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里面正一团怒火无处发泄呢,怎么会束手就擒呢,手腕一翻,就化解了他这一招,然后借力打力,揪住他的肩膀一拽,同时脚下一勾,那个保安别看个子大,但是下盘并不稳,当场来了一个狗吃屎。

    这个时候了,我也不怕他叫人过来。

    账多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人,我马上就要和大名鼎鼎的柴志军正面硬刚了,区区几个保安又算得了什么呢。

    让我意外的是,那家伙并没有用对讲机叫人,而是坐在地上冲着我伸出了大拇指:“兄弟,你真有两下子,能一招放倒我大牛的人并不多,俺服了哟!”

    我冷冷哼了一声,把他拽起来:“大牛哥,有警惕心是好的,但是看谁都像坏人就不对了。你仔细想想,我如果想做坏事,早就把你给撂倒了。”

    大牛爬起来嘿嘿直乐,掏出一支烟给我点上了:“兄弟,你这话有理。说吧,有什么事哥哥能帮你的,一定尽力而为!”

    看样子大牛也是从农村来的,憨厚劲儿还保持着。作为从农村出来的孩子,我知道这种人能靠得住。但是我是要和柴志军为敌的,就算是大牛站在了我这一边,又能怎么样呢?

    他拿我当兄弟,我可不能连累人家呀。

    我使劲吸了一口烟,烟雾缭绕之中,仿佛出现了胡静甜美的笑容,是那样的刻骨铭心。要不是当着大牛的面,我都要落泪了。记得我和胡静第一次接吻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用力,当时把她给逗乐了。

    不过那时候她带着不可描述的娇羞,而现在呢?

    我找了个理由把大牛打发走了。他听说我是柴志军手下的员工,现在是找柴总汇报工作的,就信以为真了。

    等我一个人站在柴志军的大门前,望着门口那两头凶恶的豺狗,怒气值已经达到了顶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弱小的武大郎,为什么敢去捉西门庆和潘金莲,因为这关系着一个男人的尊严。

    我本来想破门而入的,可是看了看坚固的防盗门,明白现在踹门,等于是打草惊蛇,万一柴志军和胡静死赖在屋里不出来,我还真没辙,必须得想一个万全之策才行。

    我左右看了看,发现转角处的墙上挂着一个配电盘,心里顿时有了主意,上去就把电闸给拉了。

    我靠着墙等了一会儿,后来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就把烟头一扔,过去开始敲门。

    呵呵,这里用敲有些不合适,其实我是用拳头在砸。

    时候不大,屋里传来了一个凶神恶煞的声音:“谁呀,天这么晚了?”

    这个人的声音我有些熟悉,很可能是柴志军的司机兼保镖柴勇。我听说他是个高手,三五个人近身不得。

    如果面对面单挑的话,我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看来他真是柴志军的心腹,和女人幽会也带着他。

    怎么办呢?

    柴勇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并没有直接把门打开,而是先打开了一个小门,用手电筒往外面照。

    我急中生智:“勇哥,我是李明啊。前两天才被柴总安排到河洛市那边做水电主管。”

    一个水电主管当然也不会被柴勇放在眼里,但起码要比一个无名小卒有价值。

    柴勇蹬着一双大眼:“李主管,我听说过你。不过据我所知,你现在应该在河洛市,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是这样的。”我压低了声音:“勇哥,我在河洛听到了一个消息,说是有人要对柴总不利。所以就连夜赶回来了。”

    “是吗?”柴勇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

    我当然明白,仅仅凭借着一句话要让柴勇相信并不容易,因为柴志军手腕很硬,酒店上下几乎人人唯命是从。

    我看了看黑乎乎的别墅楼,就开始借题发挥了:“勇哥,本来我也不相信的,所以就悄悄守在外面,如果柴总这边一切都好的话,我自然就不会露面了。可是刚刚我发现一个人破坏了别墅的线路。就琢磨着是不是对手要下手了,所以就冒昧的前来敲门了。”

    我这番话有真有假的,柴勇也慢慢有些相信了。

    毕竟虽然悦来酒店内部是铁板一块,但是柴志军在外面还是有几个对头的。

    柴勇想了想说道:“李主管,你稍等一下,我去给柴总说一下,看看他的意思再说。”

    如果这件事让柴志军知道,那就糟了。

    毕竟如今胡静就在他枕头边,他就是用脚趾头想一想,就知道我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我急忙说道:“勇哥,你是柴总最信任的人,这点小事犯不着去惊动他。你知道的,我们男人,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有人打断那连绵不断的攻势。”

    柴勇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也是,对手还没现身,也是只是一个虚张声势的小毛贼呢?我就这样一惊一乍,还不让柴总笑话。”

    我趁热打铁地说:“勇哥,不如这样,你开门让我进去。我们两个守在这里,也好有个照应。”

    柴勇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从牙缝里蹦出了一个字:“成!”

