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柴娟饶有兴趣地望着我:“照你这意思,是埋怨我给你戴绿帽子了哟?请问你有证据吗?”

    我没好气地说:“焦岩那个当事人都承认了,还用的着证据吗?”

    “也许是他在吹牛呢?如今这个世界上,吹牛的人多了去啦!就算是焦岩这样的非人类,也会沾上这样的陋习。”柴娟的脸色沉了下来:“在我们公司,凡事都要讲证据。如今出轨的人这么多,形形*,为了帮助受害人拿到出轨的证据,那些咨询行业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我们公司虽然不做这个,但是我也接触过这些人,所以我明白对出轨事件来说,正确的判断方式就是寻找证据,照片、视频、录音,或者是证人证言,甚至是当场捉奸,如果这些东西你一样都没有的话,就别说什么头顶被绿成呼伦贝尔大草原了!”

    她这一席话有理有据,我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难道真的冤枉她了吗?不会呀,她都承认自己春梦里,梦到焦岩了,人家焦岩也都承认了,难道还会有假吗?

    柴娟又恢复了冰山美人的神态:“李明,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

    我有些惊讶:“你想怎么赌?赌什么?”

    柴娟的神情相当的严肃:“我现在给你三天时间,来查明我到底有没有给你戴绿帽子,你有胆子赌吗?”

    我心里暗喜,等待已久的好机会终于来了。就不动声色地问道:“我这个人别的优点几乎是没有,但是胆子还是有的。就看你给的赌注如何了?”

    柴娟盯着我的眼睛,却突然笑了起来:“李明,你应该知道,我的眼睛里是不揉沙子的。所以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坏菜了!我背上渗出了一层的冷汗,我以为自己潜伏在柴娟身边,姿态已经放的够低了,可是没想到,自己的小心思早就被人家看透了。

    柴娟轻轻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小黑,别紧张,我又不打算找你算账。其实,你的心里越是忘不了胡薄荷,我反而越是喜欢你。因为现在这个世界,重情重义的人已经很少了。”

    这么多天来,这时柴娟第一次喊我小黑。这个名字是她亲自给我起的,对她来说,应该有非比寻常的意义。

    我已经知道了她的习惯。当她喊我李明的时候,就是她心情最不爽的时候。而只要她喊出小黑这个专属名字,那么表明什么事都好商量。我暗暗松了一口气,但并没有去接柴娟的话茬。这种事情我们两个人虽然已经心照不宣,但是打死都不能承认的。

    好在柴娟并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深究下去,而是咯咯一笑,把话锋一转:“这样吧,如果你赢了,我就亲自带你去青丘,到时候能不能重夺美人归,就看你的本事如何了。”

    果然如此。柴娟的赌注可以说就在我的意料之中。

    我心里激动极了,这么多天以来,我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屈辱,目的就是等这个机会,如今这个机会终于来了。只要我能够把握好,那就能赶在薄荷和柴志军成亲之前,到达青丘,那时候,事情就还有回旋的余地。

    但是我也知道,柴娟之所以放出这样的筹码,那么我如果输了的话,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的。

    所以我云淡风轻的问道:“娟姐,如果三天之后,我输了的话,又该如何呢?”

    柴娟嘴角一抿:“还用我说吗?你如果输了的话,就彻底忘了胡薄荷这个人,以后乖乖地呆在我身边,做我一个人的小黑可好?”

    当柴娟问出来这句话的时候,哪还有昔日的霸气?分明是一个憨态可掬的小女儿姿态。

    我心里不由得一荡,原来,在柴娟的心目中,我还是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的。

    她之前之所以用那种极端的方式对我,除了那一天她化身胡力,所产生的误会之外,还有就是和胡薄荷一较高下的意思。

    仔细想来也是,她们一个是狐族的天之骄女,而另一个也是豺族的女中豪杰,谁也不想比另一个比下去。

    当初在养狗基地,柴娟占据着天时地利,已经占了一些上风。可惜的造化弄人,由于柴志军的吃里扒外,再加上胡薄荷的智计百出,才让她败下阵来。

    而他之所以对我有好感,最少一半原因是为了和胡薄荷较劲。还是那句话,造化弄人。只因我和胡薄荷认识在先,那么柴娟无论付出多少努力,我也只能是表示遗憾了。

    我暗自叹了口气,然后一脸郑重的说道:“娟姐,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赌了!如果三天之后,我查不清楚你和焦岩的确切关系的话,那我这辈子就认定你了!”

