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儿向前冲 作者:~滋味~

    正文 友情是什么

    妞儿向前冲 作者:~滋味~

    友情是什么

    度过了安静温馨的24小时二人世界,早晨上班时刚开机,就接到了lulu的电话。

    仅仅隔了一天,事情所有的展都彻底乱拍,完全没有按照我原先的计划。

    先是lulu现倪安东跟前女友共进晚餐,丢下了郁小妖,回家跟倪安东大打出手……

    然后就是安家的人出现在郁小妖的面前,但是来者是安杰赫的妈妈——安谢惠仪。

    下班的时候,我去找郁小妖。

    她从外面买东西刚回来,看到我,她是一副‘早猜到你会来’的样子,我就知道lulu说的是真的。

    “你决定了?”我问道。

    她没说话,只是看着我。

    “在我被那个混蛋灌酒的时候,我记得你给我打过电话,你在电话里哭着说你宁愿去死也不要跟那个混蛋在一起,为什么过了一天什么都变了,你明知道他不会娶你的,难道钱在你眼里就这么重要?”我有种想哭的感觉。

    “事情已经到了今天的地步,你认为我还有的选吗?在我看到你跟欧力在一起的快乐被呵护,我心里没有感受吗?你以为我希望找一个连我想告诉他‘我怀了你的孩子’都找不到他的人,我会开心吗?可是我现在有别的办法吗?所有的事情逼得我只能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安谢惠仪说了,她会让安杰赫给我一个交代的,你说是不是……”

    “够了。”我再也听不下去,打断了她的话,“谁逼你?是你自己的虚荣心在逼你,你是不是特高兴事生的这么顺利,本还以为需要跟安杰赫费神纠缠一阵子,哪知道安谢惠仪从天而降帮你了一个天大的忙。你安家少奶奶的头衔是不是很快就要实现了,我对你真失望!”

    她突然冷笑了起来,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我,没错,我的确就是这样的人,不过也请你好好想一想,为什么安谢惠仪会这么巧出现在我面前,不要以为是安杰赫,他应该想瞒他妈妈都来不及。又这么巧这时候lulu现倪安东的事情而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我连个想商量的人都没有。”

    “难道是安杰赫身边的女人?不可能,这么做等于把你推进安家,还会有谁?这件事情没几个人知道。”

    “那你就想想,我跟安杰赫在一起对谁最有利。”

    难道是……我的胸口像是被人打了一拳,隐隐的痛。

    她看着我继续说:“我承认这段时间我是做了很多错事,可是请你公平地想一想,如果有一天,你现我跟黎涛在一起了,你能没有一点点的想法吗?”

    我所有的话被卡在了喉咙里,扪心自问,如果这样的事生在我身上,我就真的能云淡风轻微笑着说成全吗?

    似乎现在所有的人都一样,只要事情不是生在自己身上,总能理智总能明辨谁是谁非,总能讲出一堆大道理。唯独却忘了站在别人的立场想一想!

    沉默了一会,她低声说“我现在能说的就是她这个人不简单,至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我们都斗不过她,论心计我们几个加起来也不是她的对手。”

    我下意识摇了摇头,我不希望这是真的。

    “艾薇儿,答应我一件事,看在这么多年好姐妹的份上,答应我,我怀孕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说,如果你说了,我保证我会永远永远不出现。”

    她又看了看我,说:“我进去了。”转身关上了门。

    我钻进车里,满腹情绪无处泄,只得一张张抽出纸巾然后拼命地揉成一团,直到纸巾盒空了,我才消停了下来,打通了梅馨的电话:“你在哪?”

    电话那头传来轻松愉快的声音:“算你有口福,我在家包饺子呢,赶紧过来吧。”

    在门口踯躅了半天,还是按下了门铃,开门的是梅馨,满脸甜甜的微笑,向我招招手说:“快进来。”

    我像是机器人一样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满桌码得整整齐齐的饺子,饱满圆润还带着好看的花边,如同一枚幸福的图章。

    她扬了扬手说:“我这满手的面粉,你自己倒水喝吧。”

    我直直地盯着她看,她被我看得有些不知所措。

    “为什么?”我问道。

    “汗。”她一甩手继续忙和:“晓峰喜欢吃,我趁今天不忙就包一点放在冰箱里,现在去煮一点给你吃哈,都是茴香馅的你没问题吧?”

    “你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闻言,她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像是不解。

    “安谢惠仪你都能找到她,我一直不知道你还有这个本事。”迟疑了几秒钟,她笑了起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找她干什么?我可没本事跟她做生意。”

    见她还是不承认,干脆把手中的杂志啪的一声扔在她面前:“这篇报道应该给了你不少信息吧。”杂志上有一篇关于安谢惠仪的长篇报道,本来这也没什么,作为一个出色的企业家,上一些财经杂志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是报道中标题就是‘安谢惠仪表示最向往的生活像个普通的女人可以退休在家抱抱孙子享受天伦。’

    她的脸色微变,因为丰富的职场经验,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你都知道了,那我没什么好瞒的,是,是我做的,你满意了吧。”

    “为什么?她跟宋晓峰不都已经结束了吗?你们现在都住在一起了你还怕什么?你是对你自己不自信还是对宋晓峰不相信?”

    “你不需要跟我讲一堆道理,我只记得她有天夜里没穿一点衣服出现在宋晓峰家里,虽说后来解释清楚了他们什么都没生,可作为一个女人不可能一句什么都没生就什么都不去想。这一次可以说理性,那下一次呢?只要她一天还惦记着,我就一天不能松懈。”

    我只觉得一股热血冲上了头,大声质问道:“所以你就把她推到安家去,你知不知道你是在推她下火坑?”

