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撤走的那天,胡力还专门到了我家,和我唠了好大一会儿,说是胡笳防范很严,这段时间,就算是他,也见不到薄荷。让我继续去狮子庙参拜。说这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那天,我们村子的王嫂对我不错,并没有因为我身上的项圈而鄙视我。那天喊我去他们家吃饭。

    刚吃不久,这个时候只听门一响,走进来一个女生,身穿白色连衣裙,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顾盼生辉。竟然是菲菲,好久没见面的菲菲。

    王嫂说这是她的表妹,今天过来走亲戚的。

    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揉了揉,的确是菲菲,我没想到我们两个会在这里见面。

    也许是感觉到我在看她,她把一张脸扭了过来,往我这里看了过来。正面看过去,看她还是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顾盼生辉的。

    我想和她打招呼,想了想还是算了,反正我又没打算兴师问罪。

    谁知道做了亏心事的她也是异常冷漠,就像我根本不存在似的,看也没看我一眼,只是热情地和王嫂打了一个招呼,就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后来王嫂看了看我,“李明,我看你的头发长了,给你剪一下吧,头发短一些,人显得精神。”

    “不了,待会儿我到街上理发店理一下就行了。”我真有些不好意思。

    “你家是不是钱多?能省一个是一个呗。”王嫂不由分说,拉过来一张椅子,把我摁在上面,然后拿起一块白色围布给我扎上了,“我爸以前是国营理发店的,有名的师傅,所以说嫂子这手艺是祖传的,不比外面的发型师差。”

    王嫂的手艺真是没说的,光是听那剪子的咔嚓声,就很具节奏感,但是她围着我转来转去,身体上难免有些触碰,我心里紧张得要命,不过两三分钟,后背就渗出了一层汗。

    本来我还能强忍着,可是后来肚挤眼旁边突然发起痒来。我这个人天生就不耐痒,实在是忍受不住了,就悄悄地把手伸到了围布里面,挠了起来。

    啪啪挠痒掏耳朵,这是人生三大痛快事。

    可是爽归爽,我发痒的地方太敏感了,一只手在下面一动一动的,这样的动作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王嫂倒好说,她只顾着给我理发呢,注意力都在我的脑袋上,什么也没看见。

    偏偏事情就那么巧,刚好被菲菲一眼瞧见了。

    “臭流氓,你在干什么?”她扑过来,一把将围布扯开了,而那时候,我的手刚好塞在皮带里,还没抽出来。

    这真特么滴太尴尬了,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声音小得像蚊子哼,“没干什么呀,挠痒痒啊!”

    菲菲一脸狐疑的望着我,“真的是挠痒痒吗?我怎么怀疑你对我表姐动机不纯呢?”

    完蛋了,这顶大帽子如果扣下来,我在村子里就更臭了。本来大家都嫌弃我,只有王嫂和王哥对我好点。

    “没有!真的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辩解的底气都不太足,因为我的手放的位置实在是糟透了,别说刚刚就看我不顺眼的菲菲了,就算打个颠倒,把我放到她的位置上,也会笃定地认为我自己就是个小色狼。

    “菲菲,你年纪不大,想法还挺多呢,李明是个老实孩子,你可不能随便冤枉他!”还是王嫂出头给我解了围,从菲菲手里把围布夺过来,又给我扎上了。

    “色狼,这一次算你运气好,再有下一次的话,你就有多远滚多远吧!”菲菲恶狠狠地瞪了我两眼,气呼呼地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了。

    我从王嫂家出来,心里也不是滋味。别人不知道,难道她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如果我真是色狼的话,当初就顺水推舟把她那啥了。

    我走了没两步,菲菲追了出来。

    我以为她是来道歉的,谁知道她当场就给我一个大嘴巴:“李明,那天你喝醉了,侵犯了我。然后就失踪了。我以为你只是不敢负责任而已,谁知道躲到老家来了,还给自己弄了个项圈,装可怜吗?”

    看菲菲的样子,不像是说假话,倒打一耙。

    可是那天的事情我一点都不记得了,难道真像他说得,我把她那啥了?

    我想了想,这件事情还是装糊涂为好,薄荷的事情已经让我焦头烂额了,我可不想在再欠下什么风流帐,否则的话,胡笳就更有理由拆散我和薄荷了。

    也许是面对菲菲的窘态,我热得我浑身是汗,就去了路边的一家小超市,打算买一瓶冰镇矿泉水解解渴,可是一摸口袋,空空如也。

    钱包丢了?不会是忘在王嫂家里了吧?

