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她突然停住了脚步,拿起奶茶杯里的一片薄荷叶,看了好久,突然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真名应该叫胡薄荷吧,你的父亲应该是青丘狐族的族长胡笳。几年前我就听说青丘狐族的大小姐失踪了,没想到却变成了我的小白?”

    真的假的?原来胡静的真名叫胡薄荷,竟然是青丘狐族的大小姐?我和她同床共枕了这么久,怎么完全不知道这些呢?

    柴鹃没等胡静回答,继续说道:“胡大小姐,今天是你一百六十岁的生日,有人买了十六杯仙草蜂蜜奶茶,还加了薄荷叶,我相信以青丘狐族的能力,再加上青丘集团胡力的人手,天亮之前就应该能找到这里了。可是你说我会给你这个机会吗?”

    胡静还在笑:“随便你怎么说。哪怕你舍弃这里,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还是那句话,我如果是胡薄荷的话,是绝对不会任你宰割的!”

    “这个嘛!”柴娟皱了皱眉头:“可是我冒不起这个险。当断不乱,必受其乱,刀疤脸,还不赶紧去收拾东西,我们得马上离开!”

    “老大,好好好,我这就去!”刀疤脸本来还一脸的紧张,听柴鹃这么一说,慌不迭地走了。

    柴鹃托住了胡静的下巴:“其实,我也想卖青丘狐族一个面子,让你们父女团聚,只是你和小黑耗费了我这么久的心血,我还指望着你们去豺狼城地下斗狗场,给我赚回脸面?所以,只能胡大族长扑了个空啦!”

    胡静还是面不改色:“你口口声声说我是青丘狐族的大小姐,可是你却像胡力一样多疑,真是相当可笑。说真的,我如果真是胡薄荷的话,现在就会把你踩在脚下!”

    “这个?”柴娟看了看胡静,又扭头看了看我,自言自语道:“也是,青丘狐族的乘龙快婿,怎么会是一个凡人呢?难道真的是我多虑了吗?”

    柴娟又喊起了刀疤脸:“先收拾东西,然后等候命令。”说完,急匆匆的走了。

    而我和胡静又被分别关进了笼子里。

    胡静隔着铁珊栏拉住了我的手:“老公,谢谢你!”

    “我们一家人,你这么客气干什么?”我把自己刚才冒的风险说得云淡风轻,但是胡静已经感动的流下泪来。

    我望着她那如花似玉的脸庞,心里面琢磨开了。胡静可以瞒得过柴娟,但是瞒不过我。

    因为她当初仅仅凭借着视频,就能让我顶住胡力的压力,走进总套,而且还阴差阳错地救了胡力一命。难怪胡力醒过来就叫大小姐,我当时以为他男女不分呢,原来他的大小姐是冲着胡静叫的。既然胡力的青丘集团是青丘狐族的产业,那么胡静应该就是青丘狐族的大小姐了。

    难怪她这么漂亮,原来是一只狐狸精。

    我望着胡静的眼睛:“你说,我是该叫你胡静呀,还是应该叫你胡大小姐胡薄荷?”

    胡静脸色一沉,但突然轻松起来:“你知道了也好,反正这件事情你迟早就要知道。”

    “这么说,你真的就是胡薄荷了?”虽然我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当事实就在眼前的时候,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胡静,不对,现在应该叫她胡薄荷,柔情似水地说:“傻李明,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为什么每次都让你带小雨伞了吗?因为我们人狐有别,我担心那样会伤了你的元气。”

    我心里面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过了良久,才问道:“为什么是我?我平常人一个,就算是扔进人堆里,也不会打个水漂那种。”

    胡静望着我,抹了一把眼泪:“因为你善良,很多年前救过我。”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记得了呢?”说真的,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

    听胡静一说,我才知道,原来那是十年前发生的事情。

    那时候,我还在上初中。那个周末,我一个人在家做作业,天气本来很好,但突然开始打雷了。风很大,把我家的窗户都吹开了。要知道我们村子四面环山,很少有这样的大风的。

    我去关窗户的时候,很意外的在窗台上见到了一条小黑狗,没多大,颤颤抖抖的,很可怜的样子。

    她的小眼睛很亮,就那么就迫切的眼神望着我。我心一软,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就把它抱了起来。真是危险吶,我刚把它抱进屋,一个炸雷就劈在了窗台上。把我也给震晕了。

