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几个和青春痘开了几句玩笑,让他有悠着点,小心闪着腰。

    青春痘脸上都能笑出花来了:“闪着腰怎么了?那也是美伤了!”

    那几个大汉也亮出了匕首,让那些丫头把钱交出来,还说什么他们只求财,只要好好配合,生命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真他娘的倒霉,竟然遇到了这种事!”大牛握紧了拳头,他倒是不怎么害怕,但是看我没吭声,所以也没有轻举妄动,毕竟要对付五个持刀歹徒,仅仅凭借着我们两个,实力未免弱了点儿。

    这个车上的人几乎都是悦来酒店的人,而我则是他们的领导。

    如果我做了缩头乌龟的话,不说以后到了河洛直不起腰来,只怕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可是不做缩头乌龟,与这些人硬拼的话,我受伤甚至挂掉的可能都有。我死了,父母和胡静怎么办。再者说,我是家里的独生子,没给父母留下一儿半女的,让他们怎么活?

    我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菲菲站了起来:“哥几个,不就是玩玩嘛。我陪你们好了,只要你们别伤着人,怎么着都行!”

    青春痘听菲菲这么一说,也挺兴奋:“美女,你放心,哥哥我会怜香惜玉的!”

    这小子得意忘形之际,还不忘给他的兄弟们打招呼:“哥几个,我们只是各有所需,千万别伤着人!”

    一切安排就绪,这厮一摆手:“美女,下车吧。哥哥我心里直痒痒呢?”

    “下车就下车!”菲菲大步走到了车门口。

    我脸上只发烧,感觉自己还不如一个女人。

    特么滴,不管那么多了,拼了!

    我刚要起身的时候,菲菲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没有任何的埋怨,不过我读懂了她的意思,就是让我坐着别动。

    青春痘也看出了端倪,直接和我叫板:“怎么着?想英雄救美吗?”

    这样一来,我更加坐不住了。两手一撑扶手。飞身就是一拳,正好打在青春痘的下巴上:“杂碎,回家吃奶去吧,别出来祸害人!”

    青春痘应声而倒。我根本不给他反击的机会,又是一脚踏在了他的胸口上。

    “妈的,狗哥被打了!你小子活腻歪了是不?”

    那几个大汉也顾不得收罗钱财,一窝蜂似的向我扑了过来。

    也幸好车厢的空间有限,一次只能过来两个,我还能对付两下,如果四个都过来的话,我就水多面少了。

    大牛贼精贼精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取下了消防锤,一锤下去,先撂倒了一个。

    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贴身而上,膝盖一提,正好撞在一个家伙的要命地方。

    这厮惨叫一声,立马躺地上了。看来一时半刻起不来了。

    剩下的两个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上还是退。

    我看得出来他们的犹豫,他们五个人结伴而来,眨眼之间被放倒了三个,心里肯定打颤。

    菲菲的社会经验自然不是那些实习生能比的,高声叫道:“我已经打电话报警了,你们想走的话还来得及,否则就等着坐牢吧。这种事情,没个十年八年根本出不来!”

    那两个人彻底怂了,急忙扔下到手的财物,搀起同伴溜掉了。

    等他们走远之后,我问菲菲是不是真的报警了。

    菲菲摇了摇头:“吓唬他们的。我可不想在来河洛的第一天,就成为新闻人物。”

    “大牛兄弟,多谢了!”其实我也有些后怕,如果不是大牛出手,我能不能全身而退,尚是未知之数。

    大牛憨厚地笑了笑:“自家兄弟,不用如此客气!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几个杂碎拿刀子往你身上招呼呀!”

    大牛这句话很对我的脾胃,是兄弟记在心里就行了。

    那些实习生都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我,而菲菲更是直截了当地走了过来:“老同学,谢谢你救了我。说吧,要我怎么报答都成。”

    一个小丫头扯着高腔道:“英雄救美,美女当然要以身相许了。”

    她话音刚落,她的几个小姐妹一起开始起哄:“在一起!在一起!”

    这种氛围之下,我这张九二年的老脸,一下子涨的通红。

    幸亏司机师傅机灵,立马把车开动了,我才逃过一劫。

    菲菲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人,大大方方地凑了过来:“老同学,说真格的,需要我做什么,你吱一声就行。”

    这可是个机会,我正准备问她最美气象专家的事情,话到嘴边却又被我咽下了,目前来说,并不是把这件事情摆到桌面上说的最佳时机。

    我眼睛一瞟,瞅见了大牛,不禁灵机一动:“老同学,我想把大牛安排进保安部,不过听说保安部经理柴忠很难说话,你能不能帮这个忙呢?”

