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就聊聊,我反正没什么好怕的。况且我从胡力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恶意,所以就大大方方地坐了过去。

    胡力看样子是个爽快人,聊了几句之后,当即就表态:“李明,就算是歪打正着吧,严格说起来是你救了我一命。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有什么条件只管提。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竭尽所能的。”

    “豪华轿车?高级别墅?”看我不吭声,他接着说道:“想要大美女也行!”

    “这个还是免了吧,我已经结婚了。”我连忙摆手:“胡总裁,我只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就成。”

    “你说,我从来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

    “我这一次是来检修线路的,只要胡总裁能配合一下就行了。”

    胡力满脸的诧异:“只有这些吗?”

    我郑重的点了点头:“这是我唯一的要求了。”

    胡力看我不是玩虚的,只好答应了。“多谢胡总裁!”

    我来的时候,已经准备了工具,打开电工包,就开始了检修。

    我读书的时候,学的就是电工,因此三五分钟之后,就找到了短路的地方。

    我很快就把线路接好了,可是把总闸推上之后,不但总套这边还是没电,而且整栋大楼的电都停了。

    我又忙活了一阵,原来是主电缆有问题。这个真够诡异的,因为酒店开业时间不长,主电缆不存在老化的问题,除非是被人损坏了。

    不过想不通归想不通,问题还是要尽快解决的。我给工程部打了招呼之后,让他们把总闸关上了。主电缆在地下车库那边,附在天花板上,距离地面很高,我扛来了一把长梯,上去把电缆剥开了,只见断裂的地方很齐整,果然有人在捣鬼。

    也不知道这个人是在针对酒店,还是在故意整胡力。我原本想通知一下保安部的柴忠,但想了想,还是算了。这并不是什么光彩事,所以我决定先把问题解决之后,和杨军沟通之后,再做道理。反正酒店四处都是监控,搞破坏的人想跑也跑不了。

    我刚接了一个线头,忽然一股电流穿身而过。

    坏菜了,是哪一个不开眼的,把电闸推上了。这不是想要我的命吗?如果这是柴志军的意思的话,那么暗算我的人肯定就是柴忠了。

    不对呀,这么高的电压,我应该早就失去知觉才正常,怎么完好无损呢?

    更奇怪的是,我的身上没有着火,也没有冒烟,我甚至还能感觉得到电流通过身体的那种快感。

    这是怎么回事?我心里一惊,从梯子上一头摔了下来。这里距离地面足有四五米高,下面又是水泥地面,原本以为非得摔出个好歹不可。谁知道落地之后,只是觉得屁股疼了一下而已。

    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这时候,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先是揉了揉屁股,接着又揉了揉脑袋,也不知道自己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说运气好吧,作为一个电工出身的人,竟然被高压电两面夹击。说是运气差吧,被高压电打过之后,又从高空坠落,全身上下竟然完好无损。

    我正在下琢磨呢,忽然脑后面有一股劲风,急忙一闪身,一根棒球棍擦着我的头皮飞了过去,啪的一声,竟然把水泥地面砸了一个小坑。

    我心里一阵后怕,多亏自己反应快,要不脑袋瓜子就要开花了。

    我扭头一看,只见一个人杀气腾腾地站在面前,手里提着一根棒球棍。

    虽然他身材不是很高,但是肌肉线条非常明显,都快把身上的t恤衫给撑破了。

    这个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为什么要对我下狠手呢?

    不过凭感觉,我觉得这个人实力绝对在柴勇之上,手里又拿着家伙,和他硬碰硬的话,我非得吃亏不可。

    我捏了捏裤兜里的手里,觉得还是先不叫人为好。因为只要我拿出手机,这厮的棒球棍肯定就打过来了。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竭力让自己脸上的笑容显得牲畜无害:“这位兄弟,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要把事情做绝呢?要知道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你把事情闹大了,对你也没啥好处。这样吧,你我各退一步,趁着没人看见,你赶紧走人。”

    那人瓮声瓮气地说:“你欺负了我兄弟,我自然要替他们出气!”

    “你兄弟?”我脑袋飞快地转了转,这几天我就是在大巴车上和青春痘他们有恩怨,难道这个人是青春痘背后的靠山。

    我暗暗叫苦,不过脸上还带着笑:“兄弟,你的兄弟并没有什么损伤,这算不上不死不休的恩怨吧?”

