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大熊没有吭声,蛮牛却说话了:“江浩,不是哥哥说你,做人要识进退。面子算什么,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连个屁也不是。别说是你了,就算是刀爷在此,只怕也得忍气吞声了。”

    蛮牛的表现实在是让我大跌眼镜。这一位看是莽撞的人,难得能把事情看得这样透彻。像他们这些捞偏门的人,只有识进退才能够活得更加长久。

    但让我更加大跌眼镜的人却是江浩。要知道蛮牛的实力绝对在江浩之上,如今连蛮牛都认怂了,江浩这个好像只知道风花雪月的花花公子,就更加是没有理由和我对着干了。

    但是这小子只是迟疑了一下,然后昂首挺胸向我走来:“老话说得好,士可杀不可辱,李明,我就来领教一下,你徒手断麻绳的高招!”

    大熊沉声说道:“浩少,你我大家从来都是一起上的,这种时候,怎么能少了我大熊呢?”

    两个人相视一笑,肩并着肩向我走来。步伐非常的稳健。

    明知道打不过我,江浩还要上来打,大熊仍然还要帮他,就是要挣个面子,争一口气。面对这样的一对兄弟,我只有肃然起敬的份儿,嘴里更是再也说不出一句调侃的话语。

    当然,我也可以大笑着离开,这场架又不是非打不可。但是如果我不打的话,江浩他们说不定会认为我只会虚张声势,所以说该给他们的教训,还是一定要给的。

    江浩和大熊看来真的是打过不少架,配合得非常好,一个攻上三路,另一个进攻下三路。让人来不及招架。

    幸亏那一天我救菲菲的时候,大熊不在,江浩又喝醉了,否则的话,光是他们两个,就能把我缠住。不过今时非同往日,我的兰花烙印已经重现,身上重新拥有了狐族灵力,这样的灵力就算是焦岩在猝不及防之时,也经受不起,更别说他们两个基本没练过的凡人了。

    所以,尽管他们已经使出了压箱底的的玩意,但是在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再多的挣扎也都是徒劳。

    我只是轻描淡写伸了伸右手的中指,先是点了大熊一下,然后又点了江浩一下。我只是使出了十分之一的力气,但是他们两个已经倒地不起了。

    蛮牛那么黑的人,吓得连都白了。急忙过来行礼:“李兄弟,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还请你高抬贵手,饶了他们两个。”

    “你放心,他们两个既飞大奸大恶,有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是不会伤害他们的性命的!”

    我打发走了蛮牛,然后煞有介事的对着大熊说道:“大熊,如今感觉如何?”

    大熊虽然起不了身,但还是大声说道:“很爽呀!”

    我也是非常好奇:“噢?你被我打倒在地,请问爽在什么地方呢?”

    大熊正色道:“今日有幸见到你的神乎其技,真是三生有幸,此时不爽,更待何时呢?”

    “大熊,你是个有意思的人,我喜欢!”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或许有一天,我们说不定能在一起共事呢,我很看好你呀。”

    要知道我如今还是兵蛋子一个,要钱没有,要地位也没有,虽然因为机缘巧合,身上有了一些在大熊他们看来,很厉害的技能,但是这些在那些真正厉害的人物面前,根本不够看,否则的话,我也不会绞尽脑汁,也找不到去往青丘的路。

    毕竟,如果我的实力真的够强的话,只怕狐族族长,我那六亲不认的半截老丈人,早就用八抬大轿把我抬到家里,然后和薄荷夫妻团聚了。

    而我现在呢,却被柴娟他们撵得抱头鼠窜,自身难保。虽然自己现在已经这么惨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以后说不定会做出什么大事情来,而大熊这一类军师型的人才,正是我所需要的。

    大熊看了看江浩,又看了看我,然后使劲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李兄弟,不管将来混的好,还是不好,我都不会离开浩少的。”

    “人各有志,我就不勉强了。但是将来的事情,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呢?就像我们前些日子,在火树银花就把喝酒的时候,你们谁能想到我会拥有这样的手段呢?”

