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我们狮子坪村的地理位置来说,出租车很少来的。但事情凑巧了,刚好有一辆出租车过来送人,我连忙紧跑几步,拦住了。

    司机看我一脸的狼狈样,问我是不是要去医院,我掏出了一张一百块的大票子,往他手里一塞:“师傅,麻烦你跟着前边那辆车。”

    有钱能使鬼推磨,司机也没多问,把车开得飞快。

    很快到了县城,我眼瞅着江浩他们驾驶着红色跑车进了一处豪宅,连忙让司机停了车。

    我溜到房后面看好了地形,虽然我戴着项圈,打架不行,翻墙越脊还是不成问题的。所以很轻松就从后院翻墙进去了。

    我轻而易举地到了二楼一个房间里,正想着到什么地方寻找江浩呢,忽然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听声音是两个人的。

    呵呵,如果被当贼抓了,就好笑了。我四下里看了看,那个衣柜小的可怜,看来是藏不住人的,只有打那张床的主意了。

    我低头看了看,只见那张床底下又很小的缝隙,如果我委屈一些的话,说不定能钻进去。

    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能受委屈,特别是这段时间被当狗的日子里,所以就狠狠心钻了进去。

    我刚藏好,只听哐当一声,房门不知道被谁推开了。那两个人竟然进屋了,而且还坐在了床边。四条小腿就在我的眼前晃悠。

    有个家伙还是个香港脚,那股臭味,把我熏的,差点儿把隔夜饭吐出来。

    不过这两个人一说话,我就觉得这臭味闻得真特么滴值了。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为啥这么说呢,因为这两个人就是江浩和和那个一脸横肉的家伙。

    我听说道:“真的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个小山村的穷小子,就是脖子上戴狗项圈那个,估摸着也在打菲菲的主意。大熊,你的给我想个主意,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得逞呀!”

    这家伙真是小瞧人,菲菲是他的女神不假,可是对我来说就另说了。当初她哭着喊着倒贴,我都没配合呢。

    大熊皮笑肉不笑道,“浩少,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原来那个一脸横肉的家伙叫大熊,这个外号起的倒是名副其实。难怪古龙大师说,名字可以乱起,外号往往很贴近实际。

    不过像他这样长着一副打手的身材,偏偏喜欢做狗头军师,就是在难以让我理解了。

    江浩哼了一声,“大熊,现在这里没有外人,咱们两个再合计合计,必须得把菲菲一举拿下才行。事成之后,本少爷定有重赏。”

    大熊看来是早已胸有成竹,“浩少,我刚认识了一个女朋友,名字叫小芳,虽然姿色一般般,身材也没有多么惹火,但是说巧不巧,她偏偏和菲菲是非常要好的闺蜜。明天是她的生日,如果我出钱开个爬梯的话,就算是我不吭声,她也会把菲菲请来的。到那时候了,菲菲不就是羊入虎口了吗?”

    大熊一句话没说完,头上就挨了一下:“傻逼大熊,你能不能别把本少爷说的那样猥琐呀!”

    “浩少,其实你比我说的要猥琐多了。”大熊真有意思,竟然有胆量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江浩也有意思,听了之后,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大熊,我就喜欢说真话的人。”

    他沉吟了一下,又说道:“不过你那个主意好卑鄙,就像你的人一样。我喜欢。如果到时候菲菲还是不识抬举的话,只要本少爷往她酒里下点东西,就不怕她不乖乖就范。”

    听了他们两个的话,我暗自庆幸不已,多亏自己碰上了,否则的话,菲菲还真有可能中他们的圈套。

    后来他们两个又分享了一阵泡妞的绝学,才屁颠屁颠地出去了。

    他们刚一离开,我就钻了出来,急忙打开窗户,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这一阵子,真把我熏坏了。

    当年我和菲菲虽然是老同学,但是真不知道她家住哪儿,我打电话问了问当初的老同学,知道她住在天河小区。

    所以我打车到了天河小区大门口,然后在附近找了一家便宜的旅社住了下来,窗户口正好对着小区大门。

    我买了一些方便面和矿泉水,往房间里一放,先睡了一大觉,然后就在窗户口守着。

    一直到了第二天傍晚,我看见菲菲出来了,正准备在路口打出租呢。

    我担心她坐上车直接走了,我又不知道她们到底在那个地方开爬梯,所以没走大门,直接从窗户口溜了下来,然后上前和菲菲打了个招呼,“嗨,老同学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菲菲皱了皱眉头,“你这人咋回事,囚在我们小区门口做什么?”

