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位盈盈姐是专程过来的,也算是给江浩个面子,不过她临走时,似乎有意无意地看了我一眼,那个眼神,简直和柴鹃一模一样,这是怎么原因呢?

    我正在那里百思不得其解呢,江浩这厮看来是不装逼会死的家伙:“在火树银花,盈盈姐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抛头露面的,这还是看在我浩少的份上,要不你们能见到这样的大美女吗?”

    这句话一说出来,我就听出了漏洞,立马做出了反击:“江浩,照你的意思,这位盈盈姐要比菲菲漂亮了。”

    江浩原本一张眉飞色舞的脸,顿时变成了苦瓜脸。大熊见势头不妙,连忙把话岔开了。

    我们又吃了一会儿酒,江浩招呼人挪开了桌子,说是要跳舞。

    别人的舞伴都是现成的,只有我和江浩两个,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菲菲。这就叫狼多肉少,又叫一山不容二虎。

    江浩眉毛一挑:“李明,不如我们玩个小把戏,谁输了就看另一个和菲菲跳舞,你又没有胆子和我玩呢?”

    我本来不想理他的,可是在菲菲面前,这个面子绝对不能丢。反正只要不是和我当场动手,无论比什么,我都不怕,所以就点了点头。

    “李明,和我斗,待会儿有你的好看!”江浩打了一个响指,大熊递过来一个背包,打开了,取出一个篮球:“我们就比谁投球投的准,如何?”

    菲菲也有些意外:“江浩,这里又没有篮球架,怎么投?”

    江浩乐了:“这个山人自有妙计。”

    他把一个软座的面取了下来,露出了里面四四方方的一个框子,然后放到了五米之外:“这不就是现成的篮球架嘛!”

    菲菲把嘴一撇,“江浩,你当初上学的时候,可是篮球打得最好的,而李明不怎么打球。你和他比这个?是不是太过分呐?”

    “菲菲,为了你,无论多么过分的事情我都可以做!”还别说,江浩的嘴皮子就是溜儿,就算菲菲不吃他这一套,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也就没有办法阻止我们的游戏了。

    他得意洋洋的把目标对准了我:“李明,比不比,你就来一个干脆点儿的,别磨磨唧唧的,不像个爷们!你如果有自知之明的话,早就夹着尾巴逃走了,何必在这里讨人嫌呢?”

    他以为吃定了我,所以一直在羞辱我,想逼着我离开,但我说什么也不会走的,心一横:“比就比,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了不起的地方,你待一会儿就知道了!”江浩拿着篮球做了几个花里胡哨的动作,然后一抬手,球果然被他轻而易举地投进了椅子里。

    够准,他一连投了九个球,竟然进了六个,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大熊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围了上来,一个个喝起采来。

    江浩用挑衅的眼神白了我一眼:“李明,这命中率已经够高的了,你还是走吧,何苦要自取其辱呢?”

    我还没来得及答话呢,菲菲踢了我一下,压低了声音说:“今天无论如何你都得赢,敢输了的话,这辈子就别想知道小潘安到底是谁了?”

    我吃了一惊,原来那个最美气象专家和小潘安的事情,果然和菲菲有关系。这件事情曾经成为了我和薄荷之间的一根刺,如今虽然时过境迁,但是把事情搞清楚了,也总比一辈子糊涂着强。

    灯下的菲菲,俏脸泛红,相当迷人,但是我在乎不是她的魅力,而是她掌握的秘密。于是就笑道:“这么说的话,我不赢还不行了。”

    菲菲撅了撅嘴:“等会和我跳舞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接着她又白了我一眼:“说起来,你也不是个好鸟,只不过比起江浩来,稍微顺眼那么一丁点儿,两害取其轻,我也只能瘸子里面挑将军了,和你跳舞了。”

    菲菲只是不想让江浩他们听到我们说话的内容而已,但在外人看来,绝对是耳鬓厮磨的样子,

    这样一来,江浩和大熊那帮人就开始受不了,一起吹起了口哨。

    大熊首当其冲地挖苦我:“怎么?不敢和我们浩少比呀?难怪你刚刚上厕所还想拉着菲菲,原来不是带把的,菲菲对你这么好,只怕是把你当闺蜜了吧?”