    “废话少说!你的命我要定了!”那人棍出如风,直奔我的脑门而来。以这家伙的臂力,别说是我了,只怕是一块石头,也得让人家打碎了。

    我想躲,但是又觉得凭自己的反应速度,根本就躲不过去。没法子,只能够丢卒保帅了。

    我抬起一只胳膊,憋足了劲去挡这一棍。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小臂骨折是避免不了的。但总比脑袋被开花好。我盘算着只要挡住了这一棍,然后撒腿就跑,能跑多远是多远。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的胳膊挡住了这一棍之后,竟然毫发无损,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拿筷子扒拉了一下那样。

    那人全力击出的一棍,偏偏徒劳无功,不由得怒喝一声:“小子,我看你能挡得住几棍?”

    他被棍子轮开了,如暴风骤雨一般乱打过来,棍棍不离我的脑袋。

    我用两只胳膊护着脑袋,一连挡住了好几十棍。我只觉得两只胳膊内热流乱窜,根本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疼痛。

    后来他总算停下来了。我放下胳膊一看,只见那根硬木制成的棒球棍竟然碎成了一地的木屑。

    太意外了!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练成了铁胳膊。

    我想起来刚刚热流穿过的感觉,和在总套里碰到胡力那个光球的时候如出一辙,不由心里一动,难道是那个光球给了我奇异的力量吗?

    甚至还有一根木刺扎在了那个人的脸上,鲜血直流。

    那人眼睛都没眨一下,伸手把木刺拔下来,仰天一声怒吼,然后两只胳膊一震,那件黑色的体恤顿时化作碎布条,散落了一地。

    这个时候,我更能看清楚他身上肌肉的可怕程度了。我在单位里被人称为公狗腰,但是和他一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那人一咬牙,竟然变身了。那是一头小老虎大小的豺狼,长着一嘴的利齿,还有两只锋利的爪子。

    只见它示威般向我吼叫了一声,然后爪子一刨,水泥地上出现了几道深深的痕迹,让人心惊肉跳,毛骨悚然。

    我觉得他的样子有些熟悉,但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要说豺狼,我小时候跟着父亲上山打猎的时候就见过,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只的,而且还会变形。

    还有它的叫声,我听爷爷说过好像是豺嚣。传说只有豺盛怒之下,想拼命了,才会发出这样的叫声。而这时候的豺狼,是无所畏惧的。就算是豹子,也不敢招惹。

    嚣叫过后,只见它纵身一跳,尖利的爪子直奔我的胸膛。速度比起刚才的棒球棍要快多了。这厮有意思,刚刚要给我开瓢,现在要把我开膛破肚。

    说句实话,我心里很害怕。

    但是我又不能闭着眼睛等死,死马权当活马医吧。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右手中指上,那里碰到过胡力的光球,希望还能够给我自保的力量。

    就在那人的利爪即将及身的时候,我把中指伸了出去,和他的利爪碰了个正着。

    一边一根小小的指头,另一边是锋利无比的爪子,差距未免也太大了些。然而,这根中指却不可思议的挡住了致命一击。

    不对,我的中指还有反击,更加致命的反击。

    只听得那人一声惨叫,爪子断了好几根,壮实的身躯就像是纸片一样,飞出了好远。

    我眼瞅着他重重地落在地上之后,又吐了好几口血。

    我看了看自己的中指,我靠,这么牛逼,电影里陆小凤的灵犀一指也不过如此嘛!

    那人瞬间变回了人形,瞪着血红的眼睛望着我:“没想到你一个凡人,竟然身具青丘狐族的灵力,我败给你也无憾了。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杀他?不管他是人还是豺狼,我都觉得自己下不去那个手。

    我想了想,觉得不可能从他嘴里问出来什么,就摆了摆手道:“你走吧,希望你能记得今日之事,以后不要再害人了。”

    “放虎归山?”那人又看了看我,一跺脚:“李明,你会后悔的。别看你现在饶了我,但你以后落在我手里的时候,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懒得再搭理他:“到时候再说吧。你走不走,不走的话,老子再赏你一指头!”

    我本来就是吓唬他,手臂刚抬起来,他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