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们两个越说越僵,闹了一个不欢而散。而柴娟好几天没有在微信上撩我了。但是我并不着急。因为我们之间老死不相往来,并不是柴娟喜欢看到的。

    没想到有一天,焦岩主动过来撩我,说什么我是失败者,而他则是财色兼得,还说我要啥没啥,分明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看着他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我都懒得搭理他,直接走开也就是了,没想到他作为公司副总,竟然一直撵到了卫生间里,还一脸猥琐地说,柴娟梦到他的时候,用的是女上尉,肯定爽翻了。相信过不了多久,柴娟一定会为他倾倒的。

    我再也忍受不住了,就刺了他一句,“为你倾倒?你只怕是想多了,人家充其量也就是晕针而已。”

    我还得意洋洋地告诉他,柴娟只是梦到你而已,而在现实世界里,她就给本大保安来过一次女上尉。虽然特么滴就那么一次,那也够让你小子想一辈子了。

    我刚才的话明里暗里是在讽刺焦岩的本钱小得可怜,就像缝衣针一样,他那么聪明的人,当然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气得脸都白了:“李明,你的胆子不小啊,竟然敢拐弯抹角地骂我,难道你不知道老子是副总呀,是不是皮子痒了,想让我替你松松呀!”

    我寸步不让:“什么狗屁副总,正儿八经的总裁还和我扯有结婚证呢?”

    焦岩自然不相信我说的话,气得脸都青了。

    我听说他在非人类世界里也是个人物,来公司以后,曾经和一个老员工切磋过,一连几个下劈,就将对方踢得找不到北了。

    我虽然底子不错,又是柴娟亲自特训出来的,但是我的身上毕竟没有灵力。不对,我曾经有过灵力,当我的右手中指上的兰花烙印还明显的时候,本人也曾经秒杀过一个豺族高手,还是变身后的高手。

    但是那毕竟是曾经了,后来我受了柴志军的暗算,身上的那份灵力也消失了。就凭我本身的技能,对付别的人当然不在话下,但是和焦岩打,很定是被削的份儿。

    不过他把话说到这份上,我也不能认怂啊,“焦岩,先撩着贱,怎么说到你的痛处了,就想动手打人不成?”

    “老子不动手,动脚!”焦岩和我相距不过一尺,可是他的脚却不可思议地,擦着我的衣襟飞了起来,正好踹在我的下巴上,我整个人飞了起来,摔倒在一米之外的站便器边上,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

    “尿臊味是不是很好闻呀?你这是自讨苦吃,我如果是你,就一头扎进站便器算了,活着也是糟蹋粮食!”

    焦岩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李明,你一个看大门的小保安,是不是还不服气呀,你有种起来和我打呀,别像个泼妇似的赖在地上!”

    这分明就是赤果果的羞辱,我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一骨碌爬了起来,一拳打向了她的面门,倒也是虎虎生风。

    “这才有那么一点儿意思,好玩!”焦岩伸出小臂来挡,他想不到我这一拳是虚的,我一扭腰,接着甩腿,右腿闪电般飞了起来,目标就是这厮英俊的脸蛋。

    我认为估摸着,自己这一招就算踢不到焦岩,也能把他逼退,然后我就扑上去,和他死缠烂打,哪怕是用牙齿咬他,就算最后还是输,也不能让他小瞧了。

    这就是我从豺狗身上学到的东西,也是我在教研面前,唯一可以依仗的玩意儿了。

    谁知道我的右腿还没摆起来,焦岩的前踢就过来了,势大力沉,正踢在我的胯骨上,我一下子来了个屁股朝下平沙落雁式,真特么滴丢大人了。望着他鄙视的眼神,我挣扎着爬起来,人家只是一个勾踢,我就又是一个屁墩。就这样,我一连摔了十来次,屁股都快摔成八瓣了。

    看来我和他的实力差距太大,处处受制,光有勇气和拼劲是远远不够的。

    但我知道,也许柴娟就在旁边瞅着呢,所以绝对不能认怂。眼下我表现的越是勇猛,就证明越是在乎柴娟。

    看样子是玩够了,焦岩后来上前一脚踩住了我的半边脸:“李明,你服气也好,不服气也罢,公司副总是我而不是你,大美人柴娟也是我的,你小子只有在一旁羡慕的份儿!”

    我挣了几下,根本不管用,索性就让他踩着,但是嘴里一点儿也不服软,“焦岩,你有种把我打死,否则老子还和你对着干,就算是鸡蛋碰石头,也要粘你一身的蛋清!”

