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青没有和萧炎一起出去,因为他知道药尊即将觉醒了,一切都将改变,今日的耻辱萧家将会以灭宗为礼物加倍奉还给云岚宗。

    萧炎表情淡漠的离开大厅,有些神不守舍的他按照平日的习惯,慢慢的攀上了家族的后山,坐在山壁之上,平静的望着对面笼罩在雾气之中的险峻山峦,那里,是加玛帝国闻名的魔兽山脉。

    “呵呵,实力,这个世界,没有实力,连一坨狗屎都不如,至少,狗屎还没人敢去踩。”

    肩膀轻轻的耸动,少年那低沉的自嘲笑声,带着悲愤,在山顶上缓缓的徘徊。

    十指插进一头黑发之中,萧炎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任由那淡淡的血腥在嘴角散开。

    虽然在大厅中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妥的情绪,可纳兰嫣然的那一句句话,却是犹如刀割在心头一般,让得萧炎浑身颤粟。

    “今日的侮辱,我不想再受第二次……”

    摊开那有着一道血痕的左手,萧炎的声音,嘶哑却坚定。

    “嘿嘿,小娃娃,看来你需要帮助啊?”

    就在萧炎心中刻下誓言之时,一道苍老的怪笑声,忽然的传进了耳朵。

    小脸一变,萧炎豁然转身,鹰般锐利的目光在身后一阵扫视,可却未曾发现半个人影。

    “嘿嘿,别找了,在你手上呢。”

    就在萧炎以为只是错觉之时,那怪笑声,再次毫无边际的传出。

    眼瞳一缩,萧炎的目光,陡然停在了右手的黑色古朴戒指上。

    “是你在说话?”

    萧炎强忍住心头的惊恐,努力让自己声音平静下来。

    “小娃娃定力还不错,竟然没被吓得跳下去。”

    戒指之中,响起戏谑的笑声。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的戒指之中?你想干什么?”

    略微沉默之后,萧炎口齿清晰的询问出了关键问题。

    “我是谁你就先别管了,反正不会害你便是,唉,这么多年,终于碰见个灵魂强度过关的人了,真是幸运,嘿嘿,不过还是得先谢谢小娃娃这三年的供奉啊,要不然,我恐怕还得继续沉睡。”

    “供奉?”

    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片刻之后,萧炎那张小脸骤然阴沉了下来。

    森寒的字眼,从牙齿间,艰难的蹦了出来:“我体内莫名其妙消失的斗之气,是你搞的鬼?”

    “嘿嘿,我也是被逼无奈啊,小娃娃可别怪啊。”

    “我草你(妈)……”

    一向自诩沉稳冷静的萧炎,此刻忽然宛如疯子般的暴跳起来。

    小脸布满狰狞,也不管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遗物,不假思索的利马扯下手指上的戒指,然后将之奋力对着陡峭之下,掷甩了出去。

    戒指刚刚离手,萧炎心头猛的一清,急忙伸手欲抓,可离手的戒指,却已经径直掉下了悬崖。

    愣愣的望着那消失在雾气中的戒指,萧炎愕然了好片刻,小脸缓缓的平静了下来,懊恼的拍了拍额头说道:“蠢货,太莽撞了,太莽撞了……”

    刚刚知晓自己三年来受辱的罪魁祸首竟然便是一直佩戴的戒指,这也难怪萧炎会失控成这模样。

    在悬崖边坐了好片刻,萧炎这才无奈的摇了摇头,爬起身来,转过身,眼瞳猛的一瞪,手指惊颤的指着面前的东西。

    在萧炎的面前,此时正悬浮着一颗漆黑的古朴戒指,最让萧炎震惊的,还是戒指的上空处,正飘荡着一道透明苍老人影。

    “嘿嘿,小娃娃,用不着这么暴怒吧?不就是吸收了你三年的斗之气嘛。”

    透明的老者,笑眯眯的盯着目瞪口呆的萧炎开口说道。

    嘴角一阵抽搐,萧炎的声音中压抑着怒气说道:“老家伙,既然你躲在戒指之中,那么也应该知道因为你吸收了我的斗之气,给我带来了多少嘲骂吧?”

