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志军真的是太骄傲了,就那么冷眼瞧着我把半截搬砖捡起来,然后鄙夷地说道:“李明,你在我眼里就是蝼蚁而已,别说拿半截搬砖,就算是给你一把刀,老子就是站着不动,你还是伤不了我一根汗毛!”

    吹牛逼还不带报税的,我就不相信了,既然我之前能够一板砖撂倒柴勇,那么照样能把大言不惭的柴志军解决掉。

    “狗杂碎,去死吧!”我的战意异常强烈,根本用不着动员,半截搬砖就呼啸着拍向了柴志军的脑瓜子。

    成败在此一举,所以这一下我几乎用上了吃奶的力气。

    柴志军果然一动不动的,任由搬砖拍到自己头上。

    只听得啪地一声,我以为这厮要被自己开瓢了。谁曾想,他的脑袋屁事没有,板砖却碎了。

    要知道那可是我从花池边上扣下来的半截青砖,又厚又大不说,而且吸收了不少雨水,非常结实,就算是砸到大石头上,也不可能碎得如此彻底。

    望着我目瞪口呆的样子,柴志军笑了:“李明,我长这么大,除了我父母之外,你是第一个敢对我动手的人,而且还是拍我的板砖,你说我该如何处理你呢?”

    霎那间,我明白菲菲所说的话了,柴志军果然非常可怕,甚至能用妖异来形容。头顶能开转的硬气功高手不少,但是能像他这样,一下子把吸饱水的青砖震得粉碎的硬气功,我还是头一次见识到。与这样的人放对,就算是十个我也不够人家收拾的。

    但是夺妻之恨犹在,打架能输,这口气绝对不能输。

    我同样鄙夷地望了柴志军一眼:“有钱了不起呀?能打了不起呀?难道既有钱又能打的人,就可以肆意勾引下属的老婆吗?”

    “我勾引下属的老婆?”柴志军一脸的纳闷:“不知道你嘴里的下属,说的是哪一位呢?”

    “还装?”反正我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豁出去了,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那个可怜巴巴的下属,指的当然就是我自己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犯得着从河洛连夜赶回来,打到你门上来!”

    柴志军真是会装,都这种时候了,还是一脸的无辜:“你?我勾引你老婆?你老婆是谁?”

    我冷笑一声:“没想到刚刚豪气十足的柴总,也有敢做不敢当的时候。我老婆当然就是你刚刚嘴里的小静了,现在就龟缩在屋里,你有胆子让她出来见我吗?”

    “小静?该不会叫小静的女人都是你老婆吧?”柴志军气极反笑,拍了拍手大声说道:“小静,你不是还没结婚吗?什么时候有老公了?你也别害羞了,出来见见你这位陌生的老公吧!”

    “是谁敢冒充我林静的老公?”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和胡静的声音似乎如出一辙。她说话的声音一直就是这样,几乎能撩到听的人的骨头缝里边去。

    如果说今晚上之前,我我听着如此妙音,心里面想的是你侬我侬的话,那么现在,我内心深处却泛起了一种深恶痛绝的厌烦。

    不对,等等,我老婆不是叫胡静吗?什么时候变成林静了?

    我楞了一下,急忙揉了揉眼睛,打眼望过去,只见烛光下,一个前凸后翘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隐隐约约望过去,还真的胡静有几分神似。

    但我明白,她不是胡静,就算是身材、声音和胡静有些像,但终归不是胡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柴志军又来蒙我?不对呀,现在他已经完全掌握了局势,不论是走哪一种渠道,都能让我灰头土脸,三五年内翻不了身,用不着如此大费周章呀!

    没想到本人轰轰烈烈的捉奸行动,就这么耻辱的结束了。

    我真的不甘心,一下把林静扒拉开,然后发疯一般地闯进了屋里。屋子很大,但是再没有别人,床底下、柜子里统统没有。

    我使劲吸了吸鼻子,这里根本没有胡静的气息。

    我再次品味菲菲的话语,才终于明白,原来柴志军今晚上的幽会对象不是我老婆胡静,而是眼前这个风情万种的尤物林静。

    那胡静去了哪里?和她幽会的小潘安又是谁呢?

