这便是代价。

    掩上那道门,她独自一个人擦拭眼角的泪水。

    ***

    始终不放心郁小妖一个人在那个空洞洞的房子里,快下班的时候我给她打了电话,让她来我家住几天,等病好了再回去。

    我安顿她在客房里躺下,给她吃了欧力送来的皮蛋瘦肉粥。

    “总算还有这个朋友,落难的时候还有个地方去。”她动情的说。

    “快吃吧,你一定一天没吃东西了吧。”

    “这是你让他买的?他真好。”她舀了一勺送往嘴边问道。

    “是啊,要不然你以为你那个安大少送来的?”我没好气的说。

    “我……”她放下勺子,叹了口气,我接着说:“你说你为了那么个东西弄成这样,这生病了也不见他人,要是你没跟你妈闹翻脸或许现在还有人照顾你,现在只怕是梅馨那里你暂时也没办法回去了。你啊……”

    她把头压得低低的,然后又抬起头问道:“她…还好吗?”

    “那边我也有些时间没去了,还是前阵子梅馨说她病了让我帮忙买药的时候见到的。”

    “生病了……生什么病?严重吗?现在好了没?”她一听说自己的妈妈病了立刻关切的问道。

    “怎么,现在知道紧张了,早干嘛去了……没什么大碍,只是感冒,真要有孝心就该回去看看。”看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终究不忍心再说她。她点了下头,继续吃碗里的东西。

    ***

    梅馨赶到邓少风公司的时候,被秘书告知:今天邓总很忙,怕的是没空见未有提前预约的来客。

    梅馨跟她说,没关系,自己可以等,等邓总中途有空的时候,哪怕是五分钟也行。

    秘书抵不过她的倔强,也就任由她守在了邓少风的办公室外。

    一直等了两个多小时也不见邓少风现身,她刚起来请秘书帮她想个办法安排她只要能跟邓总见上一面,哪怕只是说上几句话。

    秘书一脸为难的表情,这时邓少风从办公室里推门出来,伸着懒腰对秘书说:“今天一觉睡的很舒服,没人来找我吧,那我先走了,今天应该不回公司了。”

    梅馨顾不上质问秘书,带着喜出望外的笑容叫了一声:“邓总。”可是邓少风像是没听见一样,径直向外走去。

    她立刻提包追了出去,只是走的太快又穿了高跟鞋,脚扭了一下,没赶上邓少风搭的电梯,等到走楼梯追下去的时候,就只能看见他呼啸而去的奔驰车。

    她咬着牙告诉自己不要气馁。

    连着三天,她始终没能如愿看到邓少风,听着里面传来的嬉笑声,她明白是邓少风有意不待见自己,眼见下班的时候要到了,于是她打算直接闯入他的办公室。

    秘书挡在了她的面前,她笑着问道:“是不是又要告诉我邓总很忙?”

    秘书小声说:“对不起,我也是没有办法,邓总的吩咐谁都不见。”

    “哦,是嘛,是谁都不见,还是只是不见我。”她质问道,秘书低下头不语,但是仍旧伸手挡住她的去路。

    她双手环在胸前,长长地吐了口气,说道:“你想过没有我是第一次来你们公司,我还没说明我的来意,你们邓总为什么就不愿意见我,可见以前我们就是相识的,现在的不待见不代表以前的关系就是恶劣的。相反,他现在的态度恰好说明了我们以前的关系并非浅薄,只是有些嫌隙误会在里面,邓总也许并非如表面上这般不愿意见我,以前的纷纷扰扰我不方便跟你透露,只是今天如若你坚持不放我进去,怕的是也不见得邓总就不会后悔。他的心思你又究竟知道多少?知道你也拿人薪水替人办事,不过凡事不要只看表面。”

    秘书挡在前面的手依旧没有放下,只是头压得更低了,梅馨嘴角微微上扬,推开了她的手臂,两声敲门声后推开了邓长风办公室的门。

    邓少风此时正抱着个美女坐在自己腿上,两人耳鬓厮磨,不知道他对美女说了什么,美人一脸的娇羞红绯,挥拳打在他的肩上娇嗔道:“你真坏,人家不理你了。”

    “邓总。”她轻唤道。

    邓少风一脸不悦地说:“不知道私自闯入别人的办公室是件很没礼貌很没素质的事情吗?”

