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应该是他以往的做派呀!难道是其中另有隐情不成?

    不过我相信,不管内情如何,胡力应该不会和我这样的小角色过不去的。

    作为新任客房部经理,菲菲早就守在总套外边的走廊上,见我过去,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老同学,你总算是来了?你如果再不来的话,事情就闹大了。”

    根据菲菲的经验,如今总套内室内温度应该在三十八度左右,胡总裁在里面呆了好几个小时,极有可能中暑了。如果他由此进了医院,悦来酒店就名声远扬了。

    事不宜迟,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把房卡要了过来。

    菲菲胆量不算小了,可是她把房卡一交,就躲一边去了,看来并没有与我并肩作战的意思。

    呵呵,这丫头当初面对拿着刀的青春痘都面无惧色,如今却被胡力吓得退避三舍了。真是有意思得很儿。

    我想起来胡静对胡力的评价,没来由突然来了几分豪气:“胡力又怎么啦?还不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难道还吃人不吐骨头吗?”

    我大步流星走到了总套门口,有节奏的敲了敲门:“胡总裁,您好。我是这家酒店的副总李明,前来检修线路,可以进去吗?”

    我这一席话说得蛮靠谱的,就算是鸡蛋里挑骨头的人,也挑不出啥问题来。

    没想到胡力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人家非但没接我的话茬,反而从牙缝里挤出来六个字:“滚一边凉快去!”

    我以前听过胡力的讲话视频,记得他的声音很有亲和力,但是现在就像是铁锹在铁皮上划拉一样,异常的刺耳难听。

    既然他如此的不讲礼数,我也就奉陪到底了:“胡总裁,我长了这么大,还没滚过呢?您能先做一下示范吗?”

    走廊那边看热闹的人一下子都傻眼了,看来他们都没想到,我敢跟胡力这样说话。

    菲菲更是一个劲地埋怨我:“老同学,你怎么搞的?是不是想让柴总炒你的鱿鱼?”

    我回头瞪了她一眼:“男人做事,女人别插嘴!”

    菲菲气的哼了一声,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老同学,你如今好有男人味哟!”

    菲菲她们的话语只是小插曲,我的注意力全在胡力这边呢。

    我的如意算盘是,哪怕是激怒了胡力也不打紧,先见着他的面再说。只有见了他的面,我才能进行下一步的工作。

    “李明是吧,你的胆子不小啊。你知道得罪我的后果吗?”

    屋内的胡力冷笑一声:“就算是柴志军,也不敢这么给我说话?好吧,我现在就好好教教你,不自量力的人是怎么滚的?”

    “我让你滚,听到没有?”

    胡力这一次几乎是在嘶吼,声音好像不大,但是传到我耳朵里的时候,就像是雷霆万钧一般。震得我连站也站不稳了。

    更让我心惊肉跳的是,总套的门并没有开,却从里面吹过来一阵狂风。把我卷成了一团粽子,轱辘一般打着转,一口气滚到了楼梯口,才停了下来。

    等我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头昏脑涨,连站都站不住了。

    我心里边苦笑,看来自己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这一下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今后没把握的事情,最好不要强出头。

    可是,这件事我如果摆不平,只怕在河洛,就没有下一次的机会了。

    就算是柴志军不赶我走,我也没有脸面,再死皮赖脸待在这里了。

    这个时候,我怀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拿出来一看,原来是胡静想和我视频。

    如果让她看到我灰头土脸的样子,我的面子往哪儿搁?所以,我没打算接听。

    谁知道,手忙脚乱的,却摁住了接听键。

    胡静当时就发飙了:“是谁?敢这样欺负我老公?是不是皮痒痒了?”

    胡静从来没有这么粗鲁过,但是在我眼里,现在的她是最可爱的啦。

    我不好意思地说:“是我的偶像,青丘集团的执行总裁胡力。”

    “什么狗屁偶像?呕吐的对象吧!”胡静直接开始骂街了:“胡力算个屁呀,顶不住我老公的一根脚趾头。老公,听我的,你别怕,像个爷们那样站起来,走过去和他叫板!”

    我哭丧着脸说:“老婆,你知道,我一直挺爷们的,可是胡力这个人太奇怪了,一声吆喝就让我滚了十几米。而且浑身发软,站都站不起来啦。”

    胡静不耐烦地说:“李明,我让你站你就站!”

