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瞅着柴娟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大,焦岩的小白脸瞬间都变成了酱紫色。。我真的担心焦岩的脖子被她掐断了。可是这家伙也是个硬脾气,都这样了,也不知道说一句软话,难道他不知道,女人都是用来哄的吗?

    不过随即我就恍然大悟了,如果我被柴娟这么掐着脖子,也说不出任何求饶的话来。

    柴娟一张俏脸扭曲的厉害:“焦岩,只要是我的男人,死都不能离开我,你听明白了没有?”

    焦岩是想说话,但是脖子被掐着,只能艰难的点着头。看来这个自比岩石一样坚硬的男人,在疯子一样的柴娟面前,也屈服了。

    柴娟终于松开了手,望着大口喘着粗气的焦岩,反而娇声笑了起来。只见她一步三摇走到了焦岩面前,伸手拉了一下他的耳朵,俏生生的说道:“这才乖嘛。作为我的男人,就要听话。比如你,比如李明。李明那小子只想离开我,去找他的薄荷,想一想那可能吗?”

    我对焦岩还算是比较了解的,知道他自视甚高,可能还有着与柴娟平起平坐的想法。可是刚刚柴娟只是轻描淡写地一出手,不但摧毁了他的身体,而且还摧毁他的信念。

    他立即匍匐在地上,舔着柴娟的脚趾:“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女皇。小人愿意做女皇身边的一条狗。”

    “好,很好!”柴娟笑得花枝乱颤。

    焦岩谄媚道:“女皇,还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其实李明的身上已经有了狐族灵力,否则的话,那天我也不会吃了他的亏!”

    柴娟厉声喝道:“混帐东西,你为什么不早说?”

    焦岩慌不迭的说道:“是我的错,希望女皇能够见谅!”

    “既然犯了错,那就要付出代价!”柴娟笑颜如花道:“你的脑袋我暂且寄在你的项上。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自己看着办吧。”

    “女皇,我明白了。”焦岩竖起手刀,一掌下去,将自己的左臂生生砍断。

    他出身甚好,想来家族内有秘法,所以随谈是胳膊断了,但却没有一点鲜血留下来。

    断臂之后的焦岩脸色苍白如纸,但是卑躬屈膝的姿态没有任何改变:“女皇,我本来想把右臂一起砍下来的,但想了想,还是留着一只胳膊继续为女皇效力吧。”

    “你比李明那个凡人乖巧多了!”柴娟哼了一声:“就算是李明身具狐族灵力,那又怎么样呢?他永远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我在窗外暗自心惊。我自以为够了解柴娟了,但是接触的时间越多,我反而觉得自己对这个人还是了解的不够多。

    这个女人控制欲极强,集美貌、聪明、狠毒于一身,永远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其余的人只能够为其所左右。

    不过好在我认识她这么久,她的一个优点还是很突出的,那就是信守承诺。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有这么一个优点已经足够!

    好不容易等这对狗男女离开了,我艰难地爬上了阳台,先活动了一下已经麻木的手脚,然后从屋里拿出了微型摄像机,悄悄溜了出去。

    证据到手了,这场赌约我是赢定了。我先找了一家小旅馆,美美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刚好变身的时效性过了,我恢复了本来面目,这样目标小一些。毕竟披着柴娟那种美丽的外表,出门也容易让人惦记。

    我叫了外卖,一边吃一边看手机。

    没想到在城里论坛上,有人发了一个帖子,名字叫做“空调机上的美女”,里面没写一个字,只有一张照片,照得正是我站在空调机上的“优美动作”,好在只是个背影,但是完美的蜜桃臀还是吸引了不少眼球。

    众网友纷纷在下面留言,猜测这样漂亮的一个女人,不顾危险站在空调机上干什么?

    有人说是美女空调工,有人说是偷情,还有人说是美女小偷?

    后来有好事者人肉出了柴娟的身份和住址,甚至有人根据当时的阳光斜度,准确地推断出了具体时间。

    事情闹得这么大,柴娟和焦岩不会不知道。

    仔细想想,我昨天的谋划还是有很多漏洞的,比如柴娟和我穿着不同的服装,比如那个无端被卷入漩涡的外卖小哥。

    以柴娟和焦岩的能力,万一调取附近的监控录像,就清楚那天有两个柴娟先后出现,其中一个用的是备用钥匙,而且出门的时候也是先后离开的。

    这样一来,那么这把火就很有可能烧到我的身上。

    我该怎么办呢?是静观其变?还是主动出击?

