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来这就是人生不可测的地方吧!难怪有人生如梦、梦如人生之说。

    这时候正是晚霞满天之际,一只鸟儿尖叫着飞过了群山,大有孤鹜与晚霞齐飞的景致,我忍不住心旷神怡:“这只鸟儿似乎是受到了惊吓,但是却点缀了我们眼中的美丽。以此在你我看来看来,它就算是吃上这一惊,也是不枉此生了。”

    柴娟没有接我的话茬,而是指了指前面:“走吧,那地方挺有意思的,敢不敢和我一起去坐坐呢?”

    我顺着她的指头望了过去,只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块一丈见方的石头,白生生的,就像是一面镜子一样。不过它的大半截身躯探在外边,好像随时要滚落下去一样。坐到那上面去,看风景当然更爽,但是风险也会更大。

    只是为了更好的看风景,只得去冒险吗?

    我只是犹豫了一下,谁知道柴娟已经衣决如风,一个大步跨了过去,然后稳稳地落到了上面。

    柴娟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拍了拍自己身边:“过来坐,反正这里风景不错,咱们两个就掰扯掰扯,看看这个赌约到底不公平在什么地方?”

    看柴娟一脸坦诚的样子,那里还像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女强人,分明是电影里某个漂亮的邻家小妹吗?我一时间竟然看得呆了。

    “瞧你那傻样?”柴娟又咯咯笑了起来:“小黑,这里又不是三生石,我并不是请你过来缘定三生的,你担心什么?害怕什么呢?不会是害怕掉下山崖吧?”

    我确实有些,只从小时候差点掉下山崖之后,我一直有些恐高。但是她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如果执意不过去的话,我和她之间的一切就甭想了断了。

    而且,我甚至有些怀疑,柴娟之所以把地点选在这里,说不定有拿我爸妈来威胁我的意思在里面呢?我看了下她的眼神,怀疑在那种善意的目光下,还隐藏着一种猫戏老鼠的心态。

    因此上,无论是何种原因,这块石头我都必须要去坐。

    我照样学样,学着刚刚柴娟的样子,一个箭步跳了过去。

    谁知道,一样的动作,效果却是天差地别。人家柴娟宛如凌波仙子,罗袜生尘,而我呢,跳是终于跳过去了,只是落在石头上的动静太大。而且,由于用力过猛,竟然跳到了石头边缘,再加上脚下一打滑,眼看着就要坠下山崖了。

    还是柴娟手快,抓着我的衣领只是一拉,我整个人就飞进了她的话里,只觉得自己到处被柔软所包围。原来从十八层地狱,到温柔乡,也不过是一念之间。只不过那是柴娟的一念之间,而我就算是心头转过了十万八千个年头,那又如何呢?

    等我站稳了,坐实了,柴娟才瞟了我一眼:“小黑,我这人喜欢和你唱反调。这一次,我墙都不扶,就扶你了。老婆扶老公,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老公?老婆?”我咀嚼着这两个字眼,却是满脸的苦涩:“娟姐,你平时虐待我、蹂躏我也就算了,可是你不能背着我和别的男人乱来呀。不是,那不是背着我,而是明目张胆的来,这样更让人气愤。”

    “如果没有这些糟心事,而薄荷又不反对的话,我认了你这个老婆有未尝不可?可惜的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和焦岩的事情,是我心里过不去的一个坎,也是所有男人心里都过不去的一个坎。所以,娟姐我还是那句话,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

    “你的样子看上去好可怜哦,那我答应你,以后不欺负你了。免得以后见着薄荷的面,她和我翻脸。”

    柴娟说着又坐了下来,几乎是靠着我的腿坐下来的,然后两只手抱着膝盖,任由山风吹动着她的长发,宛如画中人一般。

    随着一股好闻的体香袭入我的鼻子,我的心里越来越难受:“如此神仙一般的人物,怎么会和焦岩做出那种龌龊事情呢?”

    管他呢,不再去想这些烦心事了。也许过了今天,我和她已经相忘于江湖,老死不相往来了呢。

    有了这个心理之后,我的情绪好了许多,故意想让气氛活跃一些,就打趣道:“这么一块大石头,露出去一多半,如今再加上我们两个人的重量,你说它会不会不堪重负,然后轰隆一声,就掉下悬崖了呢?”

