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飞正在洋洋得意着呢,哪里防得住我的阴招,被我这一拳打了个正着,这小子疼得呲咧着牙,说话都不利索了,一只手摁着要命的位置,一蹦三尺高脸:“……小子……你特么滴敢阴我……你不要命了吗……”

    胖子和瘦子都是小角色,但是如果让胡飞回过神来,鹿死谁手就不一定了。

    所以我一定要趁着胡飞如今正脆弱的时候,拿下他再说。

    于是,我又是一个扫腿过去,以为这厮肯定摔一个大马趴,然后我就骑在他的背上,给他来一个乱拳打死老师傅。

    谁知道这小子眼中精光一闪,已经躲开我的扫腿,然后劈面一拳,直奔我的鼻梁而来。

    看来他真是被逼急了,因为我已经从他的拳风里感受到了狐族灵力的气息,而且远在我之上。

    我想躲,可是已经被他的灵力锁定,连赖驴打滚这种保命的招数都使不出来了。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殊死一搏了。

    我大喝一声,伸出了右手中指,那里有我去而复得的兰花烙印,径直应上了胡飞的拳头。

    “你这厮也有狐族灵力?”胡飞脸色大变,又瞧见了我中指上的兰花烙印,急忙收住了自己的拳头:“且慢动手,自己人!”

    可是我身上的灵力还远远没有到收发自如的境界,那一指还是点了出去。

    胡力见机得快,就地打了一个滚,才堪堪避开。而我的中指距离他的眉头只有数寸之遥。

    他眼睛一翻,不由得失声叫了起来:“兰花烙印!”

    “算你识货!”我收回了右手,虽然是心有余悸,但是大尾巴狼还得继续装下去:“这玩意是胡力大哥送给我的见面礼。”

    胡力急忙爬了起来,态度顿时变得恭敬起来:“我叔叔说过,见兰花烙印者,如他亲临。”

    这家伙脑子活泛,显然是害怕我去胡力那里告他的黑状,所以姿态放的很低,甚至还把那张英俊的脸伸到了我的跟前:“刚才多有得罪,我如今愿打愿罚,想怎么打都行。”

    我也没想到一个兰花烙印竟然有这么大的作用,而那些旁观者,包括当时任菲菲在内,也都议论纷纷起来,他们如今一个哥哥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毕竟谁都看得出来,胡飞刚刚已经占据了明显的优势,谁知道因为一个劳什子的兰花烙印,而突然犯了软蛋。

    胖子和瘦子当然也在其中,这两个活宝一起聚到了胡飞的跟前,异口同声地问道:“少爷,怎么回事?你不帮着我们两个出气了?”

    他们的话刚出口,胡飞的耳光就打过来了:“你们两个长没长眼睛?你们在青丘集团时间不短了,就算没吃过猪肉,难道没见过猪走吗?别的事情也还罢了,但是兰花烙印你们难道一点儿也没听说过?”

    “兰花烙印?”大块头有大智慧,胖子捂着脸,率先明白过来了:“少爷,我好像记得这个兰花烙印是总裁的信物。”

    “你知道还敢这么没礼貌?”胡飞又是一个耳光打了过去:“你们两个以后记着点,这位以后就是我叔叔,明白吗?”

    瘦子的反应没有胖子快,他捂着脸还在那儿论:“少爷是总裁的亲侄子,而这位有兰花烙印,如同总裁亲临,这么说你喊他叔叔倒也无可厚非。”

    胡飞又是一脚踹了过去:“既然都明白了,还不一块叫叔。”

    “叔,亲叔,您好!”胖子和瘦子慌不迭地叫了起来。

    我望着油头粉面的胡飞,还有那一胖一瘦的哼哈二将,心里觉得真是突然,按理说他姓胡,我姓李,我们两个年纪大差不差的,这么就喊起叔来,我还真有些难为情。

    凭空多了三个侄子,我甚至有了往家打电话的想法,这种事是不是要请示一下父母呢?

    后来我又想想,还是算了。人家说是亲叔,但毕竟没什么血缘关系,只是表示关系亲近而已。管他三七二十一呢,他们乐意这么喊,那就随其自然吧。我又不能不认,不认的话,只怕他们还会提心吊胆的。所以我就默认了。

    我和胡飞互相介绍了一下,然后就指着菲菲说道:“这位是我的高中同学,你能不能给我个面子,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胡飞的脸顿时红了:“当然,当然。这件事情叔说了算。”

    胡飞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知道怎么做才能不失青丘集团的脸面,当场决定,大厅内的所有酒水,他一个人全包了,顿时赢得了掌声一片。

    这小子离开的时候,超我手心里塞了一张名片,还有一张金卡,说你孝敬我的见面礼,只要我在他叔叔胡力面前别打小报告,那什么事都好说。

    既然这小子这么懂事,我也就笑纳了。毕竟我现在穷的叮当响,总不能开口向柴娟要钱吧。作为一个大男人,我还真张不开那个嘴。

    事情的结局自然是皆大欢喜,我正想偷偷溜回楼上去,没想到菲菲眼见:“老同学,能不能留下来喝一杯呢?”