    “如果不是她的虚荣心太强,别人做什么都没用。”

    听着她的强词夺理,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果然真的很有心计,懂得利用她的虚荣心,她百分之一千会上钩,而且所有人都不会怀疑到你身上。”

    “用心计保护自己没有错。”理所当然的口气。

    “可是你也伤害了别人。”我压抑不住喊了起来:“还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那她对我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是她朋友,如果不是我无意中看到她跟莫妮卡在一起,我也不会这么对她,是她先不义。”我看着她的脸,一下子陌生了起来。

    “那lulu呢?lulu又做了什么?你连倪安东跟他前女友吃个饭都能拿出来做文章,告诉我你还做了什么?”

    “空穴不来风,你不觉得他们之间本来就有点问题吗?上次在她家你忘了,哪有人新婚没多久连老公晚上去哪都不知道。”

    “这根本就是你的借口,因为你怀疑lulu故意对你说漏嘴郁小妖怀孕是再一次的阴谋,所以你趁早下手。如果换了是我,我就只能想到每天缠着lulu让她没机会再被郁小妖利用,你更绝直接斩断了这条路,一个人自顾不暇了还有心情管别人的事情吗?”我突然又想起了郁小妖要求对她怀孕事情保密,接着说:“只是很抱歉,那只是她为什么重新回到安杰赫身边的小伎俩,所以你白费心思了,她对宋晓峰只是一时觉得失了面子而已,所以你并不用害怕她还会来抢你什么?”

    “还有,那次她说的你早知道陆亨跟莫妮卡的事情也是真的吧?”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讨厌,一会帮着我一会又帮着她,你到底是站在那一边?”

    “我说过,都是朋友我只对事不对人。”

    说完我准备离开,刚转过身,心跳猛然漏了一拍,进来的时候我忘了关门,lulu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胸口剧烈起伏,脸涨的通红,那是压抑愤怒的表现。

    “是不是我傻,我比你们笨,你们都要利用我,郁小妖之前是,marry你也这样?甚至连我的婚姻都可以当做你的工具,你的幸福需要维护,难道我的就不是了?到底究竟你们有没有拿我当朋友?”lulu仍然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梅馨坐在沙上冷笑了起来,看着我说:“艾薇儿,都是你安排的吧,我有心计你也不差啊。”

    “我没你想的那么阴险。”

    “是你自己打电话给我,让我来吃你包的饺子,还说我家这个牌子的醋味道很香,我还特地跑了很远帮你去买,不过要不是这样的话,我今天也听不到你们的这番话了。”lulu扬起手中的两瓶醋,语气由开始的愤怒转变成失望,接着又愤怒了起来,她一把摔了手中的瓶子,说:“今天我听到的比吃饺子有意思多了。”

    梅馨脸上层层的坚强渐渐败下阵来,眼睛里露出歉意,看着lulu想开口说什么,lulu一把拉着我说:“我们走。”

    我就这样被她连拖带拉走出来。

    她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口,红了眼圈,然后看着我说:“艾薇儿,你说为什么她们现在会变成这样?我好像越来越不懂她们了,以前不是这样的,今天我突然觉得她们变得好陌生,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一样。真的好可怕,我真想我们四个还像以前那样?不过我知道生了这些事情,我们是不可能回到从前的友谊了。”

    她说的我又何尝不是,但是我现在能做的只是拍拍她的肩。

    想了想她又抬起头问我:“以后是不是我都不要再相信任何人了,连自己的好姐妹都这样了,我还能信谁。”

    “千万别。”我喊了出来。

    “为什么?”

    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心里却在呐喊:因为这样,你眼中的世界,你看到的一切,才会比我们心中的更美好。

    停了停,对她说:“最近我也觉得很累,这样吧,反正现在我们都有了彼此的生活,如果以后没什么事,我们几个都不要再联系了,还有我很抱歉,郁小妖的怀孕是假的,我当时也不知道,不是有意骗你的。”

    “比起她们,这些算什么。”她苦笑着摇摇头。

    “我送你回家吧。”我打开车门对她说。

    “不用了,我还是自己打车回去,你说得对,我们现在都有了彼此了生活,都别跟着瞎搅合了,以后有空再联系,我走了。”

    我看着她渐渐远去消失在昏暗灯光下的背影,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没回家直接去了欧力住的地方,把今天生的事情都跟他说了一遍,然后又很纠结地问他:“我不知道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可是我还是做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指的是帮她瞒着怀孕这件事,你…明白吗?”

    他拉着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温和地说:“听我说,不管你答应过她什么,又做过什么,我只知道作为朋友你做的够了。我还是挺赞同最后你的决定,以后没什么事大家都不要联系,各自过好各自的生活就好,你也有你的生活,你要陪着安琪,你还要找你哥,你还有我……”

    “可是我们这么多年的友情?”

    “天下永远没有不散的筵席,也许现在的戛然而止并不是坏事,最起码还能在彼此的心中保留当初美好的一段。”

    我重重点了点头,然后靠着他的胸口,好累!

    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会生,可我知道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欧力说得对,就把这一份美好深深埋在心里吧。

    为期八年的友情,在我几天后在别墅看郁小妖,现已是人去楼空的时候算是告一段落,我知道她跟我们一样的想法。

    只是我不知道这一次该在我们友情上画下一个什么样的符号,是一个不完美的句号,还是…还有下文的省略号?

    抬头看看广阔的蓝天,我再一次问老天:友情到底是什么?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最近阅读

    我的收藏

    我的订阅

    回到首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友情是什么

    校园港

    正文 友情是什么

章节目录

妞儿向前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滋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滋味~并收藏妞儿向前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