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勇真是个实在人,不但在柴志军面前替我说了好话,而且还开着路虎揽胜以最快速度把我送回了家。

    而我在下车的时候,除了一句“谢谢”,就再也拿不出像样的东西了。

    柴勇一脸的郑重:“李明,你不会仅仅一个谢谢就把我打发了吧。”

    我一愣:“勇哥,要不你拍我两板砖吧,我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柴勇摇了摇头:“拍你两板砖屁用没有,再者说我柴勇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你我就算是不打不成交吧。我看这样吧,你只要记着欠我一个人情就是了。”

    柴勇这是明摆着要卖我一个人情啊!

    要知道就算是柴志军不炒我的鱿鱼,那我明天一早就要去吃牢饭了,哪有什么未来?

    虽然我对未来没报什么希望,但是我走向自己家的脚步依然稳健。

    作为一个男人,做事自当有始有终。胡静今晚去哪儿了?那个小潘安到底是谁?她到底出没出轨?这一系列问题必须得搞清楚。

    如果她真的给我带了绿帽子,那么我在去派出所之前,得和她去一趟民政局。

    回到家里,胡静穿着睡衣在等我,看我一脸的狼狈,很是吃惊:“老公,你不是去河洛上班了吗?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我故意敲打他,说自己和柴志军干上了,然后拍了他保镖一板砖。明天一早就要去派出所接受处理呢?

    到了这种时候,胡静竟然还能笑得出来:“听说柴志军的贴身小蜜很漂亮,叫什么菲菲,还是你的老同学来着,你们两个是不是为了她争风吃醋呢?”

    这分明是猪八戒倒打一耙!

    我也就单刀直入了:“这件事情和菲菲没有关系,而是为了别的女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话都说得这么明白了,就差点出胡静的名字了。她纵然反应再迟钝,也知道怎么回事了:“李明,你这人什么就好,就是喜欢疑神疑鬼的。我别的话没有,想说的只有八个字,捉贼见赃,捉奸见双!”

    “好的,我现在就成全你!”

    我受了一夜的委屈,瞬间爆发出来了。

    我拿过来笔记本电脑,直接开机,只要翻出了最美气象专家和小潘安的聊天记录,相信胡静一定会哑口无言吧。

    胡静的脸上看不出来一丝一毫的慌张:“李明,深更半夜的,你开笔记本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找证据了。”看她一副不解的样子,真是演戏的一把好手。

    我突然问了一句:“你这段时间一定在阴阳师吧,我有心理感应,你的昵称应该叫最美气象专家!”

    我以为胡静这一下该坦白了,谁知道她却是一脸的惊讶:“你的感应不行!我从来不玩阴阳师,也没用过最美气象专家的昵称!你知道的,我这人向来对天气不感冒,管他有云还是有雨呢,反正我也不打伞!”

    有云有雨!哈哈,这下子说漏嘴了吧。

    我贴近胡静,望着她粉雕玉琢一般的面孔,轻声说道:“不打伞?骗谁呢?结婚这么久了,我哪一次没打小雨伞?”

    “死相!”胡静拧了我一把:“哪跟哪呀,你这人怎么这么下作呢?刚刚我只是比喻了一下,你可别给我胡乱联想!”

    “不认账是吧?那就让事实说话吧!”

    这个时候,笔记本电脑已经开机完毕,我得意洋洋地打开了阴阳师,准备拿出实锤来。

    可是让我傻眼的是,最美气象专家的号根本没在上面,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快给下了。不用说,一定是胡静,这是标准的销毁证据。

    我扳起了脸:“胡静,别玩了行吗?把你的号登录,大家摊牌好了。”

    “我玩什么了?我再说一遍,老娘这辈子就没玩过阴阳师!”胡静也是一蹦三尺高。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必须得另辟蹊径才行。

    所以,我放弃了阴阳师上的聊天记录,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反问道:“胡静,就算那个最美气象专家不是你,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今晚上去了哪里了?怎么我刚一离开家,你家彻夜不归了呢?”

    胡静寸土不让:“李明,麻烦你用此准确一些,不是彻夜不归,而是半夜不归,因为老娘已经回来一个多小时了,如果不是你的打扰,早就梦到周公了!”

    我不能被她带到沟里去,急忙找准了方向:“就算是我说错话了。那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大半夜的时间,你去了哪里?是不是去见那位小潘安了?”