    美人相邀,我如果拒绝的话,显得非常没有风度。可是如果答应的话,万一柴娟醒过来瞧见的话,那我就浑身是嘴也说起清楚了。

    本来就是两情相悦、良宵苦短的一夜,而我却悄悄出来陪老同学,说出去的话未免不好听。

    看我犹犹豫豫的样子,菲菲笑着将了我一军:“怎么,老同学是在害怕什么?难道我能吃了你不成?”

    菲菲既然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再拒绝的话,面子上就过不去了。我只好大着胆子应了下来。

    我心里想,柴娟刚刚经过了半夜疯狂,如今只怕就是一滩烂泥,不睡到天亮根本醒不来。夫妻之间这种事,与修行和灵力高低没有关系,并不见得你灵力强,就一定厉害。

    正是有了这种侥幸心理,我就叫了一瓶红酒,然后坐下来和菲菲攀谈起来。

    我主要是没有前后眼,如果我知道今晚此后还有大事要发生的话,只怕早就叫个车把菲菲送走了。

    不过这里乃是三把刀的地盘,我也不敢放肆,所以刻意和菲菲保持着距离。吃了几杯酒,聊了一些不痛不痒的闲话之后,我突然觉得尿急,就去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放过水之后,一出门我却看见菲菲那边又围上了三个人,为首者还对菲菲动起了手脚。

    “不知死活的东西,这里岂是你撒野的地方?”我冲上去,将那人的肩膀搬过来,提拳就要打,没想到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熟悉的面孔。

    并不是胡飞去而复返了。有我这个便宜叔叔在此,就算是再借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造次。况且,这个人的身材比胡飞更加挺拔,鼻梁也更加高挺,眼神也更加炯炯有神。在我认识的男人里,这个人几乎是最帅的一个,正是豺族的继承人之一,如今即将成为狐族乘龙快婿的柴志军。

    “原来是你?”我也没想到,三天之后就要大婚的柴志军会出现在这里。

    柴志军却是哈哈一笑:“李明,多日不见,你小子却是活得越来越滋润了。”

    “好说,好说。”我嘴上说的挺客气,但是一双眼几乎冒出火来。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如果没有柴志军从中作梗,只怕胡笳也不会对我的意见那么多,害得我和薄荷这一对恩爱夫妻,如今却天各一方。

    我攥紧了拳头,却打不出去。不是我怕柴志军,而是我知道,不应该做没必要的牺牲。毕竟柴志军不但灵力深厚,而且身边还带着柴忠、柴勇两大高手,我以一敌三,如果硬上的话,只能是自讨苦吃。

    我不怕挨打,但是我害怕柴志军借题发挥,打得我起不了床,那么三天之后,我就去不了青丘了。

    见我不吭声,柴志军却提前发难了:“李明,怎么我和自己的秘书沟通一下,也犯着你什么事吗?”

    我笑了:“柴总,你用词好像不准确,应该说是前秘书才对。据我所知,菲菲已经离开悦来酒店好几个月了。”

    柴志军哼了一声:“就算是前秘书,我和她说话,好像也没碍着你什么事吧?我只是不明白了,有些人自认为纯情无二,谁知道却是一肚子的花花肠子。自己的老婆见不上,和我的堂姐拉拉扯扯不说,还打上了我前秘书的鬼主意,实在是可笑至极!”

    “是吗?”我针锋相对:“我可比不上有些人,明明大婚在即,还出来找什么前秘书,如果青丘那位知道的话,也不知道这个婚还能不能结呢?”

    “小子,敢对我这么说话,你真的想找死吗?”柴志军一脚飞了起来,直奔我的胸口。

    气势如虹,虽然和当初的枫丹白露相比,我已经今非昔比,而且还有兰花烙印这样的大杀器护身,但是这时候的柴志军,盛怒之下,才显现出了自己的真实实力。我估摸着,就算是一上来就发动兰花烙印,也不一定能挡得住这石破天惊的这一脚。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南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征并收藏我的老婆是狐狸精最新章节