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力不愧是青丘集团的执行总裁,这一番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很有节奏感,更有杀伤力。

    我想起和薄荷之间的感情,再想起不久前和柴娟的春风一度,不由得羞愧交加。虽然其中有我被下了药的原因,但是仔细回想起来,如果我的立场坚定的话,其实这一切绝对可以避免。

    记得当初是我怀疑薄荷出轨,从而绞尽脑汁,挖空心思地想捉奸。那时候,我心里到底还没有对薄荷的信任?没想到经过种种闹剧之后,到头来,出轨的人却是我自己。

    我一时间面红耳赤,羞愧交加,却是连一句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胡力拍了拍我的肩膀:“李兄弟,刚刚我的话只是有感而发,你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就行了,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嗯。”我使劲点了点头,总算是从我嘴里蹦出了一个字了,但是底气还是非常不足。毕竟我和柴娟之间,已经有了感情瓜葛,这件事情该如何结束,我是毫无头绪。

    胡力笑了笑:“当初柴娟是怎么折磨你和大小姐的,我们狐族上下全都铭记在心。这不,苍天不负有心人,还真让我打听到了柴娟的下落,今天我就想把她抓住,然后带回青丘,任由大小姐发落。”

    其实,从见到胡力那时起,我就有些担心,他是不是发现了柴娟的踪迹。如今一听,果然如此,就更加心乱如麻了。柴娟的确是有过错,但是她现在也是我的女人,难道我就眼睁睁看着她被抓去青丘吗?

    我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胡力继续说道:“李兄弟,我打听到柴娟如今在人民街火树银花酒吧栖身,但是我这一次来,身旁没带什么人手。而柴娟修为不凡,并不在我之下。所以,只凭我一人,要想把她生擒活捉并不容易,所以,我想请李兄弟帮个忙,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呢?”

    天呐,胡力竟然想让我帮助他抓柴娟,我该如何是好呢?

    胡力好像是没看见我的窘态:“李兄弟,当初就是这个狠毒的女人折磨你和大小姐的。还给你脖子上戴了一个狗项圈,害得你被别人看不起。我相信,不管是为了大小姐,还是为了你自己,你一定也想亲手把柴娟抓住吧?”

    “那是当然。”胡力把话说到这份上,我只能是随声附和了:“我恨不得剥她的皮,抽她的筋,才能稍解心头之恨。”

    “好!”胡力拍了一下手:“有李兄弟相助,何愁大事不成?我把话撂这儿了,只要这次能够抓到柴娟,我一定在族长面前美言几句,争取让你们夫妻早日团聚。”

    我当然想和薄荷早日团聚,但如果是以牺牲柴娟为代价的话,那就有些于心不忍了。的确,她折磨过我和薄荷,但是不久前她也救过我,而且还与我有了肌肤之心,我能够狠下心来,亲手抓住她吗?

    薄荷的父亲,狐族族长胡笳心狠手辣,柴娟如果犯在他手里,能有好吗?

    我想了想,对胡力说道:“力哥,我看不如这样。我先行一步,先回到火树银花就把,稳住柴娟。最好是用酒把她灌醉了,然后你再趁虚而入,就能够兵不血刃将其拿下了。”

    胡力点头道:“此举甚好,我喜欢!”

    我笑笑没再说什么。

    这时候,只见胡力一抹脸,却是变成了柴娟的模样,声音也没有昨晚的半点柔情:“小黑,你不愧是我柴娟教出来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心的确够狠,如果是我站在你如今的立场上,只怕也做不到像你这般情断义绝!”

    我恍然大悟,原来胡力根本没来县城,而先前和我说话的胡力,却是柴娟幻化出来的。

    “娟姐,原来是你呀,真是吓了我一跳!”一时间我又惊又喜,上前拉住了她的手,我打算告诉她,其实我刚才那样说,只是为了打个前站,好和她商量一下对策,合计出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

    谁知道却被她一下子甩开了:“小黑,我先前还担心你被蛮牛他们捉了,所以一夜没眨眼,出来找你。刚刚我见到你的时候,我还满心欢喜。所以就想和你开个玩笑来着。没想到仅仅是一个玩笑,就让你露出了本来面目。若非如此的话,只怕我这辈子都要被你骗了。”

    “娟姐,你听我解释。真的不是这样的!”我欲哭无泪,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

    柴娟又是一阵冷笑:“你又想花言巧语来骗我吗?记得小时候父亲告诉我,男人都喜欢骗人,所以我就喜欢用皮鞭来招待他们。可是遇到你之后,我以为你是个例外,谁知道还是一丘之貉!”

