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反正今晚儿的菲菲和以前相比,虽然双眼紧闭,但是身体更加炙热,身材也更加惹火了。菲菲没练过任何武功,也不属于狐族或者豺族,可她的力气竟然很大,我就是用上了吃奶的劲儿,也挣扎不开。我明白了,看来江浩给她喝得药酒发挥作用了。

    我尝过那种酒的厉害,晕乎乎就不说了,更难受的是发痒发热,如果不是遇到柴鹃的话,还不知道最后闯下什么大祸呢?难不成,我现在要像柴鹃帮助我那样,帮菲菲一把。

    这个念头一出来,就立即被我否决了。如果说我和柴娟之间还有情可原的话,那么和菲菲之间,就绝不能有丝毫超越友谊的关系。否则,我如何对得起薄荷。她为了和我在一起,不惜与自己的父亲做对,如今正被软禁在青丘呢?

    我咬了一下舌头,努力使自己清醒过来。然后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一下子挣脱了薄荷的怀抱。

    “李明,别走!等等我!”菲菲突然一跃而起,紧紧拉着我不放。

    这可怎么办呢?我扭头一看,只见旁边有个水管,就蹭着过去打开了,然后用手掌一挡,一股凉水一瞬间溅了菲菲一脸,接着把她浇成了落汤鸡。

    这种别开生面的冷水浴,持续了大概十来分钟,菲菲的脸色慢慢恢复正常了,然后睁开了眼睛,左右看了看,带着一肚子的疑惑问我:“李明,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在这里?你怎么也在这里?”

    “这里是酒店……”

    “什么?酒店!李明,你敢算计我!”

    其实我想说的是酒店楼顶,可是还没等我把楼顶两个字说出来,菲菲的巴掌已经闪电般抽了过来,只听啪地一声,正好抽在我的腮帮子上。我只觉得脸庞火辣辣的疼,别说肯定五个指头印上去了。

    我心想自己图什么,辛辛苦苦保护了菲菲一晚上不受侵害,到头来反而自己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菲菲面如寒霜:“李明,上一次你欺负我的账,还没找你算呢?这一次你反而变本加厉了?你老婆虽然如今不在身边,但是你也不能拿我当替代品呀!要知道,我也是活生生的人,也有自己的尊严!”

    菲菲的声音就像是从冰水里刚刚捞出来似的:“说!你刚刚对我做了什么?不老实交待的话,小心本姑娘阉了你!”

    菲菲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杀伐果断了?不过从她的眼神看,我相信,这丫头绝对是说得出就做得到的。因此,我也顾不上脸疼了:“刚刚?我刚刚没做什么呀!就是把你从酒吧背到了这里,然后用凉水给你解酒呀!”

    话刚一出口,我就知道没说清楚,这样更容易引起误会,就急忙拣重点补充,“是这样的,江浩和大熊利用小芳在你的酒里下了药,江浩那小子对你有想法,想把生米做成熟饭,幸亏我及时赶到了,和他们打了一架,他才没能得逞。如今他们正满世界寻找我们两个呢?”

    菲菲是个聪明人,稍微一寻思,就明白我说的都是真话,不好意思的笑了:“老同学,对不住呀,我误会你了。”

    “没什么。”我摸了摸脸,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委屈。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和柴鹃那样了,菲菲就是多打我几下,也是应该的。就算是替薄荷打的。这样的话,我的心里也能好受一些。

    那时候也就是凌晨四点多钟吧,楼顶风大,夜风呼呼的刮着,菲菲回过神来,也知道冷了,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身体也颤抖起来。

    我觉得必须得让她先洗个热水澡,然后再喝点热水什么滴,否则的话,非得冻感冒不可。

    所以我就把刚刚闯入那个女孩的房间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征求她的意见,去或者不去,都有她自己做主。免得自己再背上色狼的恶名。

    菲菲深深地望了我一眼,“老同学,这个时候也就没啥讲究了,要去就去呗。我现在觉得身上发冷,的确得先洗个热水澡。”

    “哦。”菲菲能再次叫我老同学,证明在她心里已经原谅我了。

    她身上的药劲如今已经完全散去,抽我脸的时候,那样有劲,走几步的话,当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了。我就带着她,一前一后顺着楼梯到了三楼,然后敲响了那个姑娘的房门。

    很快地,一个很温柔的声音问道:“谁呀?”

