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走进偌大的宴会厅的时候,才发现今天的柴娟本人比照片上漂亮多了,一身雪白的婚纱,前凸后翘的身材,红扑扑的脸蛋,秋水一般的双目,就像是天宫的仙女似的。

    她本来还是笑语盈盈的,可是一看到我,眼神里掠过一丝不快:“小黑,你怎么回事?这么多人都等着你呢?”

    我本来想直接说我不想结婚的,可是竟然没胆量说出来,只好挤出一副笑脸迎了上去:“娟姐,对不起,刚刚我上了趟卫生间。”

    “懒驴上磨屎尿多!”柴娟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这么好的阿玛尼西服,你怎么弄得皱巴巴的,还有红花也弄歪了,你像个新郎官的样子吗?你是不是不乐意娶我呀?”

    众目睽睽之下,她一点儿都不给面子,看来柴青说得一切都是真的,她分明是想报复我。

    我没吭声,谁知道她继续变本加厉:“跪下来道歉!”

    这还是以前那个对我柔情似水的柴娟吗?我脸上的肌肉僵硬了,这样的场合,她竟然用这种态度对我,拿我当什么了?上行下效,难怪柴青他们统统看不起我。

    “小黑,我让你跪下,你没听见吗?”柴娟冷冷看了我一眼,轻启朱唇,“柴青,看来我老公还不知道怎么跪,你就教教他呗!”

    “好嘞,干这个我最在行!”柴青对准我的腿弯就是两脚,我不由自主地跪在大红地毯上。

    周围的人纷纷议论起来,但是没有一个人替我说话。他们想必都是柴娟的亲属。

    一个个都说我是个超级人渣,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既然和豺族的人有了肌肤之亲,就不能再想着以前那个狐狸精了。如果不是柴娟心大,像我这样的渣男早就被收拾掉了,哪里还能成为他们豺族的新郎官。

    按照这些人的意思,柴娟给我的下马威是应该的,这样才能让我服服帖帖,从今往后不再犯错。可是,我却从柴娟的眼里看到了嫌弃,然后就是兴奋,那是侮辱我之后才有的兴奋。

    难道她和我结婚,就是想报复我?

    我想起来以前在养狗基地她是怎么对我的,不由得心寒起来。

    一个具有领导才能的女人,往好处说是有手腕,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讲,就是心狠手辣。

    我想着总归还是自己亏欠她,受着侮辱也是应该的,就当自己耳朵塞驴毛了,勉勉强强把婚礼应付过去,然后再想办法解决。

    然而,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我一个熟悉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这不是李明吗?好久不见了哟。听说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所以我想过来见一见你这位堂姐夫,没想到却是这副德行,洞房还没入呢,就开始跪搓板了。难道你没听说过,男儿膝下有黄金吗?”

    竟然是柴志军,好久不见的柴志军。

    我心里的火气腾地一下起来了,任何人都可以欺负我、羞辱我,但是唯独柴志军不行!

    这厮看我没吭声,继续说道:“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已经和狐族大小姐胡薄荷订婚了,下个月十五办喜事,记得当时候过来喝杯喜酒哟!”

    “你想得美,就算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薄荷也不会嫁给你!”我忍无可忍,回头啐了柴志军一口。

    柴志军的一张俊脸瞬间狰狞起来:“李明,你明知道我的身份,还敢这样对我?真的是活腻歪了!”

    这厮一个箭步抢过来,只一脚,就被我踹翻在地。

    这和我们两个在枫丹白露别墅区之时,又是一番光景。那时候我记得还能和柴志军对上几招,可是如今受过柴娟培训之后,却是毫无招架之力了。这也就是说,柴志军当初隐藏了实力。

    柴志军的皮鞋狠狠踩在了我的脸上:“小子,我早就想收拾你了,只不过当初为了给薄荷留下一个温文尔雅的印象。你不是以为自己娶了一个好老婆而洋洋得意吗?那么如今被我踩在脚下,感觉又如何呢?”

    我能够向任何人低头,但是这辈子绝对不会向柴志军低头。我咬着牙说道:“姓柴的,感觉很爽啊,你是不是没吃饭呀,也不知道使点劲儿,你这分明是在给小爷挠痒痒啊!”