    如果选择前者,侥幸的话,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柴娟顺藤摸瓜找到我的破绽,说我违反赌约竞争规则,那我岂不是任人宰割了吗?说不定还会连累那个无辜的外卖小哥呢?

    我思虑再三,决定先下手为强,在柴娟和焦岩反应过来之前,先去找他们,把证据摆到桌面上,等胜负已分的时候,就算是柴娟回过味来,黄花菜都凉了,纵然她本事再大,也注定是回天乏术。

    我越想越得意,哼了一声:“柴娟,纵然是你奸似鬼,也得喝老子的洗脚水!”

    可是我正要出门的时候,突然打了个寒颤,我记得公司对面的那座楼房也是柴娟买下来的,不过还没有正式启用,平时大门是锁着的。

    而按照拍照片对应的角度来看,那间屋子也是属于柴娟的私人领地,闲杂人等是不得入内的。那么是谁拍下来这张照片呢?

    我想来想去,除非是柴娟授意,否则的话,公司里应该没有这么无聊和大胆的人。大家都对柴娟噤若寒蝉,谁敢去偷拍她的照片,还不知死活的发到论坛上?

    如果这一切都是柴娟导演的,那么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想起来她对焦岩所使得手段,感觉自己就是另外一个焦岩,甚至还远远不如焦岩。

    我突然觉得,我和她立下那个所谓的赌约只是在与虎谋皮,而她根本就是在逗我玩而已。就像她对焦岩说的那样,就算是我赢了,她也不会带着我去青丘找薄荷,她根本就没有放过我的打算。

    我想了想,打算找个机会逃出这里算了。至于先前订下的赌约,我也打算放弃了。就算是我赢了她又如何,难道还指望着她履行承诺吗?柴娟这个疯子,老子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

    反正在自身实力没有大幅度提高之前,我不打算再和这个女人见面。

    不过通过这件事情,我算是彻底了解了柴娟。我在空调机上站那半个小时,真是值了。

    我在小旅馆一直猫到了夜里零点左右,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穿了一件连帽衫,轻手轻脚地下楼了。

    到了楼下一看,昏暗的路灯下,夜风呼啸,只是路口的监控探头不知道为什么碎了,记得白天我来住店的时候还好好的。

    我突然有了一个不祥的预兆,会不会是柴娟和焦岩想提前对我动手了?

    不可能啊,他们虽然是非人类,但并不是未卜先知的神仙,动作不可能有这么快,肯定是自己疑神疑鬼了!

    我正琢磨着是打的呢,还是直接去火车站,忽然后背被两把刀顶住了,一左一右两个腰眼:“李明,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老实点儿,要不老子就放干你的血!”

    他们有三个人,其中有两个人都长得膀大腰圆的,不过一个身材高大,另一个像是抓地虎矮冬瓜,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个子高的是蛮牛,个头低的那个是大熊。

    好家伙,这两个家伙真是阴魂不散,竟然从我家乡的小县城,追到省城来了。如果是以前,我肯定得乖乖就范。但是今时不同往日,我如今有狐族灵力护身,虽然他们带有凶器,又对着我的要害部位,但是我如果想反击的话,还是分分钟就能完成反杀。

    这时候,蛮牛问了声:“我下午的时候,一路跟着盈盈姐过来的,怎么你小子却来了这里?她人呢?”

    哦,原来如此。我说呢,蛮牛他们怎么会找到这个小旅馆来的,原来是跟着变身柴娟的我过来的。

    见我没吭声,蛮牛又问道:“你小子肯定和盈盈姐有一腿。找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肯定是约会来了。快点说,盈盈姐到底在哪儿?”

    我有苦难言,心里直念叨,老子不就是你们一路跟过来的盈盈姐吗?

    只是这些话就算是说出来,蛮牛他们也不会相信。

    大熊在一旁说道:“我刚刚已经派人查过了,那个房间已经没人了。可能盈盈姐已经离开了。不过,这小子既然是盈盈姐的情郎,那就把他绑了,到时候不怕盈盈姐不露面。”

    “这个办法好。”蛮牛点了点头:“这小子正好和浩少有过节,咱们把他绑回去,正好让浩少出出气,也是好的。”

    听他们这么一说,我就不打算动手了。

    反正我正打算逃出省城呢,有这些人带着,要安全得多。还有免费的车坐,何乐而不为呢?

    我的小算盘打得挺响,可是短短十几秒之后,我就后悔了。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