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儿向前冲 作者:~滋味~

    正文 不再遗憾

    妞儿向前冲 作者:~滋味~

    不再遗憾

    晚上欧力来看我的时候,我依旧是纹丝不动地蹲在角落里。

    “你在干什么?”他低声问道。

    我没回答,把头埋得更低。

    “安琪已经死了,你这样有用吗?她不会活过来的。”他略提高了音量。

    安琪!这个名字再次撞击了我的神经,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起身开始翻衣倒柜,我明明记得松鼠尾巴的标本被我带来这里的,究竟…究竟我放到哪里去了。

    从来没想过,一件放在这么显眼地方的东西也会被我忽略。

    它就郝然躺在书柜上。

    我百感交集地看着它。

    “安琪是真够遗憾的。”他说。

    “我只会让她更遗憾,我没本事找到哥哥,我没能留住她,她想看樱花我没能帮她实现,她只想再看看这个标本我却在她死了之后才找到,就在这么显眼的位子,你说我能干什么,我是不是很没用,说什么要好好补偿她,却只会让她带着遗憾走,我都干了些什么。”我狠狠地指着自己的胸口。

    欧力拉住我的手,“可你不是故意的,这些天你怎么对她,我看的清清楚楚,够了,不要再折磨自己了,别这么对自己好不好。”

    “我只会让她遗憾,我只会让她遗憾…”我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

    停了停,欧力把我的手放在他的手中,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说:“avril…我们结婚吧!”

    结婚?不知道是不是条件反射,还是太意外,我哆嗦了一下。

    我压根没想到这么快的跟他到达结婚这一步,虽然‘求婚’是每个女人都渴望听到的。我只是很无力地说:“别闹了好不好,我没心情。”

    他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握住我的手微微用力,压低脸,一字一顿地说:“我是认真的,我们结婚。”

    “虽然我们答应过安琪,可是…是不是太快了…我们…其实…”混乱,意外,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直起了身体深呼吸了一口,双手轻轻搭在我的肩上,说:“如果没有那些遗憾,你哥跟安琪或许会是很美满的一对,有时候原以为放弃的只是一段感情,其实那更是一生,如果安琪能早一点明白这个道理,她也不会遗憾地过了这么多年,到最后还是带着遗憾走。可是他们的事情已经都过去了,也永远无法挽救。但是…我们不要让这样的遗憾在生在我身上,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结婚这个念头就这样一直到我的脑子里。我们永远都不要让遗憾在我们的身上上演,好不好。”

    我慢慢抬起头,虽然现在我的智商并不能真正听明白他说的,看着他认真的表情,真誓的眼神,还是重重地点了头。

    他微笑着紧紧拥住了我。

    ***

    宋晓峰今晚亲自到总部分拨中心,看着快件一件件卸下车,听着流水线吱吱地转动着,传送着一件件的物品。

    一阵欣慰油然而生。

    虽然这不是什么体面的工作,也只是雇佣了三五个人的规模,只是每个人都各有所求,目前的两人奋斗的结果,他很满意。

    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交代了司机几句,便离开了,买了梅馨平时最喜欢的港式甜品——杨枝甘露,黑糯米甜甜。

    梅馨看着提回来的东西,开玩笑地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他一边打开打包盒上的盖子,说:“我是有目的的,说不定还是个大阴谋。”

    “什么?”她舀了一勺放进嘴里,含糊不清地问。“就这个你还想换什么?”

    “我要换的是——你的一生。”他说。

    她停止手中的动作,呆呆地看着他。

    “答应我,我们永远不分开。”他说,随手抽出一张纸巾,拭去她嘴角的甘露液。接着说:“今天听到欧力说安琪故事的时候,除了感动,遗憾,我更想到的就是——我们两个,无论如何都不要给彼此留有遗憾,好不好。其实人总喜欢说,一辈子有太多的无奈,可是最终归根到底,遗憾总是自己给自己照成的。”

    她低下头,半晌没反应,红了眼圈,却早已伸出一只手,抓住他的手,久久不松开。

    ***

    lulu回到家依旧是钻进客房里,这场冷战自年前就开始,离婚这个念头早已在脑子出现多次。

    可是就在今天安琪的葬礼上,有根枯死的树枝被风刮落,朝她的头顶砸下来的时候,他几乎想都没想过,一把推开了她,用自己的身子为她挡了过去。

    那一刻,她想起了,去年会所门口,他为她挡刀的情景。

    他真的还是在乎自己的对吗?我可以这么认为吗?她问自己。

    记得前段时间给艾薇儿打过一次电话,她是这么对自己说的:“你们现在的情况,可以说跟爱不爱在不在乎没多大关系,两个接受不同教育的人当然会有不一样的见解。很多的老外并不懂中国人的繁琐的礼仪和人情世故,他们眼中的爱屋及乌跟我们的不一样。其实这也是怪你自己,当初怎么劝都不听,还没了解人家就大脑热要结婚,现在知道闪婚也是有后遗症的吧。”

