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高兴,死皮赖脸地说:“人家都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可我李明偏偏不信这个邪!要知道左环右抱,享受那齐人之福,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不知道娟姐是否乐意呢?”

    柴娟做出一个找打的架势,等我吓得一缩头,她却用那只手拂了拂头发:“你这种行为,往坏处说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吃着挖不力的还看着锅里的,往好处说却是重情重义。”

    “娟姐,你别逗我好吗?你那么爽快的一个人,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话大喘气了?”

    我本就悬着的一颗心,此时更加无处安放了。如果柴娟定要我在她和薄荷之间,做出一个选择的话,那我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

    柴娟狡黠的一笑:“此时不逗你玩?难道还要放到明天吗?”

    看我哭丧着一张脸,她才正色道:“好了,不逗你了。我马上就是要当妈的人了,凡事当然要往好处说了。”

    “谢谢娟姐!”我一把捧住了她的脸,然后小鸡叨米一般,往她的双唇上点了几下。

    柴娟笑得肚子都疼了:“你这厮太笨了,我当初费尽心思教给你的法式接吻,看来都被你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一脸坏笑道:“娟姐,我心里都记着呢,等会下了山,到县城找家宾馆,我一招一式都演练给你看。看我这个徒弟有没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柴娟倒是蛮大方的:“那还等什么?现在就下山呗。”

    上山的时候,我们两个是各怀心思,但是下山的时候,却是如胶似漆地黏在了一起。别的不说,反而把焦岩羞得远远躲到一边去了。像他那么聪明的人,当然知道电灯泡的尴尬。

    我朝着焦岩隐去的地方努了努嘴,小声说道:“娟姐,有机会给焦岩介绍个对象呗,他对你忠心耿耿的,可别亏待了人家。”

    “这事情还用你来说?我都记在心里呢?”柴娟白了我一眼:“怎么?当初你们两个水火不容的,怎么现在倒替焦岩打算了?”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脸一红,急忙岔开了话题:“娟姐,柴志军和薄荷大婚在即,我们两个什么时候启程赶往青丘呀?”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必须得从长计议才行,稍有不慎,就会伤了豺族和狐族的和气。”

    柴娟这个死妮子,本来谈着正事呢,她却拉扯起了别的:“小黑,你今晚上最好表现好一点儿,让姐痛快了,脑子也就转得快了,那么好办法就会自然而然的想出来了。”

    我这个人挺老实,基本上不说谎,所以就实话实说了:“娟姐,别的不敢吹,这事儿你只管把心放进肚子里。因为我每天晚上都表现得不错,不信你问问薄荷就知道了。对了,不用问薄荷的,那天在火树银花酒吧,我不是已经小试牛刀了吗?”

    “小黑,你就吹吧!”柴娟直接给了我一个爆栗:“那晚如果不是江浩在你的酒里下了药,你会那么勇猛?反正我是不信。”

    我捂着脑袋说道:“爱信不信,反正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由于我们两个有着相同的心思,再加上用上了灵力,所以那几十里的山路根本算不了什么,在路上基本上没怎么耽搁,就在晚上十点钟的时候,回到了县城。

    我本来想开个房间住下来就行了,柴娟却说她有择床的习惯,还是回火树银花那边方便一些。三把刀如今是豺族的外围人员,受她直接领导,所以住在那里,什么都不用担心。

    看她主意已定,我也只好答应了。心里想到了地方,再给柴娟好看。我必须要让她知道,虽然她以前是我的领导,但是今后呢,家里必须要有我说了算。

    进了酒吧之后,焦岩自己找了个地方喝酒去了。我和柴娟直接去了三楼,还是原来的那个房间,那张床。

    柴娟去洗了澡,然后用脚一直撩我。但我做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只顾着看手机,还让她别闹,正看电视连续剧呢。

    柴娟拉了我一把:“到底是电视剧好看,还是本姑娘好看?”

    “当然是我娟姐好看了,你看看,这剧里的女主角长得比你差远了。”可是我嘴上说得挺好听,但就是不采取什么行动。

    我听到了柴娟磨牙的声音,手掌握住又摊开,估计想一把扭断本人的脖子。

    如果换做以前,我当然就认怂了。可是现在柴娟肚子里有了我的骨肉,说到天边去,她也不敢对我施虐。

    我的坚持果然是有道理的,柴娟破天荒的服软了:“官人,奴家看时间已晚,该安歇了。”

    哈哈,柴娟竟然和我拽起了戏文,倒也学得惟妙惟肖。

    可惜的是我有意立威,还是头也不回地说:“娘子,你如果累了,可以先睡。本官人还得再看一集,不对,再看两集。”

    其实我这都是借口,别看我两眼目不转睛地瞅着手机,其实呢,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看的到底是什么剧情。

    “官人,以前的事情我确实有不妥当的地方,请您多多包涵!”

