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大一会儿,菲菲又来敲门,身上只裹了条浴巾:“我们能好好聊一下吗?坦诚相见那一种。”

    这样也未免太明目张胆了一些,卧室的环境太暧昧了,我担心自己把持不住,就摇了摇头。

    菲菲没说话,转身就往外走。

    这让我有些意外,我以为她会再找个理由留下来的。

    我还是太单纯了,根本没想到好戏还在后头。

    她走到门口时,弯了一下腰,好像捡了个什么东西,浴巾很短,她一弯腰走光了

    我滴亲娘哟,她竟然和我一样,没穿打底裤,白花花的,晃花了我的眼。

    她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老是诱惑我,难道是想让我主动吗?这怎么能行呢?

    我知道自己没那么大的魅力,我们两个之间心里在想什么,都是心知肚明的。她来这里,也许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而我呢,也只是想利用她。

    可是这么一个多情的季节,让美女撩得口干舌燥的,想要沉住气并不容易。

    没法子,我只能又去了趟卫生间,打算洗把脸,然后刮刮胡子,缓解一下迫切的心情。

    我稍微有点儿强迫症的,牙膏、牙刷以及刮胡刀摆放的位置以及方向是固定的,但是现在,刮胡刀的方向不对,明显有人动过。

    我拿起我的刀片仔细检查,是湿的,但是我刚才明显没有用过,吉列两层刀片用过都知道,里里面会夹杂一些胡茬,但我的刀片里有几根明显不是短胡茬的毛发……

    果然是城里套路深,这丫头,真是个妖精,是不是有病呀。

    想着,我突然心里一惊,再这么僵持下去的话,说不定胡静和柴志军那边已经生米做成熟饭了,我必须得速战速决了。

    虽然说沉住气不少打粮食,但是那也得分时候啊。

    我来到客厅,看了一眼菲菲,既然这个女人想和我玩持久战,那么这一次,我就直接来一个单刀直入:“菲菲,我看得出来,你是喜欢柴志军的,难道就甘心为了他,深更半夜地来这里和我玩暧昧?说不定,人家现在正抱着别的女人卿卿我我呢?”

    菲菲的脸色果然变了。

    我趁热打铁地说:“怎么说,我们也是老同学。柴志军让你到我家来,难道就没想过你的内心感受吗?这样看来,他心里面未必真的有你吧。”

    菲菲咬了咬牙:“我的事不用你管。”

    我忽地一下站了起来:“你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但是我老婆的事情我能不管吗?明人不说暗话,她现在可能正在和柴志军幽会呢?你能告诉我地址吗?”

    作为柴志军的身边人,我估摸着菲菲肯定知道内情。

    菲菲眉毛一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难道就凭你高中时候悄悄喜欢我吗?真是笑话,那时候,喜欢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菲菲越是发怒,我心里越是有底,因为面对一个失去理智的女人,我才有机可乘。

    我冷笑一声:“那都是陈年老黄历了。我老婆胡静你应该见过吧,无论是姿色,还是学识,甚至是气质,各方面都要胜你一筹。有了她,像你这样的,对我就没了吸引力。”

    菲菲鄙夷地瞟了我一眼:“胡静是比我好,可是柴总看上的女人,没有一个能跑的掉,你就等着哭吧。”

    这个妖精,竟然当着我的面,换好了衣服,气呼呼的就走。

    等她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说话了:“老同学,你喜欢柴志军,我喜欢胡静,所以坏他们两个的事情,是我们两个的共同目的。我如果是你,就会乖乖地把地址说出来,然后坐山观虎斗,那样一来,你总经理夫人的位置,未必没有机会哟。”

    这一句话击中了菲菲的软肋,她一下子停住了脚步,但是并没有回头:“老同学,我并不是小看你。如果柴总真的看上了胡静,就凭你能阻挡得了?”

    我哼了一声:“当然!要知道我现在可是胡静的丈夫,这件事情就是闹到天边,也是我占理!况且说,你只是告诉我地址而已,就算是我被柴志军生吞活剥了,好像与你也并没有什么坏处。可我万一成功了呢?”

    菲菲迟疑了一下:“老同学,你是不知道柴志军的手段,如果他知道是我在从中捣鬼,那么我会死的很难看的!”

    “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不说我不说,柴志军又怎么会知道呢?”

    我明白这可能是菲菲的最后一道防线了,所以明显加大了力度:“富贵险中求,赌一把又有何妨呢?我就不信,你会对柴志军和别的女人幽会而无动于衷?”