    “好吧。”我勉强答应了。

    没想到试着一站,竟然觉得浑身上下都是力气。

    不但勇气全回来了,而且胆量比之前大了几十倍。

    我大步流星的再一次走向了总套,步伐十分稳健。

    刚才把我刮得直打滚的风,这个时候越来越小,只能吹乱我的头发了。

    更奇怪的是,那阵风突然倒吹回去了,而且比刚才大了好几倍。竟然把总套的门吹开了。

    我就像是见惯了这种奇异的事情,心里并没有丝毫的不安。而是心安理得的走进屋里。

    屋里的窗帘拉的紧紧的,光线非常暗,我刚一进门,门就自动关上了。

    既然停电了,那么屋里的温度应该很高,但是我却感到一下子穿越到了寒冬腊月,好像和屋外是两个世界。

    我的眼睛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突然之间,屋内突然出现了一个鹅卵大小的光球,散发出淡黄色的光芒,非常的怪异。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光球越来越亮,屋内的温度却越来越低,冻的我直打冷颤。

    到了后来,它竟然旋转着往里边的屋子飞去。

    虽然胡静给了我不少勇气,但是眼前的情景确实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我的心里也是直打鼓。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既然进了屋子,总得见一见胡力,把事情解决了再说。

    我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壮着胆子跟着光球走了进去。

    一眼就瞧见了胡力,他盘膝坐在床上,相貌极其英俊。虽然没有睁眼,但是浑身散发着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他的气势比起柴志军来,还要更加强势一些。我想和他打声招呼,毕竟如今这间总套是他的地盘,我属于强势闯入,理亏在先。可是话没出声,却被我生生咽了回去。因为看胡力如今的情形,属于自顾不暇,根本没空搭理我。

    只见那个光球在他的嘴边左右盘旋,看他的样子,是想把光球吞下去,但是光球就像是一个和他捉迷藏的孩子,使他始终不能如愿。

    前几日,他接到消息,说有人在河洛市附近见到过贺兰二小姐的行踪,所以才在百忙之中来到此地。

    一人一球僵持了许久,胡力看来累的够呛,不但衣裳已经完全湿透,而且额头上全是黄豆大小的汗珠子。

    看上去,他的力气完全耗尽,已经控制不住那个黄色的光球了。

    我想帮他,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帮。

    正在手足无措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后背上痒得厉害,忍不住抬手去挠,说知道事情就是那么巧,我一抬手,中指刚好扫到了那棵光球上。

    我只觉得一股炙热的气息随着手指涌进了我的体内,半边身子就像着了火了一样,十分的难受。

    不过几个呼吸之后,就恢复了正常。

    说来也奇怪,有了这个小插曲之后,我不但觉得身上力气大了许多,而且丝毫感觉不到冷了。

    再看那个光球时,却见它被我撞了一下之后,直接钻进了胡力的嘴里。

    又过了一会儿,胡力的脸色恢复如初,称得上是晶莹如玉,他的双眼还没睁开,嘴里已经叫了起来:“大小姐,真的是你吗?我已经感受到了你的气息!”

    他的语气又惊又喜,哪里还像是手握上百亿资金的大人物。

    大小姐?谁是大小姐?

    我左右看了看,屋内除了胡力就是我了,我又不是女的,他为什么要叫我大小姐呢?

    这位胡总裁看来还没清醒过来,连我是男是女都分不清了。

    胡力的双眼终于睁开了,他的双目就像秋水一身深邃。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我:“你就是悦来酒店的副总李明?”

    “嗯。”我点了点头。

    言多必失,我得先看看情况再说。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么近距离接触胡力之后,我竟然没有丝毫的胆怯。我突然觉得胡静的话有些道理。

    胡力又怎么啦?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你这人很有意思!”胡力又看了我一眼:“我突然觉得你身上有一股我非常熟悉的气息,就像是我们已经认识好几百年了一样。”

    “吹牛比不报税。”这句话我没明着说出来,不是怕他,而是不礼貌。

    但是我却不服他说的话,看上去他最多二十出头,话说的好像自己活了上千年似的。

    “真的,我不是在吹牛。”

    天呐,胡力竟然读懂了我的心里话。

    这就有点尴尬了。

    但是我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怎么着,就允许你吹牛,不允许我吐槽了。

    胡力哈哈大笑起来:“人对脾气,狗对毛衣。李明,你这人挺招人喜欢的,过来坐,我们两个好好聊聊。”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