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明白,这个女人,一直以为凭着自己的美貌,可以无往而不利。

    所以就没好气地说:“火上房的急事,你走不走?你不走的话,我自己先走了!”

    我以为以菲菲的性格,肯定会拂袖而去。

    没想到她吐了一个优雅的烟圈,然后慢条斯理地说:“李明,你这个人怎么搞的?不会连自己的老婆都看不住吧?怎么,就算你现在去登寻人启事,报社和电视台也都关门了哟!”

    话里有话!

    我急忙陪着笑脸问道:“我的好菲菲,难道你知道胡静在什么地方吗?”

    菲菲用挑逗这眼神望着我:“你说呢?”

    看来她是真的知道。

    我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香肩:“只要你告诉我胡静在哪儿?我什么事都答应你!”

    菲菲嫣然一笑:“真的是什么事情都答应吗?”

    我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使劲点了点头:“只要你帮我找到胡静,我什么事都答应呢。”

    “你可不能光说不练,光耍嘴哟!”

    菲菲咯咯笑了起来:“这样吧,本姑娘有些饿了,你先进厨房,给我做点好吃点。等本姑娘吃饱喝足了,自然就有力气告诉你人在那里了。”

    我有些惊讶:“只是做饭吗?”

    “你以为呢?”菲菲抛了一个媚眼过来:“就算是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也需要吃饱了,才能打硬仗哟!”

    没想到我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不管了,豁出去了,反正此时此刻,我为鱼肉,人家才是刀俎。

    已经很晚了,但是天气还是很热。

    我家没有装空调,光凭那台电风扇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我索性就光着膀子在厨房做饭。

    因为平时比较注重锻炼和健身,我胸肌比较发达,八块腹肌较为明显,肩膀也比较宽,算得同龄男生中身材还可以的,要不菲菲怎么会叫我公狗腰呢。

    当然,为了避嫌,我把厨房门关上了。

    饭做到一半,门开了,菲菲竟然不请自来了。

    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就转过身去继续炒菜装没搭理她。

    过了一会儿盛到盘子里的时候,我发现她就站在她房间门口盯着我看,看到我转身后,她脖子那里明显有一个吞咽的动作,停顿对视了几秒后她才进房间。

    我继续做饭,而她走却开始给我打扫客厅卫生了。

    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在我的印象里,她平时不这样的,就算是她是柴志军的贴身小蜜,但好像没怎么打扫过柴志军办公室的卫生。

    记得她来的时候只是拎了一个小包来着,可是这一会儿工夫,又已经换了一套行头,比刚才看上去更加性感了,这女人,真是迷死人不偿命。

    我仔细一看,她穿着一个比较轻薄的露背白色睡衣,没有看到胸罩的背带,黑色丝袜还没有脱掉。睡裙很短,她撅着屁股拖地,蜜桃臀正冲着厨房,能看到里面小内内的颜色,这次换成我咽口水了。

    我连忙转移视线,盛好饭菜,直接端进了客厅。

    看我一副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样子,菲菲噗呲一声就笑了:“我说老同学,你说咱们两个算不算是唐三藏和女妖精呢?”

    我故意不接她的话茬,默默陪着她吃了几口饭菜,就急忙说正题:“老同学,饭菜我也做了,你也吃了,现在该把胡静的下落告诉我了吧。”

    “老同学,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菲菲用媚眼电了我一下,然后慢条斯理地说:“所以,对你这块热豆腐,本姑娘一点儿都不着急。”

    看我不吭声,她突然放下了筷子:“哎呀,吃饭吃的一身臭汗,能不能让我在你家洗个澡呢?”

    看我还是不吭声,菲菲亮出了撒手锏:“我这人娇气,一出汗就忘性大,你如果不答应的话,胡静在什么地方,我可就想不起来了。老同学,我这样可不是故意调戏你哟!”

    我彻底无语了,这些莫须有理由,人家菲菲就是能信手拈来,而且还说的理直气壮。

    虽然我害怕被她套路了,但还是不得不照着她的意思来。

    没法子,谁让她知道胡静的下落呢。

    “洗个澡而已,小意思啦!”

    我直接把卫生间的门打开了,然后还来了一个里面请的标准动作。

    “老同学,算你识相!”

