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确认眼前之人是胡力了,这真是小雨来得正是时候。

    可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想起当初在小县城里,柴娟变身胡力前来试探,我真假难辨,所以闹出了一个天大的误会。正因为如此,柴娟才会在婚礼上那样的羞辱我。

    这样惨痛的教训,我当然牢记在心。所以就又问道:“你既然说自己是胡力,那当然记得我们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吧。”

    “当然。”胡力笑了:“当时你小子竟然比我还冲,但正是因为你的坚持,才让我顺利收回了本命灵珠,否则的话,灵珠失控之后,我至少要减去两百年的道行。恐怕连个像样的人形,都幻化不出来了。不过你小子也是机缘巧合,竟然因此得到了我们狐族的兰花烙印,身上也有了一些最纯正的狐族灵力。”

    一听胡力说出这些,我明白眼前这个人是真正的胡力,因为这些细节,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胡力是个修炼多年的老狐狸,脑瓜子转得非常快,一下子就品出来我话中有话了:“李明,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曾经遇到了一个假胡力,否则的话,就不会这么试探我了。”

    “胡总裁就是胡总裁,果然一言即中也!”我把当初柴娟化身他的模样之后,我们之间的误会说了一遍,当然我和柴娟之间的赌注,是必须要提的。

    毕竟,现在正是我一筹莫展之际,好不容易碰到了胡力这样强势的帮手,当然要尽可能地求助了。

    胡力沉吟了一会儿,不怒自威道:“本来既然你和柴娟有了这样的赌注,我就不应该插手的,那样就算是坏规矩了。”

    不会吧,胡力不打算出手帮我?

    我特么滴都快哭了。

    幸好胡力还在继续:“不过,这件事情已经牵涉到了我家大小姐,我就不能不管管了。更何况,柴娟这个女人竟然胆敢化身我的模样,真是叔叔能忍深深也不能忍吶!”

    这个大喘气,能不能一下子把话说完,不带这么调戏人的。

    胡力毕竟是胡力,很快就想出了办法。那就是以其之道还治彼身。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柴娟既然曾经变身成了他,那么他就让我变身柴娟,这个脸面必须靠我自己赚回来。

    毕竟他是狐族的重要人物,如果他亲自出手帮我的话,可能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我当时就傻眼了:“胡哥,你是不是来的时候忘记吃药了?就凭我,还变身?你以为我是孙猴子呀!”

    “你才忘记吃药了呢?我是说正经的!”胡力正色道:“你如今身上已经有了最纯正的狐族灵力,所以学会变身并不太难。”

    “真的假的?”我激动的一下子蹦了起来,真想不到我李明也会有变身的这一天。

    “看你这话问的,想我堂堂的青丘集团执行总裁,岂敢打诳语?”

    胡力当即就教了我一个口诀,我也争气,两个小时之后,就学得有模有样了。

    就连胡力也忍不住夸我,说我的悟性好,就算是他当初学这个,都学了整整三天呢。

    只不过我身上的狐族灵力,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达不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所以运用起来就打了一定的折扣。根本不能像胡力那样变化起来那样随心所欲,还有很多限制在里面。

    其一,我只能变成柴娟,因为这是胡力给我设定的特定人物变化。还有必须得等十二个小时之后,才能够恢复原来的样子,然后才能再变别的;

    其二,不能够在变化之后使用武力。打个例子就是说,我变成柴娟之后,并不能拥有她的灵力和武力。

    不过就算有这么多的限制,我心里还是挺兴奋的。

    胡力问我打算怎么做。我眼珠子一转,计策已经有了:“柴娟中午有午休的习惯,我明天中午就变成他她,故意在办公室招蜂引蝶。如果焦岩和她真的有什么不正常关系的话,一定会闻风而来,到时候该如何操作,主动权就在区区在下手心里了。”

    胡力笑着摇了摇头:“难怪我们大小姐选了你做老公。说实话,论卑鄙,说下流,你这个徒弟要比我这个师傅强多了。”

    我听得哭笑不得:“胡大哥,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说来也奇怪,只有在面对胡力的时候,我的心态才会这么轻松。我想着这些,不由得感慨道:“胡大哥,你如果是狐族的族长,薄荷的父亲就好了。唉,说起来我都汗颜,我的岳父大人怎么会那么古板呢?”

