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又一想,她先前说是去郊区开会,结果定位在市里,这足以证明她是在说谎了,这个电话好像就没有打的必要了。

    可我还是不死心,就用微信发了一条信息,问她在哪儿,她说正在郊区开会。

    到现在还在骗我,我打算亲自到现场看看,看她到底在干什么?

    我到达万达广场时,她的位置已经变了,在一处空旷的广场上,我找了半小时没找到,就坐下来等着她再次移动。

    干什么事情都得有耐心,捉奸更是如此。

    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她终于移动了,大概是在人工河边的凳子上坐着,我悄悄走了过去,果然看见了胡静,跟她在一起的,是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看侧影的话,有点儿像柴志军。

    事情这就清楚了,难怪这厮给我升职加薪,原来是心里有愧呀!怪不得他的手机里把胡静标注成了心肝宝贝,看来他们两个人早就有一腿了。

    至于胡静和我的第一次见红那件事,不用说也是使得什么障眼法了,她有心算无心,办法多的是,如今网络上的人造处女膜可是屡见不鲜哟。

    我脑补着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把牙齿咬的吱吱作响,姓柴的真是打错了算盘,我李明虽然需要钱,但是绝不会为了升职加薪而出卖自己的尊严。毕竟,从小我妈就教育我,吃别人嚼过的馍不香。

    我当时就想扑上去,抽这对狗男女丫的,可是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能轻举妄动。

    因为他们两个眼下并没有什么亲昵的举动,就凭胡静和柴志军的口才,完全可以找出很多借口来,俗话说,捉贼见赃,捉奸见双,沉住气才不少打粮食。

    我等了几分钟,好戏来了,只见柴志军慢慢靠近了胡静,拿起她的手就摸,一脸陶醉的样子。

    我也是男人,他在想什么我心里跟明镜似的,先上来摸手,接着就摸腿摸屁股,再往后就摸上床了!

    我再也忍不下去了,走过去就是一拳,先给他来了一个熊猫眼,然后咆哮起来:“柴志军,你特么滴敢搞我老婆,你说,你是不是那个小潘安!”

    这一瞬间,我已经忘了自己不是柴志军的对手了。

    我越想越气,抄起凳子就想砸他,却被胡静拦住了:“李明,你发什么疯?有话好好说不行吗?这管柴志军什么事?”

    看她这么护着那个男小三,我的心就像针扎了似的,咬着牙吼道:“胡静,你特么滴让开!柴志军都摸你的手了,怎么不管他的事?”

    “就不让,你有种打我好了,免得连累了无辜!”胡静摆明了要和我对着干:“李明,你的眼睛是出气用的吗?你仔细瞧瞧,他根本不是柴志军!”

    我仔细一看,果然不是柴志军,看上去有三十四五岁的样子,年纪比柴志军要大,只是个头差不多,侧脸有些像而已。

    难怪他如此不堪一击呢?原来不是柴志军本人。

    虽然如此,但是我肚子里的气并没有减弱多少:“不是柴志军也不行,反正你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的,就是给我戴绿帽子。而这个人明知道你有老公,还来撩逗你,就该打!”

    “你就知道动手,我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你把话说清楚,我们两个到底是谁给谁丢脸?”

    胡静狠狠瞪了我一眼,扭脸朝那人说道:“张医生,真的不好意思,我把你约出来,是想给我把把脉的,谁曾想却背了黑锅。”

    我一愣:“张医生?把脉的?”

    胡静没好气地说:“这还有假?这位是滨江市有名的妇科大夫张浩。”

    “张浩?”我有些傻眼了,张浩在滨江的名气很大,堪称妇科圣手。但我随之又想,名医怎么啦,在生活作风上照样会犯错误,照样会被胡静的美貌所吸引,照样会充当第三者。

    我竭力使自己冷静下来,扭头看了看胡静:“你身体挺好的?能有什么病?”

    胡静的脸一红:“女孩子家的病,属于个人隐私,难道我什么都得给你打报告呀?”

    我敏锐地捕捉到了胡静眼里的一丝慌乱,随之亮出了杀招:“就算是你得了妇科病,但为什么不光明正大地到医院挂号,而是偷偷摸摸地把一个名医约到这里来?”

