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轻轻叹了一口气:“柴总今晚要和一个女人在枫丹白露别墅幽会,但到底是不是你老婆胡静,我就不得而知了。”

    基本实锤了!

    我身子瞬间僵住了,过了好久才筛糠一般抖了起来。

    作为一个男人,我决不会为了这样一个不知自爱的女人伤心,我只是在祭奠我过去三年的爱情。

    菲菲被我的样子吓坏了,急忙过来拉住了我:“老同学,你没事吧。”

    我惨然一笑:“我能有什么事?”

    菲菲又叹了一口气:“强扭的瓜不甜,既然胡静不想跟着你了,就任由她去吧,好聚好散不是,你也犯不着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在一棵树上吊死。”

    我咬紧了牙关,然后从牙缝里蹦出了一句话:“她可以离开我,可以和任何男人好,包括柴志军在内,但是应该先和我离婚呀!这样给我戴绿帽子,算是怎么回事?”

    菲菲还想劝我,但嘴巴动了动,却始终没再说什么,看来可能是被我的脸色吓到了。

    我死死盯着她的眼睛:“老同学,枫丹白露别墅区那么大,我就是找到天亮,也找不到那对狗男女,你总该告诉我具体的门牌号码吧。”

    “老同学,我算是服了你了!”

    菲菲摇了摇头:“第一排十六号,门口有立有两只巨大的铜狗,那就是柴总新买的别墅了。”

    “多谢!”

    我也顾不得外面的大雨,撒开脚丫子就跑进了雨幕之中。隐隐约约听到了菲菲在身后喊些什么,可是我已经没有心情去听了。

    此刻此刻,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找到这对狗男女,然后把他们撕碎了。

    我跑了一百多米吧,才想起来枫丹白露别墅区距离江边少说也有七八里呢,天这么晚了,又下这么大的雨,出租车肯定是打不到了。等我跑到地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早知道这样的话,还不如让菲菲开车把我送过去呢。

    可是我又一想,菲菲毕竟是柴志军的人,她能够把两个狗男女幽会的地方告诉我,已经难得可贵了。如果再开车送我过去的话,万一被别人知道了,柴志军肯定饶不了她。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何必要把她这个局外人搅在里面呢。

    我正在胡思乱想呢,一辆跑车在我身边停了下来,车玻璃摇了下去,从里面露出了一张国色天香的脸,正是菲菲:“李明,赶紧上车。这么大的雨,等你跑到枫丹白露,黄瓜菜都凉了不说,你自己也非得被淋出病来。”

    我心里一热,看来菲菲这个人并不像她以往表现出的那样,唯利是图。

    就算是她想坐山观虎斗,但是也犯不着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呀。

    这个时候用不着矫情,我拉开车门,也顾不得自己浑身的雨水,坐到了副驾驶座上。然后看了菲菲一眼:“老同学,谢谢了。如果我今晚上死不了,以后必有重谢!”

    菲菲一边开车,一边瞪了我一眼:“你能谢我什么?你就是拿全部家当给我,也比不上我从柴志军身上拔下一根毛来。”

    这话虽然不好听,但却是铁一般的事实。我也没啥难为情的,扭头看了菲菲一眼:“既然知道我的答谢之礼有限,那你为什么要帮我呢?”

    菲菲淡淡一笑:“我如果说是看不惯柴志军这样欺负你,你信还是不信?或者就算是我为自己的青葱岁月买单吧。那时候的我,并不像现在这样势利。社会真是一个大染缸,一踏进来,很少有人不会变的。只不过,你是一个例外,你身上还保持着当年的赤子之心。或许,这也是我高看你一眼的缘由吧。”

    我轻轻摇了摇头:“我哪有那么好?其实我也变了不少,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

    “是吗?”菲菲的眼神瞬间变得柔情似水:“也许你有些变化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好像没有一个男人能在我接二连三的攻势下,还能把持住自己的。这也是你让我佩服的地方。如果换做别的男人,在知道自己老婆出轨的情况下,很可能抱着你玩我也玩的心理,哪像你,一直守着自己的底线。”

    我觉得自己的脸上有些发热,连忙说道:“老同学,你又何必怀疑自己的魅力呢?说老实话,我没有传说中柳下惠坐怀不乱的定力。刚刚在车里,我差一点儿就要缴械投降了。”

    “是吗?”菲菲咯咯笑了起来:“但你最终还是拒绝了我,这一点就足够让本姑娘不计代价地帮你了!”

