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胡静和柴志军之间基本没有什么交流,但是第六感却告诉我,他们两个之前好像是认识的。而且从气质上有一些相似的地方,仔细品味的话,根本就是一路人。

    当然,这也许是我多心了。

    无论怎么样,胡静的出场,满足了我的虚荣心,也让酒店的同事们对我刮目相看。

    尤其是和柴志军告别时,我得意洋洋地吹了一声流氓哨,然后看了一眼他,这厮分明是嫉妒了,竟然用一种同情的目光望着我。

    呵呵,真有意思,我们两个才是合法夫妻,只要我把篱笆门扎紧了,他柴志军照样也无机可乘,有什么值得他这个家伙同情。

    回到家之后,胡静好像有什么心事,一直说自己累了,那种即将分别的盘肠大战的戏码,并没有如期出现。

    再一次被自己老婆放了鸽子,我自然没有丝毫的睡意。

    这一次远去河洛,柴志军没有让我孤身前往,而是派出了一辆大巴车,还有十几个莺莺燕燕的服务员陪我一同前往,据说是要和河洛那边对接交流。

    我对此没有丝毫的意见,毕竟有这么多美女陪着,我在路上肯定不会孤单。

    胡静本来说好不送我的,可是就在大巴车即将开动的时候,她的身影突然出现了,摇动着手臂冲着大声呼喊着,我甚至看到了她眼眶里那晶莹的泪花。

    微风轻轻吹过,吹动着胡静那白色的百褶裙,就像是一朵盛开的天山雪莲,是那样的干净。

    那一霎那,我心里最柔软的部分被触动了,我突然开始怀疑自己以前的判断,像这样一个女人,怎么可能背叛我呢?

    我突然有了新的想法,不管柴志军提拔我的本意是什么,我都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做出一番事业来,从而更好的保护胡静,给她更好的生活。

    “师傅,请等一下!”

    就在大巴车即将启动之时,一个俏丽的身影,带着一阵香风上了车。

    哇,好一个魔鬼身材,那一对柔软似乎要挣脱束缚,披肩长发,鼻梁上架着墨镜,我觉得有些眼熟,香水味也有些熟悉,但一时之间就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这个大巴车有五六十个座位,车上只不过坐了十七八个人,按说空座位很多,可是她却偏偏坐到了我旁边:“帅哥,我坐在这里不打扰你吧?”

    声音很耳熟,我愣了一下,忽然张大了嘴:“你是菲菲?”

    真特么滴太让人意外了。

    我正想找她问点事情呢,她却自己送上门来了。

    我使劲点了点头:“当然,有美女相伴,我求之不得。”

    我们昨晚上差一点就要突破最后的防线了,所以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菲菲更是自来熟,所以两个人一坐下来,就聊得火热,在外人看来,我们仿佛就是热恋的情侣。而我心里清楚,用一句不好听的话来讲,就是各怀鬼胎。

    原来,菲菲这一次去河洛也是新官上任。

    柴志军将这个贴身小蜜外放到我的眼皮子底下,也不知道用意何在,如果说派她监视我的话,未免也太明目张胆了些。除非菲菲还想继续施展她的美人计。

    不过想想也是,我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如今由于新婚妻子两地分居,菲菲这个小妖精,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而且还和我有过同窗之谊,如果她费尽心机趁虚而入,同窗变成同窗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让我有些头疼的是,如果有一天,菲菲洗干净了等我,那我是从还是不从呢?

    就在我想入非非之际,耳边仿佛传来了一声怒吼:“李明,最好把你裤腰带系紧了,如果敢乱来的话,小心老娘让你举而不坚,坚而不久。”

    河东狮吼,竟然是胡静的声音。

    我隔着车玻璃往外看了看,大巴车已经开出好几公里了,胡静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会隔空传音吧。

    一定是错觉!我自己安慰着自己,谁曾想一个不慎,最关键的地方好像被人弹了一下,又疼又酸又麻,那种滋味根本难以用言语来表达,弄得我眼泪都下来了。

    菲菲风情万种地看了我一眼:“老同学,我不过是陪你到河洛上班而已,又不是以身相许,你用得着如此痛哭流涕吗?”

    我心里有苦说不出来,只得抹去了眼泪,强颜欢笑道:“患难之际才见真情,你说我能不感动吗?”

    虽然到目前为止,我还认为是心理作用,但言语间的确收敛了许多。

    不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又不能干坐着,所以该聊还得聊。不继续聊下去的话,我怎么探出来菲菲的口风呢?

