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姐,你让我做什么都成,但这个……”我只觉得头皮发麻,因为根据我们这地方的风俗,男人是不能碰女人那个的,否则会倒大霉。

    以前小的时候我妈也留那个在床上,有一次我不小心坐在床上碰到了,我妈就喊我赶紧去洗个澡,说沾了这个对学习不好。

    柴娟笑了,“小黑,你现在已经倒了八辈子的霉了,难道还怕再倒霉吗?你去洗不去?不去我还叫那个无形的项圈勒你!”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没法子,我只能暂时认怂了。

    这样的日子很快过了四五天,这段时间我逆来顺受,费尽心机地去讨好柴娟,目的就是得到她的欢心,从而忽悠她代表豺族去青丘参加柴志军和胡薄荷的婚礼,只要我能见到薄荷,那我就有足够的信心,彻底搅黄这桩狐族和豺族的联姻。

    可是我的小心思并没有瞒过柴娟的眼睛,她只是冷冷地告诉我,虽然她知道青丘在哪儿,但是这辈子她都不会带我去的,让我死了那条心吧。

    我讽刺她说她没有自信,她也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也不知道豺族和狐族中间做出了什么妥协,反正狐族已经不再找柴娟的麻烦,而她也不用再我在我家乡那个小县城里,做什么酒吧小老板了。

    其实,她如今的真实身份和柴志军一样,掌管着豺族在省城名下的一个企业。经常把我一个人撇在家里,这可不是事儿,所以我主动要求到她的公司上班。我觉得只有时刻观察着她,才能找到她的破绽。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答应了。就让我做了一个看门的小保安。还给我配了一个手机。如今这个时代,没手机的日子实在是太难熬了。

    不过在公司里,她对我一副待理不理的样子,很符合一个老总和一个保安的身份。而公司别的人,都不知道我们两个具体的关系。

    公司的副总名叫焦岩,是个大帅哥,也是个修行者。非常疯狂的迷恋着柴娟。可是据我观察,柴娟对他却是忽冷忽热的。要不人家怎么说,女人心,海底针呢。

    没过几天,她到邻市参加一个会议,指名道姓让我跟着。

    一出了公司,她就像换了人似的,在高铁上与我谈笑风生,甚至不断的在撩我,问了好多私人问题,很让我难为情。我担心如果高铁晚点几分钟的话,她只怕就要问到本人,那晚与她有肌肤之亲的时间,是不是比和薄荷在一起时间要长。

    嘿嘿,那天我的确创了记录,最少也要有四十多分钟,当然这中间有江浩给我下药的关系。

    到了目的地之后,开始订房,公司协议的五星酒店就剩一间房了,真的就剩一间了,其他的协议酒店离明天开会场地太远不考虑,一间大床房还是订了,而且整个订房过程都是她和客服部联系的,我没参与。

    这样就和我们在家里一样,她睡床,我睡沙发。

    夜已经深了,我一个人趴在沙发上想心事,我琢磨着怎么着才能让柴娟就范。

    这时候柴娟发过来一条微信,说是要和我正儿八经谈过日子,问我什么意思。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报复我的又一个花招呢。

    她还告诉我,其实她已经安排人给我和薄荷办了离婚,和她扯了结婚证。说着,还把结婚证发过来让我看。

    我原本很气愤的,后来仔细一想,也就淡然了。这种事看起来是违法的,可是对于他们非人类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所以只是回了她一个简简单单一个“哦”字。

    她发过来一个害羞的表情,“哦,一个口字,一个我字,你这是让我亲你的意思吗?算了,谁让我是你的老板加老婆呢,我去过法国,明天有时间就教教你法式接吻吧。”

    第二天下午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我和她吃了个饭,大约八点半左右,去了酒店附近一个公园,人真特么多啊,灯光也挺亮的,我一路东扯西拉的,看上去挺洒脱,其实心里头非常忐忑,也不知道柴娟啥时候才给我上课,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爱学习。

    我们大约溜到九点半的时候,还没动静,我就问她到底啥叫法式接吻啊,她一听很害羞样子,还掐了我一下,还真疼,不过看她一副小女人的神态,这绝对是在公司的时候看不到的,我的心一下子荡漾起来。