    张医生涵养不错,一脸平静地把自己和胡静的约会经过说了一遍,他们从中午12点就过来,吃饭逛街一直到现在,绝对没开过房,可以让我找派出所的朋友查询证明。

    从他的表情来看,不像是在撒谎。况且医生摸手是职业需要,完全无可厚非。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就尴尬了。捉奸不成,反而丢了大人。

    突然,我眼前一亮,抓住了其中的关键点:“张医生的医德那是没说的,但是脉你已经把了,我想问的是,我老婆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我话还没说完,张浩和胡静的脸色一下子全变了。呵呵,事情果然没有这么简单。

    过了很久,胡静红着脸说:“能不能先让张医生离开,等回家之后,她再给我解释。”

    我想了想,同意了。

    我们两个回到家里,胡静说她之所以每次房事都让我戴小雨伞,是因为她体内有邪气,会危害我的安全。

    这种事情真的是闻所未闻,我当时就蹦起来了。说胡静编瞎话也不编一个靠谱的。

    胡静白了我一眼:“反正我说的是实话,信不信由你,就摔门而去了。”

    我缓了一会儿,把事情重新整理了一下,觉得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搞清楚那个小潘安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我再一次赴任之前,这个问题是必须要查清楚的。

    因为这是原则性的问题,如果不弄个明白的话,迟早会成为我心里的一根刺的。这样也不利于我们夫妻两个以后的关系。

    我早上起床的时候,托朋友查了查阴阳师里的账号,的确不是胡静注册的。而且那个号码在凌晨四点五十分的时候,被人注销了。

    我记得很清楚,凌晨那个时间段,我正在向胡静交公粮,她根本没有时间动手机。

    那么是谁在帮胡静擦屁股呢?

    难道是那一位神龙现首不现尾的小潘安?

    或者说,是我真的冤枉了胡静?甚至是有人故意设套,来离间我们夫妻两个?

    我仔细想了想事情的全部过程,这中间,菲菲的确是最值得人怀疑了。因为她的出现太过突然,而且对我的态度变化太快。

    可是菲菲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她又不想嫁给我,如此煞费苦心地破坏我们夫妻两个的关系,对她又有什么好处呢?除非这是柴志军的意思。

    我心里一惊,脑子里像走马灯似的,把柴志军的点点滴滴过滤了一遍。不得不说,这个人还是非常可疑。他身旁那位与胡静有七分神似的林静,未尝不是替代品,如此看来他的真正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我越想越是心惊,如果胡静没有骗我的话,那我至始至终都在柴志军设的局里,被他牵着鼻子走。此人的心机还有隐忍程度,未免也太惊世骇俗了吧。

    一边是胡静,另一边是柴志军,我到底该相信谁呢?

    我觉得该去找菲菲推心置腹地谈一谈了。

    可是我走到门口,却又停住了脚步。

    如果真的是柴志军捣的鬼,那么他肯定已经在菲菲那边做了安排,我现在就冒冒失失地找过去,除了打草惊蛇之外,就不会再有别的收获了。

    我考虑了许久,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先放放,不能急于求成。只要我能耐得住性子,那么我的对手迟早还会跳出来的,我得等着他们露出破绽。

    那天晚上,是省城悦来酒店开业九周年庆,柴志军亲自打电话让我家属出场,我本来不想去的,可是又想观察一下他们两个见面时候的状况,于是就慌不迭地答应了。

    可是胡静对这样的场合没有丝毫的兴趣,我好说歹说,她就是不松口。我刺激她说,你这样躲着柴志军,是不是心里有鬼。

    胡静没法子,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出席了。

    她的出场很是惊艳,一身金色露背裙,大半个背都几乎露出来了,称得上是冰肤玉肌,把所有人都给震住了,就连柴志军都没有例外。

    他穿着一身宝蓝色的西服,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更显得帅气逼人。

    而那位林静并没有出席,看来柴志军并不想与她修成正果。

    后来柴志军过来跟我们两个交谈,他拍着我的肩膀一个劲的笑,一连说了好几个不错。

    这好像有些不正常哟,虽然我是即将上任的河洛分店副总,但是在这个高层云集的重要场合,我算是哪根葱呀?

    也许他之所以在九周年庆上给我面子,肯定是看在胡静这个大美女的面子上,但奇怪的是,他的目光并没有完全在胡静身上,而是一直和我热情的攀谈。

    如果不是我知道他的爱好正常的话,只怕要担心被他捡肥皂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