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可是胡薄荷还是紧锁眉头:“老公,你不知道我父亲作为狐族族长有多么蛮不讲理,在他的意识里,他讲出来的话就是金科玉律。所以,就算是你我生米做成了熟饭,也不一定能让他改变主意。”

    她的话音刚落,只听院外传来了一阵大笑:“知父莫若女,薄荷,多年不见,没想到你还没忘记我的脾气!”

    说曹操曹操就到,我心里一紧,听着语气,肯定是我那没见过面的岳父大人胡笳到了。

    “什么人?竟然敢闯我柴家别院?”

    大喝声中,有人去拦,却被生生打飞了,紧接着是那几头豺狗的惨叫声,看来被胡笳轻松解决了,由此可见狐族族长的暴躁脾气。

    我眼尖,瞅见被打飞那人正是刀疤脸,但是我却感觉不到任何的欢喜。因为我心里明白,摊上这么一个岳父大人,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否则的话,我老婆也不会和我躲着不见他了。奇怪的是柴娟并没有出现,可能是早就溜了吧。

    时候不大,我就见到了一个人,身材不高,甚至比身后的柴志军足足矮了半头,但是给我的压力却是无比巨大。和他比起来,柴志军那点可怜的威压,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我壮着胆子望过去,只见他一头的银发,面色红润,穿着一件大红袍。双眼开合之间,精光四射,不怒自威。他的眼神挺凌厉的,只瞟了我一眼,我就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

    胡笳好像没有看见我似的,对着身后的柴志军大笑起来:“你小子果然没有骗我,我家的薄荷果然在这里。”

    柴志军笑笑没吭声,但是我从他的目光里,看到了一丝得意。

    我捏了捏拳头,如果不是顾忌着岳父的脸面,我真想当场锤他丫的。

    薄荷和他父亲说了一会儿话,然后指了指我:“父亲,这位是李明,我的老公。”

    “你的老公?”胡笳冷哼了一声:“我的女儿是不可能与一个凡人生活一辈子的!”

    我的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去喊道:“我们领过结婚证的,是受法律保护的,你无权干涉!”

    “是吗?你小子胆子不小,敢对我这样说话!我告诉你,你们凡间的法律对我们狐族不起任何作用!”

    胡笳瞪了我一眼,我只觉得一股大风吹了过来,自己便不由自主地摔了出去,跌了个呲牙咧嘴。

    胡笳呵呵一笑,亲热的拉着柴志军的手:“宝贝女儿,爹这次能找到你,多亏了豺族的柴公子。按照我先前的承诺,我打算把你许配给他。”

    薄荷一跺脚道:“爹,你怎么能这样呢?女儿已经有老公了。”

    胡笳一甩长袖:“那个不算,这件事有爹做主!”

    薄荷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一把匕首,对准自己的咽喉:“爹,你别逼我,既然你不疼我,那我就到地下找我娘去了。她老人家是绝对不会逼我嫁给不喜欢的人的!”

    “胡闹!”胡笳长袖一甩,薄荷手里的匕首已经掉在了地上。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薄荷,冷冷说道:“乖女儿,你如果不跟我回去的话,那我就杀了这个凡人!”

    “薄荷!”我挣扎着爬了起来,想冲过去,却被胡笳袖子一甩,又摔倒在地上。

    “爹,你别为难他,我跟你回去还不行吗?”

    薄荷叫了一声,然后扑过来贴着我的耳根说了句,“老公,我先跟着我爹回去,等他气消了再做道理。你放心,这辈子我都是你的老婆!”

    “老婆,别……”我一句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薄荷用手指堵住了嘴唇:“老公,别犯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相信我,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我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呢,胡笳已经拉着薄荷的手腕御风走了。

    我咬着牙使劲在后面追,但是时候不大,已经不见了他们的踪影。

    那一霎那,我有一种失去了全世界的感觉,就像是小时候跟着爷爷到镇上赶集,他突然不见了那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看竟然是胡力,连忙拉住了他的手:“胡总裁,你不是说以前我对你有恩吗?那么现在你报恩的时候到了,带我去青丘,去找薄荷好吗?求求你了!”

    胡力摇了摇头:“对不起,这件事情我不能答应你。除了这件事,你想要什么都成。因为你不知道我们族长的脾气,我如果真的敢带你去青丘的话,那么不但你的命保不住,而且我至少要被他老人家打去三百年的道行。”

    我轻轻叹了口气,松开了手,摇着头说:“没有了薄荷,我就算是赢得了全天下又如何呢?”

