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由得吓了一大跳,来的是谁呢?是这间屋子的正牌主人柴娟?还是公司的二把手焦岩?

    不对呀,听说焦岩今天有应酬,在外边陪一个重要客户吃饭呢,难道他这么快就知道了消息?至于柴娟,我已经侦查好了,她如今正在另一条街做美容呢?这个点儿说什么也不可能回来!

    但是不管来的是谁,门很快就开了。快得让我一个箭步抢上去,把门反锁的机会都没有。

    进来的是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型男,仅仅凭借着那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就不知道会迷倒多少怀春少女,难怪柴娟会做梦和他啪啪呢?

    “焦岩……”我张着大嘴没话说,这就非常尴尬了,要知道我身上几乎是连一根毛线都没有。

    “宝贝,没想到我现在会来吧?惊不惊喜?”这家伙上来就是一个熊抱,凑着我的耳根说道:“你我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吶,你是不是猜到我要来,所以提前洗了个澡。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洗干净等着的故事?”

    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我想挣扎,可是他的手臂就像铁箍一样,急切之间根本挣脱不开。

    不管是比较灵力,或者是拼自身的力气,我都不是焦岩的对手。除非我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用有兰花烙印的中指对付他,不过那样一来,我和胡力两个所有的谋划就要付诸东流了。

    况且,除了兰花烙印所带来的灵力之外,我和普通人根本没什么两样。这可怎么办?如果真让这厮给就地法办了,糗到家不说,简直能把人恶心死。

    突然之间,我想起了电视剧里那些女主角对付色狼的招数,就照方抓药对着焦岩的脚面狠狠踩了一下。

    焦岩吃痛,很快把手松开了,但是一脸的不能理解:“娟儿,你怎么能这样呢?如果你不想的话,那为什么还要划出一副出浴图来诱惑我呢?”

    就目前焦岩所展现的情况来看,柴娟的出轨已经实锤了。

    霎那间,我的心情非常复杂,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

    就眼下来说,我赢得赌注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这样我就可以跟着柴娟去青丘了。只要到了青丘,我就能见到日思夜想的薄荷了。

    可是我心里还是觉得想吃了苍蝇一般难受。毕竟我和柴娟只见有过肌肤之亲,我们还成了亲,甚至还扯了结婚证。就算是作为她名义上的老公,我也不希望她去和别的男人颠鸾倒凤。

    我的心情简直是糟糕透了,甚至想直接和他撕破脸,我和焦岩现在闹得越凶,那么柴娟以后和焦岩,崩的几率就越大。

    我最终还是冷静下来了,薄荷和柴志军的婚礼已经迫在眉睫了,与去青丘阻止他们成亲相比,其余的事情可以说都是毛毛雨了。

    更何况焦岩的厉害我还是清楚的,万一闹掰了,我也担心自己脱不了身。

    主意打定,我拿着浴巾往身上一围,故作委屈地说:“你怎么回事?你把我当什么了?啪啪工具?人家今天亲戚来了,可是你不但不关心,反而一上来就这么粗鲁!”

    “都怪我!都是我的错!可是我记得你的大姨妈不是今天吶!”焦岩陪着笑脸,说了一大车的好话。后来我答应用另外一种方式为他服务,把这小子忽悠到卫生间洗澡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我连忙把衣服穿好,蹑手蹑脚地到了门口,刚摸住门把手,就听到外面好象有钥匙链的声响,我急忙对着猫眼一瞧,不是冤家不碰头,柴娟竟然提前回来了。

    我如果被柴娟和焦岩联手堵在屋里,我该怎么说?难道说自己是柴娟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可是这对狗男女个顶个地精明,只怕是不好忽悠。别的不说,如果被他们当成小偷送到派出所去,那就糟糕透了!没办法,只有先躲起来再说了。

    这个屋子三室一厅,但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藏身地方,我只好退到了阳台上,偷偷打量着里面的动静。

    柴娟真是吃人的妖精,刚做了美容回来,一张脸远远望过去,更是吹弹可破。

    一见到焦岩,就像狗皮膏药似的黏在了他身上:“亲亲,你什么时候来的?来之前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呢?”

    焦岩轻轻点了一下她的鼻子:“宝贝,你又调皮了!刚刚我们不是已经见过面了吗?”

