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浩少你的八辈子祖宗了!”我打了个哈哈,然后一指菲菲,“不好意思啊,我才不要你的臭钱呢?我要的是她!”

    “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看老子如何收拾你!在县城,就是十个李明加起来,也甭想和我斗!”江浩操起一个啤酒瓶,在桌子上一磕,然后直愣愣刺了过来。

    “是吗,一个我已经绰绰有余!你的速度太慢!手腕乏力!”我轻轻叹了口气,瞧准了空档,然后闪电般飞起一脚,正踢在他的手腕上,啤酒瓶落到了地上,碎了一地。

    我得理不饶人,瞬间猱身而上,抓住江浩的胳膊,弯腰,一个过肩摔,他脆生生地落到了地上,顿时鬼哭狼嚎地叫了起来,看来,被地上的玻璃渣扎到了。

    江浩的叫声太刺耳了,包厢门又没有关,我担心他的兄弟听见了,一起涌过来的话,就有些麻烦。

    其实他们群殴我并不怕,因为最有战斗力的大熊不在,其余几个虾兵蟹将加起来,也没有一头豺狗厉害,我担心的是菲菲的安全。

    想到这里,我连忙把菲菲的外衣给她披上了,然后往肩上一扔,夺路就走。

    “别走!菲菲是我的!”江浩挣扎着站起来想拦,可是我只是一瞪眼睛,这家伙就吓得又倒地上了,不堪一击的家伙。

    没想到还真是冤家路窄,我背着菲菲刚一出门,就撞见了蛮牛,他身边还站着好几个彪形大汉,“你这小子竟然敢在火树银花伤人,难道不知道江浩是我家老板的朋友吗?”

    我知道必须得得速战速决才行,尽快离开是我的目的,因为蛮牛的人肯定会越聚越多的,而我这边只有一个柴鹃,还是不便于出面,当然如果菲菲能醒过来就好了,只要她能自己走,那我就少了很多羁绊。那样的话,就算他们人再多,我也能杀出去。

    “挡路者死!”我双手没动,肩头也没动,可是一只脚毫无征兆地飞了起来,正好踢在首当其冲的一个瘦猴的的下巴壳上,势大力沉。

    这家伙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整个人已经飞了起来,连带着棒球杆一起撞到了南墙上,哭爹喊娘地叫了起来。

    这还是我脚下留情了,否则的话,他连叫也叫不出来了。

    这是无影脚。不过不是黄飞鸿教的,而是柴娟教的。要想会,和师父睡。我刚刚和柴娟睡过,所以这一脚没有任何的水分。

    “臭小子,难怪有胆子在这里惹事,果然有两把刷子!”蛮牛把外套脱了,往地上上一扔,然后摆了个架势,气定神闲地叫了声,“出招吧。”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我只见蛮牛摆了这么一个姿势,就知道他的身手不错,甚至比当初那个刀疤脸差不了多少。

    不过,对此时此刻的我来说,对手实力高低已经无所谓了,对于我这种在生死当中磨练出来的人来说,只要我想攻击,能挡得住、避得开的人屈指可数。

    更何况,自从薄荷离开之后,我因为在老家这一段时间,身手又好了许多。

    说句心里话,我最看不惯的就是蛮牛这种装逼的架势了,弄得自己像一个武林宗师似的。

    于是,我二话不说,直接上去就是一脚,无影脚。

    蛮牛眼疾手快,眼看着那一脚过来了,刚要去挡,却是挡了一个空,那只脚就像是幻影一样,越过了他的手臂,脚面直愣愣抽在他的腮帮子上。

    “砰!”的一声,蛮牛应声而倒,半边脸短时肿了起来。

    这家伙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捂着脸,忍着疼,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哥几个,一块上啊,我就不信这小子是铁打的,有三头六臂不成!”

    “不相干的人赶快离开!”这时候,瘦猴也爬了起来,招呼着那七八条大汉,一个个挥舞着棒球杆,嗷嗷叫着,扑了过来。

    走廊上看热闹的人吓得四散奔逃。

    我不敢恋战,抢出一条路来,往楼下就走。可是只见好几个保安拎着橡胶棍冲了上来。前有堵截,后有追赶,我慌不择路,只好上了屋顶。

    火树银花酒吧只有三层,我纵身往下一跳,正好落在旁边一座二层楼屋顶上,然后急火燎毛往前面跑。

    跑了大概有一箭之地,我发现了一家旅馆,于是眼前一亮,这里环境复杂,这不是躲避的最佳场所吗?

