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儿向前冲 作者:~滋味~

    正文 卑鄙

    妞儿向前冲 作者:~滋味~

    卑鄙

    原以为我选择了抽身不理会那段三角恋专心陪着安琪最后的时光,他们的一切就与我无关,没想到还是把我搅了进去。

    而我对此却浑然不知,直到lulu瞪红了眼睛使劲捏着我的胳膊质问我为什么要自作主张拆散贺川跟梅馨的时候,我明白,该来的始终会来。

    对于我当时的决定,从未后悔,尤其是看着梅馨一步步走上独立坚强的时候,我总在安慰自己,这么做值得。只是现在梅馨眼中流动的表情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终于她开口问我:“她说的是不是真的。”而我能说的只有“你听我解释。”

    “做了就是做了,解释个p。”lulu又加大了手上的力气,痛得我呲牙咧嘴,这个该死的,我强忍住手腕上的痛,说道:“你懂什么,你能不能不要整天做事情不带脑子。”

    “是,我是没你聪明,但是我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朋友。”她看我的眼神是恨恨的。

    “你在瞎说什么,这跟我利益有什么关系。”

    “还装蒜,你他妈的不就是当时为了陆亨吗?谁不知道你早就知道陆亨靠莫妮卡的帮助东山再起并且击败了竞争对手。你当然要卖个人情给莫妮卡,我当时还奇怪了呢,贺川老婆怎么就这么巧,找你当她咨询师,你又不是什么名医生,你以为我们都不知道吗?”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陆亨以前的生意我从来不参与,我怎么会为了钱做这样的事情。”我就差跳起来,无奈她的手像钳子一样卡在我的手腕上,我踩了一下她的脚,可惜没对她照成任何物理上的伤害。

    “为了钱你当然不会,你多了不起,你老子有的是钱,但是为了男人那就说不准了,当时黎涛把你甩了,陆亨出现了,你当然会想尽办法拢住这个男人的心,你也更懂得他心里想要什么。”

    “这些话谁教你说的。”我觉得自己后背凉。

    “哼,心虚了吧,我真是看错你了。”

    梅馨没说话转身就走了,任由我们两个在原地撕扯,我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一个激灵,转脸冷冷地对此时脑筋脱线的lulu的说:“放手。”

    lulu偏偏跟我较上劲说不放,还碎碎叨叨地问我,为什么当初贺川都准备离婚带梅馨远走高飞了,我为什么要为了自己出卖多年的友谊。

    懒得跟她罗嗦,甩不掉她的手,我干脆心一横,低头在她手上咬了一口,得到解脱后我直奔不远处的理店。

    我不知道lulu为什么现在会翻出大半年前的事情,但是我知道以她一个人的本事是挖不出这件事情,或许说她压根就不会怀疑。刚才那一番话句句正中要害,知道我一向把爱情看得很重,当时在我最需要一个人在身边的时候,陆亨出现了,陆亨跟莫妮卡生意场上的来往也是真的,我找过贺川让他主动退出这段感情,这些都是真的,莫妮卡是我的患者由始至终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所有的事情分析的这么透彻,再加上这么添油加醋的一说,本就对贺川一事极为敏感的梅馨势必会相信,至少现在是相信的。

    当然我更知道谁现在最想看到我跟梅馨闹翻了。

    郁小妖正悠闲地看着型师折腾她的头,好像意料中我会找她,只是斜视了我一眼,然后又欣赏镜子里的自己,看着她,我像吞了只苍蝇般恶心,不顾手腕上的痛,对着她一字一顿地说:“想不到你这么卑鄙。”

    “还有什么比抢好朋友男人更卑鄙。”她依旧盯着镜子中的自己,冷冷地说。

    这时有人过来问:“小姐你是洗头还是做头。”

    我没说话只一个眼神,对方立马退了出去,从她的眼神我可以看出,她在心里骂我神经病。

    “你给我下来。”我冲郁小妖喊道。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lulu风风火火地追上来,一进来就囔囔起来:“跟她没关系,都是我自己做的,那些话也是我想出来的。”