    “那是邓总一直不愿见我,实在不好意思才出此下策,希望邓总不要见怪。”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都变得是我的不是了,要不,我在这先跟你配个不是,你看怎么着。”他推开腿上的美女,脸上越的难看,挑眉说道。

    “邓总。”她努力让自己保持最好的笑容:“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是我太鲁莽了,我实在是……”

    没等她说完,邓少风打断了她的话:“哦,我认得你了。”

    “邓总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现在才想起来。”她笑着说,心里似乎有了一丝希望。

    “当然了,以前每次见面都是有人陪着你的,现在你一个人我还真是一下子没敢认你,你不就是那个……贺川的情人。”最后一句,他是笑着说的,坏坏的笑。

    梅馨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

    梅馨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他愈笑的开心,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办公室,然后又搂着那个美女准备离开;“不好意思,我待会还有事,你请自便,有什么需要跟我秘书说。”转头对那个美女,手里比划着说:“待会给你买个这个大的钻石,好不好。”

    美女白皙的双手搭在了他的手上,他再次大笑起来:“果然是有钱什么都行。”

    句句如讽刺,梅馨的心像是被人剜了一刀。

    只是没想到邓少风走到门口的时候,回过头对梅馨说,“今天晚上如果我心情好,说不定会让人去找你。”说完扭头走了,梅馨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笑容再次爬上了脸颊,同时双手紧握。

    晚上,她特地去吹了头,换了件斜肩的红色紧身裙,戴了副长长的流苏耳坠,配上一脸精致妆容的笑脸,高贵的气质,此时的她也是个回头率颇高的美人。

    一直等到晚上10点,邓少风的司机才来接了她,她一颗悬着的心微微放下。

    可是到了他指定的地点,她的心里又有些隐隐的不安——这是一家五星级酒店。

    她问道:“师傅,为什么是这里啊。”

    司机冷漠的声音,职业化的口吻回答:“不好意思,这是邓总的吩咐,我不方便打探老板的意思。”

    她又转念一想,也许是自己太敏感了,约在酒店谈生意不是常有的事情吗?有些人就是不喜欢在正规场合压抑的环境下谈事情,以前贺川不也经常这样带着客户来酒店谈了一笔笔生意。

    找到司机告诉她的门牌号,据说这是邓少风御用房间,门是虚掩着的,她还是礼貌性的敲了两下门。

    推开门,她着实收到了点惊吓,此时邓少风正坐在那里品着一杯红酒,敞开身上的衬衫,露出胸前一大片肌肤,微湿的头乱乱地耷拉在额前,不同于白天西装领带下的风度翩翩,却有一种不一样的风情,让她的心不由加速了跳动。

    邓少风也不失为一个‘让女人伤心’的主,以前也没少听到他的风流韵事,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有伤女人心的资本。

    为此,曾经一次酒会上,艾薇儿花痴般说过这样一段话:“你说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还真有道理,贺川这样迷人的男人身边的朋友都是如此的让人过目不忘想入非非。贺川有老婆了,没兴趣,边上的那个不错,我喜欢。”那个人就是邓少风。

    “来了。”他问道,眼睛却盯着杯中的就不曾离开。

    她轻轻‘嗯’了一声。

    “你确实很听话。”他说道。

    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她有些不知所措,他放下酒杯,微笑着说:“我的意思是,你今天很漂亮。”

    她莞尔一笑。

    他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她欲往后躲,他却伸手环住她的腰,压低头逼近她,呼吸可见,她惊慌地别过头去,他贴着她的耳边说:“我知道你找我的目的,达到你的目的其实也不难,你有两个办法。”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合约

    校园港

    正文 合约

章节目录

妞儿向前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滋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滋味~并收藏妞儿向前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