    我双手一摊,睁大两眼说瞎话:“没什么?只是巧遇而已。”

    “也真够巧的!”菲菲不冷不热地哼了一声:“我晚上还有事,先走了,你该干嘛干嘛。”

    我就像狗皮膏药似的缠住了她:“菲菲,是不是有人请你吃饭呀,我也没吃饭呢,要不就带我一起去吧。”

    菲菲有些生气了:“李明,大半年没见,你这人怎么越来越没劲了呢?我去参加闺蜜的生日爬梯,你和她又不认识,跟着干什么?再者说,你有家有室,和我在一起又算是怎么回事呢?”

    听她这么一说,我又想起了薄荷,不由得心里一疼,真想拂袖而去。

    但是她总归是我的老同学,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所以就只好继续死乞白赖了,就算被她误会了,也没什么。反正自从和薄荷分别之后,我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了。

    “哦,这样啊,那你不去行吗?”我迎着菲菲疑惑的目光,鼓起勇气继续说道:“我想约你单独吃个饭,不知道行不行?”

    “和你单独吃饭?我看还是免了吧。”菲菲又哼了一声,“怎么?是不是上一次没欺负够,所以想继续欺负我呢?那还是算了吧,我这个人虽然贱,但是脸皮还得要!”

    我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欺负她了,在我的记忆里,应该是她在酒里做了手脚,从而让我中指的兰花烙印淡去了,又失去了狐族的灵力,否则的话,我也不会被刀疤脸他们带到狗场,过狗一样的生活。

    可是这些事情,我并不想让菲菲知道。毕竟看她的表情,当初那件事好像另有隐情。

    “没话讲了吧?没话讲了就把路让开!”菲菲看我不吭声,声音越来越冷了。

    “李明,我恨你!以后懒得搭理你了!”刚好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菲菲把车门一开,就上了车。看来她的目的就是甩掉我。

    “等等我!”我纵身一跃,想直接跳进车窗。没想到人还没进车窗,就被菲菲一脚踹在了肩膀上:“滚一边去,别跟着我!”

    等我在地上打了个滚,又站起来的时候,连出租车的尾气都看不到了。

    这可咋整呢,我们县城虽然不大,但是ktv和酒吧也有好几十家,我如果一个个找过去的话,只怕黄花菜都凉了。

    我想了想,觉得解铃还得系铃人,这件事情既然江浩是始作俑者,那我只要跟着他,就不怕见不到菲菲。

    我急忙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到江浩家大门口一看,谢天谢地,他那辆红色宝马还停在院子里呢。

    我坐在出租车上等了二十多分钟,江浩和大熊他们一起出动了,一路去了火树银花酒吧。

    我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一百块车钱花的挺值。

    等他们都进去之后,我找一个侍应生打听了一下,知道江浩把这里整个二楼都给包下来了。

    这个时候,正主小芳应该早就来了,我该找个什么借口过去呢。

    说来也巧,刚好旁边有家花店,我就进去,花了大几百买了一个花篮,提着大摇大摆就进去了。

    我上了二楼一看,只见他们十几个人正在里面闲聊,菲菲和一个头戴花环的姑娘有说有笑的,想来就是今夜的小寿星小芳了。

    江浩一看是我,脸色就变了,“这位看不住自己钱包的家伙,谁的拉链没拉紧,把你给露出来了。今天是小芳的生日,我记得好像并没有请你哟,难道你是想来这里混吃混喝吗?”

    为了菲菲,我厚起了脸皮:“上门都是客,就当我是不请自来吧!”

    一旁的大熊等得就是这句话,他把手一伸,见缝插针地说:“既然这位同学不是来混酒喝的,那就请回吧,这里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记得把花篮带走,小芳可是我的女朋友,她如果随意收别的男生的东西,我可是会吃醋的哟!”

    这个男人,牙尖嘴利的,和他憨厚的面容非常不搭,难怪能做得了江浩的狗头军师。而江浩的不客气当然在我的意料之中。

    我暗自琢磨了一下,话不投机半句多。如果我和他们两个直接吵起来的话,没准会把菲菲惹毛了。所以我没搭理他们两个,只是把充满善意的眼神望向了菲菲。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