    菲菲好像已经吃定我了,又是一个媚眼过来,然后笑着,轻移莲步,一步三摇地走进了卫生间。

    我站在客厅里,听着里面哗哗啦啦的水声,心里并没有再起多少涟漪。

    因为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这个菲菲很可能是柴志军派过来拖住我的,在美人计外加缓兵之计,我该如何应对呢?

    我想了想,决定还得顺先着菲菲的意思来,然后再从她嘴里把我想知道的秘密掏出来。

    菲菲聪明,对柴志军忠诚,想要攻下这个堡垒并不容易。但是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

    是女人都会吃醋,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吃起醋来,更是惊天动地,这一点儿,正是我要利用的东西。

    如果利用好了,就能够事半功倍,打柴志军一个措手不及。

    拿定了主意之后,我估摸着菲菲快该出来了,就拿起拖把,开始拖地。虽然我心急如焚,但在表面上,应该沉着。

    我拖地拖了一半的时候,菲菲洗完出来了,她这次竟然只裹着一条浴巾!

    客厅比较小,我站起来躲开,我往左,她往左,我往右,她也往右,手在胸前拽着浴巾,白白嫩嫩的事业线看得很清楚。

    后来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就退到了墙角,菲菲却是趁势逼了上来,给我来了一个壁咚。

    我有些心惊肉跳,万一她要来一个霸王硬上弓的话,我是反抗还是不反抗呢?

    谁知道她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而是指了指卧室:“卧室是在哪边吧,我过去换身衣裳。你不会介意吧?”

    我慌不迭的说:“不介意!不介意!”

    菲菲走进房间关上门,门并没关紧拴上,开了一条十公分左右的缝,不知是她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听到她在里面倒腾衣服的声音,似乎故意的搞得声音很大,我咽了口口水,犹豫了一下,往里瞥了一眼,啥也没看见,应该是角度不对,又犹豫了一下,算了不看了,再看的话,就要缴械投降了。

    现在并不是想入非非的时候,胡静出去这么长时间了,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呢,我能早赶到一秒是一秒。

    等我涮完拖把出来,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原来是从卧室里传出来的。仔细一听,是那种声音,再仔细一听,不是在看片儿,而是她自己的叫声。

    我想看看菲菲到底在做什么,这样才能够随机应变。当然,作为一个男人,好奇心也是有的。我蹑手蹑脚的露出头来,偷偷往里看了一眼,只看到了她红扑扑的脸庞。

    我知道她这是故意的,就没敢再看,赶紧回房间,过了一两分钟,等外面的声音停了,连忙去洗澡,凉水冲到身上让自己冷静一下,对着镜子提醒自己要把持住,即便是为了男人的面子和尊严,也不能被算计了。

    这时候,突然有人转动门把手要开浴室的门,门是锁着的,

    “里面有人!”我喊了一声。

    菲菲问了一声:“你是在洗澡吗?”

    废话,我不洗澡在做什么?大小便也用不着开淋浴吶,难道她听不出来吗?我小声嘟囔着,回了她一个字:“嗯!”

    她迟疑了一下,“老同学,能把你老婆的香水递给我吗?我想用一下。”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天知道,这个时候拒绝她能有多难。我望着自己的山山水水,硬着头皮、咬着牙说:“你等下,我很快就洗完了。”

    她用明显失落的语气“哦”了一声,让我没来由的想起来,如果把“哦”字拆开了,就非常有意思了。

    眼看着又要心猿意马,我赶紧把淋雨的水温调到了最低。

    总算是洗完了,我把脏衣服扔到洗衣机里,拳王裤头也连带着洗了,只穿着篮球短裤,光着上身出来。

    我刚把浴室门打开,就看见菲菲从房间冲出来,快步走过来,眼神盯着我的上半身,还故意往我身上蹭了一下,我的手臂感受到了,那两只小兔子用软软的鼻子碰我的感觉。

    说实话那个瞬间,我有些激动,就那么傻傻地站着。

    我知道,只要自己一伸胳膊,就可以把她揽在怀里,来一场久别的狂风暴雨。

    可是我又不能,正尴尬着呢,洗衣机早不停晚不停,恰恰在这个时候停了。

    这给了我离开的理由,我就转身走进了卫生间,去拿衣服。

    菲菲没吭声,跟着我走了进去,在旁边等我拿出衣服之后,就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扔进去洗。

    我看不是个事,慌忙溜了。

    我心不在焉地躲在房里看电机,思索着等会再次面对菲菲的时候,怎么样才能把话题引到柴志军身上去。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