    后来,她问我真的要试试吗,我半推半就没好意思回答,并再次向她重申了一下自己人老实、会害羞的特性,眼下人这么多,好像并不合适哟。

    柴娟笑了,问我敢不敢去黑漆漆没人的地方,我说我敢。然后她就拉我去了一片小竹林,那个地方确实一个人没有,我们坐在长椅上又天南海北家长里短的聊了一刻钟,我没忍住,又问她,如果真的要教我的话,那么现在就可以开始上课了吗。

    其实我心里我非常难为情,但是这种事可遇不可求,这绝对你彻底拿下柴娟,让她带我去青丘的最佳时机。只怕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所以就显得有些猴急。

    柴娟说可以啊,这种事又不会怀孕尝试一下怕什么。她让我闭上眼睛,我照做了。

    然后,激动人心的时刻来到了,她果然说到做到,主动吻了我的嘴唇,湿湿的,滑滑的。

    我觉得这种法式接吻跟中式的也没啥区别啊,估计她之前是在忽悠我。好在过程虽然一样,但是感觉却还是不同了,毕竟柴娟的颜值、身材,还有技巧,都和薄荷不同。

    也许是故意如此,也许是本能的自然反应。渐渐地,我的双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打算把她抱到我的腿上,一手搂着腰,一手可以放在合适的地方肆意妄为,没想到她一下子挣脱了,说她这一次只教法式接吻,不教别的,然后起身便走,把我孤零零撇在了那里……

    第二天我们坐高铁回公司,她的表情冷冰冰的,和我说话的时候,也没忘了摆一摆老板的谱儿,让我直怀疑,是不是柴娟有个热情似火的双胞胎妹妹,然后两个人联起手来逗我玩。

    好在接下来的日子,她还会用微信和我聊天,我们就像男女朋友那样无所顾忌地撩。这真是奇怪的日子,我们就算是回到家里,面对面也很少说话,但是在微信里却是无话不谈。

    有天早上,我起床后做了几个俯卧撑,正准备去洗漱呢,她突然发过来一条信息,说她昨晚上做了春梦,不过梦中人不是我,而是焦岩。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特么滴就尴尬了,虽然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复杂,但毕竟是扯过结婚证的,举办过婚礼的。而我毕竟还是一个男人。好在她及时发过来一个笑脸,说是和我开玩笑的,我才松了一口气,也就没有在意。

    可是到晚上的时候,她又发过来这么一条信息,说是好奇怪,怎么会梦到焦岩那个高高帅帅的小鲜肉呢,这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呀。

    梦到就梦到呗,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梦而已,我也没打算计较,让它过去就行了。

    没想到又过了两天,那天晚上我和柴娟视频聊天的时候,她又旧事重提了,还说她把做梦这件事跟焦岩说了。

    她还笑着开玩笑说,焦岩好贱,还问她做梦的时候是什么体位。后来他们两个还就这个问题讨论了一番。这就有点儿过分了,我觉得心里不是很爽,怎么他们之间聊得尺度越来越大了。

    我个人感觉,如果梦到自己和别的女孩做羞羞的事情,至少说明我是对那个女孩子有好感的,而柴娟之所以梦到张亿恒,也许就是为了他帅掉渣的颜值。

    科学发展到今天,还对梦这种东西解释不清,而对她们这些非人类来说,就更加说不清楚了。所以说我也不好意思就这个事儿太过较真。但是柴娟主动向焦岩挑明了这件事,就有些献媚的意思了,这样我觉得越界了。

    我虽然如今很卑微,而且还有求于她,但是我也有自己的底线的。呵呵,就算是没有底线,也得装作有底线,这样才能显得我心里在真正的重视她。所以我就正儿八经地给柴娟说了,然后事情就变糟了。

    柴娟说,她和我的夫妻关系在公司里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我根本没有任何权利干涉她交朋友的自由。

    我翻出了她当时发给我的结婚证,然后义正言辞地说:“你的确有交朋友的自由,但是麻烦你在交别的朋友之前,先和我解除男女朋友的关系,否则就是在绿我!”

    而柴娟的意思,是说我小肚鸡肠,开不起玩笑,况且她也不应该成为被我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鸟。而我也没有让步,因为这个时候,我的反应越强烈,只怕她心里越高兴。甚至我怀疑,这件事情说不定就是她故意安排的。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