    菲菲轻轻叹了口气:“我心里烦,你不如陪我去江边走走呗!至于告诉不告诉你地址,到时候看我的心情了。你赌不赌?”

    省城这么大,我没有一点线索,想挖出柴志军来,比登天还难。所以这一把,我不得不赌。

    但我还是提出了一个条件:“我只陪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无论你说还是不说,我都会走。大不了我闹到悦来大酒店去,今天晚上就算是把天捅个窟窿,也得把柴志军逼出来!”

    菲菲楞了一下:“老同学,你现在真像个爷们!可惜就是以前太腼腆了,否则说不定我真的会喜欢上你哟!就看胡静知不知道珍惜你了!”

    菲菲开着一辆火红色的跑车,速度很快,我家距离江边不远,不一会儿就到了。

    我望着车窗外,问了一句:“这么大的雨,怎么走?”

    她莞尔一笑:“天有不测风云,这个本姑娘早有准备,我带着伞呢?”

    伞挺小的,罩住一米七八的我都不怎么够,她让我举着伞,很自然的挎着我的手臂,在江边漫步,说实话这一瞬间有点小鸡冻,也有点小懵逼。

    我们两个人在夜雨中,看着江景,跨江大桥上的车流,以及江对面高楼上的灯光,本应是个颇为浪漫的场景,然而我却不敢享受这场浪漫。

    我的脑海里全是胡静的画面,如果不是顾忌菲菲的感受,我早就掏出手机看时间了。

    可是她不管这些,还变本加厉地说,江边风大,有点凉,说着往我怀里使劲蹭了蹭。她身上很热,特别是那个半圆蹭着我的手臂,有触电般的感觉。我的心怦怦直跳,强忍着自己没参与互动。

    后来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提议还是回车里吧。

    “我还是坐后面吧,身上都湿了。”我没敢往副驾驶上坐,就无厘头的找到了这么个理由,打算坐后面坐一会儿,应该能平静一下自己驿动的心。

    没想到我刚坐上来,她转身也下了车,拉开后门坐了进来,脱掉了高跟鞋:“我鞋子都进水了,帮我擦一下呗!”

    怎么还来这一套?

    可是还等我拒绝,她很自然的侧过身来,把腿搭在了我的大腿上,然后抽出纸巾,略带撒娇地说:“哎呀,腿太长了我够不到,你就帮我擦一下吧。”

    擦还是不擦呢?这下我可更尴尬了,心跳突然加速,比刚才她躲进我怀里的时候跳的还厉害。只见她两条细长的双腿,穿着不透明的黑色丝袜搭载我的大腿上,裙子很短,在车内昏暗的灯光下甚至可以隐约看到裙底的些许春色。两只小脚丫就放在我的那啥上面,我敢说,只要我那里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她肯定能发觉。

    我悄悄做了几个深呼吸,大概擦了两下,她并没有穿上鞋,而是翻了个身,蜷缩着身体,头枕在我的大腿上,脸冲着我肚子:“有些困了,让我眯一会儿。”

    她的右手很自然的伸过来,说要摸摸我的腹肌,看我这段时间是胖了还是瘦了,可是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怎么滴,摸到了不该不可描述的位置,故作娇羞的收回手:“哎呀,我好像放错地方了,哈哈。”

    看得出她原本白皙的小脸儿上泛起了红晕,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甚至能感受到她加快的心跳。

    后来她咬了一下嘴唇,很期待的看着我。

    这样的雨夜,如果我们俩在车里发生些什么,绝对不会有人看到。

    可是想起胡静,我还是强行把子弹按在了枪膛里,狠着心拿出手机看了看,说道:“老同学,半个小时已到,你说还是不说呢?”

    菲菲的表情很复杂:“其实,我刚刚是在试探你。可是你把持住了。你别看柴志军平时风度翩翩的,其实你不知道他有多狠。我也是不想让你受到伤害,所以才故意拖着不说的。”

    我盯着菲菲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老同学,你不说的话,对我的伤害更大。我也不逼你,你如果真的不想说的话,我现在就去酒店闹了。特么滴,有钱了不起呀。我要让柴志军,一夜之间,名声大噪!”

    我刚刚拉开车门,却被菲菲叫住了:“李明,你这个犟劲头,真服了你啦!我说还不行吗?”

    请将不如激将,我的激将法成功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