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拿定了主意,只要柴志军胆敢开门,那我就像对付柴勇一样对付他。不和他说什么废话,讲什么道理,先撂倒了再说。

    他既然觉得我好欺负,敢给我戴绿帽子,就得承担这样的后果。

    柴志军依然在笑:“李明,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和阿勇联合起来逗我玩呀?大半夜的,有意思吗?”

    他的语气相当平静,根本听不出来他内心的波动。

    我不得不佩服,这厮真的很能沉得住气,是一个做大事的人。

    但不管他是什么人,无论多么优秀,只要触及了我的底线,那就要接受我暴风骤雨一般的报复。

    就算你是坚硬的石头,我是脆弱的鸡蛋,那我拼着粉身碎骨,也要糊你一身蛋清。

    于是,我又敲了十下门,九浅一深,不不不,应该是九重一轻,错落有致。然后在电话里说:“柴总,你仔细想想,就算是我买通了柴勇,但现在我有时间和他串通吗?”

    “哦,越来越有意思了。”

    柴志军仍然没有惊慌失措:“李明,看来以前我还是低估你了。说吧,这么晚急匆匆地从河洛赶回来见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明知故问!

    这厮分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反正是豁出去了,没什么不敢做的,也没什么不敢说的:“柴志军,别装模作样了好吗?你如果是男人身上骨头够硬的话,就把门打开。我们两个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对话,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柴志军哈哈大笑起来:“李明,就凭你,也配和我决斗?”

    我什么情况都考虑到了,但就是没考虑到堂堂的柴总,会做一个缩头乌龟。

    他的门价值不菲,就算是我找一把消防斧来,天亮之前也别想破门而入。

    而这么长的时间,无论是搬救兵还是报警,柴志军能够想出一万种方法,轻轻松松地碾死我。

    柴志军在电话那边吧唧了一下嘴:“我刚才低头往裤裆里看了看,那里的确有一个庞然大物,但是很可惜,并没有一点点骨头,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话音刚落,这厮就把电话挂了。

    我气冲冲而来,本以为能和柴志军之间来一场酣畅淋漓的pk,但没想到却被人家一招闭门不出,就无计可施了。

    怎么办?走吧,我实在是不甘心。更何况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就算是我离开了悦来大酒店,那柴志军也能想出别的办法来消遣我。

    不走吧,守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就算是柴志军担心名誉的问题,不想闹得满城风雨,不报警,不找帮手。可是柴勇的体质和抗击打能力是出了名的好,等会他醒过来之后,肯定会把我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我琢磨着,是不是先把鞋带解下来,然后把柴勇捆起来再说。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谁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

    难道是为柴志军做说客来的。别的事都好说,但是这件事不行!说到天边都没得商量的余地!

    我一看来电显示,不由得惊呆了,我想到了所有人,就是没有想到她。与我相爱数年,才领证没多久的胡静。

    呵呵,真是个笑话。她如今与我仅仅一门之隔,却不敢出来和我相见,反而要打什么电话。我想都没,就把电话给压了。

    没想到她一点都不识趣,再一次打过来了。

    这个恬不知耻的女人,还有脸接二连三地给我打电话。她想干什么,不言而喻。肯定是受了柴志军的指示,想劝我离开的。

    可能吗?我如今已经兵临城下,岂能就这么草草了事,那样的话,就连我都会看不起自己的。

    我刚要压电话,忽然又想,先听听这个女人想说些什么,再做道理。

    于是我把电话接通了,果然是我非常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以前听起来异常的悦耳,就像是黄莺鸣叫,泉水叮咚,但是如今听在耳朵里,却让我感到了一阵恶寒。

    我非常好奇,胡静的声音很平静:“老公,我想你了呗,想你想的睡不着。”

    这样肉麻的情话,我们相爱这几年来,不知道已经说了多少,可是这一次她绝对不是发自肺腑,而是在逢场作戏。

    我们两个一起去民政局领证的时候,是何等的甜蜜,当时也想不到,我和她这对模范夫妻,也会也有这么言不由衷的时候。

    胡静笑了,我听的很清楚,她的确笑了。

    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不得不说,自己的老婆,心理素质异常强大。

    胡静笑着说:“老公,你明天还要上班呢,早点儿休息吧。如果真想我的话,明天就请假回来,我洗干净了等你!”