    敲门声响起,她知道是他,急忙躲进了被子里,装睡着。

    他直接推门进来,对着蒙在被窝里的她说:“hi,老婆。”

    她的心头微微一紧,最近他们几乎不说什么话,他更是在他们第一次吵架那天起就不在叫她老婆,改为直呼名字。

    今天他又这么叫自己了,是代表什么吗?她又问自己。

    艾薇儿那些一套又一套让她见了就头疼的心理学理论,她只对一条有印象:称呼是对一个人在心里地位的奠定。

    我在他心中还是有地位的吗?我还是他的老婆?

    见她还是没反应,他索性直接说了自己的目的,“老婆,我们不离婚好不好。”

    闻言,她掀开被子,一下子蹦起来:“不是你要这样的吗?不都是你逼我的吗?你不同意我爸妈跟我们住一起就算了,还背着我跟你前女友见面,才结婚几个月你就玩劈腿,那么爱你前女友跟她结婚去啊!别死在我眼前晃,出去!”

    “我错了,老婆。”他急忙道歉。

    “你错了?你还会错?是我错,你不是说了吗,怎么会跟我这样的女人结婚,你不是说你后悔了吗?我不能让你后悔,不能棒打你们这对野鸳鸯,让你抱憾终身,你娶了我都肠子悔青了,我怎么还能让你一直后悔下去了,那是真是罪过太大了,简直就是滔天大罪啊!”不上道的一通话之后,她终于语塞,暂时安静了下来。

    倪安东看准了时机,抢在她的下一轮飙前说:“要是跟你离婚,我会更后悔,老婆,我爱你。”

    “我不想离婚,真的不想,因为我现自己根本就不想跟你分开,我们不要像艾薇儿的哥哥跟安琪那样,明明相互爱着对方,却弄得现在这么惨,太可怜了。我不要我们也这样,老婆,我错了,原谅我。”

    足足愣了两分钟,lulu才反应过来,只是电影经典场景两人深情相拥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lulu抄起枕头朝他的身上猛抽下去,一边嘴里还骂骂咧咧。

    ***

    郁小妖在安琪的墓前一直站到天黑才离开。

    对于安琪的故事她并不知道真相,对于并不熟悉的安琪,她的印象还在艾薇儿曾经咬牙切齿地介绍中。

    一个贪钱的女人,一个虚荣的女人,一个恶心的女人,一个绝情的女人。

    而今却以一个悲惨的女人收尾。

    究竟是冥冥中的安排,还是老天有意的报应。

    她出卖了爱情,出卖了自尊,出卖了人格,出卖了青春,出卖了一个女人身上应有的一切的一切。

    换得的名车豪宅,金银珠宝以及那个倍受争议的艾太太的头衔,没有能抵抗无情的病魔,挽留下她的生命。

    死后,这些,她一样都没带走。

    郁小妖,今天终于看清,一个人无论生前无何地富可敌国,如何地能呼风唤雨,终究抵不过一场病,化作一缕青烟回归大地,留下那一座冰冷的在不知多久的以后逐渐被人淡忘的xxx之墓,和那永远凝固在风中的永远没有生机的微笑。

    她会是多久后的自己?郁小妖在想,十几年后,甚至几年后。

    不知不觉她来到了外滩——这座东方曼哈顿。

    她想起了曾经,四个好姐妹一起来外滩的情景。

    在这里,她们一起欢迎过黎涛,一起骂过全天下的负心男人,见证过lulu的骑马舞如何吸引来了倪安东。

    一起开心,一起伤心,各自失落,相互安慰。

    一切像昨天生,却又似很远很远,远到像是永远也触摸不到。

    今天外滩的人似乎不少,不断的嘈杂声,相机的闪光灯,按动快门的声音,缠绕成刺耳的音律,不停地撞击着她的心。

    她在拥挤的人群中,就这样一直跑,一直跑…知道再也没有一丝力气,扶着围栏大口地喘着气,鼻尖渗出细细的汗珠。

    黄浦江上,打着各色广告的邮轮来回重复着每日的固定行程,船上的男男女女或高举手中的酒杯,或一样拿起相机,或冷眼看着岸上不停涌动的黑压压的人头。

    风拍起层层浪花,试图冲上码头却又被无情打落,退了下去,激起一圈圈的漩涡,卷进去满满的数不清的都市**。

    雅诗兰黛|香奈儿|兰蔻|iphone5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最近阅读

    我的收藏

    我的订阅

    回到首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不再遗憾

    校园港

    正文 不再遗憾

章节目录

妞儿向前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滋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滋味~并收藏妞儿向前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