    眼前的一切使我无所适从,真的是一切宛如在梦中。

    忽然,我想起来胡静刚刚还给我打过电话,当时我以为她就在屋里,与我只是一门之隔,所以她说的一切我都想当然地认为是假的。

    如今仔细想来,真的是莫大的讽刺。

    我掏出了手机,再一次拨通了胡静的电话:“你在哪儿?”

    胡静看来是刚从梦中惊醒,晕晕乎乎的说道:“老公,看你这话问的,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这么晚了,我当然是在家里呀!”

    “在家里?”我冷哼了一声,因为我和菲菲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胡静根本就不在。

    胡静可能是听出来了我声音里的不信任,就说了一句:“老公,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不相信的话,那就开视频吧。”

    开视频就开视频!

    我挂了电话,打开了微信,视频里的胡静,穿着睡衣,从她背后的设施来看,果然是在家里。

    我彻底被搞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胡静不是去和小潘安幽会了吗?难道是幽会结束之后,回家了?不行,这件事必须得当面问清楚不可。

    我结束了视频,喃喃自语着,就想往门外走。

    这个时候,一个五大三粗的身影拦住了我:“姓李的,柴总还没发话呢?你这就想溜了吗?”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柴勇。真的是屋漏偏风连阴雨,一个柴志军就已经完全吃定了我,现在再加上一个恨我入骨的柴勇,看来今晚上我是见不到胡静了。

    严格说起来,我非法侵入民宅和故意伤人这两条罪是洗不掉了,就算是不动私刑,人家柴志军只需要打个电话,就能让我吃牢饭。

    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太冲动了,没把事情查清楚就贸然动手。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先是看了看柴志军,接着看了看柴勇,大声说道:“柴总,勇哥,今晚上这事是我的错,你们怎么处理都行。”

    “哟呵,还有点骨气。你这人很有意思,我真的很不愿惩罚你!”

    柴志军眯着眼睛说道:“不过你都打上门来了,我如果就这么轻易放过你的话,那么我柴志军的面子往哪儿搁?”

    柴志军看了一眼柴勇,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阿勇,还是报警吧。作为省城的优秀企业家,社会名流,我一向是很反对自己动手的。如果人人都想自己动手解决恩怨,那么还要警察做什么呢?如今毕竟是法治社会嘛!”

    “好的!”柴勇恶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就要去打电话。

    我急忙说道:“慢着!柴总,在打电话报警之前,能听我说句话吗?”

    柴志军一摆手,先让柴勇别打这个电话,然后对我煞有介事的说道:“李明,刚刚你还豪气干云来着,怎么现在就认怂了呢?我丑话说到前头,我悦来集团没有一个软骨头,你如果是想求饶的话,还是免开尊口吧。”

    “柴总,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求饶的。”

    我对着柴志军深施一礼,把自己和胡静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作为一个男人,这件事情如今今晚上不搞清楚了,我会死不瞑目的!”

    柴志军点了点头:“男人就该如此!不过,你想怎么样?”

    我斟酌了一下字眼,说道:“柴总,能不能给我一晚上的时间,让我去把事情解决了。不管结局如何,明早八点,我会去派出所自首的。”

    柴志军捏了捏鼻子:“这个事情吗?我得好好想想!”

    “柴总……”一旁的柴勇突然说话了。

    本来我还有几分把握,让柴志军答应我的请求,可是柴勇一说话,我的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要知道我刚刚盖了他板砖,让他在柴志军面前颜面尽失,不用说,他肯定会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的。

    柴志军对柴勇还算客气:“阿勇,今晚上你也是受害人,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柴勇瓮声瓮气地说:“李明虽然莽撞了点儿,但是个男人。我觉得应该给他这个机会,让他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这样以后无论是坐牢,还是继续为我们悦来集团效力,都没有后顾之忧啦。”

    “哦?”柴志军旁若无人地香了林静一口,然后接着说道:“难道你不怕这小子逃了吗?”

    柴勇正色道:“柴总,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李明是绝对不会逃走的!”

    “阿勇,你能够这样想,我非常欣慰。”

    柴志军哈哈一笑,把目光扫向了我:“看在阿勇的面子上,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多谢柴总!多谢勇哥!”

    我没想到柴勇会以德报怨。

    柴志军摆了摆手:“好了,你们两个该干嘛干嘛去吧,我还得再和小静切磋一下呢?”

    说着,他搂着林静进了屋,然后一脚把门踢关上了。

    这个柴志军真是个怪人,被我闹成这样了,他竟然还有心思再来一发!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