    我记得自己晕晕乎乎地,被那条小黑狗在舔醒了。我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它一副手舞足蹈的样子,眼睛里满是泪水。

    后来我给它洗了个澡,才发现它根本不是什么小黑狗,只见它的全身上下都是雪白色的,长着一张瓜子脸,再加上那双灵气十足的眼睛,真是要多漂亮就有多漂亮。

    当时我高兴极了,觉得自己多了一个小伙伴。可是就在我转身拿了毛巾,打算擦去它身上水珠子的时候,它却不见了。

    为此,我气得一天没吃饭,觉得这个小家伙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当初那个小白狗,会是后来的胡静,竟然为了报恩,而嫁给了我。

    我望着胡薄荷那双灵动的眼睛,心里想难怪我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觉得好像在什么见到过。

    我沉默了良久,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最后幽幽地说:“老婆,原来你嫁给我只是为了报恩吶。否则的话,你是狐族的千金大小姐,怎么会嫁给我一个凡人呢?”

    胡薄荷笑着捏了捏我的鼻子:“老公,说什么呢?说实话,起先的确是为了报恩,但是后来,我就爱上了你。因为大度,真诚,善良,还有男子汉气概。找你这样的老公,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听着她的夸奖,我觉得脸上只发烧。不错,她说的这些优点我都有,可是猜疑和对她的不信任,也是曾经有过的。想起来那些,我不禁悔恨交加。

    胡薄荷摇了摇头:“老公,没事的。你如果不是在乎我,又怎么会那样呢?再者说,那是别人设下的陷阱,你一个凡人看不透也正常。”

    我一愣:“是谁设下的的陷阱?是不是柴志军和菲菲?”

    胡薄荷点了点头:“就是柴志军。他是豺族族长的儿子,一直想和我们狐族联姻,但是看不惯这个人,所以就没有答应他。这一次,如果不是他的暗算,让我失去了灵力,我又怎么会被落入柴娟之手呢?”

    “柴志军?柴勇?柴忠?还有柴娟?以及那个会变身的家伙?”我念叨着这几个名字,问道:“他们是不是都是豺族的人?”

    “嗯。柴娟是柴志军的堂姐,不过他们姐弟两个一直不怎么对付。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联起手来了?而且奇怪的是,柴志军并没有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柴娟。”

    胡薄荷沉思了一会儿,接着说道:“老公,你放心,天亮之前,狐族一定会被我们救出去的。”

    “那就好。”我脸上的笑容很牵强。因为我明白,等我见到了岳父大人,还不知道是福是祸呢?毕竟,从我们夫妻两个如今的情况来看,他并不满意我们的婚事。否则的话,我老婆早就带着我回家认亲了。

    胡薄荷也是轻轻叹了口气:“老公,我现在只担心一点。就是我的求救信号发出去之后,只怕瞒不过柴志军的耳目。”

    “瞒不过又怎么样?难道他还能带人把你转移走吗?”一提起柴志军,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家伙不愧出身豺族,真不是个好东西。不过如今天就要亮了,就算是柴志军想出了什么鬼点子,也没有时间和机会实施了。

    胡薄荷却是闷闷不乐道:“老公,当初我是偷偷离家嫁给你的,我家里人并不知道。我父亲为了寻找我,曾经发下了悬赏通告,只要谁找到我的人,就能成为青丘狐族的乘龙快婿。就因为这样,当柴志军发现我的身份之后,我才与他虚与委蛇。现在怕就怕,柴志军带着我父亲找上门来,把我们救出去。这样一来,我父亲迫于诺言的压力,会中断我们的婚约,从而把我许配给柴志军。”

    “不会吧。”我大吃一惊,这种情景,绝对不是我愿意看到的。

    我想了想说道:“柴志军如果想这样做的话,早就这样做了,用不着等到现在。”

    胡薄荷摇了摇头:“他以前不这样做,是想取得我的欢心。而后来不这样做,是想让我在这里吃尽苦头之后,从而屈服于他,否则,他为什么要机关算尽暗算我,把我们两个弄到这里来呢?”

    我也傻眼了:“不错,当他所做的一切都徒劳无功的时候,那他就只能抢先一步,把你的消息告诉狐族,从而摇身一变,成为狐族的乘龙快婿!”

    我咬了咬牙说道:“老婆,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柴志军不管是人还是豺,都不能把你怎么着?更何况我们如今已经把生米做成了熟饭。岳父他老人家又怎么会舍得棒打鸳鸯呢?”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