    胡力摇了摇头:“傻兄弟。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如果真是狐族的族长,说不定也不会同意你和薄荷的婚事的。说一千道一万,就是因为你是一个凡人。或者说是因为你实力不够。如果你能一个人把我们狐族打个落花流水的话,那么族长大人只怕亲自把大小姐送回到你身边了。”

    胡力的话的确有到底,所以说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王道,因为只有那样,你才能打破别人的规矩,让其他人来按照你的规矩行事。

    ……

    约莫着送外卖的小哥快要到了,我赶紧去冲了个热水澡。

    听到门铃声响起,我身上仅仅裹了一条浴巾,就把房门打开了。

    就我如今这种火爆的身材,就绝对不是外卖小哥这种小年轻所能抵挡的。

    果然,他的喉结上下动着,使劲咽着吐沫,说话也不利索了:“美女……请问你是柴娟吗?这是你……点的外卖……”

    “瞧你那傻样,不过我喜欢。”我蜻蜓点水般在他额头亲了一下,眉眼带笑,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怎么迟到了两分钟?所以你得进屋帮我把漏水的马桶修好了,要不我就去投诉你!”

    我用眼神勾了他一下,然后牵着他的手,一转身,扭动着腰肢就进屋了。

    这个动作简直就是妖精转世,我知道外卖小哥的大脑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根本没有理由抗拒。

    这个时间段,正是下班的高峰期,我们公司办公楼是和另外一个公司合租的,楼梯口那边是另一间公司,这边是我们公司。人来人往的,很多人不停地往这边打量。

    那些男人的眼神很复杂,肯定有他自己为什么不是这个外卖小哥的想法。

    而有些女人嘟囔的声音大了些,传进了我的耳朵,不外乎说我是个贱女人,回家千万得把自己男人看住了,免得被我这个狐狸精勾引走了。

    甚至有好事者录了视频、拍了照,如果发到网上就好了,我就出名了。

    那样一来,我勾引小白脸这件事情,很快就会被焦岩知道,以这小子的脾气,如果他真的和柴娟有一腿的话,估摸着他会在第一时间赶过来,那我提前布置好的微型摄像机就有了用武之地了,然后就会有好戏看了。

    这是多么过瘾的事情吶,也正是我想要的。这也是出轨的人,应该得到的惩罚。

    我不是自虐的人,因为我就叫李明,我现在正用胡力教我的方法,变成了柴娟。

    其实我也曾经想着变成焦岩的模样,趁着一亲芳泽的时候,狠狠抽她丫的小屁屁。

    这样倒是蛮刺激的,我也很想体验一把,但自从她的人设,在我心目中坍塌之后,我觉得这样做有些得不偿失。

    难道我要变成水滴,趁她洗澡的时候,把淋浴全部调成凉水?再把空调弄到零下几度?要知道现在可是大冬天,这样一来,她非得重感冒不可,打针吃药流清鼻涕,有她受的。

    可是这些想法统统兑现不了,因为我只能变成柴娟,除了她,不会变任何的东西、任何人。这样的变化也真够悲催的。

    再多的限制条件,也架不住本人脑瓜子聪明呀!

    后来我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就是变成柴娟的模样,演一出红杏出墙的大戏,至于出墙的对象,就只能找一个外卖小哥来客串了。

    对付柴娟和焦岩这样的非人类,必须先要让他们先窝里斗起来,那样我才有可乘之机。

    我做了这么长时间柴娟的老公,偷偷配一把办公室的钥匙还是不成问题的。至于她喜欢穿的衣服,尺寸大小,我更是了如指掌,所以这些都难不倒我。

    我轻而易举就进了门,然后用屋里的座机叫了一份外卖。当然,我没忘给美团提了个要求,说本大小姐是个颜值控,所以来送菜的必须是个年轻帅哥,至于小费不是问题哟。

    对方的服务很周到,果然派来了一个小帅哥。

    这小伙儿也就十八九的年纪,跟着我进门之后,还有些羞答答的。特别是我把门关上之后,他更是连耳朵根都红了起来。

    我让他别想歪了,只是给沏了一杯茶,请他在沙发坐了一会儿,然后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拉开抽屉,给了他五百块钱小费,打发走了。

    既然局已经布好了,我也该撤退了。

    我把浴巾往沙发上一扔,准备穿衣服离开,突然听到了锁簧转动的声音……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