    菲菲很爽快就答应了:“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大牛这个人挺实在的,就让他做保安部副经理吧。”

    这真是意外之喜,我本来只想让他当个队长来着。

    对于酒店内部来说,保安部属于强力部门,如果这里面有自己人的话,我今后开展工作就容易多了。

    这一次有菲菲一路,我和大牛很容易就完成了入职手续。那位以难说话著称的保安部经理,连个屁都没放。

    人力资源部那些人都在窃窃私语,说我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副总,肯定是柴志军的直系亲属。

    我也没做任何解释,有时候,适当的扯起虎皮做大旗,也是无可厚非的。

    那些实习生嘴快,等到下午的时候,我在大巴车上勇斗持刀歹徒的事情,就传扬开了。

    那些员工再见到我时,目光顿时不一样了。

    按照官场习惯,我作为初来咋到的副手,应该前去拜访总经理杨军的,没想到他竟然亲自找上门来了。

    他一进门,就给我发了一万块钱奖金。

    我隐隐约约觉得这钱有些咬手,但又不能不收。

    果然,钱收下之后,他果然派给了我一桩难办的事情。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昨天中午,酒店住进了一个名人,青丘集团的执行总裁胡力。

    青丘集团在国内大名鼎鼎,业务非常广泛,在房地产、服装、饮食、物流等行业举足轻重。

    他的入住,对河洛悦来酒店来说,绝对是头等大事。杨总经理亲自坐镇,制订了完整的接待计划。

    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今天上午,总套的电线突发故障。大热的天,空调如果变成摆设的话,房间里是待不住人的。

    这么大的事故,绝对是不可原谅的。杨军亲自到了总套,想请胡总裁换一个房间,谁曾想他这样的级别,根本就没被胡总裁放在眼里,直接吃了个闭门羹不说,还被轰得远远地。

    胡总裁甚至还放出话来,只要还有人去打搅他,他就让悦来酒店关门歇业。别看悦来大酒店名气很大,但是和青丘集团比起来,就属于小巫见大巫了。

    人家如果认了真,悦来酒店的损失就大了。

    杨军觉得自己兜不住,想向柴志军汇报,却又怕给柴总一种办事不力的感觉。正在进退两难之际,我的到来,给了他缓冲的余地。

    他的意思我明白,就是拿我做炮灰,事情办成了最好,如果办砸了,就可以把责任完全推到我身上。

    尽管我心里明白杨军的用意,但这件事情却是推脱不了,因为我主管的业务之中,就包括水电。既然是线路出了问题,那我就有责任把他修好。

    不管是在什么单位,办公室的信息传播都是非常快的,因此等我送走杨军,准备前往总套的时候,耳朵后面已经有了一连串的非议之声:

    “这个李明刚来酒店,屁股还没做热呢,杨总都拿不下的事情,他哪来的胆量接这样的差事?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无知者无畏呢?”

    “就是,李明虽然能打,但是这件事情绝对不使用武力来解决的,青丘集团的胡总裁那是什么地位,李明见了人家,只怕吓得连大气都不出。”

    “这话不错,就算他有省城柴总做靠山,但就算是柴总亲自过来,也惹不起人家胡总裁呀!我看着一次,李明只能是丢人打家伙。终归还是年轻啊!这就叫,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

    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入职悦来酒店之后,一直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所以以前被人看不起的时候多了去了,拿宋小宝的话来说,看不起我的人多了,你们算老几?

    所以我的内心异常强大,这下闲言碎语也根本没往我心里边去。

    知己知彼,才能够百战百胜。

    胡力这个人我还是听说过的,可以说是我的偶像。

    当初我立誓以他为奋斗目标的时候,胡静还有些不屑一顾,说什么胡力也没啥了不起呀。

    虽然他们都姓胡,但是人家至少要甩她十几条街。

    据我所知,胡力并不是那种传说中的霸道总裁,一般情况下,他还是是非讲道理的。但是为什么到了悦来酒店,会为了区区一个线路问题,而大发雷霆呢?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