    如果不是我十分了解这二人的那种取向,只怕肯定会怀疑他们之间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呢。我对大熊点了点头,然后把脸转向了江浩:“江浩,你很幸运,先是有了个好爸爸,让你能够吃香的喝辣的,后来又有了一个好兄弟,与你同生共死。”

    “多谢夸奖。我怎么觉得自己很不幸呢?否则的话,对你言听计从的菲菲姑娘,为什么会对我不屑一顾呢?”

    江浩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笑了起来:“幸运的人要常常笑,这样才能使幸运常在。其实我今天够幸运的了,本来我以为自己要被你修理的生活不能自理呢?今天的事情,就算我们欠了你一个人情,今后一定有所回报。”

    “好,我等着你们的回报!”我看得出来,江浩这句话是发自肺腑。

    投桃报李的道理我自然懂,所以在临别时,我给江浩他们交代了一下,让他们回去劝一下那位刀爷,让他千万不要去招惹柴娟,否则的话,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告别了大熊他们,我坐着班车回了趟家。

    我觉得应该赶在柴娟他们赶过来之前,先回去对父母交代一下。然后就直接去找胡力了。到时候,哪怕我抱着他的大腿哀求,也得让他带我去一趟青丘,否则的话,我这一辈子都于心难安。毕竟,我还欠薄荷一个交代,和一个作为丈夫的责任。

    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就在我拒绝了江浩他们的相送,拐过了一个弯的时候,一个人却拦住了我的去路:“小黑,别来无恙乎?”

    天呐!竟然是柴娟。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她才会叫我这样的名字。

    只见她俏生生地站立在夕阳的余晖下,一头秀发迎风飘扬,更加显得美艳不可方物。可是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女人,却是心狠手辣之辈呢。

    我愣了一下,没道理呀。在我的想象中,柴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呀。

    柴娟咯咯笑了起来:“怎么?小黑,是不是不想看到我呀?难道本姑娘长得不好看吗?”

    我一咬牙,反正事已至此,那就破罐破摔吧。于是我嘴上并不服软:“好看的女人多了,你算老几?”

    柴娟一个炙热的身躯贴了过来,声音也是别样的销魂:“小黑,那你说说,我到底算老几呢?”

    我如同石雕一样,一动也不动,只是冷冷哼了一声:“以前的柴娟,甚至是在养狗基地,那个对我非打即骂的柴娟,在我心里也是仅次于薄荷的女人。可是后来,我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因为我们属于两个世界,我根本没有任何权力来评价你!”

    柴娟依旧笑颜如花:“不对呀,你可是我正牌老公,你如果都没有权利的话,那么谁有谁权利呢?”

    我乐了:“你我都知道,那个更有权利的人似乎应该是焦岩才对。”

    “焦岩?”柴娟轻轻勾了一下我的鼻子:“小黑,你是不是心里为我吃醋了?否则的话,你为什么如此在乎焦岩的存在呢?”

    “我……”我一时间语塞了。

    柴娟的话提醒了我,难道我真的在吃焦岩的醋吗?尽管以前我都在用,我们现在名义上是夫妻关系,这种话来搪塞自己。但是自己的内心深处,会不会真有柴娟的一席之地呢?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的老婆是胡薄荷,并不是柴娟!

    我神经质的冲着柴娟大喊大叫起来:“反正我已经落入你的手里,要杀要剐随你的便,但是不要再逗我玩了。因为我玩不起!”

    “玩不起?真的玩不起吗?”柴娟一直在笑:“那我为什么看你和江浩他们玩得不亦乐乎呢?”

    我靠,原来柴娟早就来了,把我之前的做派全都看在了眼里。

    如果说之前因为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使我能够在江浩他们面前,为所欲为的话,那么现在这个为所欲为的人,变成了柴娟。

    这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话语权在柴娟手里捏着,可以说人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作为弱者,我只有逆来顺受的份儿。

    不,我绝不认命!

    我想起来江浩最好做出的抗争,不由得来了勇气,一字一句地说道:“柴娟,以前的一切不管谁是谁非,就让它过去算了。江湖路远,我们就此别过。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这样岂不是更好?你何苦还要苦苦相比呢?”

    柴娟显得一脸的无辜,让人很难相信她是装出来的:“小黑,我记得我们好像立了赌约的,你答应在三天之内,拿到我和焦岩出轨的铁证。而如今,三天的期限已到,请问那拿到什么证据了吗?”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