    胡力也叹了口气:“俗话说,好事多磨,只要你不失去信心,我相信你和大小姐一定会破镜重圆的。其实,这件事情也怪不得老族长心狠手辣,谁让你只是一个凡人呢?”

    “也罢。我再给你透露一点信息吧。你们老家不是有座狮子庙吗?你想早日和我们小姐相会的话,最好去求一下那头雪狮子吧。我们老族长很可能会给它几分面子。”

    胡力说完,就失去了踪影。

    我有些奇怪,他怎么会知道雪狮子。我的老家叫狮子坪,就在狮子山脚下,而在半山腰,还真的有一个狮子庙。小时候,我听爷爷说过那头雪狮子的种种传说,但我认为那只是传说而已。

    但是同一件事情,从胡力的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因为胡力毕竟是狐族。还有,当初我和薄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在老家狮子坪。那时候,她还是一只小白狐狸。

    难道说,狮子庙里的那头雪狮子真的能给我希望?

    算了,死马权当活马医吧,回去试一试又没什么。算了算,我已经大半年没见到父母了,这一次正好回去看看他们。

    再者说,悦来大酒店肯定是回不去了,目前来说,回农村老家是我最好的选择。

    至于恩将仇报的菲菲,我并不想去找她的麻烦,严格说起来,她也是个可怜人。因为这是柴志军的意思,就算是她不同意,柴志军也会寻找到别的办法的。

    经过胡笳这么一闹,这个囚禁我和薄荷大半年的地方,顿时一片安静。

    刀疤脸被胡笳一脚踢烂了脑袋,早就没气了。而那几头大豺狗都不见了,柴娟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所以我离开的时候非常顺利,没有谁出来阻拦。

    我回到家里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坐火车回老家了。

    以后的整整三个月时间里,我每天都要去半山腰的狮子庙里磕头,但是那头雪狮子没有给我任何的回应。而薄荷那边,也没有传来任何的消息。

    但我并没有灰心丧气,还是一有空就去。

    起先父母对我很好,给我做好吃的,天凉快的时候,还带着去地里锄草,打算种一茬晚玉米。

    然而我脖子上的项圈并没有被取下,被柴鹃训养出来的那一系列坏习惯,却是怎么也改不过来,吃饭的时候,拿起筷子没吃几口,就觉得浑身别扭,忍不住就会趴在地上舔着吃。常常睡到后半夜,就会不由自主的从被窝里钻出来,爬到水泥地上去睡,那样才觉得香甜。

    我妈一直在抹眼泪,而我爸起初还会好言好语地纠正我,后来看不起作用,就用竹竿打我的手,抽我的嘴,可还是无济于事,他就失去了耐心,又开始出去酗酒了,喝醉就回来打我,说我是狗杂种,出去混两年啥也没学会,就学会狗吃食和狗睡觉了,丢了媳妇不说,还带回来一个狗项圈,把老李家的人都丢光了,吆喝得全村人都知道了,以前的朋友都说我中邪了,都不敢和我玩了。

    我妈悄悄请了附近的先生来看,也都没起什么作用。

    我给胡力捎信,想请他帮忙把项圈取下来。可是他过来看了看,却是无能为力。只有像族长那样的高手,才能够无视咒语,或者是后山的雪狮子也成。

    可是胡笳是不可能帮我的,雪狮子也一直没搭理我。

    胡力想了想,说他会想办法的。

    后来,我在村旁的小树林里,却看到了一个拾荒者,一个脖子上挂着照相机的游客,年纪都不大,而村口的歪脖子槐树下面,还有一个开着三轮车卖西瓜的年轻人。

    按理说这三个人并没有什么破绽,但我却隐隐约约地觉得不对头,后来看到卖西瓜的那个有些面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我也就恍然大悟了,看来胡力是想以我为诱饵,然后抓到柴鹃,这样再逼着她去掉我的项圈。

    毕竟,我是柴鹃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战狗,所以她想要找我,的确是很简单的事情。

    不过我心里清楚,以柴鹃的聪明劲儿,她一定能想到狐族会用我作饵,所以她根本不可能在这里出现,也许她已经远走高飞了。

    胡力的人在我们村蹲了大半个月的点儿,连柴鹃的影子都没见到,就全撤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