    柴娟少见的低三下四,更是让我兴奋和激动,再没有这么爽快的感觉了。我前一段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吃了那么多的苦,今晚上一定要连本带利地捞回来。

    “娟姐,这你就见外了,你我夫妻同心,说什么包涵不包涵的?”可是我嘴上说的好听,却仍然没有从行动上做起。

    柴娟那么聪明的人,当然知道我想做什么,所以她这一次没有说话,而是启用了比说话更有效的杀伤性武器。

    心灵手巧,说得想必就是柴娟这种女人。只见她双手往我身上一放,我的外衣一瞬间就不翼而飞了。然后她的一双柔荑就丝滑般向我胸口滑去。

    “哟呵,看不出来啊,想不到官人看着挺瘦弱的一个人,衣服一扔,还挺强壮的哟!官人,你爬了一天的山,我给你按摩按摩。”

    说着,她竟然真的给我按摩开了。啧啧,那手法,就是比起专业的按摩师,也是不逞多让。

    这就是柴娟,直来直去,向来以豪放著称。在她的小手的作用下,我早已经情不自禁了。但是我觉得火候还没到,越是在这种关键时候,越得把持住自己,这样才能够苦尽甘来。

    因此,我故意装出一副坐怀不乱的样子:“娟姐,继续哟,这样我挺舒服的。”

    柴娟看来是已经失去了耐心,玉手直捣黄龙,但是在半路却被我生生拦截了。我瞟了她一眼,这是我们进了屋子之后,我第一次看她,只见她已经面若桃花了。

    柴娟不敢用强,只是可怜巴巴的说道:“杀人不过头点地,官人,我觉得差不多就行了。大家今后就到一个锅里混饭吃,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我还是装糊涂:“娟姐,什么饶不饶?我只是觉得你按摩技术很好,所以打算让你再按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那岂不是黄瓜菜都凉了!”柴娟傻眼了,忽地一咬牙:“小黑,以前我让你做我的狗,的确是过分了啊!不如这样,今后我给你做三年的女奴,作为补偿,你看如何呢?”

    “女奴?这个主意听起来不错。”我觉得该见好就收了,万一真的惹恼了柴娟,我今晚上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柴娟继续说道:“不过有外人在的时候,你要多给我面子。毕竟我是豺族的天之骄女,还是一家公司的老总。”

    如此优厚的条件,我自然慌不迭的答应了。谁知道过了这个村还有没有这个店呢?

    柴娟笑了起来,一起身,抖落了浴袍,留给我一个完美的背影,那么优美的弧线,真的是造物主的杰作。

    我欣赏了一番,然后说道:“转过身来,给官人笑一个。”

    柴娟一转身,只见乌黑的长发扫过之后,是一张我见犹怜的笑脸,再加上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睛,谁敢相信,这竟然是白日里杀伐果断的柴娟。

    更吸引我眼球的是,那两处山峰层峦叠嶂,让人一看,就有攀登的兴趣。

    我咽了一口吐沫:“娘子,我要爬山。”

    柴娟一愣:“官人,你白天爬山还没爬够吗?”

    我乐了,难怪柴娟说她只有我一个男人,看来并不是什么老司机呀。

    我嘿嘿一乐:“此山非彼山也,如果真要做个比较的话,此山更加陡峭,风景也更加优美。”

    柴娟不是笨人,终于回过神来,俏脸又红了几分:“官人,既然如此,那你还等什么呢?”

    这一晚与那一夜自是不同,自然是辛苦耕耘之后,迎来了丰收的大喜悦。

    后来我们两个就昏昏睡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尿憋醒了。去了卫生间之后,忽然听到下面有个熟悉的声音,听着好像是菲菲。

    我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菲菲怎么又来了这个酒吧?虽然江浩如今知道我的身份之后,想来不敢去找菲菲的麻烦,可是这种地方鱼龙混杂,谁知道么会冒出一个什么人渣呢?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