    “死鸭子嘴硬是不?大概你不知道,像你这样的凡人,在我眼里只不过是蝼蚁而已!”焦岩冷笑着,脚下又加了把劲儿,我顿时觉得连呼吸都困难了。

    后来他觉得还不解恨,另一只脚踩着我的指头,在地上磨来磨去。

    那可是水泥地面哟,岂是我这种血肉之躯可以抗衡的,而首当其冲的就是比较长的中指。不一会儿工夫,它就开始留流血了。

    我看了一眼,怪事发生了,只见原本已经看不清楚的兰花烙印,经过鲜血的滋润,突然变得清晰起来,而我只觉得体内一阵气血翻腾,浑身都是力气。天呐,当初秒杀那个豺族变身高手的灵力又回来了。而且是最纯正的狐族灵力。

    我伸出中指,只是在焦岩的脚踝那里轻轻一弹。

    我知道那里有一个麻骨,小时候我们几个小伙伴经常在一起弹着玩,看谁的忍耐力比较高。随意我知道,那个地方被弹中的话,那滋味一定非常酸爽。

    本来我的手指和脸蛋一起被焦岩踩着,是够不到那一处麻骨的,但是有了灵力之后的手指就不一样了,我仿佛觉得自己的中指长了一大截,竟然实打实地弹了个正着。

    焦岩一声尖叫,飞出了好几米远,然后像我刚才一样,一头撞在了小便池上。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不不,三十年太久,我只需几分钟就可以完成逆袭。

    焦岩大怒:“李明,你竟然敢还手?看老子不废了你?”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可是刚走了一步,就又瘫坐在地上了。哈哈,一弹之力,恐怖如斯!

    “狐族元力!李明,看来是我小瞧你了,没想到你还是狐族众人,那就别怪我变身了!”焦岩冷笑一声,盘膝而坐,好像我并不存在一般。

    我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狐族元力到底是不是焦岩的对手,何不趁着他疗伤的时候,来一个痛下杀手呢?

    我并没有什么道德洁癖,更不会觉得趁人之危是不道德的行为。所以,就挣扎着爬起来,颤颤抖抖地走向了焦岩。

    我明白,只要自己走过去,在这厮脑门上弹一下的话,那么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只怕他要躲着我走了。

    可是我刚刚受的伤不轻,如果不是用鲜血唤醒了兰花烙印的话,只怕至少也得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的。

    所以,我走的很慢,几乎是一步步地挪到了焦岩的面前。

    可是不早不晚的,这时候,恰巧人力资源部总监进来解手,我认得他是柴娟的心腹。

    他一进来就嚷道:“公司有规定,严禁打架斗殴,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看这厮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我就心里好笑,你早干嘛去了,我吃亏的时候不见人影,怎么老子开始反击的时候,你就出现了呢?

    但不服气归不服气,我和焦岩胆子再大,也不好意思当着总监的面继续打,所以这场卫生间里的决斗,才算是告一段落。

    等焦岩和总监走后,我躲在洗手间里,折腾了大半个小时,也没把脸上那个皮鞋印洗掉,这时候柴娟的电话打过来了,让我马上到她办公室一趟。

    这个时候,柴娟找我有什么事?不会是焦岩恶人先告状了吧?管他呢,走着说着呗,反正这件事情严格说起来,我没什么过错,柴娟也不能把我怎么着。说不定她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不,我刚走进办公室,柴娟望着我脸上的皮鞋印就笑了起来:“李明,听说你被焦岩怼了,三分钟不到就被撂倒了七跤,一会儿七次郎说得就是你呗。”

    看着她笑靥如花的样子,分明就是在幸灾乐祸吗,这是故意的吧。

    我心里好笑,但故意装出一副憋屈的样子,自然也不给她好脸色看:“柴总,你的消息有误,其实我刚刚被摔了十三跤,应该叫一会儿十三郎才对。”

    既然焦岩没有说出来我身上有狐族灵力,那我也就装糊涂了。毕竟这个东西作为我最后的底牌,越少人知道越好。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已经做好了被怼的准备。

    “明知道打不过焦岩,你还敢和他动手,有骨气,我喜欢!”柴娟咯咯笑着,突然话锋一转,“李明,看来你对我有意见啊,是不是这几天没教你法式接吻,你就生气了啊?”

    这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嘛,难道玩我还没玩够?我哼了一声:“任何一个男人,被戴绿帽子的时候,心里都不会爽的!”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