    这话就有些过分了,麦秸还有三分火呢,我真想一脚踢到他滔滔不绝的腮帮子上。可是那个狗项圈在,我只能是忍气吞声、逆来顺受了。

    我也不想和他们斗嘴,就默不作声地走上前去,从江浩手里把篮球拿过来,学着他刚才的姿势,在地上拍了几下,谁知道角度和力度没掌握好,竟然脱手了。

    众人哄堂大笑,一个连球都不会拍的家伙,竟然敢和江浩比投三分,肯定是怎么难看怎么死。

    我敢本不在乎他们的嘲笑,而是钻到桌子底下,把篮球捡了回来,又拍了几下,熟悉一下手感和球性。

    我是没打过篮球,但是小时候跟着爷爷在山上放过羊,我甩出去的石头块,每一次都能够打中头羊的角,所以这玩意和篮球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既然石块扔得那么准,那么篮球应该不在话下,目前要做的,只是要尽快熟悉球感罢了。

    我再一次拿起了篮球,觉得比刚才轻多了。后来试着在地上拍了几下,熟能生巧,自然是越拍越觉得熟练。

    大熊真是狡猾大大的,看样子是担心夜长梦多,就凑了上来说道:“李明,这么多人等着看呢,你到底会不会投三分呀?”

    江浩一直在笑:“你们几个都把心放进肚子里,我的实力在县城没几个人比得上的,他绝对赢不了我!”

    别人投篮都是双手,而我呢,就是土里土气一立,然后就像小时候扔石子一样,把篮球扔了出去。

    众人发出了嘘声,都以为我必输无疑。这没啥好奇怪的,别说他们了,就连我自己,也知道别的人用这个姿势也是死路一条。

    可是我就不一样了,因为我放羊扔石头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动作。于是,等我把球投中之后,他们的笑容就尴尬起来了。

    江浩不服气:“李明,你这次也就是运气好,你能一连蒙进去六个吗?”

    我没吭声,只是把手里的皮球当作石块来扔,又投中了几次,一算总数,刚好比江浩多一次。

    菲菲笑得很开心,而江浩和大熊他们一个个瞠目结舌,哑口无言了。

    我吹了一声口哨,就和菲菲开始跳舞了。虽然我脖子上有项圈压制,但是年轻人的天性,还是偶露峥嵘。

    我问菲菲,当初最美气象专家和小潘安到底是怎么回事?

    菲菲叹了口气说道:“那天是柴志军让她悄悄进了我家,然后注册了个最美气象专家的号,而与她聊骚的小潘安其实不是男人,而是她的闺蜜小丽。”

    我又问她,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菲菲笑得有些不好意思,说你家的钥匙就在门框上面,酒店好多人都知道。

    果然如此。我常常吁了口气,看来自己当初真是错怪了薄荷,现在就是想向她道歉,都找不到机会了。

    一想起薄荷,我的心情瞬间低落下来,一不小心,接连踩了好几下菲菲的脚。也许是心里有愧,反正菲菲硬是忍着没吭声。

    我们跳了几曲之后,又是接着喝酒。后来小芳喝多了,想吐,非得让菲菲陪着她去卫生间。

    我担心菲菲的安全,自告奋勇地想陪着她们两个去,却被江浩拦着了:“李明,要知道男女有别,人家两个姑娘去卫生间,你跟着瞎参合啥?难道你还想进女卫生间吗?”

    我还有些担心,菲菲瞪了我一眼,“我们女人的事情,你跟着算什么?”

    我想了想,觉得小芳虽然是大熊的女朋友,但好歹是菲菲的闺蜜,应该不会对她做什么手脚,也就不再跟着了。

    菲菲她们一走,江浩瞬间就变了脸:“小子,你有几个脑袋,竟然敢坏我的好事,哥几个,给我好好招呼他!”

    大熊一挥手,七八个小混混一拥而上,将我团团围住,拳打脚踢。

    我想反抗,但是由于狗项圈的存在,在柴鹃那儿养成的逆来顺受习惯,根本就改变不了,被打的像一只虾米似的,在地上蜷曲着身子。

    后来,还是江浩喝了一声:“算了,打一个不会还手的人,没啥意思!”

    大熊问了一句,“浩少,就这么放过这小子吗,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放过他?哼,得罪我江浩的人,我会让他生不如死的!”江浩冷笑一声:“来呀,把这小子的嘴掰开,灌上一杯药酒,然后丢到外边去,这里的女人那么多,待会儿等菲菲回来,就有好戏看了,说不定我们的李先生还会因此去吃上几年牢饭呢?”

    江浩越说越得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可是大熊有些犹豫:“这个不好吧?浩少,这样会不会太狠了些,事情如果闹大了,只怕不好收场啊!”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