    “好!一言为定!”我们两个的手掌击在了一起。

    我明白柴娟倚仗的是什么。她肯定以为她和焦岩都是非人类,稍微做出点障眼法这些小动作什么滴,我就无计可施了。就凭我的实力,想要拿到他们约会的证据,实在是太难了。

    她肯定想不到,我如今已经阴差阳错地恢复了兰花烙印,身上已经具备了狐族灵力,这就是我最大的底牌。

    当然,焦岩已经知道了我身上有狐族灵力,但是他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和我这个心目中的凡人拼了个两败俱伤,心里肯定羞愧死了。所以不管是出于男人的自尊,或者是不想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示弱,他都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柴娟。

    “入乡随俗,击掌为誓并没用什么法律效力,所以我还准备了这个。”柴娟说着,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白色文件夹,递给了我:“这是我们这个赌局的正式协议,你看一下,如果没问题的话,就签了吧。”

    我拿过来一看,只见上面说得很清楚,只要我把这件事情查清楚了,并且拿到了真凭实据,就可以和柴娟女士体面分手。如果查不清楚,或者是拿不出证据,就证明我以前的猜疑是毫无道理的,所以就得和柴娟女士继续生活下去。

    “我怎么看着有点卖身契的味道。”从这份协议的内容来看,柴娟似乎已经是胜券在握了。

    想来也是,不得不说这个赌注太有挑战性了。

    柴娟这时候将了我一军:“怎么?你怕了?没事,你如果现在后悔的话,还来得及!”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半真半假的说道:“就算不是为了前去青丘和薄荷见面,我也得弄清楚,你柴大小姐到底绿我没有?这可关系着一个男人的底线和尊严吶!”

    我这番话的确是在打马虎眼,却把柴娟给逗乐了:“小黑,虽然我明知道你这番话是在给我灌迷魂汤,但架不住本大小姐爱听呀!”

    我们两个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从柴娟的办公室出来,我并没有立即行动,去盯死柴娟或者是焦岩,而是先回了自己的保安室,好好睡了一觉。

    管他是不是上班时间呢,反正这个赌注生效之后,这三天之内,不管我做什么,柴娟都会睁只眼闭只眼的。我要不借着这个机会养精蓄锐的话,岂不是傻到家了吗?

    况且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麻痹敌人。

    不得不说,隔行如隔山,我还是低估了那些非人类的能力。

    接下来的整整一天时间,尽管我已经用上了所有的狐族灵力,甚至是打起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精神,但是根本发现不了任何的蛛丝马迹。

    如果不是去青丘的念头一直都在的话,我都有些心灰意冷的了。

    那天晚上,我正躺在保安室的床上想法子。没法子,嚣张的柴娟说要用我们的婚房和焦岩约会,所以就把我打发到了保安室睡觉。

    他们也的确在约了,可是当我杀气腾腾地破门而入之后,才发现这里的房间静悄悄,里面根本没有柴娟和焦岩的影子。唉,让老子何其的郁闷!

    就在我在床上翻来覆去,任凭绞尽脑汁却想不出任何办法来对付这对狗男女的时候,忽然我觉得保安室内的气氛不对,扭身一瞧,却见一个人站在我的床前。

    我吓了一大跳,伸手想拉电灯开关,却被来人阻止了:“李明,先别开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来了这里。”

    这样内容的话语,却被这个人说出了上位者的气势来。

    在我认识的男人当中,并不多见。除了柴志军之外,就要数青丘集团的执行总裁胡力了。但是柴志军所展现出来的气势,根本没有这个人的含蓄和张力兼而有之。

    我心里一喜,忍不住叫了起来:“力哥,是你吗?”

    这个力哥,当然不是电视剧《上海滩》里的丁力,而是我所认识的胡力。就是他给了我兰花烙印,否则的话,我早就在地下停车场,被那个变身的豺人活活撕碎了。

    “当然是我,不是我是谁?”胡力就是胡力,进入别人屋子,吓得不敢让主人开灯之后,还能把装逼进行到底。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