    没想到柴娟对我的误会这么深,我想解释,但是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够取信于她。

    过了良久,柴娟好像是冷静下来了:“小黑,我们豺族有个规定,那就是我们女人一旦失身于人,就必须要嫁给他。所以,你想证明自己爱我的话,那就和我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吧!”

    “结婚?”我摇了摇头:“娟姐,我是有老婆的人。我老婆叫胡薄荷,你见过的。有了她,我怎么能够再和你结婚呢?”

    “你们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柴娟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也没见她如何用力,我已经被她轻而易举地举到了半空之中。

    她恶狠狠地望着我,咬牙切齿地说:“小黑,你既然没打算娶我,那为什么还要和我那样呢?实话告诉你,你的老婆薄荷已经和我堂弟柴志军订婚了,一个月之后就将大婚,所以,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

    “不,你骗我!你骗我!”我多么希望这些话是柴娟要报复我,所以信口开河的。可是望着柴娟的脸色,知道她说的都是都是真的。可是,这样的消息,让我如何能够接受?

    柴娟冷冷地望着我,眼里已经没有了昨晚的柔情似水:“小黑,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要嫁给你!择日不如撞日,明天就是良辰吉日,我看就咱们把喜事办了吧。这样一来,我们两口子还能一起去参加,柴志军先生和胡薄荷小姐的婚礼。”

    “不!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我神经质地重复着,突然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在坐便器上,看里面的设施,很眼熟,应该就是悦来酒店,省城的悦来酒店。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在县城和柴娟在一起吗?怎么会来到千里之外的酒店卫生间里了呢?

    难道是有人带我坐飞机过来的,可是我不可能晕得那么死呀!

    对了,薄荷要嫁给人渣柴志军了。我必须的尽快找到胡力,让他把我带到青丘去。

    我刷地一下提上了裤子,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的不是原来的衣服,而是西装革履,更离谱的是,胸前还别着红花一朵,上面写着新郎两个字。

    我成了新郎官了?新娘又是谁?谁和我开这样的玩笑?我揉着脑袋拼命想着,突然想起来,自己晕倒之前,柴娟说过的话语,不由得脸色苍白起来,原来她是在玩真的呀!

    我使劲掐了自己一下,知道疼,原来不是在梦里。

    “小子,婚礼快开始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这时,我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明目张胆地责怪,甚至还有些鄙夷。

    “小子?我没有听错吧?”

    我认得这个人是柴娟的手下,名叫柴青,他既然知道我要和柴娟举行婚礼了,又怎么敢这样和我说话?

    我一头雾水,刚想问个清楚,柴青却一把揪住了我:“李明,你没听见我给你说话吗?快一点儿会死吗?磨磨唧唧,就像个娘们!”

    柴青人高马大的,壮得就像只黑熊,一下子就把我提溜起来了。

    我很惊讶,他的实力是不错,但我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呀,竟然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我冲着他吼道:“姓柴的,你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敢这样对我!”

    柴青咧开大嘴哈哈大笑起来,“小子,这是我们大小姐交代的,就该这样对你!”

    我傻眼了,“怎么可能?柴娟既然决定要嫁给我,为什么还要这样羞辱我呢?”可是看柴青的样子,又不像是在开玩笑呀。管他呢,反正我也没打算举行这个婚礼,等见了她的面再说吧。

    柴青瞪了我一眼,“我们大小姐如今正在外面的宴会厅,等着你举行婚礼仪式呢?倘若误了良辰吉时,你担当得起吗?”

    这时柴青身上的对讲机响了,让他赶紧把我带到宴会厅去,大小姐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柴青答应了一声,不由分说,拉着我就往外走。

    走廊两边一长溜儿婚纱照。照片里,一个人是我,另一个人*,大长腿,前凸后翘,高鼻梁,一双眼睛含情脉脉,标准大美女一个,简直比薄荷也差不了多少,正是风情万种的柴娟。真是奇怪,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和柴娟把婚纱照都给照好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