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小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给他发了一句言辞激烈的长语音,意思就是别整天给我整这些乱七八糟的表情,有什么屁要放就赶紧放。

    可对方又连续给我发来了五个绿头盔。

    仔细想想,自己这升职是升得有些莫名其妙,升职就升职吧,还是外派,离家不远不近,也不好天天往家里跑。这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一次所谓的外派,不过是柴志军和胡静耍的一个花样,目的就是把我打发得远远的,省得碍眼加碍事。

    我越想越气,直接给胡静拨了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几句夫妻间的情话之后,胡静还是像以往那样关心他:“老公,你坐车累了,早点休息吧,不许梦到别的女人哟!”

    “嗯。”我话到嘴边,却怎么也问不出口。现在无凭无据的,问这些基本等于没问。相信以胡静的聪明劲儿,随时随地都能说出好几个像样的理由来。

    “亲亲的老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想你想的睡不着,要不我们现在视频一下吧?”

    话一出口,我都觉得非常意外,怎么自己突然变得聪明多了,这番话说的有模有样,进退有度,就算胡静再聪明,也难以挑出啥毛病来。

    不过,胡静在家里一直占着主导地位,直接就拒绝了,末了还送给我三个字:“不解释!”

    环境确实能够改变人,我破天荒地开始与胡静讨价还价:“老婆大人,我实在是太想你了,都想到骨头缝里了。你看这样行不行,只给我三分钟,让我好好看看你。”

    我们认识这么久了,胡静偶尔强势,但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女人。我琢磨着自己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没有理由不同意。

    可是她仍然拒绝了,理由很简单明了,那就是头痛。另外还有一个附加理由,就是自己已经熄灯躺床上了,如果不是接我的电话,说不定已经睡着了。

    换做以前,我对此肯定深信不疑,但是受到“绿头盔”启发之后,如今的我心里却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那一瞬间,我听到了呼呼的风声,还有一阵飞机飞过之后的轰鸣声,隐隐约约的,听得不是很清楚。

    这么说,胡静应该是在阳台上接电话的。

    可是,我家住在三楼,风不应该这么大。

    还有以我家的位置,根本就听不到飞机刚起飞不久的声音。

    这就是说,胡静说谎了。

    难道说,她根本就没在家里?

    我的心像针扎了一样,强忍着再次做出了试探:“床头柜上不是有台灯吗,开一下挺方便的。”

    “台灯坏了。”胡静非常耐心地解释着:“今天才坏的,记得回家的时候,捎个新的。”

    这些话听起来似乎没什么毛病,我觉得再盘问下去的话,就要打草惊蛇了:“好嘞,乖,那你睡觉吧,熬夜久了会容易衰老。”

    “老公,晚安!”

    这一通电话,耗时四分五十九秒,我却觉得就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如果有别的选择,我根本不会与自己老婆虚与委蛇,这叫怎么回事?

    我的脑子很乱,有惊讶,有伤心,有自责,但更多的是错愕。他甚至在一遍又一遍地质问自己:胡静为什么没说真话?难道柴志军此刻就在她的身边吗?

    但是越想,我的心越有些凉凉。

    胡静到底在没在家?去了哪里?

    这件事情必须得搞清楚!

    我很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就是做不到。

    我只明白一点儿,如果今晚找不到一个合理答案,那么别说别人了,就连我也会看不起自己的。

    我决定连夜赶回省城看看,不就是两百公里的路程吗,如果坐高铁的话,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反正只要不耽误明天上班,酒店领导也不会说什么的。

    等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了。

    胡静果然没在家。

    我再给她打电话,已经关机了。

    我想问问她那几个要好的闺蜜,但仔细想想,还是算了。现在还没实锤呢,犯不着弄得满城风雨。

    家里的一切和我走的时候没什么两样,很慢找出蛛丝马迹来。

    突然,我看到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虽然合着,但是指示灯一闪一闪的。

    我打开一看,原来是阴阳师的画面。

    胡静平时喜欢用笔记本玩游戏,看来是走得匆忙,她的号还挂在上面呢,昵称叫最美气象专家。我心里直纳闷,老婆虽然人长得漂亮,但又不在气象局工作,好像和气象专家这种职业,八竿子都打不着呀。

    我随手打开了聊天记录,发现她和一个昵称叫小潘安的人打得火热,从头像到语气,感觉对方是男的,起初是互道晚安,发发爱心什么滴,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就在今天中午他们两个还说了这样几句话,几乎句句都与天气有关:

    小潘安:今夜天气怎么样?