    看来那姑娘没睡,一直在等我来着。我连忙笑着说道:“我就是刚刚和你闹出误会的那个帅哥,我现在把我女同伴带过来了,她现在急需帮助。”

    菲菲用怀疑地眼神看着我:“这么说你刚刚是把我丢在楼顶,然后和别的美女闹误会了?不过到底是什么误会,能详细说出来让我听听吗?”

    遇到这个难以解释的问题,换换别人只怕解释不清了,但是我脖子上的狗项圈去掉之后,我人品爆发,如有神助,却是恰到好处地使了一个缓兵之计,“老同学,这件事情说来话长,等以后有时间,我会一五一十说给你听的。”

    菲菲本来还想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好在那姑娘把门打开了。她看了看菲菲,一把就把她拉进了屋里,然后把我挡在了门外:“这是女人的世界,我们姐妹两个有很多悄悄话要说,你这个帅哥就有多远滚多远吧!”

    她说话还真不客气,明摆着还记着仇呢,难怪老人们都说,女人的心眼比针眼还小呢。

    更可恨的是菲菲,不但不帮着我说话,反而来了个落井下石:“这位妹妹说话我爱听,你该干啥就去干啥吧,恕不远送了。”

    说着,根本不听我解释,就把门锁上了。

    天还没亮呢,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本来我还想着在沙发上骨碌一会儿呢,谁知道两位美女相当警惕,根本不给我机会。

    继续敲门吧,我害怕惊动了服务员,就不好办了。蛮牛他们说不定还在后面继续追我呢,我可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只好再次上了楼顶,然后从下水官道溜了下去,正打算找个小旅馆对付一会儿,忽然身后有人叫道:“李兄弟,真的是你吗?”

    我本来被吓了一跳,可是一听到兄弟两个字,就长长出了口气。因为不管是蛮牛还是江浩,和我闹到目的这种地步之后,都不会称呼为为兄弟的。

    我扭头一看,原来是胡力。不禁心里有些诧异,像胡力这种大人物,没有特别要紧的事情,是不会来我们县城这种小地方的。

    但诧异归诧异,该打的招呼还是要打的:“原来是胡总裁,真是稀客呀!”

    也许是看在我是胡薄荷老公的面子上,或者是因为当初我救过他的命,反正胡力对我挺热情的,走过来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

    我们两个寒暄了一阵,我刚要向他打听一下薄荷的情况,忽然想起来自己脖子上的项圈没了,如果被胡力发现了,问起来的话,我又该如何回答呢?

    有句老话叫做越是怕,狼来吓。通俗点说就是怕什么来什么。我正在想办法遮掩呢,胡力已经发现了问题:“李兄弟,你脖子上的项圈呢?”

    “项圈?”我心里叫苦不迭,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吭哧了许久,只好说了一句毫无营养的话:“去掉了呀!”

    胡力笑了:“我当然知道取掉了。可是你能告诉我,是谁取掉了吗?”

    他把话说到了这种程度,其实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别说我一时之间编造不出完美的谎言,就算是我人品大爆发,编造出来了,那又怎么样呢?还是于事无补。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特别是在狐族或者是豺族,都清楚只有柴娟本人,才能去掉这个项圈。

    于是,我只好老老实实地交待:“是柴娟。”

    “果然是她。”胡力并没有追问下去,比如说柴娟为什么要帮我去掉项圈。

    我担心被他看出破绽,从而把我和她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挖出来,就画蛇添足地说道:“胡总裁,其实我也不知道柴娟为什么要去掉我的项圈,也许是良心发现吧。你知道的,我的本事其实都是她教的,我根本没有能力留下她。”

    “这个我当然知道。李兄弟你毕竟是一个凡人,绝对对付不了一个豺族高手的。”胡力说着,突然话锋一转:“李兄弟,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我连忙说道:“胡总裁,有话请直说。”

    胡力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郑重:“说起来,我还欠着你李兄弟的人情。但正是这样,这些话我才必须要说。如今,李兄弟和大小姐虽然是天各一方,但我相信肯定是好事多磨,大小姐绝不是半途而废之人,反正她不管遇到什么艰难困苦,肯定会坚持下去的。所以,我希望李兄弟多想想你与大小姐之间的夫妻情分,要对未来抱有信心,千万不要被眼前的诱惑,迷失了自己。否则的话,只怕到时候就后悔莫及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