    “哪门子的小潘安?老公,这世上这么多男人,只有你在我心里,称得上潘安两字!”

    胡静真是个妖精,一会冰冷如霜,一会儿热情如火的,如果不是我默念了几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话,早就被她融化了。

    我狠了狠心:“别转移话题,说正事!”

    “你这人怎么如此不解风情?搞不懂我当初怎么会看上你?”胡静瞟了我一眼:“老娘寂寞难耐,所以约了几个小姐妹,出去打麻将了。”

    说着,胡静还报上了三名麻友的姓名和电话以及棋牌社的地址,以供我随时查问。

    我知道,今晚的行动以失败而告终了。因为以胡静的一向做派,既然她亮出了底牌,那么肯定是真的,是经得起调查的。

    难道真的是我冤枉了她?

    那么那位最美气象专家到底是谁呢?

    忽然我眼前浮现出一个俏丽的影子:菲菲。

    如果这一切是菲菲设的局的话,就能讲得通了。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是奉命行事,还是另有目的?

    我躺在床上,愁肠百结。

    胡静睡在床的另一头,看来她也是睡不着,不停地拿脚尖蹭我。弄得我心里直痒痒,但是明天一早我就要去派出所自首了,现在哪里还有心情有云有雨。

    胡静什么时候这么没面子过,索性爬到了我这头:“老公,明天你就要去派出所了,还不定什么时候出来呢?怎么,不如来一发,妾身为你以壮行色。”

    “没意思!没心情!”我破天荒地直接拒绝了。

    胡静继续诱惑我:“姓李的,你可要想清楚了。这一次可以不带小雨伞哟!”

    听了这话,我再也矜持不下去了。

    明早我这一去,还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如果不带小雨伞的话,给自己留个后也是好的,最起码能让胡静心里有个寄托。

    来就来,两口子谁怕谁,反正她出轨的事情没有实锤,目前还是我李某人的老婆。

    我累了大半夜,所以只能梅开二度,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胡静已经去上班了,早餐已经准备好,都是我爱吃的东西。

    餐桌上还放着一张纸条:“老公,别那么灰心丧气的,车到山前必有路。你这一次因祸得福也说不定哟!”

    “因祸得福?”这种好事我想都不敢想。

    没想到胡静的话很准,我早餐还没吃完,人力资源部经理就亲自打过来电话,说是柴总已经下了命令,鉴于我为人实诚、勇敢,所以荣升为河洛市悦来大酒店副总经理,即可上任。

    我傻眼了!

    我从来没想到柴志军竟然有如此心胸。人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看来是个做大事的人。

    人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待之!

    我收拾了一下,准备等中午胡静回来,一起吃顿饭,就再次去河洛走马上任了。

    至于柴志军那边,我并没有打电话表示感谢。因为他是个做实事的人,并不需要这样的口头感谢。

    还有就是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我肯定是不会离开省城的。

    虽然人力资源部的人催了好几次,我都搪塞过去了。

    我找了个机会,在胡静手机上弄了一个查找手机这个功能,会者不难,这个东西其实没那么神秘,就是查找iphone啊,然后在ios内置功能,再输入她的帐号密码,就能定位到她。

    我当时想的也是去去心病而以,没想到第二天,果然出事了。

    那天胡静说单位让她去郊区参观交流,大约晚上十点多钟回来。然而我定了一下位,却发现她在本市万达广场的酒店里。该不会去和小潘安约会去了吧?

    我心里很焦躁,自己安慰自己,万达酒店是建在万达广场上面,而定位只定到地图的平面,说不定她是在一至四楼的商场里而不是在高层的酒店里。

    可是这又说不通呀,本来我通过手机用另一种办法搜寻确凿现场证据,但我又不是黑客,查找手机极限就只能定位到平面,还能有什么办法?毕竟胡静用的是苹果7,如果是安卓机就好了,我能远距离操控她的摄像头进行拍照。

    我打算直接打电话问胡静到底在干嘛呢啊,看她怎么说。她如果真是在逛万达广场,那就会说逛万达呢,如果真的是在酒店打麻将呢,也会实话实说,但如果是干别的有意义的事情,那就连万达都不会提,会说在外面或者在工作呢,那样的话,我的原谅帽只怕就要戴上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