    又是洗干净了等着的戏码,不过这和以前不同,这一次,我和胡静之间掉了个个儿。

    如果我还像以前那样被蒙在鼓里,那么肯定会为胡静的话感动的,可是如今,我能够感觉到的只有讽刺。

    她虽然没把话挑明了,但是明里暗里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我赶紧回去洗洗睡了,那么今后还能够做夫妻,还能够和她一亲芳泽。

    潜台词就是,如果我不听话,那么我们今后就没有未来了。

    真是笑话!胡静,自从你和柴志军黏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没有未来了。难道你还幻想着,我头顶着绿油油的帽子,然后再和你像以前一样过日子,真的是异想天开。

    “老公,早点睡!”胡静在我义愤填膺之际,挂了电话。

    我再仔细回想着她的所有话语,真的是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把电话揣进兜里,开始继续和柴志军叫板:“柴总,你别想着蒙混过关。你今晚上不开门的话,我就不走了!”

    屋里死一般的寂静,柴志军根本就不搭理我。

    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忽然听到了一声女人的叹息声,有些熟悉,但并不是胡静的声音。

    怎么回事?是柴志军在玩左环右抱一箭双雕?还是说屋里的女人根本就不是胡静?或者是说,胡静在故意装出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旨在麻痹我的神经?

    我想了又想,三个可能性都有。但是我更倾向于后者。

    我就像是那个守株待兔里的农夫,在等待着兔子前来撞树,等待着胡静的再次发声。

    等待比我想象中还要漫长,等待的过程也比我想象里痛苦,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就在我不停地纠结之时,屋里终于有了动静,好像是有人起床的声音。

    听脚步声是个女人,她好像到了客厅,拿起墙角的暖瓶,倒了一杯开水。

    胡静有凌晨喝水的习惯,看来确实是她。

    但是接下来她问了一句话:“亲,你要不要也来一杯?”

    这个声音与胡静很像,肯定是她,绝对错不了。

    久久不吭声的柴志军笑了:“我不想喝水,我只想再与你来一次来一次盘肠大战,就让门外那小子听着心痒痒去吧。”

    “柴总,你好坏哟!不过人家喜欢!”

    没想到胡静发起浪来,是这么的贱。

    不过如果柴志军真的和胡静在我的听力范围之内,上演一出好戏的话,那绝对是对我最大的羞辱!

    那一瞬间,我几乎把拳头都攥出水来来了。捡起地上的半截青砖,狠狠地砸向了防盗门:“柴志军,有种的话,你就把门打开!”

    我不知道自己叫了多久,反正已经把自己叫的声嘶力竭了。也许在我的内心深处,是为了用自己的叫声,来掩盖屋里啪啪之音吧。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门突然开了。屋里不知道点了多少根红蜡烛,反正是一片喜庆。

    柴志军衣着整齐地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样的穿戴,是如何进行那种死去活来的运动的。

    我正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呢,柴志军一脚踢了过来,力量很大。我就像半截麻袋一样,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对面的走廊墙壁上。浑身上下就像散了架似的,一时半会根本爬不起来。

    没想到平日里文质彬彬的柴志军竟然是个高手,比柴勇强出很多的高手。

    柴志军冷冷哼了一声:“李明,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竟然敢深更半夜打上我的门?我好心提拔你做了水电主管,难道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

    “好心!”我笑了:“柴志军,都到了这步田地了,你就别假惺惺了。这样只会让人恶心的!”

    “哦?”柴志军拉过一把椅子,大马金刀地往上面一坐:“我倒想听听,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还装?”我咬牙切齿地说:“夺妻之恨!难道这个理由还不够我打上门吗?”

    柴志军惊讶的说:“夺妻之恨?你是说小静吗?”

    “小静?小静也是你能叫的吗?”我挣扎着爬起来,一步一晃地走向了柴志军。

    赤手空拳的话,就是三个我加起来,也不是柴志军的对手。

    而就在前边一米远,那半截砖头还在,那是我扳回败局的唯一希望。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没有菜刀的话,有半截板砖也不错,总比空着手厉害。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