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下楼梯,果然看到大厅内的一张酒桌上,坐着一个妖娆的女人,正是多日不见的菲菲。

    而在她对面,站着的那个男人,看上去文质彬彬,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但是从他的眼神看,这个人并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和善。

    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两条大汉,一个瘦,一个胖,但从眼神里就能看得出来,都是不怀好意的家伙。

    菲菲端着一杯红酒,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先是晃了晃酒杯,然后说道:“胡飞,当初我在悦来大酒店的时候,的确是为了丰厚的报酬,奉了柴志军之命去陪过你,但是如今时过境迁,我已经离开了悦来酒店,离开了柴志军,所以你再用以前的事情来要挟我,没有任何的意义。”

    胡飞冷笑一声:“菲菲,本少爷又不是不给钱,你又何必装纯洁呢?你们女人,一旦丢失了尊严和名节,永远都找不回来了。难得我今晚有兴趣,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哟!”

    那个瘦子也出声帮腔:“我说菲菲姑娘,大家都是熟人,眼睛一闭几万块就到手了,何乐而不为呢?要知道我们家少爷最不喜欢的,就是捏着半边装紧的女人!”

    胖子就像说相声一样,接着话头说了下去:“就是嘛,反正就是那么回事。你那地方也不是米面瓦罐,挖点少点。”

    听着这样侮辱性的话语,菲菲竟然笑了:“你们两个既然这么热心,干脆就自荐枕席,去陪你们家少爷得了,何必再本姑娘面前唧唧歪歪呢?”

    菲菲这番话说得真叫一个痛快,想不到数月不见,这丫头的嘴巴还是那般的不饶人。

    “哟呵,臭丫头,真的是死鸭子嘴硬,只是不知道你身上另外一张嘴,软硬程度如何呢?”

    胡飞话音刚落,胖子和瘦子异口同声道:“少爷,这事简单,我们俩过去,摸上一把,试一下手感,不就知道答案了吗?”

    胡飞摇了摇头:“你们这两个混帐东西,本少爷看中的女人,你们也胆敢过来吃豆腐,是不是身上的皮子痒了?”

    胖子和瘦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如纸,只听啪唧啪唧之声不绝于耳,这两个活宝各自扇了自己十几个耳光,脸上留下指头印不说,胖子的嘴角甚至都渗出血来了。看样子这两人都是吃满了劲在打。

    “算了,今后记着这个教训!”看来这位胡飞看着秀气,但是说话相当管用,胖子和瘦子急忙出生道谢,各自都把嘴巴闭得紧紧的。

    胡飞晃晃悠悠走到了菲菲的面前,先把手里红酒喝了半杯,然后递给了菲菲:“菲菲姑娘,你若是有心,就喝了这半杯残酒。”

    菲菲皱起了眉头:“我自己有酒,干嘛要喝你的酒?”

    大庭广众之下失了面子,胡飞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我的人为了你挨了打,难道让你喝半杯酒都不成吗?”

    “什么叫为了我挨了打?那是他们嘴巴臭,该打。你如果不让他们自己打自己的话,说不定本姑娘就自己打了!”

    离开悦来酒店之后,菲菲无疑改变了许多,昔日的那种圆滑和见风使舵都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果然和爽快,我甚至在她身上,看到了几分柴娟的影子。

    胡飞的脸上挂不住了,阴森森的说道:“菲菲,我向来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但是你不要逼我辣手摧花哟!”

    菲菲与他针锋相对:“我怎么逼你了?你喝你的酒,我喝我的酒,反而是你找过来唧唧歪歪的,非要本姑娘陪你,凭什么?”

    “凭什么?就凭我叫胡飞!就凭你当初陪过我一夜!就凭本少爷现在乐意!”胡飞一把掀翻了酒桌,然后劈手去抓菲菲的胳膊。

    这个胡飞不知道是何方神圣,竟然敢在三把刀的地盘闹事。

    不管是作为菲菲的老同学也好,还是和她之间有过暧昧也好,既然碰上了这档子事,我就不能不管。

    可是柴娟就在楼上,以她的脾气,接受薄荷也是属于无奈之举,毕竟薄荷是我的原配,又和我认识在先,但是如果让她知道我与菲菲之间的关系,事情就有些不妙了。因此,我想等等看,如果三把刀的人出手更好。

    但奇怪的是,这几个人吵了这么久,也不见三把刀的人出来。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菲菲吃亏吧。就算是柴娟在此,看着一个大男人欺负女人,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于是,我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刚好插在了胡飞和菲菲之间,而胡飞的手掌刚好抓向了我的胸口。

    我嘿嘿一乐,脚下晃动之际,已经躲了一个干净:“小子,你男女不分还是怎么的,把一双狗爪子乱伸!”