    也难怪他心动,这么大的别墅,黑灯瞎火的,多一个人守着,就多一份安全。

    听到柴勇开门,我从路边的花池里,拎了半截青砖,背在身后。

    柴勇对我没有一点的防备,直接把门打开了:“李主管,赶紧进来吧。”

    “好!”话音声中,我一膝盖顶在了他的小肚子上。

    柴勇淬不及防,身体像虾米一样弯下了腰,被我接下来一转头拍倒在地上。

    我把这家伙拉进门里,把大铁门锁好了,然后捡起来柴勇的手电筒,往二楼走去。

    这座别墅有三层楼,我听菲菲说过,柴志军喜欢住在二楼最里面,所以就直捣黄龙了。

    我很快到了门口,听着里面好像没什么动静。难道这是他们两个人大战之后的宁静,奇怪的没有鼾声呀。

    突然,我闻到了一种陌生的香水味。

    在我的印象里,胡静是从来不擦香水的,因为从我们认识的第一天起,我就说过最喜欢的是她身上的体香。

    可是今天,她却擦香水了,女为悦己者香,这其中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突然,我似乎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连忙蹲了下来。门上有猫眼,如果屋内人刚好在看猫眼的话,他就暴露了。

    我蹲下后仔细闻了一下香味的浓度,又感受了一下气流,看来香水味是胡静经过门口时留下的气味。

    这个时间段不会超过十分钟。毕竟像门口这种香味,时间一久,就会散去的。

    以柴志军的身份,肯定请有专职保洁,这个房间里也不会有什么垃圾,所以我排除了胡静在凌晨三点多钟出去扔垃圾的可能。

    当然,还有另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胡静和某个气味很淡的人共同在门口逗留了一会儿,可能是在聊天,可能是送客时的客套,也可能是相见恨晚时的缠绵。

    绝对是缠绵!柴志军既然选择和胡静在这里幽会,那就不可能在这里会客!

    这个可怕的念头一产生,我就觉得一颗心已经是千疮百孔。我不敢去触碰这个念头,甚至更不愿意去想。

    我已经确定胡静在屋里了,既然胡静在,那么柴志军绝对也在。

    都说男人提起裤子不认账,但是大多数男人在欢愉之后,还是喜欢继续待在女人身边的。也许就是搂着说说情话,还有的是为了重整旗鼓而养精蓄锐。

    既然他们两个都在屋里,那就不可能不发出动静。

    然而,我等了十来分钟,屋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寂静,没有说话声,没有呼吸声,没有脚步声,没有物体碰撞的声音,就好像门另一边空无一人。

    如果不是知道胡静就在里面,我甚至会产生这是个空房子的错觉。

    我想了想,又拿出了手机,这一次不是看时间,而是打电话。

    既然胡静关机了,那就打柴志军的。

    作为一家连锁酒店的话事人,柴志军应该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柴志军的声音非常温和:“我的李大主管,河洛的风景还不错吧,尤其是美女众多,你是不是看花了眼呢?”

    我竟然异常的平静:“还行。”

    柴志军哈哈一笑:“怎么啦,李大主管,这么晚打电话来?是不是孤枕难眠?不如你征求一下你老婆的意见,让她连夜赶过去也行。”

    装!真能装!

    俗话说得好,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就算是柴志军也不例外。要不他会对我这么热情,这么客气。

    我冷声道:“好呀,我还真的想静静,现在就想见她,你派人把他送过来吧。”

    “真的假的?”柴志军本来就是开玩笑,没想到我真的拿根棒槌当针了。

    我一字一句地说:“当然是真的!我不但要在十秒钟之内见到胡静,还要见到你柴总!”

    柴志军还在乐:“十秒钟!你以为我是神仙吶!”

    “你不是,我是!”

    我有节奏地开始敲门:“柴总,我已经来了,你不会让我吃闭门羹吧!”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