    这座宾馆只有三层,最上面一层有好几间房黑着,看来是没有住满。

    我连忙把菲菲放倒地上,三下两下,就从后窗户跳进了房里面。

    我左右看了看,闻到了房间里有一种好闻的香味,从设施来看,好像不是一般的客房,却更像是一位女孩的闺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突然之间,吊灯亮了,很亮很亮的那种。

    然后我就听到了一声尖叫:“你这人怎么回事?谁让你进来的?”

    我回头一看,灯光下便看到了一个女人,头发还没干,身上只是缠着一条小小的浴巾,看来是刚从浴室里出来。那身材,比起柴鹃来好像差不了多少。

    我一时间哑口无言了,琢磨了好久,只好老老实实地,把手指向了后窗,厚着脸皮说道,“小妹妹,看见那个窗户吗,我就是从那边里翻过来的。”

    “不要脸!谁让你偷看本姑娘洗澡的!”这姑娘脾气看来也不是很好,抬手就要打我的脸。

    打人不打脸呀,虽然我不是靠脸吃饭的人,但是也不能让别人打呀。

    况且,我根本就没看到什么无限风光,这样挨打吃老鼻子的亏了。

    于是,我一抬手,不费吹灰之力,就擒到了她小巧的手腕,“我说丫头,你千万别激动,万一身上的浴巾落到地上,那我不是流氓也变成流氓了。”

    那姑娘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毕竟是个年轻的女孩子,被我这么一吓唬,马上就慌了,急忙把手拽回去,把浴巾重新裹了裹:“你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赶紧走人,要不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正想着瞌睡没枕头呢,赶紧走了为好,免得让别人误会。可是这丫头是个怪人,就在我忍气吞声想走的时候,又被她拉住了:“不行!你不能走!不能就这么便宜你,你得把事情说清楚才能走!”

    我有些傻眼了,今晚上的事情本来就够离奇的,老老实实说出来,这丫头也未必相信呀。如果我告诉她,屋顶上面还有一个晕晕乎乎的丫头,她只怕还得蹦起来抽我。

    看我不吭声,她更加得理不饶人了:“说吧,你为什么来我屋里?再不老实交代的话,我就喊抓流氓了!”

    “因为你漂亮呀!”我的项圈去掉之后,真是放松太多了,这种以前打死都说不出来的话,如今张口就来。

    看着人家姑娘又要发飙,我急忙说好话,“开玩笑,开玩笑!其实呢,是我在房顶看月亮,走着走着,迷路了,就想找个睡一觉,可是身上没带钱,我见这里没亮灯,以为没人住,就悄悄溜进来了。”

    “这样啊!”那姑娘的眼珠子转了几圈,“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这种鬼话,鬼才相信!”

    看到她这样油盐不进,我真的头大。

    头一大,事情就好办了,我来了一个晕倒,索性把无耻进行到底。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晕就晕了呢?”女孩子也有些慌了,掐合谷,敲胸口,看手法手法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但是架不住我是装的呀,她也是没辙。

    接着,我听到她在自言自语,好像是在说:“事有轻重缓急,就是做几下人工呼吸。我如果见死不救的话,如果他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的名声也毁了。毕竟人言可畏,我就是再无辜,这种事情也说不清楚呀。”

    我也有些小紧张,觉得萍水相逢的,这样占人家姑娘便宜不好,可是如果我现在把眼睛睁开了,又不好解释,所以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

    后来觉得差不多了,就顺水推舟把眼睛睁开了。万一菲菲醒了,看到这一幕的话,之后再传到薄荷的耳朵里,那我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楚了。

    “醒来就好!你差点吓死我了!”她夸张地用小手拍了胸口,那地方给人一种高耸入云的感觉。

    “我是不敢不醒来啊。”我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我们两个就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从这件事情看,这姑娘挺热心的,如果把菲菲交给她照顾的话,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果然,我把事情缘由简单说了一遍之后,小丫头立马就答应了。

    我也没敢怠慢,毕竟菲菲现在楼顶躺着呢,万一她翻个身,从楼顶掉下去就糟了。

    可是当我到了楼顶,想把她抱起来的时候,却被她死死地抱住了,“李明,别走!我热!”

    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挣扎或者不挣扎,都不是正确的选择。我心里明白了,江浩给她喝得药酒发挥作用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