    “可在这三年的嘲骂中,你成长了不是?你认为如果是在三年之前,你能拥有现在这般的隐忍力与心智吗?”

    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老者淡淡的说道。

    眉头一皱,萧炎心情也是逐渐的平复了下来,在暴怒完毕之后,欣喜随之而来。

    既然知道了斗之气的消失之谜,那么现在,他的天赋,定然也是已经归来。

    只要一想起终于有机会脱去废物的头衔,萧炎的身体,此刻几乎犹如重生般的舒畅了起来。

    面前那可恶的老头,看起来,也并不太过讨厌了。

    有些东西,只有当失去了,才知道它的珍贵,失而复得,会让人更加珍惜。

    轻轻舒展了一下手腕,萧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仰头说道:“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是谁,不过我想问句,你以后还想依附在戒指中吸取我的斗之气?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劝你还是另外去找宿主吧,我养不起你。”

    “嘿嘿,别人可没有你这般强横的灵魂感知力……”

    老者摸着一锊胡须笑了笑:“既然我自己选择了现身,那么以后在未得到你的许可之前,自然不会再吸收你的斗之气。”

    萧炎翻了翻白眼,冷笑不语,他已打定主意,不管这老东西如何花言巧语,也不会再让他跟在自己身边。

    “小娃娃,想变强吗?想受到别人的尊崇吗?”

    虽然心头已经将老者划为了不沾惹的一方,不过在这番话中,萧炎的心脏,还是忍不住的跳了跳。

    “现在我已经知晓了斗之气消失的缘故,以我的天赋,变强还需要你么?”

    缓缓的吸了一口气,萧炎淡淡的道,他心中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莫名其妙接受一位神秘人的恩惠,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小娃娃,你的天赋固然很好,但你得知道,你现在已经十五岁了,而你的斗之气,却才第三段,我似乎听过,你明年就该进行成年仪式了吧?”

    “你认为,你能在短短一年之内,光靠勤奋修炼便飙升至七段斗之气?”

    “而且你先前还和那少女打了三年的赌,那女娃娃的天赋,可不会比你低多少噢,你想追上她并且将之超越,哪有这么容易。”

    老者那皱纹满布的老脸,此刻犹如一朵盛开的菊(花)。

    事于至此,再说什么也是于事无补,斗气的修炼,基础尤为重要。

    当年自己四岁练气,炼了整整六年,才具备九段的斗之气。

    即使现在自己的天赋已经回复,可想要在一年时间修内炼至七段斗之气,基本上是没多大的可能。

    “你帮助我在一年时间达到七段斗之气,你以前吸收我三年斗之气之事,便一笔勾销,怎么样?”萧炎试探的问道。

    “如你所愿……”

    话说回来了,区区七段斗之气,还真是不放在药老的心里。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按照原著说的一样,萧炎拜了药老为师。

    而此时,回到自己房间之后,正躺在(床)榻之上的叶青,嘴角也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看来萧炎遇到药老的日子来了。

    而也就在此时,系统也发出了提示……

    “叮,支线任务完成,药尊觉醒,恭喜宿主可以得到应得的奖金和积分,以用来兑换法诀和斗技……”

    话音刚落,叶青就感觉自己的体内各处筋脉之中涌出一股无比强大的灵气。

    积蓄了十几年的脉动在此刻爆发,所有灵气在金丹大法的牵引之下以猛烈的速度冲向丹田气海穴中。

    很快灵气就被金丹法诀给凝聚化成了一颗闪耀着七道彩色波纹的黄豆粒大小的金丹。

    自此,叶青正式踏入修真行列,一跃筑基,假丹两境。

    金丹境界可以炼器,御剑飞行,施展低等法术,最重要的是可以外放真元。

    真元是真气的进化版,武者真气外放相当于筑基境界,但要做到真元外放,绝对是金丹境修者才能做到的事情。

    金丹境界等同于斗破世界的斗灵境界,叶青的金丹有七道波纹则代表他已经跨入金丹后期,斗灵下段的行列。

    可以说,此刻的叶青在整个加玛帝国算不得什么,但在乌坦城中已然是无敌了。

章节目录

万界从斗破开始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右断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右断手并收藏万界从斗破开始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