    这样的对话吓得我心惊胆战,如果再详细说下去的话,我的计划就穿帮了。幸好柴娟这个浪蹄子,只顾着做动作,根本没心思回答焦岩的问题。放着那么大的床不去,这两个人偏偏拥抱着,到阳台上来了。简直要了我二十五年年的老命了。

    这里可是五楼哟,我往下面瞅了瞅,那么高,我只会变身,不会飞身,贸然跳下去的话,肯定会摔死。

    突然我发现旁边有个空调机,悬挂在外墙上的那一种,就咬了咬牙,大着胆子站了上去,一只手扣着砖缝,另一只手拉住了这边的窗棂。抖抖索索地坚持着,只希望焦岩是个快枪手,赶快完事,我也就解脱了。

    关键时刻,焦岩的手机响了,第一次他摁了没接,可是那边不停地打,他只好接了:“谁呀?”

    也不知道焦岩听说了什么,反正原本一脸的怜爱全部变成了怒火,对着柴娟大声问道:“既然你心中有了别人,那只需和我说一声,我也就知难而退了。可你偏偏喜欢在男人之间玩游戏,这样做有意思吗?难道你有了李明和我还不够,反而去养什么小白脸!”

    柴娟冷哼一声:“没有!我真的没有!你不要听风就是雨啊!什么样的小白脸,能入我柴娟的法眼?”

    “嘴硬是不?”我瞅着焦岩把手机拿到了柴娟跟前:“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外卖小哥而已,值得你如此慌不择食吗?想必在你们这些成功女人的眼里,这种白纸一样的小鲜肉才更加有吸引力是不?不过你做事情要小心点,这不让人都传到网上了,你这是明目张胆地给我戴绿帽子!”

    “给你戴绿帽?你配吗?李明还没说话呢?”柴娟的脸色冷得怕人。

    “这不是我!这不是我……”可是等她看清楚了视频里的脸,否认的话语越来越没有底气了。

    焦岩的声音就像是刚从冰水里捞出来一样:“柴娟,我跟了你这么久,可以说是为你做牛做马。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不能随便玩弄我的感情。你似然是豺族的天之骄女,但我焦岩也不是无名之辈,你应该清楚,我也有自己的底线!”

    “我……我……随便你怎么想吧?反正那个勾引外卖小哥的女人不是我……”柴娟的脾气就是这样,知道这种事根本说不清楚,所以也就只能听之任之了。

    其实我心里挺佩服柴娟的,如果换做我处于她现在的境地,所做出的反应肯定要差上许多的。

    不过虽然我在空调机上站得很难受,但心里还是挺爽的,毕竟柴娟的吃瘪是她咎由自取。

    我把目光望向了青丘方向,心里说道:“薄荷,坚持住,老公马上就会到你身边,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向包办婚姻说不!”

    说实在的,我并不知道青丘到底在哪个方向,我只是想当然的以为,那里既然是狐族的圣地,孕育出胡力和薄荷这样的人物,当然应该在日出的地方才对头。

    焦岩可能是急坏了,虽然不敢说啥难听话,但是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柴娟,算了,我知道你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也没打算去改变你。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在一起了!”

    柴娟仰天一阵狂笑:“焦岩,这么说,连你也不相信我吗?我再说最后一遍,我真的没有约什么外卖小哥!之前的三个小时之内,我在隔壁街上做美容,你尽管可以去查证!”

    焦岩也是惨然一笑:“事实就摆在眼前,你让我相信什么?柴娟,你好之为之,你我后会无期!”

    焦岩一咬牙,大步走到了门口,手已经握住了门把手。

    “焦岩,听说你是焦家年轻一辈里最出色的。可是如今来看,未免让我大失所望!”

    也不见柴娟如何用力,只是把手一伸,那只纤纤玉手就像是突然增长了十几倍,一把抓住了焦岩的脖子,就像是拈着一根灯草那样,将他举到了半空中:“我生平最恨别人误会我,不相信我。先有李明,竟然敢和狐族的胡力说我的坏话,现在又有你,一遇到一点儿风吹草动,就敢怀疑老娘养小白脸!”

    现在我才知道,自己一直低估了柴娟。别看焦岩那么厉害,可是在柴娟面前,就像是被老鹰抓着的小鸡一样,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柴娟越说越气愤:“你这个傻逼!只知道什么视频为证,难道你忘了,像我们这种非人类,完全可以摇身变成另外一个人,难道你就不想想,那是有人在往我身上泼凉水呢?”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