    “我让你嘴硬!让你嘴硬!”柴志军恼羞成怒,一连几脚踹在了我的脸上,我只觉得眼冒金星,如今不是又一股劲儿硬撑着的话,只怕早就晕过去了。

    柴志军似乎还不解气,还想继续踹下去,却被柴娟喊住了:“志军,好了,李明再怎么不堪,也是我柴娟的男人,你的堂姐夫,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你怎么能随便动手打人呢?”

    我听出来柴娟的意思了,那就是我该挨打,但是只能她自己打,柴志军不能动手。

    我心里清楚,其实这对堂姐弟早就面和心不合了。当初在养狗基地,柴志军为了讨胡笳的欢心,摆了柴娟一道,就是由于他的通风报信,胡笳才打到了门上。因此上,从表面上,柴娟不能把柴志军怎么样,但是心里早就恨透他了。

    柴志军虽然跋扈成性,但是柴娟的面子他不敢不给,只好把脚从我脸上挪开,恨声道:“小子,看在我堂姐的面子上,今天就算是便宜你了。”

    我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翻身而起,盯着柴娟问道:“娟姐,你当着这么多亲友的面,大声告诉我,我到底是不是你男人?”

    柴娟有些疑惑地望着我,她虽然聪明,但是却猜不透我到底想要干什么,只得说道:“你当然是我的男人了。只要你能能够忘了薄荷,那我就会全心全意地对待你的!”

    “好!”我把脸扭向了柴志军:“柴总,你认不认柴娟这个堂姐呢?”

    柴志军哼了一声:“这不是废话吗?一笔写不出两个柴字,柴娟当然是我的堂姐了,亲堂姐!”

    我继续问道:“这就好!那我是不是柴娟的男人呢?”

    “当然。”柴志军也是狡猾大大的,瞬间皱起了眉头,好像已经猜出了我到底想做什么了。

    但是已经晚了。

    我上前一步,朗声道:“非常好!既然柴娟是你的堂姐,而区区在下正是柴娟的男人,这就是说我是你的堂姐夫了。”

    柴志军鄙夷地望了我一眼:“你是我的堂姐夫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周吴郑王地往椅子上一坐:“柴志军,你作为豺族族长的继承人,知书达理、尊老爱幼应该是必须的一门功课,那么如今堂姐夫坐在这里,你是不是应该过来行礼呢?”

    “你?”柴志军的脸色不断地在转换,在最终还是哼声道:“给你行礼?你也配?”

    我目光一紧,再次望向了柴娟:“我配不配不需要你的认可,除非是你不把你堂姐放在眼里?”

    柴志军这次没在吭声,也望向了柴娟。不仅仅是我们两个,偌大的宴会厅,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望向了柴娟。

    其实,我也是在赌,看柴娟的心里,我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

    如果她能在柴志军的面前,替我把这个脸捡起来,那么我会和她举行完这个婚礼。如果她不给我这个脸,你没对不起,这个婚老子不结了!

    柴娟的脸色阴晴不定,她本来那么豪爽的一个人,却犹豫起来。过了良久,才一字一句地说道:“小黑,别闹了。你既然知道志军是我们豺族族长的继承人,就不应该对他无礼!”

    “好得不得了!柴娟,你心里怎么想的,我已经明了,如此说来我们两个之间的缘分已尽!”我爬起来扭头就走:“况且,我这辈子跪天跪地跪父母,你算是哪根葱?老子不伺候,大不了这个婚不结了。”

    柴青他们想拦我,却被柴娟喝住了:“别管他,让他走,我保证两个小时之内,他就会主动回来,跪下来给我认错!”

    我以为柴娟这是在吓唬我,如今我的脖子上已经没有了项圈,我为什么还要对她唯命是从呢?就算是有项圈在,那又如何呢?我反正是豁出去了。想起来这个女人真是大言不惭,我就算是饿死外面,也不会回来求她的。

    我一路小跑出了门,刚好有出租车在门口等着,就上了车,一路往自己先前住的那个小区而去。

    那里是我的家,虽然小但是很温暖,虽然如今薄荷不在了,但是那里有着许多美好的回忆。只有回到那里,我也许才能好受一些。

    下出租车的时候,我一摸口袋竟然连一分钱都没有。我没有任何的心疼,把身上崭新的阿玛尼扔给了司机,然后一路小跑进了小区。

    这个时候,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早回到家里。可是到了家门口一看,我才发觉自己忘了带钥匙。

    没想到我连自己家都进不去了,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谁曾想一晃脑袋,脑子却灵光起来,我忽地想起来,我们家的钥匙就在门框上边。也不知道如今在还是不在。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