    我正想回去找呢,钱没多少,但是身份证在里面呢。

    这时候,忽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心里一喜,以为是菲菲送钱包过来了呢,“菲菲,是你吗?”

    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什么菲菲?老子叫江浩,是县城的!”

    我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高高大大帅气的*在我的面前,衣着很潮,给人的感觉有些流里流气。

    我心里想,自己并不认识这个江浩呀,就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看你是从菲菲表姐家里出来的,想必是这个村子的吧?”江浩没等我回答,捏了捏鼻子继续说道,“我和菲菲认识,刚才看到你丢了一样东西,不看僧面看佛面,就还给你好了。”

    说着,他把背着的手伸到了我的面前,手里拿着的,正是我的钱包。

    这个钱包是农合送给我的,我连忙想把它抓在手里。

    “谢谢您!”我冰冷的心忽然一下子炙热起来,原来这个世界并不是完全的冷漠,像江浩这种拾金不昧的好人也是存在的。

    没想到江浩却把手缩了回去,“想要钱包并不难,不过你得答应替我做件事。”

    我脱口而出,“你不会是想要酬金吧?”

    “谁稀罕你的酬金?”江浩的脸沉了下来,“菲菲那丫头和我相过亲,后来没成。她那么漂亮,撩得我小心脏痒痒的,可我又约了她好几次,她就是不给我面子,你既然是和她认识,所以我想请你把她约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江浩这个人还是个痴情种子,为了追求菲菲,从县城追到村里来了,真是什么招数都用上了。

    不过这种事情我不想参合,就摇了摇头,“江浩,这件事我帮不了你,给我再多的钱也不行!”

    没想到他照着我的脑袋就是一巴掌,“我算是明白了,你不是菲菲的熟人,你是不是也喜欢他?你小子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特么滴配吗?”

    他下手挺重,看样子是用上了吃奶的力气,但我可是从恶狗窝爬出来的,虽然脖子上带着项圈,从心理上不知道反抗,但是抗击打能力还在,若无其事地说:“江浩,菲菲你是追不到手的,只要你把钱还我,多打我几下也成!”

    “这可是你自己找打的!”江浩从地上捡起半截砖头,一下子拍在了我的头上。

    鲜血顿时流了出来,嗅着那股熟悉的血腥味,我的心情突然狂躁起来,仿佛心里有个魔鬼在诱惑我,“李明,扑上去,把这个人渣撕碎,就凭他,还想打薄荷的主意?”

    但是一感觉到到脖子上的项圈,我突然软了下来,仿佛柴鹃就在身边,用她那凌厉而又多情的目光注视着我,让我不敢再有任何反抗的念头。

    江浩的眼神里带着鄙夷,“没用的东西,你有多远就滚多远吧!打你这种不敢还手的窝囊废,真特么滴掉价!”

    我站着没动,“请您把钱包还我。捡钱不还也是违法的,你如果执意不还的话,我可以到派出所出面调解。”

    “傻逼东西,你以为老子稀罕你的臭钱吗?小子,以后在县城碰到我,躲远点儿,否则见你一次,就开你一次瓢!”江浩把钱包劈头盖脸的摔到我的头上,然后招了招手,从村口车上下来了两个黄毛,一看就是小混混,三个人凑在一起在墙角嘀咕着什么。

    这段时间,我受伤太多,早已经习惯了。而头上的伤口并不大,我拿一个手帕按上去,血就不流了。

    我把地上的钱包捡起来,刚要离开,却听到江浩再提菲菲的名字。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按照常理来说,我隔这么老远是听不到的。

    但是我一直被柴鹃当狗来养,在和豺狗生死搏斗之中,耳力要比平常人好了很多,我听说他们想出来一个歪点子,要算计菲菲。

    有个染着黄毛的家伙可能是没想明白,就问江浩:“浩哥,天底下美女那么多,你为啥非得打她的主意呢?”

    江浩把嘴一撇,“你懂个屁?这就叫一见钟情!”

    他们嘀嘀咕咕了一阵,后来开着一辆豪车离开了。

    这件事我既然撞上了,就不能不管。不管我和菲菲之间之前有啥恩怨,我手上的兰花烙印是不是因为她而失去的,就是冲着老同学的关系,也不能坐视不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