    胡飞脸色一变,喝道:“敢管我胡飞的闲事?小子,就算是你想英雄救美,也得酌量一下自己的实力吧!”

    对于这样的人渣,我自然不给他好脸色看,冷哼一声道:“就凭你,揍你已经绰绰有余!”

    胡飞脸色一变,刚要出手,那边一胖一瘦两个家伙已经闻风而动了:“少爷,杀鸡何用宰牛刀,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就交给我们两个了!”

    这两个人虽然长得好笑,说话也气人,但是动作很快,胖子很胖,但是冲在了最前边,而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抽出了一把砍刀,劈头盖脸砍了过来。

    菲菲在我身后惊叫了一声:“老同学,小心!”

    “没事!”我一扭头,虽然动作幅度很小,但足以避开凌厉的刀锋。

    只听哐当一声,他这一刀擦身而过,砍在大理石地板上。这一刀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手腕被震得又酸又疼,几乎连刀把子都拿捏不住了。

    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能够错过呢,他贴身而上,轻轻一抬腿,膝盖正好撞在了这厮的要害上。只听得一声惨叫,胖子扔了砍刀,捂着裤裆蹦出了一米多远,一边跳一边直吸溜嘴。

    这厮刚才嘴巴那么臭,真是该挨。教训这种人的感觉,怎是一个爽字了得。我就那么随随便便一站,然后冲着地上的胖子勾了勾手指,做出了一个勾引的姿势:“过来呀,我们继续,小爷我还没玩够呢。”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刚刚蛋疼的滋味,看样字已经让胖子*了。他吓得直摇头,这厮倒算是识时务,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怎么可能再拿着鸡蛋碰石头呢?

    我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冷哼一声:“你不过来,小爷我只好送货到家了。”

    说话间,我做出了一个溜地皮的动作,双脚正好铲在胖子的迎面骨上,这厮应声飞起,刚好和正要起身的瘦子撞在了一起,两个人一起做了滚地葫芦。

    胖子真是好笑,躺在地上还不老实:“你小子别得意,你知道我们少爷是谁吗?那可是大名鼎鼎的青丘集团的少公子。胡力总裁的名字你应该听说过吧,那是我们家少爷的亲叔叔。你敢和我们作对,是不是活腻歪了?”

    胖子这么一喊,我算是明白了,难怪三把刀的人躲着不敢出来,原来是惹不起青丘集团呀!

    可是他们惹不起的人,我偏偏能惹得起。虽然狐族内部没有人承认我乘龙快婿的身份,但是胡力承认呀!

    胡飞看我沉思不语,以为我怕了呢,就把自己双腿岔开了:“小子,本少爷今天心情好,只要你从我这里钻过去,就饶了你啦!”

    我心里想,既然胡飞是胡力的亲侄子,那么身上肯定是有灵力的,我如果和他实打实动手的话,说不定还不是人家的对手呢?万一打输了,那真是丢人打家伙了,难道还要等柴娟出来替我解围吗?

    不行!我不能冒这个险。既然如此,我不如来一个智取为上!

    我屁颠屁颠走到了胡飞的面前,点头哈腰道:“胡少,我是有眼不识泰山,刚才多有得罪。人都说,不知者不罪,我既然已经道歉过了,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那些看热闹的人可能没想到我是一个虎头蛇尾的家伙,一听对方是青丘集团的人,就立马犯软蛋了。

    伴随着满大厅的嘘声,胡飞哈哈大笑一阵,然后说道:“小子,道歉如果有用的话,那还要警察做什么?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到底钻不钻?”

    “钻!当然钻!”我很合作:“强出头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况且我打了你的人,钻一次跨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错,识时务者为俊杰!”

    胡飞很得意,一脸不屑地扎了个半马步,然后冲着菲菲吹了个流氓哨:“菲菲,等这小子钻过我的跨之后,咱们两个就再续前缘,到时候,记得让本少爷好好爽爽!”

    “诸位观众,本年度最激动人心的大戏即将开始!”

    胖子真是个记吃不记打的东西,竟然拿出手机,摆出了一个拍视频的架势。更离谱的是,这小子还一直催我。

    “这就钻!”

    趁着胡飞没有防备,我弯下身子,一击冲拳正好打在他的要害上:“胡少,爽吗?”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