    不过菲菲是个鬼机灵,口风很近,当我的话题触及最美气象专家的时候,她都能不露痕迹地搪塞过去。

    我又不能死缠烂打,那样更会让她起戒心,所以就是那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大巴车到了省城郊区,停下来让人方便。

    没想到我在厕所里竟然碰到了一个熟人,枫丹白露别墅区的保安大牛。

    我以为他是回家探亲呢,他却瓮声瓮气的说,他今天早上被开除了。

    原因很简单,值班期间放任闲杂人家,打扰柴总的休息。

    说来说去都是因为我,才使他丢了饭碗。

    望着一脸憨厚的大牛,我突然眼前一亮。我虽然是副总,但是在河洛并无可靠的帮手,这个大牛不是现成的人选吗?

    听说河洛悦来大酒店的保安部经理柴忠是柴志军的心腹,我如果让大牛进保安部当一个队长的话,也算给自己留个后手。

    按照人力资源部总监的安排,我这个副总主管保安、水电和客房部,安排一个小小的队长,应该是职责所在吧,就算是柴忠不乐意,相信也说不出来什么。

    我把情况对大牛一说,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还说我是他的恩人,这辈子做牛做马都报答不了我的恩情。

    这个憨厚的家伙,他也不想想,如果没有我的话,他的饭碗能丢吗?

    大牛是个有意思的人,上车之后非得拉着我坐到他的身边,弄得菲菲直对他瞟白眼。

    后来趁着菲菲睡着的时候,这家伙小声对我说:“那个姑娘打扮就像妖精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李哥你是个有家有室的人,千万不能和这种丫头糊在一起。”

    我嘴巴动了好几下,竟然愣是找不出理由来反驳他。

    如果不是我知道他的底细,只怕会怀疑这家伙是胡静安排的,目的就是监督我的。

    既然他不让菲菲和我套近乎,我就只能把他作为聊天的对象了。

    不聊不知道,一聊吓一跳。

    大牛并不像外表那样憨,言语之间,自有一种庄稼人的智慧,套用一些大道理也是信手拈来,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呀!

    最难以让人忍受的是,这家伙是个大烟枪,一抽起来,整个车里都是烟雾缭绕的。弄得那些漂亮丫头怨声载道,可是这家伙就像没听见似的,该怎么抽还怎么抽。

    我问他好意思不,他说这有啥不好意思的,反正她们也不敢过来夺他手里的烟。

    可是大牛的得意劲儿还没过去,嘴里的烟屁股还真的被人夺走了。

    出手者当然就是菲菲。

    大牛想过去理论,菲菲却把胸膛一挺:“傻大个,你敢过来我就喊有人耍流氓!”

    大牛被吓住了,嘟囔了一句好男不和女斗,就不再吭声了。

    这一下,一车的漂亮丫头都哄堂大笑起来。

    大巴车开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终于进入了河洛地界。

    附近好像是在修路,路况并不好,车速很慢。就这样晃晃悠悠了十几分钟,差点把人晃吐了。

    开到一个拐弯地方,忽然一声急刹车,紧接着传来了一声惨叫,车外面有几个人喊:“撞到人了!你们怎么开车的!”

    司机师傅吓了一跳,赶紧停车,打开车门去看个究竟。

    而有几个小姑娘,唧唧喳喳说个不停。

    没想到车门一开,就坏菜了。四五个五大三粗的家伙跳了上来,为首的家伙是个膀爷,相貌凶恶,一脸的青春痘,大臂上纹着一个狗头,真够别致的。

    他晃了晃手里的匕首,怒声喝道:“都他娘把嘴巴闭上,老子有话要说!”

    车内顿时安静下来了,那几个小姑娘是来酒店实习的,没见过什么世面,吓得抱作了一团,有一个丫头甚至哭了起来:“要钱还好说,如果劫色怎么办?我还没谈过恋爱呢?”

    “老子最讨厌女人哭了,再不闭嘴的话,我一脚把你踹下去!”

    青春痘凶神恶煞的声音吓住了那个小丫头,闭着嘴再也不敢哭了。

    “对了,大爷喜欢听话的女人。”青春痘走上来捏了捏女孩的下巴,笑着说:“不过你放心,大爷就是劫色也不劫你这样的。”

    说着,他手一指:“你过来,让大爷香一个!”

    这家伙虽然长得不咋地,但是眼光不错,一下子就把目标对准了菲菲,车上最漂亮打扮也最时尚的女孩子。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