    最美气象专家:今夜有云有雨。

    小潘安:出门用不用带小雨伞?

    最美气象专家:不用,我屋里有。

    难怪我老婆起了一个最美气象专家的昵称,天气情况简直尽在掌握呀!

    等等,我好像觉得那里有些不对劲,再仔细一捉摸,卧槽,这可能是最清丽脱俗的约会用语了?

    今夜有云有雨表示着什么,一般人可能一下子猜不出来,可我知道古人将滚床单叫做云雨,至于小雨伞表示着什么,摸着后脑勺热热的,用脚趾头也能猜得出来。

    这边网上一约,那边我老婆晚上就没在家,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省城这么大,我到哪里去找那对狗男女呢?

    反正以前的甜蜜爱巢,此刻在我眼里却变成了莫大的讽刺,我片刻也不想在房里呆下去了,我收拾了一下,刚把门拉开,突然一阵香风扑面而来,紧接着他便看到一双能把人陷进去的桃花眼。

    我愣了一下,这不是柴志军的秘书菲菲吗?她怎么找到了这里?

    别说是悦来大酒店,就是整个省城,也算得上是排名靠前的大美女。她的魔鬼身材就不说了,单单是那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就不知道陷进去了多少男人。

    说起来菲菲还是我的高中同学,那些年我所做的年少的春梦,她就是唯一的女主角。当初在我们班,几乎所有男生都对她想入非非,非也,应该是想入菲菲才更贴切一点儿

    可是人家眼高于顶,从来不把我放在眼里。

    就算是后来成了柴志军的贴身小蜜,也是对我不冷不热的。

    菲菲看样子喝了不少酒,一个踉跄,就倒在了我怀里。

    这可是如假包换的软香温玉啊!我一时间也是觉得头大。天这么晚了,又是孤男寡女的,如果自己抱着菲菲的话,说不定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呢,无论是传到柴志军或者是胡静的耳朵里,都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不抱着的话,难道任由她摔倒在地上不管不顾吗?像她这样娇滴滴的大美女,任谁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吧。

    不过我又想,柴志军和胡静如今不定在哪个酒店里风流快活呢?既然他们拿我当猴耍,肆意践踏我男人的尊严,那么我还会在乎他们的感受吗?

    就在我左思右想的时候,没想到醉得一塌糊涂的菲菲,忽然伸出了一双玉臂,搂住了我的脖子,原本就陷人无数的桃花眼,更是媚眼如丝了。

    只见她轻启红唇,吹气如兰道:“李明哥,听说你现在练出了公狗腰,不禁让妹妹心痒痒啊!不如这样,你开个价吧,陪本姑娘一晚多少钱?”

    神马意思?送货上门吗?

    难道是柴志军笑纳了胡静,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所以就把菲菲派过来补偿我?

    我虽然也是过来人,但那里经过这种红粉阵仗,这可是近在咫尺马上就要引爆的糖衣炮弹呐!

    作为一个各方面都比较健全的年轻人,要说我没有一点儿想法是不现实的。

    可是这算什么?

    这绝对不是什么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更不是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瑶。

    不客气的讲,这分明是交换。

    我李明就算是再恬不知耻,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于是,我硬生生地把自己的心猿意马转移成了义愤填膺:“这叫什么事?菲菲,难道在你心目中,我就是一个可以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人吗?”

    菲菲看上去就是在装醉,连忙开始打马虎眼:“李明哥,我看你是误会了。咱们之间那是纯洁的同窗友谊,怎么能用金钱来衡量呢?你知道吗,当初在学校我还不觉得,但是自从在酒店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被你吸引住了。悦来大酒店那么多人,谁有你这般干净的眼睛?”

    她的眼神异常炙热,大有把同窗好友变成同床好友的架势。

    我觉得有些恶心,连忙说道:“菲菲,你真是喝得有点多。还是赶紧回家休息吧。我有急事在身,就不陪你了。”

    面对我的逐客令,菲菲反而点了支香烟,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李明,你能有什么急事?”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