    “你太高估自己了,你什么智商我还不知道。”知道她肯定是受了郁小妖的挑唆,但是她的性格平时是可爱,有事的时候真的就是大脑短路,真让我头疼。

    “智商高低倒没什么,只要不去抢好姐妹的男人,不助纣为虐就行了。”郁小妖阴阳怪气的说。

    “抢你男人?知道什么叫抢吗?两个人争的才叫抢,宋晓峰是你一手一脚赶出你身边的,你们早就分手了,分手就代表再无瓜葛,一切都结束了,人家现在是自由的,他现在可以是情圣也可以是浪子,都跟你没关系。他现在有权去爱别人,甚至可以爱一群人,可以是任何一个姑娘,当然也包括梅馨,你没什么好想不通的,这都跟你没有一分钱的关系。”我直盯她的眼睛,咬着牙说,恨不得扑过去咬住她的脖子。

    “同样是朋友,你为什么就不能对我公平点,还是你从来就没把我当过朋友,我跟marry到底谁在你心里从来就是她比我更重要,是不是?”她霍地站起来,正在帮他染头的型师毫无准备,她正好撞到了他手中的黑色小碗里,浅亚麻色的染料如数倒在头上,型师刚想叫住她,但是被她尖锐的声音跟狰狞的表情弄得不知所措,整个店里无人敢靠近。

    “marry她永远都不会说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同样都是朋友,一样的情谊,我只会对事不对人,虽然你今天叫lulu故意在marry面前乱说一通,说的很巧妙,的确也很容易让人相信,但是我相信她迟早会明白的,就凭我们这么多年的友情。”

    “你太乐观了,友情?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又怎么会抢我的男朋友,好,我就跟你打赌,你所谓的友情就在你所谓的朋友眼中有多么的牢不可破。”她冷笑了起来。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着有点糊涂了现在,到底是谁对谁错啊。”lulu一头雾水的看着我们,郁小妖坐下来接着做头,好像什么都没生过,我刚准备走人,身后传来梅馨的声音:“我当然会相信艾薇儿,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很了解,就凭你这点雕虫小技想破坏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似乎困难了点。”我欣喜地转过身,看着梅馨平静的表情,几乎是小跑到她面前,抓住她的手问道:“你没事吧。”

    她微笑着摇摇头。

    “好啊,你们的友情还真是坚贞不渝呢,我算是开了眼界了。”郁小妖冷笑着说。

    “如果你能就此放手不再纠缠下去,我们依然会当你是好朋友,就像从前。”说实话我真的不愿意就此绝断我们这么多年的友情。

    “不需要,或许有时候好朋友跟情人一样,只有一个才显得真誓。”

    “我觉得我们需要换个地方好好聊聊,这里……”

    郁小妖打断了梅新的话,轻哼了一声说:“犯不着,做了都敢做了,还怕被人知道。”

    “好,既然你坚持这样,那我也开门见山不跟你绕弯子,我真真切切地告诉你——我跟晓峰现在在一起,我们不会分手,更不会为了你而分开,晓峰不会,我更不会。你听明白了没有。”梅馨双手抱在胸前,眼睛直视郁小妖,表情尤为严肃。

    “你确定?”

    “是。”

    “你坚持?”

    “是。”

    郁小妖并没有回过头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说:“好,你无情我无意,大家扯平了,以后我也没什么好亏欠的,想想当初还想着你会顾念我们之间的感情成全我,现在想想是我天真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真是如此。”

    “你尽管再使出你的手段,但是请你不要再把她们两个拖进浑水里,你有什么冲着我来,我言尽于此,希望你不要做的太绝,日后大家还能相见。”梅馨拉着我的手说:“我们走。”

    看了半天的lulu冲到我们前面,伸手挡住:“我越来越糊涂了,你们几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应该是你们两个大吵一架的吗?为什么是你们俩跟她吵,这……”

    “不是我们一定要吵,而是有人希望看到罢了,很抱歉,她没有如愿。”我回头看了眼郁小妖说道。

    lulu来回扫视了我们几个,刚想说话,梅馨推开了lulu的手,笑了下说:“给你个忠告,以后看人的时候要用心看,做什么事情之前先用脑子想想,省的被一些人当子弹使了,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lulu木讷地看着我们离开,转而去问郁小妖:“那你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得到的是郁小妖高音量的三个字:“你走吧。”

    一边的型师无奈地停止了手中的动作,郁小妖扬眉叫道:“我叫她走你停下来干嘛?信不信我去投诉你。”

    好,梅馨艾薇儿,你们有种,不过对于你们的友情你们就真的这么自信,无懈可击吗?梅馨你相信艾薇儿是吧,那我就要艾薇儿不相信你,等着吧。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卑鄙

    校园港

    正文 卑鄙

章节目录

妞儿向前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滋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滋味~并收藏妞儿向前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