    柴娟却是难得的郑重起来:“掉下去也好。最起码你我做一对同命鸳鸯。那时候,薄荷也不会再来和我抢了,而你心里就只有我了。”

    笑话,这个女人只要求我心里只有她一个,可她心里只有我了吗?

    但这句牢骚话我并没有说出来,那样就是大煞风景了:“也许我是杞人忧天了,毕竟存在就是真理。这块石头看样子在这里已经好几百年了。以前都没有掉下去,现在也应该不会掉下去的。”

    我看了看柴娟,笑道:“不过石头再大,悬崖再高,对于你这个豺族天骄来说,算不了什么?就算我摔得粉身碎骨,你也会完好无损的!”

    “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人世间的事情,谁有能说得清楚呢?有时候,就算你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的东西都不是真的,何况其他呢?”

    柴娟感慨了一番,然后斩钉截铁地说:“我答应你,如果这块大石头真的会掉下去的话,我保证不用任何灵力自保,我陪你一起死!”

    “我陪你一起死!”我回味着这句话,不觉得有些呆了。

    当我总觉得自己已经足够了解柴娟的时候,她却总是玩出一些新花样出来。这样一个女人,天天都能给你惊喜或者是惊吓。不过,我并没有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因为我感觉得到,她绝对不是随便说说,而是肺腑之言。

    我本来已经沉寂的一颗心,又开始纠结起来。就勉强笑道:“娟姐,你不要忘了,这一处悬崖至少有上千米,真的摔下去的话,肯定会粉身碎骨的。像你这样的大美人,如果摔成那个惨样,你愿意吗?”

    柴娟笑了起来:“能和你死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我再也不分离,就是我最大的福分了。至于死相的问题,从来就不放在我心上,因为说一千道一万,那不过是一具皮囊而已!”

    “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们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捏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我一愣,没来由地想起那首脍炙人口的元曲,石头上的气氛顿时弥漫着暧昧的气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回过神来:“娟姐,不会吧,既然你这么不在意自己的容貌,为什么还这么美呢?”

    柴娟得意的大笑起来:“人比人,气死人,我说是天生丽质,你相信吗?”

    我仔细想了想,却发觉自己没有理由不相信,因为我和柴娟在一起这么久,从来就没有见过她用过化妆品、护肤品。

    我突然一惊,既然她从来都不用化妆品,那么我变成她那天,她为什么要去做美容呢?这不是自相矛盾了了吗?

    柴娟这个鬼机灵,竟然一下子猜透了我的心思。

    她撅着小嘴,伸出葱白一样的手指,点了一下我的额头,俏声说道:“小黑,其实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甚至就像我刚才所说的,有时候你亲眼看到,或者亲耳听到的东西,都不是真的。因为那是我想让你听到或者看到这些。”

    柴娟明显话中有话,我有些惊讶:“照你这么说,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真的东西了吗?”

    柴娟歪了歪头,指了指我的心口,然后又指了指她的心口,轻声道:“有时候,只有深藏在这里的情分,才是最真的。因为能够深埋在这里的东西,都假不得!”

    我有些纳闷了,柴娟往日里那么爽快的一个人,怎么今日说话如此拖泥带水,她到底想要说什么,表达什么?难道说她和焦岩之间的事情,真的是另有隐情?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也未免太狗血了。

    柴娟突然抛去了刚刚的感伤,一脸调皮地望着我:“听说你们男人都喜欢听荤段子,那么现在的你,介不介意我给你讲一个呢?”

    这个时候,我说介意或者是不介意,好像都不是非常妥当,所以就只能默认了。

    柴娟说她有一年去澡堂子洗澡。搓澡师傅突然问她有对象了没,她以为人家是看她身材好,所以想给她介绍男朋友呢,谁知道那位大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煞有介事地说道:“吓了我一大跳,我搓了半辈子的澡,就你这丫头身上一搓就是一撮绿的,真的是货真价实的绿油油啊!

    其实呀,是我刚买的绿被罩掉色挺严重,要不是这样,我才不想去澡堂找师傅搓澡呢。

    说完这个荤段子之后,柴娟的脸上少见的泛起了红晕,原来这个辣手美女也有害羞的时候啊!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