    我呆呆的望着菲菲的侧脸,在路灯下显得美艳不可方物。都说女人不可捉摸,这个菲菲尤甚。

    菲菲也是老司机,车速很快,我们只不过聊了这么几句,枫丹白露已经到了。

    她一脚踩了刹车,又看了我一眼:“老同学,到了这儿了,我不想再劝你什么了。只能送上四个字,作为告别之语了。”

    我已经下了车,听到这话又扭回了头:“哪四个字?”

    菲菲的脸色很慎重:“祝你好运!”

    我知道她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但是作为一个男人,遇到这种事,是绝对不可能退缩的。

    于是就呵呵笑了起来:“听你这么一说,这里就是龙潭虎穴了?”

    “差不了多少。”菲菲皱了皱眉头:“反正据我所知,这些年来,凡是和柴志军作对的人,下场都不太好。”

    “别那么悲观好不好,也许我李明是个例外呢?”我迈开大步,头也不回地向大门走去,耳边传来了菲菲的一声叹息,我只装作没有听到。

    这个时候,菲菲不会骗我。

    但柴志军的家,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一闯。只因为那个陪伴我几年的女人在里面,我想当着她问一个答案,既然不爱了,那就先分手,为什么非得给我戴绿帽子呢?

    没想到我走到小区门口,却被一个五大三粗的保安挡住了。

    这也难怪,我现在淋得就像落汤鸡一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怎么也看着不像枫丹白露里的住户。

    他绷着脸问我找哪一个,我想了想说找自己老婆。

    保安笑了,是那种嗤之以鼻的笑:“你家住几号,我怎么看着你面生吶!”

    保安看我不说话,就把话说开了,说我要进去也成,但是得登记,这也是例行公事。他也得为住户的安全考虑。

    可是我急急忙忙的出来,钱包忘记带了,身份证自然没在身上。

    我好话说了一箩筐,可是他就是不肯变通,急得我真的想动手,虽然他人高马大的,但我也并不害怕。

    今晚上,没有人可以阻挡我!

    也许是他被我的样子吓坏了,立马犯怂了:“我正郑重警告你呀,这里可不是你为非作歹的地方,识相的话快走,要不我就用对讲机呼叫兄弟们了!”

    我正一肚子火没处发呢,真想一拳把他撂倒了,然后冲进去算了。但是想了想,那样一来的话,自己非得会被围攻不可,后来还会被带进派出所,大事不就被耽误了吗。

    好汉不吃眼前亏,没法子,我恶狠狠地瞪了他几眼,然后不情不愿的离开了。

    捉奸就像进行一场战役,对时机的把握要求非常高,如果错过了,那就完蛋了。

    如果菲菲知道,我怒气冲冲地赶过来,最后连大门都没进去的话,非得笑出声来的。

    而我自己也会被气炸肺的。

    我想来想去,既然不能来硬的,那就来一个迂回战术,借着大雨的掩护,来了一个越墙而入。

    这里的围墙并不高,也就是两米出头吧。如果过于高了,会给人一种住监狱的感觉。但是安全方面还是要考虑的,所以墙上面杂七杂八地装着一层玻璃碴子。

    天黑,我当时没注意,进去之后,才感觉手掌火辣辣的疼,借着路灯一看,才发现多了两道口子。好在不是太深,血流的并不多。

    还没见着正主呢,我就见血了。

    这也不知道是好兆头还是坏兆头,管他呢,我就当自己是一个过河的小卒,根本没有退路可言。

    我把上衣脱下来,把手掌缠了缠,然后往第一排那边走去。

    到底是豪华别墅区,各种设施比我住的地方强的太多了,就算是整个省城来讲,这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菲菲说过,柴志军的门口有两头铜狗,所以非常好找,我很快就找到了地方。

    好家伙,柴志军果然是财大气粗,光是大门,看着就比别人那边气派多了。

    不过他这人也够古怪的,别人的大门都是石狮子,而他却是两条狗,不知道是什么讲究。

    我刚准备从大铁门上翻进去,突然有人喝了一声:“你小子和我玩计谋,差得远了。告诉你,我已经跟踪你好久了。乖乖跟我去保安室走一趟吧!”

    乖乖,竟然是那个五大三粗的保安,特么滴,真是人不可貌相呀,这厮长得像猛张飞,谁知道心思缜密,还能够玩计谋哟!

    怎么办?

    看我不吭声,这家伙也不客气了,上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看来是想把我生擒活捉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